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21章 杀怒

第四百二十一章 杀怒

“这个老东西,明明对我手上的千年人参眼馋得很,偏偏又装出一副漫不经心岸貌道然的样子来,待会老子再点几下,看你跟不跟老子死心塌地的卖命?”

陶杰的脸上恭恭敬敬的,但心里却是不以为然的冷笑道。

“只要齐虎长老喜欢就行,如果齐虎长老日后能够及时伸出援助之手,小侄定当想尽千方百计找到齐虎长老需要的东西的。就算是那些水果,齐虎长老要多少我便给多少,只要齐虎长老成全小侄。”

陶杰也知道齐虎长老此番出手,是看在他家老头子的面子上,毕竟是权宜之计,不能长久。所以陶杰便许下诺言,目的就是将齐虎长老拖下水,和他陶家共同进退,即使遇到利剑的常天和狼队的秦武,他也无所畏惧了。

是以,陶杰随即低眉顺眼的说道。

闻言,齐虎长老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和陶海文陶海武这两个老狐狸比起来,陶杰这个小狐狸无疑好骗很多。加上他的修为处于灵寂期后期已经很久了,局外局的规矩则是行功论赏,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凑齐突破金丹期的灵药,丹药就更加不用想了。

而且,局外局之所以委派他配合陶杰,也是看上了叶家村那些带有灵气的水果,对于他们局外局的修炼者来说,无疑是多了一个选择。

“小杰不错,甚得我心,来日方长,就看小杰你的行动了。这是一枚极乐丹,相信不会令小侄你失望的。”

齐虎恨不得一口就答应陶杰的条件,但如此一来,吃相太过难看了,说不定会被陶杰这种小人拿捏着,于是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末了拿出一枚丹药递给陶杰,算是开始履行他的承诺。

接过红彤彤的极乐丹。陶杰顿时喜不自禁的左右把玩了一会儿,这才抱拳说道:“谢谢齐虎长老的成全,今日之恩,陶杰定当厚报!”

“去吧!老朽就等你的好消息。”

齐虎将檀香木匣连同千年人参一起收起来,挥挥手,说道。

告别了齐虎,陶杰便迫不及待的赶往关押秦兰的密室。

有了这枚极乐丹。陶杰不停的想象着秦兰服下极乐丹时各种妖媚的举止,心里一阵的火热。下面都开始有了反应,龙头强势的抬起来,膨胀得让他心如蚁咬,难受极了。

“秦兰,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从不从我?”

站在秦兰的面前,陶杰别着双手在背后,板着脸说道。

“陶杰,就算是我秦兰死了。你也休想侮辱我!”

此时的秦兰双目圆睁,怒视着陶杰,恨不得一刀捅死了他,只恨自己被点了膻中穴,不能动弹,咬牙切齿的说道。

“哼哼。。。秦兰,落到我陶杰的手上。那就由不得你了。这是局外局齐虎长老给我的极乐丹,只要你吃了下去之后,就是你求我陶杰的时候了。”

陶杰一边威胁着秦兰,一边用心险恶的点出局外局,即使秦兰出去之后,她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陶杰。你无耻!我只恨当初没有杀了你!”

眦眼欲裂的秦兰,心中大惊,不停的使出最后的一丝力气挣扎着,想到即将被侮辱的身子,无脸再见叶阳,羞愤欲绝的骂道。

“秦兰,我陶杰哪里比不上那个乡巴佬?今天我就要让你尝尝做女人的滋味!”

陶杰说完。一手捏着秦兰的两颊,不管秦兰如何的挣扎,使劲的挤开了秦兰的嘴巴,强行将极乐丹塞了进去。

看到秦兰将极乐丹堵在嘴里,不肯吞下去,陶杰便捏着秦兰的鼻子,失去呼吸的秦兰嘴巴一张,极乐丹咕噜的吞了下去,达到目的的陶杰,松开了秦兰,等着极乐丹的药力在秦兰的体里发作。

这一刻,秦兰心死若灰,努力的保持最后一丝清明,使出全身仅有的一点力气,朝着墙上撞了过去。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陶杰大吃一惊,连忙双手推了过去。

即便如此,秦兰也只是被推偏了一点点方向,头部还是重重的撞在墙上,血流如注。

“哼!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过老子的手掌心吗?”

陶杰没有理会头上流着血的秦兰,一把抱了起来,抛到了chuang上。

却说叶阳风驰电掣的一路赶到京城,却没有发现秦兰的踪迹,循着秦兰留下来的残余气味,叶阳追到了距离京城北郊的山麓的一座庄园里面。

天眼穿过障碍物,叶阳看到陶杰那个王八羔子正在对秦兰下手,这一刻,叶阳的血液沸腾起来,冲天的怒气和杀意不受理智的控制,让叶阳处于狂暴的边缘,他的双眼只剩下猩红的杀气。

轰!

只需一掌,叶阳便密室上面的建筑物拍成斋粉。

“谁?”

正准备离开的齐虎从大厅里面走了出来,冷声的说道。

只是,当他看到那化为斋粉的建筑物之后,瞬间便冷汗直冒,噤若寒蝉。

“敢动我老婆的一根汗毛,都得死!”

叶阳看了齐虎一眼,声音里面尽是恐怖的死亡气息,森冷的说道。

转眼,八卦破空刀便出现在他的手上,抛了出去。

“你不能杀我,我是局外局的长老。”

感到叶阳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杀气,齐虎浑身顿时打了一个激灵,连忙阻止道,企图利用局外局的名头将叶阳吓唬住。

可是,已经迟了。八卦破空刀浮光一掠,赫然荡过齐虎瞪得脖子,转瞬,他的头颅飞起数十米高。陶杰的那些手下见了,顿时亡魂皆冒,一个个慌不择路的逃跑。

但是,他们又哪里是八卦破空刀的速度可比拟的呢?瞬息之间,一颗颗头颅便滚落在地上,一个个都是眼睁睁的,死不瞑目和不甘心。

陶杰的双手正在解开秦兰身上的第一粒纽扣,孰料,一声剧震将他惊醒过来。

下一刻,他便听到了叶阳的声音传来。顿时,他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知道自己绝对难逃一死,于是恶向胆边生,咬了咬牙,那扭曲的脸上瞬间做出一个决定,就算是死,他也不会给叶阳留下一个完璧的秦兰。

嗤。。。

随着衣服的撕裂声响起,紧接着秦兰的玉体横陈呈现在他的眼前,随即,他狠狠的扑了上去。

嘭!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穿透密室的门,紧接着撞飞了扑上了半空的陶杰。

嘭!

一声巨响砸在墙上,陶杰整个人都被砸晕过去,软趴趴的滑落到地上。

不错,那人正是叶阳,他的天眼看到陶杰居然做出破釜沉舟的一步时,整个人的身上布满了罡气,从外面冲了进来,在关键的时候及时的阻止了陶杰的禽兽行为。

看了看浑身赤红的秦兰,叶阳的眉头一皱,转而闪过一丝冰冽的冷芒,紧接着一掌便抵在秦兰的灵台穴上,随着真元的灌注,秦兰身上的赤红开始转化为一丝丝的白烟冒了出来。

几分钟之后,白烟渐无,秦兰开始悠悠转醒,当她第一眼看到叶阳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时,羞愧难当的她连忙扯了扯被撕裂的衣服,盖在身上,泪水悄然滑落,悲痛欲绝的咬牙说道:“叶阳,我秦兰对不起你,希望我们有来生,来生我一定会嫁给你的!”

说完,全然忘记自己不着一缕的身体,扑向墙壁。

此前,她已经准备好以死来洗刷自己受辱的身子,证明自己生是叶家的人死也是叶家的鬼,以明其志。

“兰兰,你这是做甚么?”

叶阳见状,大吃一惊,连忙伸手将秦兰拉住,说道。

“叶阳,我秦兰已经不是清白之身,我秦兰对不起你叶阳,你就让我死吧。”

秦兰心如刀绞神志不清的喃喃说道。

啪!

一巴掌打在秦兰的脸上,瞬间秦兰便清醒过来。

“兰兰,你没有失去清白,我叶阳也不会让我心爱的女人失去清白的!你看,那个陶杰已经躺在那里了,他的帐,我慢慢跟他算!”

叶阳生怕秦兰再做傻事,指着墙脚趴着的陶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