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61章 伏击

第四百六十一章 伏击

却说云翔凭着一张遁符,匆忙逃出了数百里之外,刚刚落地,他还是心神惶恐,就连停留一会儿都不敢,就像无头苍蝇一样飞速逃窜。

他万万没有想到,叶阳的修为进步得这么快,再加上他的修为在下界受到压制,只能凭着上界带来的一些灵宝法器来抗衡叶阳了。

此时此刻,云翔的心里已经暗暗后悔,后悔来到人界寻找叶阳报仇了,如果他稍微有些耐心,没有那么执着,等到叶阳飞升之后,他就能动用云庭宫的力量报仇了。

可惜的是,他就是摆脱不了自己的心魔,执意下到人界来寻仇。

而现在,他的心里有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感觉。

在上界,他云翔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出入前呼后拥。

回想起生死瞬间的刹那,云翔的心中兀自心有余悸。

殊不知,以叶阳大乘期后期巅峰的境界,加上烈虎这个老妖怪在一起,两人沿着云翔逃遁的方向,不停的释放出神识,搜索着云翔。

再加上叶阳已经知道广寒门的藏身之所,两人一商议,一致认为,云翔十有八*九逃回广寒门,因为只有这样,那个云翔才觉得安全。

所以,两人沿着这个思路一直追下去,果然没有多久,就发现云翔留下的气味。

“烈兄,广寒门内部你去过没有?”

既然云翔千里迢迢的奔着他叶阳而来,来而不往不是叶阳的性格。

更何况。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以叶阳的修为,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家里人的安全。

他云翔和广寒门做初一,我叶阳就做十五。

“当然去过,兄弟我以前缺少灵草的时候,也偶尔到广寒门里面去转转。”

说到这里,烈虎憨厚的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明偷暗抢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

他烈虎一介散修。资源自是没有广寒门唐门这些源远流长的门派丰富,很多时候,为了找到一些突破的灵草。不惜冒险潜入这些门派,盗取一些灵草。

所以叶阳一问,烈虎倒不好直接承认,而是轻轻带过。

可以想象。广寒门的灵草不是那么好拿的。

“烈兄。既然你比我清楚广寒门的情况,那咱们先走一步,在广寒门的范围之内,将那个云翔截下来,然后咱们在半路上伏击他们,此举如何?”

隐伏了这么久的广寒门,叶阳甚至能够想象,该门派已经是兵强马壮。以两人现在的修为。倒不是害怕对方,而是小心无大错。毕竟大乘期后期巅峰。也不是天下无敌不是?如果遇到广寒门里面有几个老不死的,那么结果则大为不同了。

所以,叶阳先消耗一部分广寒门的有生力量,然后再一举灭了对方,这样才没有漏网之鱼。

“叶兄,你的办法不错。”

烈虎也是一个聪明人,瞬间就想明白叶阳的用意,点了点头说道。

由此可见,叶阳的修为虽然高,但不是一个鲁莽之人,有勇有谋,年纪轻轻就达到大乘期后期巅峰,也非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须知,即使有高手以真气灌体,也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能够承受得了。特别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搞不好身体里面的奇经八脉,就被真元硬生生的撑破。而叶阳能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就说明叶阳的不简单。

有了烈虎领路,两人很快就来到位于宁边省的通天山泾河上下峡,这里上下落差大,流急水湍,山高峰峻,草木茂盛,还有不少的灵草,加上禁制阵法,无疑是一个十分理想的隐世修真之地,普通的凡人,哪里会看出这个地方,居然隐藏着一个远古的门派?

“叶兄弟,这里就是广寒门的藏身之地。”

夜幕下,虚空之上,烈虎指着面前的地方,神识传音说道。

“地方不错,的确适合隐世修炼,这山上也有不少的灵草,资源也不差。”

叶阳点了点头,心中有些佩服广寒门的开山祖师,然后说道。

“你说的那个小子差不多来到了,咱们先去前面埋伏吧。”

转而,烈虎的眉头微蹙,说道。

叶阳相视一眼,点了点头,和烈虎并肩一起落地,然后隐藏在一处地方。

一盏茶工夫之后,只见云翔慌慌张张的往回赶,而且不时的回头释放神识,探究叶阳有没有在背后跟来。

这一次他真的恐惧了,作为云庭宫的少主,只要活着,就能享受大把的资源,若果陨落了,所有的豪情壮志都是假的,报仇也是假的。现在,他才知道,活着是多么的重要。

此刻,他的心里正在想着,如果回到广寒门,立即让门主帮助他返回上界,再也不留在这里了。

正当他神游天外的时候,叶阳却没有给他那么多时间了。手里捏着的数颗石子,灌注了真元,对准云翔扔了过来。

破空之声惊醒了云翔,让他的身体登时就冒起一股寒气,直冲天灵盖,呼吸刹那间也窒息起来。此刻,他的心中想起了叶阳。

“是叶阳,一定是叶阳追过来了,我该怎么办啊?就差一点点就回到广寒门了,我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心脏剧烈的跳动,几乎跳出胸腔外面,让他惊骇万分的闪过无数的忖念道。

下意识的,云翔祭出一块盾牌,挡在自己的面前,然后迅速的祭出一张传音符,喃喃有词的留言,接着打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叶阳打出的几颗石子已经咱到云翔祭出的盾牌上面,轰隆的一声,将云翔整个人都震出了数十米远,云翔所过之处,就连水桶般粗的大树,都被硬生生的震断。

“我知道是你,叶阳,只要你放过我,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你!”

五腑六脏都移了位的云翔,嘴角渗着血丝,惊恐万状的从地上挣扎起来,来不及检查身体的状况,大声说道。

然而,叶阳和烈虎并没有回答云翔的说话,现在这个情况,正是叶阳所需要的。只要云翔活着,就能引出广寒门的弟子,如此,他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了。

“哼!可惜了这副臭皮囊了,就连叶兄弟这点小伎俩都看不透,依我看,这种人根本就走不远,成不了什么气候。”

听到云翔求饶的说话,烈虎咧嘴一笑,接着冷哼一声的说道。像他这种散修,根本就看不起门派里面的修真者,这些人资源有的是,因为迟不了苦,却往往出不了强者,只会耍一些阴谋诡计,欺负一些弱小,遇到叶阳这种铁板就顶不住了。

再加上烈虎体会过那种滋味,心里有些仇视那种门派出来的修真者。

这也是烈虎和叶阳能够一见如故的原因,特别是叶阳和交手之后不分仲伯,再了解叶阳之后,对叶阳更加高看了一眼。

“呵呵,烈兄,这个人虽然在向我求饶,但不能小看他呀,能伸能屈的人,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如果不是为了削弱广寒门的,我早就除去这个后患了。”

对于云翔,叶阳比烈虎稍微了解多一点,毕竟云翔是从上界下来寻仇的,背后的云庭宫就是他的底气,叶阳可不想留下这么一个强大的隐患,到时自己的亲人出了事,那就后悔莫及了。

所以,这就是叶阳就连广寒门一并铲除的原因。

很快,从上下峡出来了一队修真者,他们身穿着统一制作的服装,胸前绣着半个月亮的标志。

“来了,他们的胸前绣着半个月亮,这是广寒门最低级的弟子,只有绣着满月的才是广寒门的长老,带有云彩的是门主。”

生怕叶阳不清楚,烈虎在旁解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