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22章 杀上局外局一

第四百二十二章 杀上局外局一

见到秦兰的情绪稳定下来,但叶阳依旧没有松开他的手……

“兰兰,陶杰今天对你所做的一切,我要他们陶家加倍偿还!不死不休!”

拿出一套新的衣服让秦兰穿上之后,叶阳的双眼转而如同刀锋出鞘,落在陶杰的身上,尔后面沉如水的黑着脸说道。

陶杰色胆包天,在知道秦兰是他的女朋友的情况下还有对秦兰施暴,这是陶杰以及陶家对他叶阳赤*裸*裸的无视!如果叶阳不作出凶狠的反击,他们还以为叶阳怕了他们,如此,他们后面还会得寸进尺的。

所以,叶阳想到了杀鸡儆猴,陶家的这只鸡够肥够大,灭了陶家,能震慑到不少不知死活的人。

局外局么?在别人的眼里高高在上,无所不能,但叶阳的面前,就连狗屁都不是。

“叶阳,陶家……”

看到叶阳冲冠一怒为红颜,秦兰的心里竟然有说不出的甜蜜,想想这些年来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但秦兰不想叶阳为了她和陶家对立,陷入危险之中。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阳打断了。

“兰兰,你看看,我会怕他陶家么?”

叶阳一边说着,一只手随意一挥,密室的水泥天花板就像一块豆腐一样被掀飞起来,就连一丝尘土都不曾落在密室的地上。

转瞬,外面就传来水泥天花板砸落的巨响。

如此。秦兰才相信叶阳说的不是假话。

只是,昏倒在地上的陶杰已经醒来,却不敢张开双眼。生怕叶阳将他活剥生吞,听到叶阳的说话,心中更是魂飞魄散,心胆俱裂,此时他才知道自己惹上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对叶阳的女人强行施暴,等于将叶阳死死得罪。绝对没有和解的可能了。此刻,他死死的冷汗不停的冒出来,转眼就湿透了全身。

叶阳见状。心里冷冷的一笑。

“陶杰,不用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叶阳一只脚踏在床垫上,语气森寒的说道。

“叶阳。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不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知道躲不过的陶杰,旋即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叶阳的面前,头如捣蒜的磕头说道。

“陶杰,我要你的命,你能给我吗?”

早已经将陶杰划为死人的叶阳,反问道。

“叶阳,我爸是副总*理。我大伯是总后*勤部部*长,如果你真的杀了我。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还有王家和局外局的人,也不会放过你的!”

苦苦乞求不成,陶杰转而威胁起叶阳来,恶狠狠的攥着拳头瞪着叶阳说道。与此同时,他将所有参与的人都牵扯出来,目的就是为了让叶阳忌惮起来,从而考虑留他一条命。但是,以现在叶阳的修为,在整个修真界,还真没有让他忌惮的人物。所以,陶杰从一开始,就打错了如意算盘。

在他想来,只要他过了这一关,他就会就想尽千方百计杀了叶阳一家,以泄他的心头之恨。

“老子都还没有动手,你反倒威胁起老子来了,老子今天就让生不如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叶阳说着,一大脚板踢在陶杰的胸膛上,顿时陶杰就像一片枯叶一样飞起,狠狠的砸在墙上。接着,叶阳的手隔空一挥,趴在地上的顿时凌空而起。

“陶杰,今天我叶阳让你知道,敢对我的女人动手的下场!”

说完,指尖冒出的一股光芒被叶阳弹出。

噗!

一声闷响,光芒击中了陶杰的是非根,化作一团血雾飘出。

紧接着,从陶杰的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嚎哭声。

转而,叶阳弹出数指,点住了那处地方的穴道,止住了流血。

“陶杰,你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叶阳的嘴角蔓上一抹残忍的笑意,若无其事的问道。

“叶阳,只要我陶杰不死,我和你之仇不共戴天,不死不休!我会在你的身上加倍还回来的!”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失去那个地方,等于失去了一个男人应有的尊严。

现在,陶杰的眼中脑中对叶阳全都是仇恨,就连他的眼睛都暴睁的状态,怨毒、不甘、非常可怕,恶狠狠的盯着叶阳,疯狂的大声说道。

秦兰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眼神,转而害怕的挨近了叶阳,这才没有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

“陶杰,看来我小瞧你了。”

随即,叶阳的语气越渐冰冷,说完,指尖再次探出两股光芒,朝着陶杰左右两个肩膀而出。

噗噗!

两只手臂肩膀的根部,被叶阳的两指元力轰成了血雾,随之掉下两只血淋淋的手,落在地上。

这一次,叶阳没有再为陶杰止血了。这是一条毒蛇,这是一匹残暴的狼,这是一个易反易复的小人,叶阳不会为自己我身边所有的人留下后患的。

嘀嘀……

血液不停的从陶杰的两臂流淌而出,瞬间便打湿了地面。

而陶杰的面色也迅速变得苍白,虚弱无比,但眼中依旧充满怨毒的望着叶阳和秦兰。

“叶阳,有种你就杀了我!”

面对生命一点点的流逝,陶杰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于是歇斯底里的喊道。

“陶杰,我说过,你想死没那么容易。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淡然的望着陶杰,叶阳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不咸不淡的说道。

只是,叶阳那脸上的笑容让陶杰陷入了无尽的恐惧。现在,他才亲身体会到,在叶阳那副笑容之下,隐藏着何其残忍和冷酷的手段,简直是毛骨悚然。

“叶阳,我求求你了!求你给我来一个痛快。不!秦兰,我求求你了!”

陶杰一边说着,忽然明白到叶阳冷冰如铁石的心肠,知道自己求错了人,转而对秦兰说道。

他知道,再这样下去,真如叶阳所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是非根废了,双臂废了,那么接下来的就是双脚、双眼、双耳、鼻子、嘴巴了。陶杰不想自己死了都死无全尸,就算是投胎,都不能再世为人了。

“叶阳,我陶杰该死!罪该万死!你就行行好,给我一个痛快吧!”

是的,陶杰的精神已经崩溃了,服软了。只是,一切来得太晚了。因为陶杰已经触犯了叶阳禁忌,他身边的人就是禁忌。而陶杰不知死活的撞了进来,只能叹他自己倒霉了。

噗!

一指弹出,陶杰的左脚顿时断为两截,掉在地上。因为速度太快,陶杰竟然没有感到剧痛。

半晌,随着陶杰的一声惨叫,其人瞬间便昏迷过去了。

“说吧,局外局在哪里?或许,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

将陶杰弄醒过来,叶阳依旧语气冷冰的说道。

“我说,我说,只求你给我一个痛快就可以了。局外局在京郊西北有个海坨山,那里就是局外局的基地。还有,这件事情,也是王家在背后掇窜我干的,要不然单凭我陶家,是没有那个胆量做这种事情的。”

末了,陶杰怎么也得拉上几个垫背的。如果不是局外局和王家在背后狠狠的掇窜许诺,他陶杰也不会如此胆大妄为色胆包天的。既然如此,他们就休想置身事外。

“是哪个王家?”

听到陶杰不时提起王家,叶阳闻到不一样的味道,问道。

“是王伟家,他家的人加入了鼎世贸易公司,知道里面利益丰厚,趁着你离开的几年,就开始频频打其鼎世贸易公司的主意来,恐怕现在你的鼎世贸易公司有一半好处已经被王家拿走了。”

转而,陶杰的脸上露出残忍和冷漠的笑,眼眸幽森森的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杀意,说道。

今天他第一个为王家和局外局趟雷了光荣了,但陶杰想将他们拉下来给他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