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62章 伏击二

第四百六十二章 伏击二

却说云翔,看着广寒门的弟子从禁制里面陆陆续续的走出来,不仅没有感到高兴,想起躲藏在暗处守株待兔的叶阳和烈虎,反而感到毛骨悚然,暗暗叫苦,无奈被制住了,根本不能说话,提醒对方,就连神识也受到压制,坐在地上,冷汗直冒,紧张不已。

“烈兄,是你出手还是我出手。”

对于从广寒门出来的十多个虾兵蟹将,叶阳伸伸手指头就能碾死他们,神识传音说道。

“叶兄弟,蚊子再小也是肉啊,那我就当仁不让了。”

烈虎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

说完,烈虎的大手一挥,但见刚刚出来的十多个人就被一股大风裹住,卷到远处,当中的十多个人,一动都不敢动,吓得面如土色,浑身发抖,就连屎尿都失禁,喷涌而出。

然而,他们的噩梦还没有结束,只见烈虎的神识念力一收,被裹住的十多个人转眼间就化为一团血雾,洒落在天地之间,就连衣物什么的,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

而此时此刻,在广寒门的一座大殿里面,七八个人正紧张忐忑不安的坐在一起,等待着外面的消息。

从他们身上的威压来看,那个坐在主位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分神期,左右两边的下属,不是出窍期初期就是元婴期后期的高手。

云翔乃是上界下来的少主,跟他们广寒门有着莫大的关系。万一云翔少爷有什么事情,他们谁都难逃一劫。

“副门主,按道理说。咱们派出的弟子已经接到云翔少爷了,但现在还没有消息,是不是途中发生什么事情了?”

但见坐在副门主郭威左侧的一个身穿紫袍的老者,脸色带着惶恐不安的说道。

“是呀,副门主,云翔少爷的身份非同小可,万一咱们保护不力。对咱们广寒门来说可是灭顶之灾啊!”

坐在右侧的一个身穿蓝袍的老者,也是不甘落后的说道。

“徐铭高仁二位长老,这里是咱们广寒门的地盘。而且还是咱们的家门口,应该没有什么人有那个胆子过来找死吧。”

郭威揉着太阳穴,郁闷的说道。

刚才,他正在和最心爱的妾士进行双休。刚到最紧要的关头。就被打扰,此刻,他的心里正窝着一肚子气呢!只是云翔的来头甚大,他得罪不起,而且飞升神界的事情,还指望着云翔的帮助。

即使如此,他的心里还是有点不太舒服,巴不得那个云翔在外面吃点苦头呢。

加上广寒门休养生息已经一千多年。实力和以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言,所以。他不以为然的说道。

“副门主,我欧阳风不才,愿意走这一趟,接云翔少爷回广寒门。”

此时,广寒门的四长老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拱手对郭威自告奋勇的说道。

实际上,欧阳风的心里也是打着自己的小九九,想在云翔少爷的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如此,能得到云翔少爷的青眼有加,那就是他的机会到了,日后飞升,或许有一个安身立足庇护之所。

其实,二长老徐铭和三长老高人都知道这是一个立功的机会,但是,他们都不是一个冲动之人,只是有一种莫名的悸动,让他们感到压抑和不安,不敢轻举妄动,让贪功冒进的四长老打头阵也未尝是一件坏事。

再加上掌管本命牌的家伙,可能是睡着,还不知道他们大长老樊予天和霍成以及蔡百万都已经陨落。

举目四顾,郭威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自从段门主闭关之后,郭威一直掌管着广寒门的大权,虽然满足了他的权力欲,但美中不足的是,修为进展得非常缓慢,所以他常常走捷径,以双修来补不足。

很快,欧阳风便纠集了十多个金丹期的弟子。

“各位,大清早的叫你们起来,是因为遇到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云翔少爷可能遇到危险了,我们此行是为了接他回来,待会如果谁表现好的话,我欧阳风在此保证,奖励你们一件元婴期初期的寒光宝剑,或者是进阶元婴期的结婴丹。”

欧阳风严肃的望了门下弟子一眼,然后信誓旦旦的说道。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欧阳风虽然不知道此行有没有什么危险,但是未雨绸缪还是必要的。万一遇到危险,那就有了这些炮灰为他争取一点逃命的时间,至于奖励,活着回到广寒门再说也不迟。可以说,他的许诺,说真也真,说假也假,关键是有没有那个命。

不过,门下的弟子们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之后,无不躁动起来。因为欧阳风的奖励太过优渥了,就连宗门的大比和外出历练,都比不上。

所以,十多个人无不双眼发光,跃跃欲试,期望能拿到结婴的元婴丹,以求突破元婴期,增加自己的寿命。

看着门下弟子的神情,欧阳风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微不可察的笑意来。

下一刻,十多个人浩浩荡荡的朝着禁制门口飞去。

这个欧阳风虽然为人粗狂,但也有细腻的一面。因为十多个筑基期的弟子出去之后,销声匿迹不说,就连回信都没有一个,想来,可能已经遭到什么不测了。故此,欧阳风为安全计,叫来了十多个门下弟子一起出动,相信即使遇到高手,也能抵挡一阵子。

而在禁制大阵外面的叶阳和烈虎,两人一边吃着灵果,一边以神识扫视禁制大阵里面的情况。

“叶兄弟,咱们等的人要出来了,不错,十多个元婴期初期的,一个出窍期初期的。”

烈虎一边嚼着一个水蜜桃,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

“烈兄,咱们这次故技重施别人可能不会再上当了,得换个新鲜的法子。”

叶阳的心里很清楚,如果广寒门里面的高手知道出来的弟子没有活着回去,一次两次还好说,但不会超过三次他们就会意识到情况不妙,这样就会改变初衷,可能就会倾巢而出,虽然以两人的修为,不必担心自己出现意外,但要想杀广寒门一个全军覆没,可能就会事以愿违。所以,叶阳用的是耗去广寒门的有生力量的办法,而不是一开始就硬碰硬,横扫千军那种。

“叶兄弟,你有什么办法尽管说,咱们是兄弟,别那么见外。”

烈虎大口的嚼着水蜜桃,头也不抬的说道,仿佛手里的水蜜桃比广寒门的人还要宝贝。

“烈兄,这次我是这样的,先压制一些修为,和他们斗斗,然后故意放水尽管活着回去报信,给广寒门一个虚假的情报,让他们再次做出错误的决定来。”

叶阳双眸精芒闪闪,呵呵一笑的说道。

他的神识发现,整个广寒门里面,不下于七八千人,而且出窍期和分神期的高手不下二十个,而且还有两个老不死的家伙,躲在山洞的深处闭关,以叶阳的神识,他们的修为已经到了渡劫初期,虽然渡劫期对于叶阳没有多大的威胁,但是谨慎还是需要的。毕竟小心行得万年船,谁也不知道广寒门会不会躲着一个老怪物在里面,就像唐门,叶阳至今都看不透,总是觉得唐门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呵呵。。。叶兄弟,不曾想,外面还有人过来凑热闹的。”

烈虎突然说道。

在距离广寒门一百里之外,有几个分神期的高手,正在朝着广寒门赶来,对于他们的来意,叶阳和烈虎都不清楚,因为他们身上的气息,并不像广寒门出来的修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