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60章 杀进广寒门

第四百六十章 杀进广寒门

“很久都没有这么痛快了!舒服!舒服!”

下一刻,烈虎从山里钻了出来,虽然样子很是狼狈,但却是目光熠熠生辉,充满了兴奋,狂声的大笑着说道。

“前辈,如果你不嫌弃,还请坐下来痛饮一番如何?”

叶阳也知道自己刚才没有控制住玄黄之气,只希望烈虎没有看出,于是拿出空间里面的葡萄酒和水果来,热情相邀的笑着说道。

“什么酒?这味道十分醇厚,应该酿造了不短时间了吧?”

烈虎还真属于天生的酒鼻子,叶阳刚刚拿出葡萄酒和水果,他就闻出了一点端倪,仿佛被勾起了馋虫似的,诧异的问道。

“前辈,这是我自己酿造的葡萄酒,不仅可以延年益寿,而且还可以增加功力。”

叶阳一边笑笑的说着,一边将一个玉壶的葡萄酒给烈虎抛了过去。

烈虎豪爽的接过玉壶,毫不客气的打开塞盖,一口气就喝下一大半,这才抹去嘴角边残余的酒迹,呵了一口气,望着叶阳,觉得十分对眼,然后哈哈大笑的说道:“好酒!好酒!老子已经很久没有喝过这种好酒了!”

叶阳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回答。使用空间泉水酿造出来的葡萄酒,哪有不好的道理。

“叶阳,你这个兄弟我结下了,以后你就是我烈虎的兄弟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只要了出口,我烈虎随叫随到。”

心里琢磨着从叶阳的手里弄些葡萄酒的烈虎,那是话粗心不粗。转眼就和叶阳称兄道弟,目的不言而喻,再次喝了一口葡萄酒,说道。

紧接着,烈虎从桌子上拿了一个又红又大是水蜜桃,大口的咬进嘴里,那芳香四溢的汁液。顿时让烈虎感到吃惊之余,贪婪的狼吞虎咽下去,就连话都没有来得及多说。就吃完了一个水蜜桃。

“叶阳兄弟,想必你就是传说中叶家村的那个叶阳吧?”

回过味来的烈虎,再次拿起一个水蜜桃,讶然打量着叶阳。问道。

“烈兄说得不错。在下正是已建成的叶阳。承蒙烈兄不弃,这是五桶葡萄酒和一百个水蜜桃灵果,作为烈兄的见面礼。”

烈虎为人虽然粗狂,但心眼不坏,所以叶阳对他的印象还算不错,叶阳也非常乐意结交这种朋友。当然了,修真界很难有真正的朋友,一旦涉及到了利益。说不定就会反目成仇,所以。烈虎有待以后观察。

叶阳一边说着,一边从空间里面移出五桶葡萄酒和五篮水蜜桃,凌空移到烈虎的面前。

“那叶阳兄弟,我烈虎可就不跟你客气了。”

烈虎眼露喜意,一面将葡萄酒和水蜜桃收进了空间戒指,一边笑着说道。

“叶阳兄弟,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我偶然得到的一面令牌,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我就把它送给你了。”

烈虎拿着一面似铁废铁的令牌,灰黑灰黑的,约莫有一个手巴掌那么大,上面铭刻着奇怪的图案,他粗略的看了看,就抛向叶阳说道。

“谢谢烈兄的礼物。”

虽然叶阳不知道那块令牌有什么作用,最起码送出的礼物总算收回一点利息,所以,他毫不客气的接在手里,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只好将令牌放进空间戒指里面,待以后再说。

“叶阳兄弟,这个是什么人?”

平白得了叶阳的巨大好处,烈虎的心中有些不安,于是指着一旁的乐泰,问道。

“烈兄,没什么大事,就是我刚才杀了广寒门的人,这家伙看到了,我这不正准备抹除他的这些记忆嘛,你碰到你来了。”

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叶阳直言不讳的说道。

那边的乐泰耳朵也听得清清楚楚,闻言之下,心里一阵苦涩,知道很难在叶阳和烈虎两人的手里好过。现在跑也不是,留在这里,下场更惨,心中只能期望叶阳的修为到家,不然他可就惨了。

“哦?广寒门深居不出,他们是怎么招惹了你的?”

广寒门已经封山千多年了,就连这个事情,烈虎也是一清二楚,不解的问道。

“他们就是眼红了我的灵果,想打灵果的主意,你说我能答应吗?”

叶阳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

想到云翔招来这么多的修真高手,叶阳的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呵呵。。。他广寒门已经龟缩了千多年了,现在居然坐不住,想打我兄弟这些灵果的主意?叶阳兄弟,你放心,咱们现在就去一趟广寒门,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看他们还敢不敢胡乱的打什么歪主意?”

听说广寒门觊觎叶阳的灵果,烈虎当场就不愿意了,如果是在以前,他和叶阳八竿子都打不着,现在叶阳可是他的兄弟了,因此,烈虎气哼哼的说道。

闻言,叶阳的心里也是一动,有烈虎这个修真第一人矗立在他的背后,对广寒门是一个不小的震慑。

“对!烈兄,我刚好知道广寒门的下落,咱们兄弟俩就杀进广寒门,闹他一个天翻地覆!”

叶阳的眉头一扬,一边喝着葡萄酒,赞同的说道。

“那这个人你准备怎么处理?不如杀了算了!”

烈虎瞥了一眼不远处的乐泰,若无其事的说道。

对于乐泰这种小人物,烈虎并不以为意,在修炼之途上,杀一个人实在是微不足道了。

“烈兄,还是算了,这个人我没有太大的因果,犯不着再造杀戮,不是我仁慈,而是我觉得实在没有那个必要,只需要抹去他的一些记忆就好了。”

对于乐泰的处理,叶阳的心中早就有了定计,所以连忙拒绝烈虎的意见,说道。

“那好吧,想必你自己能掌握好分寸。”

烈虎倒没有那么偏执,愣了一下,就点头说道。

“乐泰,你过来。”

叶阳望着乐泰,招了招手,说道。

此时,乐泰的面色发白,知道自己真的是躲不过这一劫了。此前,他的心里还在幻想着烈虎到来之后,能乘隙而逃,但他很快就发现是自己将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烈虎虽然和叶阳打斗起来,但并不是生死相向的那种,反而结为了兄弟,让他有些得不偿失。

此刻,乐泰犹豫迟疑,亦步亦趋的,机械的走着,他的心里希望,永远走不远那一点距离,这样就不会被叶阳抹去记忆,如此就不会伤到他的神识了。

只是,叶阳岂会让乐泰磨磨蹭蹭的,大手一伸,一股巨大的吸力,就将乐泰凌空吸飞过来,转而叶阳释放出自己的修为,将乐泰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与此同时,叶阳的一只手落在乐泰的眉心之处,指尖的一缕光芒配合着神识入侵乐泰的识海,而乐泰虽然紧张得浑身僵硬,但却不敢有一丝的反抗,他的冷汗如雨注,浸透了全身上下。

而叶阳毫不留情的将乐泰见到自己的那一段记忆抹除,那非人的疼痛,让乐泰的脸庞变得有些狰狞化为扭曲,心中冰冷,却生不出一丝异念来。

几个呼吸之后,叶阳放下了手,将乐泰弄昏过去,方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见乐泰倒在地上,烈虎只是眼角余光扫了一下,便笑着说道:“叶阳兄弟,事情办妥了,咱们启程吧。”

虽然他已经是大乘期后期巅峰的境界,但喝了叶阳给的葡萄酒和吃了灵果之后,好处显而易见,他的身体有说不出的舒服,所以,他的心里更加刻意经营和叶阳的关系了。

叶阳点了点头,和烈虎双双跃起,腾空而去。

“广寒门,云翔,我叶阳很快就和你们见面了!”

呼啸迎面中的叶阳,心里暗暗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