翡翠空间

第124章 激怒矿主

第一百二十四章 激怒矿主

PS;感谢蚂蚁之工蚁的打赏!另外,我的电脑网络最近很多问题,昨天电信安装网线的公司来人看了情况,说帮我优化一下,也不知道真假。

叶阳的举动,直接激怒了背后的矿主,因为他们没有资金的进入,导致公盘竞拍直接瘫痪,门可罗雀。

所以,他们都在私底下开始四处调查叶阳的底细。

在帕敢的一家酒店里面,抹谷宝石矿矿主多利、勐秀宝石矿矿主吴颂、老银厂老板吉巴、帕敢玉石矿矿主伦察纷纷坐到了一起,他们的身旁,还坐着大大小小矿场的矿主数十个。

“吉巴,你对今天新闻上说的那件事情怎么看?”

多利身为实力最为雄厚的矿主,在整个缅甸,是当之无愧的首富,五十多岁了,身板依然像一个年轻人一样,矫健有力。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轻轻松松的说道。

“多老板,我下面的人经过多方仔细的打听,他们实际上从下午一点多钟就开始进行竞拍了,而且资金比咱们原先所估计的要多很多,大约在一千多亿,而且都是欧元来的,这是咱们几年所有的收入之和啊!

并且,我的人经过调查,他们在公盘上面扫了不少的货,同时也在玉石步行街扫了不少的货。

但是,无论怎么说,他们也不可能解出这么多这么好的高档料子来,所以,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虽然我不知道对方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的料子,经过此次竞拍之后,华夏那边对于高档料子的需求在几年之内都不会有多大。是以,咱们大大小小的矿场从今以后的日子好不好过了。”

吉巴一边说着,一边咬牙切齿的,心中对于叶阳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

“多哥,这个人搅和了咱们的生意,所以咱们必须给他一个教训!”

帕敢玉石矿的矿主伦察拍案而起,怒目圆睁,脖粗脸红的说道。

“伦察说得对,这个人断了咱们的财路,必须让他出点血!让他妈知道,来到咱们的地头上,是龙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

吴颂比伦察更加愤怒,这次他的勐秀宝石矿出的毛料最多,但公盘拍的出最少,再加上被叶阳插了一脚,今年的收成肯定不及往年的三成了。

“对!多哥,你咱们的头儿,你还是发句话吧?要不然咱们都得喝西北风去了!”

底下的一些大大小小的矿主也是激动起来,异口同声的嚷道。

多利好像压根就没有听见似的,依然津津有味的品尝着他的茶水,闭目养神。

见到多利恍若未闻,大家都愣在当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听到声音都静了下来,多利这才睁开眼睛,保持着微笑说道:“你们都知道对方的底细吗?你们都查清楚了吗?华夏有句俗语‘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敢在咱们的地盘上从咱们的嘴里夺食的人,岂是一个简单的人吗?”

此言一出,四下皆惊,一个个都闭口不语,僵僵的站在当场。

“多哥,你说咋办,咱们就咋办,只要你发话!”

吉巴这是气急了,直愣愣的说道。双眼充满期盼的望着多利,希望他责无旁贷义无反顾的站出来为大家讨一个公道。

多利好像浑然未觉,轻闭双眼,继续品尝着茶水的韵味,不时在咂舌回甘,似乎和茶道成了浑然一体。

虽然大家表面上都叫他一声多哥,但实际上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不是因为今天发生了这件事情,他们还不是一个个人五人六的,哪里会坐在这里老老实实的等他说话。

“多哥,现在都已经是火烧眉毛了,茶你就别喝了,等到解决了这件事情,咱们请你到泰国芭堤玩雅一条龙,去东京红*灯区洗桑拿,怎么样?”

吴颂知道多利这是在拿捏,但他已经坐不住了,连忙说道。

“多哥,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兄弟,这个问题不解决,咱们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你还是帮咱们想出一条两全其美的办法来吧。”

伦察知道多利平时对自己的作为有些不太满意,现在故弄玄虚,就是为了迫使大家放下身段相求,从而实现他一言九鼎的话语权。所以,伦察不介意为大家深入浅出的说道说道。

实际上,多利已经从大家的话中听出了味道,吴颂滑过泥鳅,请自己去玩玩就打发自己。伦察则是用心良苦的相劝,其实那是不安好心。最后,就这样吉巴一个人是真真正正一心支持自己。

下面大大小小的矿主,也是三心两意,就像墙头草,风来那边就往那边倒。

虽然自己好不容易才劝说缅甸当局统一公盘竞拍,但实际上距离自己统一整个缅甸的翡翠毛料原料市场货源很长的路要走。现在翡翠毛料的价格虽然很高,但对于那些有钱的华夏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多利觉得,只有自己掌握了整个缅甸的翡翠毛料市场,他才能成为定价人,就像澳大利亚的必和必拓力拓矿产公司,自己想开多少就开多少价钱,如此的成就,他才有成功的快感,才能闻名于世。

想到此,多利还是感到时机不太成熟,单是伦察和吴颂他们就让下面大大小小的矿主嗅出了味道,于是说道:“大家既然都想惩罚那个人,那么就请大家回去发动关系,将那个人找出来再说。否则咱们商量出办法来了,别人已经在华夏了,咱们能拿别人怎么的?”

随着多利的提醒,大家纷纷开始拿出手机,发动所有的关系,准备将叶阳这个始作俑者翻出来。

还在特亚酒店套房里面的叶阳,正在靠近里面修炼,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

“喂?”

“老大,我是乌江龙,刚刚我收到消息,抹谷宝石矿的矿主多利、帕敢玉石矿的矿主伦察、勐秀宝石矿的矿主吴颂、老银矿的老板,以及整个缅甸大大小小的矿主,他们对你今天的事情感到十分震怒,说你断了他们的财路,都在发动所有的关系四处找你呢。”

那边,传来乌江龙焦急的声音说道。

“老乌,你是整个消息实在太好了,我正在等着他们呢。”

叶阳若无其事的笑着说道。

乌江龙也是一个玲珑剔透的人,一听老板的语气,他就知道这那帮矿主老板开始遭殃了。招惹谁不好呢?却偏偏招惹自己的老板,简直不知死活,到时他们不仅吃不完,还会兜着走,不死也得脱层皮,伊瓦的下场就是他们的榜样。

“老板,需要我老乌的地方,随时吩咐。”

乌江龙知道这是拍叶阳马屁最好的时机,连忙恭恭敬敬的说道。

“老乌,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你还是安心的跑你的关系吧,至于玉矿的事情,我明天或者后天给你一个答复。”

趁着现在他人还在缅甸,对于玉矿的事情得抓紧时间去办,否则一旦离开了缅甸,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空了。而且,这些天忙上忙下的,师兄蚩尤颇有微词,让他无地自容。所以,他也想将一天时间掰开两天来用。如果不是有空间,他的修炼真的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了。

“老板,我知道了。不过,所有的矿主都发动关系,不能小看他们,我估计他们很快就能找到你的。”

末了,乌江龙还不忘提醒叶阳一句,切莫粗心大意。这让叶阳对乌江龙的印象好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