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46章 误会

第一百四十六章 误会

感谢小口袋、海纳万物的打赏,谢谢!

“韩小姐,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一个保安壮着胆子敲了敲韩雨菲办公室的门,问道。

现在的韩雨菲正处于治疗的关键时刻,所以,她知道不能打扰叶阳施针,否则就连她都可能受到不利的影响,于是韩雨菲咬着牙说道:“没事,我刚才只是看到一只老鼠,被吓着了,你们都回去好好工作吧。”

门外的几个保安一听,这才送了一口气。

现在的韩氏珠宝加工厂正处于风雨飘摇的时期,他们可不想韩雨菲发生什么意外,否则就连工资都没法要了。

“韩小姐,都快要天亮了,你得注意休息,事情再多,一时半会也忙不过来的,大家都在看在你呢,如果你再有什么三长两短,大伙以后的日子就更加困难了。”

一个保安说完,就带着其他几个离开了韩雨菲的办公室。

“雨菲,刚才我把你脊椎里面被压迫的神经元催了出来,但还有另外一条,可能会很痛,所以请你得忍着点。”

叶阳刚才忘了交代韩雨菲,搞得惊动了下面的保安,叶阳只得再次叮嘱一声说道。

“叶大哥,我知道了,谢谢你!”

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困难就要治好,韩雨菲的心情从来没有过的美,这个心结已经把她整整压了十多年,就连她都不能想象,自己还能有卸下这个包袱的一天。因此,韩雨菲由衷的感激说道。

“傻妹子,我是你哥,哥为妹子治病,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干嘛跟哥这么客气。”

看得出韩雨菲的心情很好,叶阳不忘嗔骂了一句道。

“哥,我知道了。”

韩雨菲轻轻的抹着泪水,露出开心的笑容说道。

此时此刻,她真的觉得,有个哥真的很好,可以照顾自己,可以给自己依靠,可以给自己安慰,这是她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虽然失去了一个父亲,但来了一个大哥,看来上天对她不薄,用这种方式来弥补这些年对她的亏欠。

接下来,叶阳专心的催动着真元,将受到压迫的另外一条神经元移回原来的位置。

但是,这条神经元被压迫得实在太过厉害了,几乎就差镶进脊椎里面。想用裹住保护催出来这种办法明显是行不通的了。

此时的韩雨菲咬着牙关,剧痛让她的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脸色变得发白,身上的汗水就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多。

叶阳尝试了几次,韩雨菲疼痛这个身躯都颤抖起来。

这时,叶阳已经明白,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否则会弄伤那条神经元的。

“师兄。。。师兄,我想问你个事?”

没有办法,叶阳现在只能求助蚩尤了,识念一动,对识海里面的师兄说道。

“什么事啊?师弟?”

蚩尤最近的状态很像不太好,老是呵欠连连,就像没有睡够一样。

“师兄,是这样的,我现在正在治疗一个病人。。。她的神经元被脊椎骨压迫住,我动用真元也没有办法催出来,我想请教你一下我该怎么办?”

叶阳一五一十将韩雨菲的病情告诉师兄,让他来给自己出主意道。

“你个小子,眼光不错,这个女娃子长得漂亮,看在这个女娃儿的脸上,我这个师兄就吃亏点,告诉你一个办法。”

看到韩雨菲长得眉清目秀,蚩尤很是开心,以为这是叶阳的女朋友,于是笑呵呵的说道。

“谢谢师兄!究竟怎么治?你快告诉我。”

闻言叶阳心情大好,连忙问道。

“师弟,你不是有灵识么,只要你通过灵识来控制真元,将脊椎骨撑开一点缝隙,另外使用一股真元催动移出来就可以了。”

蚩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说道。实际上,这个是叶阳使用的无极分神里面的一个借鉴而已,蚩尤就是想通过这个来提醒叶阳,九招的无极分神真真正正的合二为一的方法。

“师兄,我的灵识可以用,但是我却从来没有运用灵识来运行几股真元,这个我怕一个不小心,就导致更加严重的后果。”

此时叶阳的汗水都流了出来,按照师兄的办法,

“所以我说,如果师弟你不想这个女娃儿死,你就得全力以赴,否则就是你的责任。”

蚩尤就是在逼叶阳,逼他去领悟,只有领悟了他的用意,他的武技修为才能突破。

“知道了,师兄。”

叶阳就像受到打击似的,有些气馁的说道。

随即,叶阳咬了咬牙,想起刚才就差点拍着胸脯向韩雨菲保证的誓言,眸中的精芒突然一睁而出,更加坚定了治好韩雨菲双腿的念头。

“雨菲,待会你的痛楚可能让了承受不住,所以,我先给你一条毛巾,如果确实忍不住了,你就喊出了,这样就会舒服多了。”

叶阳一边递给韩雨菲一条干净的毛巾,一边说道。

韩雨菲回头望了叶阳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为了恢复双腿的自由行动,她愿意承受任何人都难以承受的痛苦。

接着,叶阳将真元运用灵识运送至脊椎骨卡住的位置,尔后一分为二。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隐隐觉得自己的灵识不能控制住两股真元,有些顾此失彼,手忙脚乱。

“师弟,你要专心专注,更要心平气和,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不能影响到你的注意。然后你的心里只要记住一点,就是你自己的灵识一定可以控制住两股真元,不断加强这种感觉,然后你就可以运用这两股真元动手将神经元催动出来。”

蚩尤很清楚叶阳此时心里的感觉,也知道他的灵识状态有些不稳定,因为他也曾经经历过这种情形。

有了师兄的提示,叶阳总算摸到一点点的门径,加强了识念,尔后那两股真元真的稳定下来。接着,叶阳开始动用那两股真元,一股将神经元包裹住保护,另外一股真元将脊椎骨往两边一点一点的推开一道缝隙。

这时,韩雨菲感到自己的脊椎骨就像被别人从里面剜开了一样,那种疼痛简直让她感到生不如死,豆粒大的汗珠不停的涔出来,脸色也变得有些蜡黄,就连她的牙关都咬出了血丝,可见这种折磨并非常人能够承受的。

“啊!”

终于,韩雨菲还是忍受不住,惨叫了一声,本已虚弱的身体再也不能承受,昏厥了过去。

寂静的夜空,韩雨菲的这声惨叫既突兀又传出了很远,惊动了正在巡逻的保安队员。

“队长,韩小姐上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听这声音很瘆人似的。”

一个保安疑惑的说道。

“走!咱们得上去瞧瞧,韩小姐为了支撑这个厂子非常不容易,咱们不能看着她出事而坐视不理。”

保安队长说着,一边带人迅速的朝着韩雨菲的办公室赶去。

“韩小姐,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保安队长敲着门问道。

此时叶阳还在进行着收针前的程序,因为刚刚被催出来的神经元十分虚弱,叶阳必须以真元来修复,否则韩雨菲一个弯腰一个转身都能让神经元受伤。是以,他根本就顾不上外面急促的敲门声,专心致志的修复着韩雨菲的神经元。

“嘭!。。。”

木门被保安队长不断的踢着,已经开始松动,估计不用多久就能踹开。

但叶阳一样无暇顾及这些,趁着他们还没有进来之前,他必须修复好韩雨菲的神经元。

少顷,叶阳才捻出了韩雨菲身上的银针,长长的舒了口气。

“嘭!“的一声巨响,木门终于被踢开,保安队长看到韩雨菲正躺在沙发上面,身上盖子一件衣服,而叶阳正满天大汗的坐在一边,顿时眦眼欲裂的怒喝道:“无耻之徒!我看你往哪里跑?兄弟们都给我抓住他!”

“你们误会他了,他在给我治疗我的腿。”

保安队长的声音惊醒了韩雨菲,她虚弱的睁开双眼,有气无力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