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207章 生死之战

第二百零七章 生死之战

“年轻人,你的叠加式武技攻击力非常厉害,就连我都从来没有见过,虽然你只是融合初期的境界,却可以凭着这种叠加式的武技越阶击杀灵寂期的高手,再加上你的手里还有一个残级的仙器,只要有机会,想要击杀一个金丹期的高手还是存在这个可能的。”

老人穿着一身黑袍,戴着连着黑袍的帽子,声音苍老的说道。

“尊老,我终于等到你过来了。”

死里逃生的慕容泊连忙借机问候一声说道。

“慕容泊,好端端的神天门被你弄成这个样子,你可知罪!”

对于没有用处的人,尊老从来都不会客气的,否则下面那么多的门人怎么能管得过来呢?

“尊老,慕容泊知罪,但这一切都是我大哥所造成的,另外还有这个小子!”

慕容泊知道自己现在在尊老的眼里没有没有太大的利用价值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除了他的大哥,还有黑牢里面那帮残废的家伙,但慕容泊想着借尊老的手除掉叶阳这个神秘人,所以末了也将叶阳拉上。于是指着慕容申和叶阳说道。

“是么?那我就看看他们两个有什么能耐?”

尊老知道慕容泊是在利用自己,但如果不能在慕容泊面前立威,否则他身后的门派就会被人无视,贻笑大方,他回去也不好向家主交代,即使被慕容泊利用,他也得暂且放过慕容泊一马,先将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慕容申门主,如果你不想死,咱们只能联手合作了。”

得到蚩尤指点的叶阳,已经知道这个老者的境界是在元婴期。可惜的是慕容申在恢复修为的时候,由于还神丹和百消丹的药力有限,他只能恢复到金丹期,差一步没有达到元婴期,否则慕容泊就不会大摇大摆的站在这里了。

“老夫正有此意!”

慕容申也看出老者的修为已经到元婴期,如果是以前,或许他还有一搏的机会,但现在不能不和叶阳进行联手了。

“我先来!”

叶阳说完,转而通过蚩尤的神识,将下一步的行动转达给慕容申。

现在的叶阳,是想使出无极神来掌第一式无极分神的最后最狂暴的一招分神合一。虽然不能杀死那个老者,但也能重创那个不可一世的老者,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老者负手而立,神情倨傲,仿佛叶阳和慕容申就像两个小孩子一样,根本不堪一击。

“分神之九九归一!”

之前的一番明悟,让叶阳对于无极神来掌第一式的理解更加透彻了,九招的九种气诀在识念的运转之下,丹田里面的磅礴真元顿时被叶阳调动起来,一轮两仪盘在叶阳的双掌之中飞转得只剩下一道残影,就连老者也只是看到一些棱角而已,瞬间老者诧异过后,眼神一定,便没有将叶阳的分神九九归一放在心上。因为他觉得,凭着叶阳的这种年纪,就算修炼多十年八年也不是他的对手。

看到老者的神色,叶阳就知道对方并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而叶阳就是需要他的这种麻痹态度,否则分神归一怎么会给老东西一个惊喜呢?

两仪盘带着两种绝然不同的气息极速飞转,看上去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当两仪盘逼到老者面前的数米之后,老者这才赫然变色,连忙双掌一推,意图将叶阳的分神归一的两仪盘轰散。

可惜,老者的反应太迟了,他得为他的傲慢付出代价,两仪盘是叶阳的九招凝聚压缩而成的,等到老者反应过来的时候,分神九重的功力不敢说可以杀死元婴期的老者,但重创他可是绰绰有余。

轰!

虚空就像有罡雷发出爆炸,震耳欲聋的响声连带天地亦为之颤动。

极为恐怖的两道真元轰击在一起,罡风发出刺耳的呼啸声,就在场站着的人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皮肤好像被刀子刮过一样火辣辣的作痛。

气浪中,老者被碰撞得向后倒飞出去,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身上的黑袍被撕成了碎布条,狼狈不已,显然在叶阳的这一招之中受了伤。

然而,一旁的慕容申已经在蓄势待发,看到老者这个元婴期的高手居然被叶阳九层叠加的功力攻击之下受伤,眼中顿时露出一丝诧异,继而一个纵身起跃,朝着老者扑了过去。

就在刚才,叶阳以蚩尤的神识将行动方案相告,目的就是等待这一刻。

不过,老者虽然因为大意吃了一点亏,但并不代表着可以任由拿捏,蒲一站稳,老者的神识就已经锁定慕容申的一击,当即冷哼了一声,简简单单的朝着慕容申推出了一掌。

饶是慕容申见多识广,也被老者的这一招惊得连忙侧过身子,险险避过。

逼开了慕容申,还在愤怒之中的老者,当然不可能就此放过叶阳的。

身为尊老,他还从来没有被一个融合初期修为的年轻人伤过,然而叶阳切切实实的做到了,传到修真界,他这个尊老活着回去也会给家主丢脸,还不如死了算了。

所以,神天门里面所有的人都成了老者必杀的目标,否则他的一世英名一朝沦丧,从此无颜见人了。

吼!

老者猛吼了一声,身影瞬间移动,须臾便在叶阳的面前,随即迎面推出刚猛绝伦的一掌,几让叶**本就没有可以躲避的机会。

加上叶阳刚才使出分神合一这一招,已经耗尽了他身上的真元,所以,老者的这一招,叶阳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眼看着叶阳就要毙命于老者的掌下,大家都于心不忍的闭上了眼睛,不敢看叶阳尸分身裂那惨烈的一幕。

轰!

就在叶阳即将被击中的一刹那,慕容申及时赶到,硬生生的和老者对了一掌,人被轰得就像一片孤叶般飘飞出去,落地之后,一口淤黑的血飞喷而出,脸上瞬间失去了光泽。

诚然,叶阳已经明白,这是双方的生死之战,叶阳来不及多想,迅步走近慕容申,给他喂了一颗大元丹,而自己同时也服了一颗其他丹药和空间泉水,务求在短时间之内恢复功力。

但是,老者却不会给叶阳恢复功力的机会,因为他已经看出叶阳刚才使出的一招,已经将体内的真元耗尽,现在正是杀叶阳的好时机,否则刚才他也不好选择叶阳下手了。

轰!

叶阳刚刚服下空间泉水和丹药,药力还没有发挥出来,就被老者的一掌拍飞,连续滚出了五六十米,浑身鲜血淋漓的叶阳才停下来。早已经是五府六脏都移了位的叶阳,凭着自己不屈的意志爬了起来,脑子里面已经全是冒出来的星星,天旋地转,根本就站立不稳,跟跄的晃个不停。

慕容柔芷看到这残酷的一幕,眼中已经噙满了泪花,忍不住捂着嘴巴,一时之间竟然哭不出声来。

然而,老者完全没有放过叶阳的意思,身影一闪,又是一脚将叶阳踢飞了出去。

“尊老,我与这个人有不共戴天之仇,能不能让我亲手宰了他?也省得脏了尊老的手。”

慕容泊看到叶阳就差一脚就被尊老踢死,连忙跑过去说道。

神天门落得如此下场,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叶阳,所以慕容泊想将这些仇恨都发泄在叶阳的身上,而且又可以在尊老的面前表现自己的忠诚,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