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92章 雷霆扫荡

第一百九十二章 雷霆扫荡

“老东西,我魏东曾经和你说过,我喜欢小师妹,只是你不长耳朵,那我就自己争取了。”

魏东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站在南霸天面前,一脸嘚瑟的笑着说道,十足一条听话的狗模狗样。

噗!

一口鲜血猛的从南霸天的嘴上喷了出来,紧接着,南霸天打了一个跟跄,颤抖着手,指着魏东这个叛徒,气得说不出话来。

唐尧和罗万斤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两人非常默契的对着自己的属下打了一个眼色,收到暗示的那些手下,纷纷拔出了刀剑,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杀!”

随着唐尧的一声怒吼,数十人围着百草门剩下的五六个人恶如虎狼般的猛扑过去,这种气势,让剩下的几人心头一紧,不由得再次移动了脚步,向背后靠近。

“这么多人打几个人难道不觉得丢人吗?”

突兀的声音恍如炸雷,从丛林里面袅袅传出,就像在天际般说出来的一般。

诡异的情况,让这些正在冲锋的门徒们的耳朵就像刚刚被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一样,里面“嗡嗡”作响,晕乎乎的打着趄趔,手中的动作也变成了拼命的搓着耳朵,试图恢复耳朵的听觉。

“你是谁?敢管神天门的事情?”

唐尧也被这一声震得耳朵瞬间失聪,立刻明白隐藏在周围的那个人修为还在他之上,于是将神天门抬了出来,盛气凌人的说道。

自从神天门得到一个隐门的支持之后,在修真界立刻声名鹊起,超越了很多的门派,也灭了很多的门派,抢到了不少修炼的资源。现在的修真界可谓是人人自危轻易不敢挑衅神天门。

所以,唐尧以为,只要他有提起神天门,就会吓退对方。

殊不知叶阳和神天门之间是不死不休的大仇!没有神天门在背后撑腰,就没有陈立在滇缅这一带对他叶阳动手,试图来一个车毁人亡。如果不是他叶阳福大命大,岂能活到现在?

“神天门又怎么样?慕容颜那个老不死的徒弟叫什么杰生的还不是给我一掌就活劈了!”

听到唐尧抬出神天门的名头,叶阳不禁皱了皱眉,语带不屑的说道。

当初为了还一个人情给那个女孩子,叶阳才没有将慕容颜干掉,现在这个唐尧妄图抬出神天门来威胁他,叶阳实在想不出神天门在修真界嚣张到什么程度了。

得知杰生死在叶阳的手上,而且上执事慕容颜也是伤在叶阳的手下,唐尧不复刚才嚣扬跋扈的神情,随即他的眼睛开始闪烁起来,思量着在百草门怎么才能全身而退了。

当初上执事慕容颜亲自带着慕容柔芷和杰生一起外出为陈家助威,但不幸的是,杰生陨落,就连慕容颜也身受重伤,如果不是慕容柔芷将慕容颜救了回来,说不定慕容颜可能成为神天门第一个死在外面最高职位的人。

“罗门主,别听他在胡说八道,他这是在扰乱军心,影响咱们之间的合作。”

唐尧见到罗万斤开始犹豫,好像还萌生了退意,他知道,如果罗万斤一退,他们神天门来的人压力就更加大了。

“唐使者说的不错,咱们两个联手将南霸天杀了再说。”

罗万斤不知是计,直肠直肚的说道。

此举,正合唐尧的心意。如果罗万斤激怒了对方,那他唐尧活着离开这里的就会就更大了。

没有办法,死贫道不如死贫友,关键时刻最重要的还是顾着自己的小命要紧。

与此同时,唐尧也朝着自己的心腹打了眼色,只有他的心腹一同动手,罗万斤才看不出什么破绽。

对于双方之间的交流,叶阳一字不落的挺近耳朵,鄙夷的冷哼了一声,叶阳的双掌开始动了,翩若蝴蝶振翅般翻飞,幻化成一点点虚影,一道杀气在掌影之中酝酿着,越来越多的真元被凝聚压缩成为一团,空虚只是微微的感到一点的窒息和沉闷,仿佛整个空间就要停止转动似的。

随着叶阳一掌缓缓的推出,空间没有一丝的波动,就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

须臾,一股罡气只是轻微的划过巨力门和神天门的那些正在冲向南霸天的手下,就像清风轻拂一般。

轰隆!

在南霸天五六个人的外面形成一个怪异光圈,一声雷霆震怒般的嘶吼爆发而出,天地为之剧烈的一颤,从而一股气浪骤然之间张裂的向四面八方撕开,如同雷霆扫荡般一荡,将神天门和巨力门的门徒吼咆般的轰飞而出,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看来,经过几次的战斗,叶阳的领悟对无极分神又进行了一些改进。

饶是唐尧身经百战,也被面前的惨烈所震动。

地上,几乎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遍地都是断肢残骸,血迹就像白纸上面的梅花点点般光彩夺目,既鲜艳又触目惊心,仿佛在告诉大家,这不是一幅图画,而是血淋淋的事实。

心惊肉跳的唐尧四处寻找着叶阳这个神秘人的踪迹,可惜,无论他任何将修为提到最高的境界,他也无法探听出一点异常来。

从来没有见过不用正面交锋就能杀敌于无形之中的唐尧,这一次他终于知道自己遇到一个非常可怕的人了,应该不是人,而是他的噩梦,是向他索命的魔鬼,他的身体开始发寒,开始哆嗦的颤抖着,不能自以。

忽然,颤抖中的唐尧只觉得自己的小鸟打了一个激灵,水龙头**的泄出了闸门,当暖流湿透他的大腿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如此的不堪的一面。

这时,山下的蛮虎一伙刚好押着南萍这个小丫头片子上来,见到这残酷的一幕,脑门为之充血,脑海瞬间就失去了意识,愣愣的站在当场,他们只觉得突然之间好像冷了很多,脸色变得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牙关正在打着架,不知是冷的,还是因为恐惧所致。

“快跑啊!”

终于有人回过神来,迈开那酥软无力的双脚,突然发现好像不能控制,就像被灌了千斤的铅似的沉重,好不容易才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喊道。

可是,没有经过叶阳的同意,根本就没有人能活着离开这里。

一道冰锥飞在这个大雪山之上,就像相得益彰一样,散发着一缕缕的寒气,正在飞速的朝着正在狼狈逃跑的蛮虎一众轰击刺去。冰锥就像长着眼睛一样,瞬间穿透了他们的后背,从胸膛再度出来,最后在剩下的一个人身上爆裂,连同人都变成一堆碎末。

光圈逐渐消散,南霸天活了大半辈子,都从来没有几个如此强悍的修为,简直是在收割生命的收割机一样所向披靡。那种震撼,让他和他的徒弟就像抽空了力气一般瘫坐在地上,双眼依然是那么的空洞和木然。

是敌是友,现在都已经麻木了,他们都还沉浸在刚才的那血腥的一幕之中。

或许,这是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记忆。

叶阳并没有露面,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露面,只是残影一晃,瘫软在地的唐尧已经被他抓起,几个挪腾,便已经消失在百草门的丛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