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45章 治腿

第一百四十五章 治腿

叶阳被韩雨菲一番大义凛然的说话说得哑口无言。以前他也曾经抱怨过这里面的待遇有待加强,现在他有了这个能力,但他却选择了退缩,顿时让他感到十分汗颜,无地自容,还不如韩雨菲这个小丫头看得明白。

“雨菲,你成功的说服了我,依你看,我该出多少钱来入股?”

叶阳不想占韩雨菲的便宜,人情归人情,生意是生意,不能混为一谈,所以叶阳问道。

“不要钱,我需要的是你的名气,你的名气就是最大的资产,我可以给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韩雨菲见自己三言两语的搞定了叶阳,心里高兴的几乎就要晕了过去,闻言,狡黠的说道。

“不行!这个我不同意!这样吧,以后的料子都由我来提供,这样你也不吃亏。”

既然答应了韩雨菲,叶阳就不想落人口实,于是想了想便说道。

“是!叶大哥老板!”

闻言,松了口气的韩雨菲立刻激动的说道。

以后有了叶阳的加入,她就不必担心翡翠毛料的事情。她算是明白,如果不是因为翡翠毛料的事情,她的父亲也不会落得死于非命的下场。

这几年因为在家治疗双腿,在家自学了不少有关珠宝设计的知识,加上她天资聪颖,记忆力惊人,很快就掌握了珠宝设计的专业的知识,闲来无事的时候,她就自己自娱自乐的画着玩,她的设计水平已经达到一级水准,还参加不少的珠宝设计大赛获奖,距离国际级设计水平越来越近。

韩雨菲想着自己治好双腿之后,可以为家里帮上一些忙,可是没想到的是,她的父亲居然被姐姐引狼入室,几乎掏空了整个珠宝公司,家里加工厂也陷入了困境,就差破产了。

现在叶阳过来,让她看到了希望。虽然他不怎么理解叶阳,但是凭着刚才叶阳的那一席话,却让她做出了那个决定。

能在韩氏珠宝公司最困难伸出援助之手的人,估计也坏不到哪里去。

紧接着,叶阳看了看韩雨菲的双腿,觉得行动不便对她的工作非常不利,于是说道:“韩小姐,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你的腿我可以看看吗?我略懂一些医术。”

“老板,你还会看病?”

韩雨菲没有想到叶阳那么厉害。居然还懂得看病,这个消息让她顿时喜出望外的问道。

“韩小姐,以后你还是叫我叶阳吧。”

看得出韩雨菲的心里非常高兴,脸色也没有那么憔悴了,但是叶阳还是觉得韩雨菲叫自己老板他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也不太习惯,就像自己抢了她的公司一样,于是说道。

“我。。。我。。。我家里都没有什么人,姐姐也疯掉了,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我能叫你叶大哥吗?”

韩雨菲的心里觉得,她要抓住这个机会,不然以后她都可能与叶阳仅仅处于这种合作关系,不能再进一步了。所以,她的心里犹豫和挣扎了很久才说道。

“当然可以,本来我就比你大。”

叶阳还以为韩雨菲说的是什么大事呢,吞吞吐吐了这么久,才憋出这么几句话来,所以他爽快的答应道。

“那你以后也可以叫我雨菲,因为你现在是我哥了。”

韩雨菲高兴得差点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可是一用力,她才想起自己的双腿不能动。

“雨菲,你的腿幸好以前一直保持治疗,要不然这腿上的肌肉和筋早就萎缩了。所以,我也百分之百治好你的腿。”

叶阳掀起韩雨菲的裤脚,用手指捏了捏她的小腿,肌肉没有那种瘫痪出现的僵硬症,心头的大石便落了地,充满自信的说道。

“是吗?叶大哥,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实在太好不过了。”

听了叶阳的说话,韩雨菲觉得没有比这个更能让她开心的消息了,她从出生开始,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的父亲也是由于韩雨菲需要治疗的经济压力,才创下了这么一番成绩来的。

是以,韩雨菲顷刻之间,双眼湿润的激动说道。

紧接着,叶阳把了韩雨菲的手腕,运用真元以及灵识探查到韩雨菲身体内部的情况,他发现韩雨菲脊椎里面的神经可能从小的时候就受到压迫,才会出现双腿不受控制,造成瘫痪的现象。

所以,要治好韩雨菲的双腿,就必须矫正被脊椎压迫到的神经元,然后疏通她的经络,恢复血气的流通。

不过,现在孤男寡女的,让叶阳一时之间有些难以作出决定。

“叶大哥,你是不是觉得有些为难啊?”

韩雨菲本来就和外界的接触非常少,所以她的心里非常敏感,很快就捕捉到叶阳的想法,于是问道。

“雨菲,这个治疗需要从你的脊椎后面施针,咱们两个现在非常不方便。”

犹豫了一会儿,叶阳终于实话实说道。

他可不想被韩雨菲误会自己是一个伪君子,所以,有些事情必须得说清楚。

“叶大哥,我以为还是什么难事呢?原来就这么一点小事,行了,待会你抱着我躺到沙发上去,然后你转过头来,等我准备好了,你就可以动手了。”

自己都这个样子了,韩雨菲才不怕叶阳有什么图谋不轨呢。是以,韩雨菲非常干脆的说道。

按照韩雨菲的意思,叶阳将她抱上沙发,放平,然后将头扭过了一边,耳边传来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一会儿,韩雨菲这才说道:“叶大哥,我准备好了,你动手吧。”

回头一看,一抹雪白如同凝脂的肌肤出现在叶阳的眼前,刹那间叶阳的心脏“嘭嘭!”的剧跳起来,那血液流动的速度赶得上赛车了,左右两边的耳朵都“嗡嗡”的自鸣起来。

少顷,叶阳才平复了情绪,哆嗦着拿出银针。

想到自己刚才的失态,叶阳知道这样下去不仅治不好韩雨菲的双腿,反而可能导致更加严重的后果。所以,叶阳深呼吸了几口气,心中古井无波,手上的银针朝着韩雨菲的脊椎周围一撒,六枚银针在同一时间直接没入了韩雨菲的脊椎两边里面。紧接着,叶阳将真元贯注着银针上面,催动真元将脊椎两边滞凝在里面的淤血以及寒气逼了出来。

此时,叶阳的汗水已经沿着鼻尖流了下来,凝成一滴汗珠就要滴落,由于叶阳太过专注,居然没有留意到这个现象。

韩雨菲脊椎里面的淤血和寒气已经累积了十多二十年,一时之间叶阳也不能使用强攻的手法,只能循序渐进,一点点的化解,往外面逼。

足足二十分钟过去了,韩雨菲以为又像以前一样,没有什么效果失望的时候,突然觉得她的腿上的血管有了一丝麻痹和酸痛。

“叶大哥,我。。。我。。。我的腿上能感觉到酸痛了,麻麻的,就像被蚂蚁咬了一样。”

韩雨菲激动得语无伦次的说道,她的眼泪在这个时候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在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十多年,自从她懂事的时候开始,她天天都在盼望着能和其他普普通通的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现在他终于盼到这一天。可惜的是,她的母亲父亲再也看不到了。想到这里,韩雨菲的心里又是一阵黯然恍惚。

在叶阳真元的催动之下,压迫着的神经元被叶阳硬生生的使用内劲裹住震了出来,痛得韩雨菲一时没有忍住,痛呼了一声。

声音惊动了外面的保安,还以为是韩雨菲遇到什么不测,纷纷的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