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93章 审问

第一百九十三章 审问

从大雪山下来,叶阳将唐尧仍在地上,双眼顿而一鸷,精芒缕缕暴射而出,沉声的问道:“唐使者,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如果你的回答不能让我满意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的。”

“前辈饶命啊!我唐尧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你就当我是一个屁把我放了吧。”

唐尧头如捣蒜的磕着头,即使额头上的血流如注,他都没有停止。

看着这个家伙不停的给自己磕头,叶阳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这种人在这个时候居然还心存侥幸,真不知他用这招骗了多少人。

“不用磕了,起来吧!再磕下去,磕死倒是不要紧,但我想知道的东西看没了。”

冷冰冰的声音传进唐尧的而的,顿时让他心如死灰。这一招之前他百试不爽,今天终于遇到高人了。

唐尧木然的爬了起来,对于出卖背叛神天门的门规,他身为神天门的左使,自然比谁都更加明白他的下场。而且,他也是曾经执行过对出卖神天门的叛徒的处理,那种折磨简直是生不如死,惨不忍睹。

想到这里,他的头皮都还在发麻,浑身的汗毛情不自禁的倒竖。

“我说是死,不说也是死,反正都是,我还不如死了干净。”

唐尧惨然的一笑,双眸空洞无神,木然的说道。

“呵呵,落在我的手上,就算你想死,得问过我同不同意。”

叶阳面无表情的背过身影,声音不带一丝情感的说道。

但是,唐尧听了却是浑身蓦地一颤,他已经闻到了一种最为残忍的杀气,那是一种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杀气,因为他也是曾经这样对待过别人,因此他非常熟悉那种感觉。

终于,他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几乎让他感到窒息,这是一种等待做出决定的暗示,如果他不按照叶阳这个神秘人的要求来做,等着他的下场是他无法预料的,他知道叶阳说到做到。

“说吧。”

冷冰冰的声音传来,带着决定生死的语气,吓得唐尧就是一个激灵,汗如雨注,竟然让生不出半点抵抗之意。

“我说,我是神天门的左使,神天门的门主是慕容申,副门主是他的弟弟慕容泊,另外还有他的七个兄弟都是上执事,他们分别是慕容德、慕容白、慕容成、慕容铭、慕容剑、慕容捷和慕容颜。其他的还有下执事邓凯、高鉴、苗连根、蓝枫、汪海成、张一虎、周铁锋和龙战,右使叫古一锋。”

唐尧一边说着,双眼躲躲闪闪的不敢面对叶阳的眼睛。

“就这么简单?难道你没别的说了吗?”

这个唐尧真是将他叶阳当成白痴了,这些路边货的消息,略微一打听就能知道,所以,叶阳冷哼了一声,反问道,吓得唐尧都跳了起来,脸色更加的苍白。

“没了。。。真的没了。。。”

唐尧一边抹着冷汗,一边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种人还真不见棺材不落泪,叶阳的眸光一沉,出手如电,一掌拍止唐尧右腿的膝盖上,“噼噼啪啪”的骨碎声听得就已经非常瘆人了,下一刻唐尧的右腿无力的挂在那里,痛得唐尧立即惨叫一声,几乎昏厥了过去。

“说吧!”

叶阳冷冰冰的简单直接的重复了一句。

“我。。。我。。。我说,现在神天门当家的是副门主慕容泊,慕容申已经闭关了七八年没有露过面。”

唐尧忍着剧痛,就像挤牙膏一样,慢慢的挤出了一点说道。

“现在慕容泊和慕容申的修为已经到了什么境界?”

慕容申七八年都没有露面,这其中绝对有问题,但现在叶阳最想知道的就是他们是什么修为境界。

“听说七八年前的慕容申就已经是金丹初期的修为,现在我就不知道了。至于副门主慕容泊,他的修为已经是灵寂后期大圆满,差一点就突破金丹期了。正是因为如此,他这才急急忙忙的让我们四处搜罗各种修炼的资源,以准备不久之后突破元婴期。”

“慕容泊突破灵寂三期九层境界一共花了多长时间?”

实际上,叶阳听了唐尧的话之后,觉得这个慕容泊处处都充满了怪异,于是不得不详细地去了解这个人。叶阳隐隐约约有种感觉,这个慕容泊才是神天门一系列事情的主导者。

“副门主是在一年之内突破灵寂期三期九层境界的,以前副门主好像没有这么厉害的,是从前年开始,副门主的修为一下子就发生了变化,从融合初期一路突破到现在的灵寂期后期大圆满,大家都以为是副门主的天赋激发出来,所以修炼的进展才会这么神速。”

被叶阳问起,唐尧这才突然想起慕容泊这一前一后的巨大变化。如果叶阳不问,唐尧还真没有想到那里去,让他看出其中不对劲的地方来了。

“其他七位的上执事的修为都怎么样?”

了解最关键的一环之后,叶阳顺嘴的唠叨了一句问道。

“其他七位上执事的修为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有慕容德达到融合初期,其他的都是心动期和开光期。不过,在下执事里面,邓凯和高鉴的修为最高,都是融合中期的境界,还有就是龙战,已经达到了融合初期,其他的大部分都是心动期。”

唐尧断断续续的说着,额上的冷汗就像刚刚洗了一把脸似的,湿漉漉的,而且嘴唇因为痛楚,已经变得苍白无比。

“慕容柔芷是谁的女儿?”

想到还算救了自己一命的慕容柔芷,叶阳倒是非常上心的问了一句。

“是慕容申的女儿,她虽然贵为神天门的公主,但她的几个叔叔都好像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经常借故为难她。”

听到这个消息,叶阳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的心头一紧,就像觉得慕容柔芷的处境非常危险似的,让他担心不已。

“神天门背后的人是谁?”

这个才是叶阳最关心的问题。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

唐尧机械的摇着头,心中回忆着自己过去所作所为的一幕幕,就像过眼云烟似的,什么功名利禄都是浮云,只有平平安安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只是,他明白得有些晚了。

“那此次和你一起过来的还有什么人?他们都在什么地方等你?”

这次那么重要的任务,叶阳不会相信就只有唐尧这几个人过来。

“他。。。他们。。。都在白花的华达酒店508号房,我们约好在晚上八点钟之前在那里会合。”

不是唐尧不想隐瞒,而是怕再次隐瞒之下,叶阳还不知道使用什么手段来对付他,这才是最为可怕的。

“唐尧,刚才我注意到你已经有了悔改之心,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下一次再给我遇到你为非作歹,有如此树!”

叶阳说完,手掌随意的一挥,距离不远的那颗大树被叶阳的一掌之力化为斎粉。

“这是一些药水,服一半擦一半,这是钱,你有多远就跑多远吧。”

叶阳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在数百米之外的地方了。

现在,叶阳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通过华达酒店的那几个人追查到神天门的位置,问唐尧还不如自己亲自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