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205章 要挟

第二百零五章 要挟

“慕容泊,你还是束手就擒吧,现在的结果不用我说你也看到了,你还有从头再来的就会吗?”

慕容申负手而立,气闲神定的说道。

如果不是叶阳出现,不要说他,就连所有从黑牢里面逃出来的人都无法幸免,可能遭到血腥的残杀。毕竟慕容泊人多势众,加上从黑牢里面逃出来的人大部分都身带残疾,根本就不可能有活着离开的机会,是叶阳在千钧一发之际挺身而出,挽救了他们的生命。可以说,没有叶阳就没有他们活着的希望。

虽然慕容申不知道叶阳为什么将他们从黑牢里面救出来,但至少叶阳现在留给的感观还是不错的。

“哼!慕容申,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你以为你们稳操胜券了吗?我看未必。”

慕容泊一边冷笑的说着,眼睛一边不停的望向山门的方向,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然而,这个时候的叶阳正沉浸在突破融合期玄妙的境界当中,好像有着某些明悟的闭着眼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慕容捷,你还不给我动手!”

看到大家的目光都被他吸引到一个方向,慕容泊的嘴角微微的一扬,好像心里早已经了然似的。

循着慕容泊声音所指的方向望去,但见慕容捷正在将一把匕首架着慕容柔芷雪白的脖子上,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慕容申双眼精芒爆睁,如箭矢般锐利的扫过慕容捷的满身手下,这才哈哈大笑的说道:“慕容泊,我没有想到你为了对付我,居然就连自己的其他兄弟都下了毒手,你骗得了别人但绝对骗不了我慕容申,这个人绝对不是慕容捷,真正的捷弟恐怕已经遭到你的毒手了吧?”

慕容申一边笑着,一边说着,语气之中却多了一份苍凉和恨意。

慕容捷是和他关系最好的兄弟,应该说慕容捷的存在已经妨碍了慕容泊的计划,所以他才会找了另外一个和慕容捷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来假扮慕容捷。而真正的慕容捷早已经为慕容泊所不容,可能早就惨遭毒手。

“慕容申,现在你的女儿在我的手上,如果你想你的女儿活的话,那么你就带着你的人马上离开这里。”

看到慕容申投鼠忌器,慕容泊的心中多了几丝快感。

这些年他之所以留着慕容柔芷,就是担心慕容申有朝一日逃出黑牢和他正面交锋,因此他未雨绸缪。有些让慕容泊感到可惜的是,这张底牌用得太早了,其价值大打折扣。

不过,现在事关神天门是否还在他的手上的关头,他不得不提前动用慕容捷这只暗子。

此时,就连慕容德、慕容白等人都当场石化了,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慕容泊为了报复大哥,竟然就连自己的亲兄弟慕容捷都干掉了,想到这里,他们一个个都是脸色大变,脖子后面仿佛冷飕飕似的感到一阵寒意。

“老二,你错了,他们不是我的人,而是你的仇人,说实在的,我也管不住他们。”

慕容申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脸上的肌肉却是在这个时候一僵,尔后接二连三的抽搐着,明显的,慕容泊触动了慕容申内心深处最为敏感的神经了。他刚刚才从黑牢里面逃出来,还没有来得及和女儿相认,好好的畅谈一番的心情就被他的慕容泊这个兄弟破坏殆尽。

慕容申虽然愤怒,但他并不冲动。如果可以让他的女儿好好的活着,他可以选择去死!这是他欠他的女儿的债,哪怕用他一辈子也还不了。

“那这么说,你希望你的女儿死啰?”

双眼冷凌的一沉的慕容泊,冷冰冰的说道。

“我可以跟你回到黑牢蹲个十年八年的,但我代表不了他们。”

如果被慕容泊留在神天门,慕容申相信慕容家历经数百年才留下的基业绝对会毁于慕容泊的手里,现在自己的女儿虽然在慕容泊的手上,并且步步紧逼,一旦退让,慕容泊就会得寸进尺,下一刻谁也不敢保证他狮子大开口,开出更加让人难以接受的条件来。所以,慕容申死咬着自己只代表自己不松口,看他慕容泊怎么应付。

而且,慕容申的心里隐隐有种感觉,那个闭着眼睛的年轻人,一定还会再次给他一个惊喜的。

“慕容捷,柔芷的脸蛋又白又美的,如果在上面留下一道疤痕就不漂亮了。”

慕容泊嘿嘿一笑,朝着身旁的假慕容捷说道。

“慕容泊,你敢!大不了我跟你拼命!”

瞬间,从慕容申的身上释放出强大的战意,令人不敢藐视。额上的青筋勃露,咬牙切齿的喝道。

“呵呵。。。大哥,我想你应该清楚我的意思。”

此时的慕容泊已经察觉到慕容申的紧张,似乎已经胜券在握,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慕容大哥,为了慕容小姐,我们决定离开。”

终于,老鬼的声音打破了沉闷。虽然他们都想将慕容泊活剥生吞,纵使心有不甘,但是慕容申的恩情他们不能不报,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慕容小姐被慕容泊杀死吧。

“呵呵。。。还是大哥的人理解你的苦衷,你们放心,以后我还会请你们回来做客的。”

慕容泊阴阳怪气的说着,实际上心里已经恨得牙痒痒的。

看着老鬼带着人一个个的离去,慕容泊终于松了口气。如果他们拼一个鱼死网破,恐怕他慕容泊也得交代在这里,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现在的形势对他的威胁太大了。再加上慕容申恢复了修为,他亲自训练出来的弟子几乎全军覆没,他实在没有那个实力和老鬼还有叶阳这个神秘人继续纠缠下去。唯有出次下册,将慕容捷这颗棋子暴露出来。不过,效果还非常不错,达到了他的预期目的。

而叶阳还没有从那种玄妙的境界之中清醒过来,此时人也打坐在地上,浑身萦绕着一股磅礴的气息,七彩流光般绚丽。

此时此刻,叶阳的体内,磅礴的元气撑破了他的经脉,节节碎裂,但在与此同时,一股更加精纯的真元正在修复着他体内之前受伤的经脉,真元所到之处,叶阳体内的经脉被淬炼得更加坚韧粗大,仿佛再多的真元也可以容纳得下。

见此异象,慕容泊脸上一阵讶然,但心里面却是一阵骇然。

七彩流光,好像只有传说中的逆天存在,才会出现这种怪像,然而从叶阳散发出来的光彩无疑证实他们心中的猜测。

“这个神秘的年轻人绝对不能留!否则我的前路又多了一个强悍的对手,对我的将来非常不利!”

发现叶阳可能就是他称霸修真界的绊脚石,慕容泊咬了咬牙,攥紧了拳头,无耻的忖道。

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叶阳自是不知,他还在继续的沉浸在那个玄妙的境界当中。这次他突破融合期的心境和之前的三次突破都有很大的不同,仿佛进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一样,真元在自主的运转的同时,他的脑中不断的闪现之前他交锋的各种片段,各种招式的动作进而变得凝实简单和直接的提取出来,再形成一种新的的境界,比之以前他所运行掌诀更加迅速,不再纷陈繁杂的需要进行翻掌叠加来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