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206章 突然冒出的神秘人

第二百零六章 突然冒出的神秘人

目送着老鬼等人陆陆续续的离去,慕容申的老泪纵横,涓然而下。他双拳紧紧的攥着,不动如山的站在那里,那种峙岳渊渟睥睨众生的气势令人只能仰视。

随即慕容申虎目一沉,沉声说道:“慕容泊,他们已经离开了,柔芷你应该可以放了她吧?”

“大哥,我有说过现在放她吗?你放心,她好歹也是我的亲侄女,她的安全我会负责的。”

这么好的人质慕容泊会把她放掉,除非他慕容泊是一个疯子。是以,慕容泊无赖般的厚着脸皮说道。

此时的慕容柔芷,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她日思夜想的父亲居然被关在她熟视无睹的山洞里面,怪不得她每次好奇的闯进去探个究竟的时候,都被强横的拦在外面,而且还被关了禁闭,有时严重的时候,会被关上几个月才能让她出来。

所有的疑问,随即她的二叔的人将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的时候,一切都开始清晰起来。

原来她的父亲不是闭关了七八年,而被关在山洞的黑牢里面七八年,这种荒唐的事情居然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如果不是她亲眼目睹,她甚至都不想去相信这个事实。

“慕容泊,慕容家的千古罪人!你敢动我女儿一根寒毛,我就和你同归于尽,你信不信?”

慕容申是一个不甘被威胁的人,冷然之中带着凌厉的杀气说道。

再次掌控了局势的慕容泊又开始他翻手为风覆手为雨的风采,丝毫没有压力的说道:“大哥,柔芷我保护都还来不及,哪里会伤着她的寒毛呢?不过,现在我有一个小小的条件,就怕你不会答应。”

“什么条件,说吧!”

慕容申没有办法,自己的软肋被慕容泊抓住,几乎成了被他利用的一颗棋子,只要慕容柔芷还在他的手上,自己就会有了顾忌,心甘情愿的被他利用。想到这里,慕容申怒火中烧,眼睑眯得更细了。

“喏!只要你将他杀死,我就将你的女儿放了。”

慕容泊指着打坐在地上的叶阳,残忍的笑着说道。

“父亲,你绝对不能为了我去伤害别人!否则我宁愿死!”

慕容柔芷挣扎着,大声的说道,即使匕首锋利的刃口将她的皮肤割破,她也没有皱一下眉头。

突然,叶阳双眼爆睁开来,一道强悍无比的精芒直逼人心。

然而,叶阳就在这一瞬间祭出了陨仙石,朝着正在架着匕首的假慕容捷极速的飞轰过去。

只不过是突然之间发生的事情,谁都没有反应过来,一眨眼,站在慕容柔芷身旁的慕容捷察觉到叶阳祭出的陨仙石的时候,他的表情都凝固在那里,目瞪口呆,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就被叶阳的陨仙石碾压成肉酱。

一时之间,慕容泊所有的优势顿失,只剩下自己一个光杆司令了。

叶阳的无耻一击,让慕容泊有些不可思议的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叶阳居然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而且对着他的人,一出手就是致命一击,简直是雷霆万钧,锐不可挡。

至此,慕容泊的心里开始对不按常理出牌的叶阳有了一丝忌惮。之前,慕容泊忌惮的是叶阳背后的庞然大物。现在,叶阳的所作所为让慕容泊不得不重新审视叶阳的实力。

“慕容泊,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叶阳明知道自己打不过慕容泊,但并不妨碍自己给他制造一定的心理压力。刚才如果不是自己及时醒来,叶阳不会否定慕容申为了自己的女儿做出疯狂的举动来。

叶阳一字一句沉声的说着,每一个字就像千斤一样压在慕容泊的心房,让他感到一些惧意。

虽然叶阳和他的结界还隔着五六个小层次,但委实叶阳的手段太多了,根本防不胜防。单单是这个陨仙石就让他感到无尽的压力,那种神威竟然连他都不可抗拒的臣服膜拜。

“哼哼。。。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慕容泊的心里虽然心惊胆颤,但依然强自镇定,面不改色的说道。

“正好,我的境界刚刚突破,就先拿你来开刀吧!”

“分神日月、分神冰火、分神罡爆三重合一,给我杀!”

现在的叶阳,根本不需要先前那样进行运转真元了,而是意随念至,几个简单的动作就完成了三招合一蓄势待发的要领,随着最后一个字说出,叶阳的双掌缓缓朝着慕容泊一推,没有一点声息,简直就像是在故弄玄虚一样。

但是,慕容泊却不敢在此时此刻稍微有一点的大意,因为他清清楚楚的看到邓凯和高鉴还有龙战就是这样被叶阳击杀当场的。因而,他的脸色十分严峻,双耳竖了起来,全神贯注的集中精神,暗地里催动了真元加强了戒备之意。

轰轰轰。。。

虚空在发出一声沉闷的暗响,尔后是一阵阵微微的颤动,仿佛就像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兆。

而且,空气之中好像突然之间窒息起来,令人有些呼吸困难,每个人的身上仿佛感到一丝丝的空气被抽了起来,越来越稀薄。

轰隆!

接着一个晴天霹雳,两道罕见的霸道罡元凭空出现,一左一右的朝着慕容泊的前后包抄过来。

及此,慕容泊的双眼锐利的一扫,立即察觉到左右而来的两道极为霸道的气浪前后夹攻而来,几乎是无可躲避的绝杀。

因为罡元出现得非常突然,或者是毫无征兆的对他进行夹击。没有办法,慕容泊连忙祭出了神天门的独门功诀天门掌。

天门掌,天门主生,地户主死,天门掌当中就包含了这两种意义。但是,这两种意义的深刻理解就是,身为使用天门掌的人,绝生避死,绝去别人的生机避免自己去死。

“天门通地户给我杀!”

转而,从慕容泊的口中发出一声暴戾的杀机,一道白光和一道黑死之气从慕容泊的掌中喷薄而出,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力,罡劲四射,罡风猎猎,一左一右的迎了上去。

“天门掌的绝杀技?”

慕容申看着慕容泊使出了天门掌的绝杀三式之天门通地户,脸色赫然一变,呢喃的说着,脸庞多了几许凝重和担心。

别人不知道天门通地户的厉害,他却非常清楚,天门掌之所以叫天门掌,而是这三式上有通天之势,下有灭地之威,可谓是通生往死,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方式,所以才叫天门掌这个名字,比之天门拳强横得多了。

轰隆!

炸雷般的爆响震耳欲聋,强横的威力撕裂着一切,让天地为之失色。

与此同时,叶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祭出了陨仙石,凌空朝着还在破解叶阳那三重合一一招的慕容泊凌厉的碾压而下。

慕容泊毕竟是慕容泊,他的修为和龙战邓凯等人有着天壤之别,神识很快就锁定叶阳后发而至的陨仙石,陨仙石毕竟是残级的仙器,如果他被陨仙石击中,非死即伤不可。

此时,就连他自己都被叶阳的这种袭杀方式惊出一身冷汗。先是利用强悍的武技逼得他措手不及,然后利用陨仙石这种残级的仙器袭杀,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心机,哪能不让慕容泊感到骇然呢?

就在着时候,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一个神秘人,一掌将慕容泊及时的推开。但陨仙石还是带着无与伦比的神威砸在慕容泊刚刚站着的地方,瞬间那里被轰出了一个又大又深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