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64章 伏击四

第四百六十四章 伏击四

再看叶阳这边,看到龙象符的时候,立即想起在神皇墓里面是莫迁对上界的介绍,分辨出这是上界的神符,立刻判断出,这是唐天饶给他的儿子保命的东西,应该是唐峥的身上最厉害的法器了。

可以看得出,龙象符对陨仙石是有一点影响,但随着叶阳的神识倾力释放,巨峰之下的九龙五象立刻发出一声声的哀鸣,就连金色的光芒,也一下子变淡了许多,甚至开始扭曲闪耀,直至剩下玻璃般的透明,最后发出一声巨响,瞬间就分崩离析,消散在虚空当中,还有那张龙象符,也化为虚无。

下一刻,唐峥和何向等人的脸上,惨无血色,眼中充满无尽飞惧意,就连身体都在簌簌发抖,虚汗冒了一层又一层。

他们看到叶阳的目光扫了过来,瞬间心神失守,趴到在地,匍匐瘫软不已。

只有唐峥的心中才明白,叶阳是何等的厉害。那龙象符是老头子送给他保命的东西,竟然不堪一击,若说老头子已经将叶阳的修为拔高了,实际上唐峥所看到的远不止如此。

这让他既惊又惧,心神剧震,不知如何应付眼前的大敌。

此时,叶阳有些失望了,没想到唐门的门主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就连反击的勇气都没有。

刚才生出的一腔战意,竟然有种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找不到反应,让他心生懊恼。

此刻,唐峥的心里五味杂陈,有种虎落平阳的感觉,一动都不敢动,生怕叶阳先拿他开刀。

“唐门主,看来我是高看你了。”

叶阳不咸不淡的说道,但眼神充满了不屑。

悬浮着的陨仙石再次射出漫天的黑芒,符文滚动。狠狠的朝着那五六个人压了下去。

一番试探,让叶阳的兴致缺缺,都懒得和对方动手了,纯粹是在浪费时间,倒不如干净利落算了。

轰隆隆

陨仙石从天而降,在唐峥和何向等人绝望的眼神中无情的落下,发出地动山摇的巨响。顿时草木化屑,尘土飞扬。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深坑。

收起陨仙石和空间戒指,叶阳捂了捂鼻子,然后摇了摇头,失望的返身而回。

但叶阳的心中,还是期待着和广寒门你们的老怪物放手一战。

再看广寒门的禁制大阵面前,到处是一片狼藉,欧阳风和烈虎越交手越是心惊胆跳,自从认出对方的身份之后,他的那份嚣张再无。心里有的是无尽的苦涩和悔意。再想想那狡猾的徐铭和高仁,欧阳风的心里咬牙切齿,心知被他们耍了。

然而,他不敢相信自己能在修真第一人的手下活下来,但求生的欲望,让他硬着头皮应战,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早就逃跑了,管他什么广寒门什么的。

却说在烈虎的手底下死里逃生的几个金丹期的弟子,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广寒门里面,惊慌失措的禀报了刚刚发生的这一切。

“什么?外面有人杀上门来了?”

坐在大殿里面等待消息的两个长老和副门主,震惊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异口同声的说道。

甚至。徐铭的心中更加不淡定了,此前他就有种肉跳心惊的感觉,现在看来,终于证实了刚才的猜测。敢明目张胆的杀上门的,不是白痴就是绝顶高手,如果说让他选择,他肯定相信选第二个。对方绝对是绝顶高手。

“二长老,三长老,你们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郭威勉强镇定下来,但是声音还是略微有些震颤,如临大敌的问道。

“副门主,不是我徐铭危言耸听,我觉得应该敲响大钟,发出最高级的危险警报。”

徐铭心底有些发寒的颤声说道。

“对!二长老说的不错!”

高仁辛辛苦苦的修行到现在的境界,肯定不甘心就此陨落在这里,只有以全门的力量来抵御,或许才有一线生机。

“这个。。。合适么?大钟已经有一千多年都没有响过了。”

郭威沉吟半晌,脸色阴晴不定,犹豫不决的说道。

谁都知道,大钟只有在本门面临生死之际才能敲响。

更何况,这不是敲响一个大钟的问题,而是关系到广寒门生死攸关的时刻,单凭门下几个弟子的汇报,就做出如此重大的决定,让他觉得太过草率了。万一事情不像门下弟子所说的那样,那么他就承担不了这个责任,甚至副门主的位置也是岌岌可危,会被某些居心叵测的长老和执事攻讦,拿他当替罪羊。

看到郭威的犹豫,徐铭和高仁都不敢再哼声了。貌似这个责任,太大了,他们两个加在一起,都承担不起。

“副门主,不如请几个执事和太上长老过来一起商量,再派人去看看外出几位长老的魂牌,看看是不是碎了。”

徐铭心机深沉,很快就想出一条两全其美的办法。

“二长老言之有理。”

高仁意简言骇,不动声色的说道。

此时,他还在庆幸自己没有贪功冒进,抢在欧阳风前头去救什么云翔少爷,现在看来,自己是多么的明智,要不然,身陷险境的就是自己了。

可见,徐铭那个老不死的,是多么的深谋远虑。

“好吧,我是少数服从多数。”

郭威轻飘飘的将自己的责任撇开,顺水推舟的说道。

顿时,徐铭和高仁两人不约而同的暗骂了一句老狐狸。

几分钟之后,大殿中的几个人,得知大长老樊予天、霍成、蔡百万、何向、龙门子的魂牌都碎了的消息。

紧接着,郭威打出了几道传音符。

半支烟的工夫,广寒门沉寂千年的大钟哄鸣起来,将所有正在打坐修炼的弟子全都惊醒过来。

“师兄,你匆匆忙忙的要去哪里?”

一个女弟子从修炼洞府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神色慌张的师兄师弟师姐妹门正在向广场方向奔去,转而拦在前面问道。

“是咱们广寒门的灭门大钟警报响起来了,你不知道?”

看到对方是一个师妹,那个男弟子停住了身影,三言两语迅速的说道,说完,他的双眼举目四眺,想从中看出一丝端倪来。

而少女被师兄的说话吓得双手紧紧的捂着嘴巴,惊叫一声,面无血色。

灭门大钟响起,可见情况是多么的危险。

“不行!我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少女紧紧的攥住了小拳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诸如此般情况不停的出现在广寒门的洞府之中,随处可见,那些修为低下的弟子的心里更加的恐慌了。

此刻,在广寒门的大殿里面,当中正襟危坐着两个满头银发的老者,里面的气氛一阵的凝固。

“见过孙步芳、廖钱李二位太上长老。”

郭威率着门下的几位长老和执事,恭恭敬敬的拱手作揖行礼说道。

“郭威,你说本门遇到了千年前才有的灭门危机?”

一个身穿白色道袍的银发老者,浑身上下气势凌厉,眸光精芒闪闪,不怒而威的问道。

“禀报太上长老,刚刚收到消息,门下的四长老欧阳风也陨落了。”

郭威被孙步芳的气势一压,几乎打了一个趄趔,站立不稳,心神不定的说道。

“对方的底细你查清楚了没有?”

另外一个太上长老廖钱李面无表情,一脸冷冰冰的,就像一座冰山一样的端坐着,浑身散发着寒气,不知修炼的是什么功法,语气不善的说道。

也是的,打搅太上长老的修炼,是多么重大的罪名。

“禀报太上长老,此前从上界云庭宫下来了一个云翔少爷,他是云庭宫的少主,和咱们人界的修士叶阳有深仇大恨,我怀疑是那个叶阳前来寻仇了。”

闻言,郭威的脑袋一寒,冷汗直冒,心中打鼓,战战兢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