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25章 将计就计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将计就计

因为叶阳故意留下了线索,所以他们就很快找到了特亚酒店叶阳所在的位置。

而且,叶阳是故意让乌江龙配合那些矿主的寻找自己,拿到一大笔悬赏。在乌江龙有意无意的抽丝剥茧的将这些线索挖出来,叶阳一方面为乌江龙创造了接近这些大矿主的机会,二是乌江龙很好的向这些矿主展示了自己的实力。

所以,在特亚酒店的里里外外都是各大矿主发动过来的人,有道上混的劫匪,也有警*察,更有那些打那笔悬赏主意的军*人。当然,最多的是雇佣兵。为了抓住叶阳这个代理人,多利他们经过商量,凑了一笔是缅甸道上迄今为止最大的悬赏金额500万美金。是以,整个缅甸的道上霎时间因为叶阳风起云涌鸡飞狗跳。

加上叶阳收到乌江龙的电话,告诉他现在四大矿主已经发出悬赏,说只要抓到叶阳,就能得到500万美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叶阳开心的笑了,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值500万美金,看来自己不是一般的值钱。

所有这些,当然瞒不过叶阳的灵识了。所以,叶阳把木里生留在套房里面继续修炼,而自己则是出去找点麻烦。

堂而皇之的从酒店大堂出来,叶阳便打了一个出租车,让司机将他拉到一个偏僻的地点。

只是,叶阳没有想到,这个司机也认出了叶阳,同时也知道了悬赏的事情。

所以,他看着叶阳,就像看到了500万美金放在自己的面前,一时之间紧张得大汗淋漓,心神不稳,不时的瞄着叶阳,生怕叶阳离开他的视线。

当叶阳发现这个异常之后,就知道这个所谓的司机也是看中了他这个价值500万的猎物。

然而,这个司机也够蠢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想抓住叶阳,他都不知道道上有多少人正在打叶阳的主意,有多少人跟在他这辆出租车的背后。

所以,叶阳不动声色的闭着眼睛,任凭那个不知死活趟进这趟浑水的司机去找死。

出租车越走越偏僻,那个司机看着叶阳似乎已经睡着了似的,越想越觉得激动,似乎看见那500万美金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就在他得意洋洋的时候,从黑暗中突然横插了一辆小车出来,直接挡在那辆出租车的前面。司机一个始料不及,就撞了上去,整个人碰在玻璃上面,陷入了昏迷之中。可怜的那个出租车的司机,怕是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为别人做了嫁衣。

紧接着,一伙人从小车里面迅速的跑了下来,将出租车里面的叶阳押上了小车,留下几个人进行阻击,然后扬长而去。

只要他们暂时不危及自己的人身安全,叶阳也就按兵不动,将计就计,任凭他们将自己不知拉到哪里去。

经过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小车在一家别墅停了下来,叶阳被人从出租车拉了出来,直接押了进去。

整个别墅的装饰十分豪华,金碧辉煌,在水晶吊灯的照耀下如同白昼。

大厅之中的一张仿欧式定制的沙发上,端坐着一个30多的岁的青年,正在悠闲的喝着一杯红酒,神情举止从容不迫,仿佛胸有成竹,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此刻,看到叶阳被押进来,似乎一点都感到惊讶,而是意料之中。

“坐吧,喝点什么呢?抽烟吗?”

青年人先礼后兵,礼貌的发出邀请说道。

叶阳丝毫不以为忤,大大方方的坐了下去,笑着说道:“最好来一杯82年的拉菲。”

82年的拉菲?现在绝对不少于三四百万一瓶,叶阳还真不客气,就现在也是有价无市,青年人为了达到目的,竟然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让手下为叶阳开启了唯一一瓶珍藏的82年拉菲。

“早就听说82年的拉菲红酒味道最纯最好,果然是如此。”

叶阳旁若无人的摇了摇酒杯,等红酒被激醒之后,浅尝了一口,然后才回味深长的说道。

实际上,叶阳也没有想到的耐心竟然这么好,又是红酒又是名牌香烟的,看来,为了自己所谓背后的那个人,图谋不小啊!

等到叶阳喝完那杯82年的拉菲之后,青年人这才笑着说道:“叶先生,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请你过来的目的,希望叶先生能够开诚布公的配合,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这位老板,你的身份其实和我也是差不多吧。你也不想想,我只是被背后那个老板请过来负责代理处理这些事务的,就算是他本人,我也是从来没有见过。看你现在的样子,我相信你在老板面前混得比我强多了。”

叶阳左右而言他的说道。

叶阳的说法他非常赞同,但是为了自己的任务,他哪里会被叶阳三言两语就左右了他的态度?所以,青年人立即浅浅的一笑,随即说道:“叶先生,明人不说暗话,既然你已经猜到我是替背后的老板出面的,你就应该知道,如果我拿不到老板想要的东西,我也很难交代的。”

说到最后,青年人的语气寒冷了很多,犹若冬日飞雪的感觉。

“呵呵,我理解。但你也是不是也应该理解我呢?”

叶阳继续品尝着他的82年拉菲红酒,神情自若的说道。

说实在的,叶阳现在贵为亿万富翁,但82年的拉菲红酒,也只是听其名而不见其影,更加不要提品尝了。刚才他也就是随口胡谄了一下,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喝到82年的拉菲红酒,他自然不会浪费这个难得的机会了。

“叶先生,既然你不想配合,那我就得罪了。”

同为马子,青年人似乎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所以他才苦口婆心的劝说叶阳。见到这个没有效果,他这次原形毕露的说道。

“呵呵,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只不过是来得太快了些。”

叶阳自言自语的说着,不知是在说自己还是在提醒对方,或者兼而有之。

那个青年人听了,身影顿了一顿,再次对叶阳说道:“叶先生,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是如实的说出来,何必受这种皮肉之苦呢?”

“哈哈。。。比如我反过来问你,你能出卖你的老板么?”

叶阳依旧谈笑风生的说道。那个青年人也不知叶阳为何有这么大的底气,心里只是有种非常怪异的直觉,好像觉得自己抓住对方太过容易了,既不挣扎,也不害怕,太过镇定了,反而是他自己故意为之送上门来似的。

想到这里,年轻人顿时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惊骇恐怖在浑身散发着。这种对手太过可怕了,就连他都在对方的算计之内,即使就是他的老板,早就可能被对方当成一颗棋子使用了。

只是,对方现在落在他的手里,不应该有这种底气,可是,他有什么凭持呢?

青年人想不明白,但他开始多留了一颗心眼。

“巴登,我哥问你,审出结果了没有?”

随即,从楼上走下一个年轻人,朝着那个青年人巴登问道。

“暂时没有,他只说自己只是一个代理人,就连老板的面都没有见过。”

巴登显然没有想到多巴这么迫不及待的从楼上跑下来,就叶阳刚才的说话重复了一遍。

看到多巴出现,叶阳终于找到正主了,沿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他就能找到幕后的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