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65章 血洗一

第四百六十五章 血洗一

闻言,两个太上长老不禁皱了皱眉头,心里对两个所谓的云翔少爷甚为不满,为广寒门引来这么强的大敌。

只是云翔少爷身为云庭宫的少主,是广寒门的靠山,他不好说什么,要说心里没有芥蒂那是不可能的。

“那个叶阳的修为如何?”

太上长老廖钱李轻蔑的冷笑,幽幽的问道。

三百多年前,他就已经进阶大乘期初期的境界,只是他修炼了一种特殊的隐匿的功法,外人只是以为他是合体期后期巅峰状态的修为,这也是他的一种保命的手段。

现在,一个后生不知天高地厚的打上门来,了廖钱李颇为不爽。对广寒门来说,可谓是奇耻大辱,如果不能一巴掌拍死那个叶阳,那他广寒门从此就沦为整个修真界的笑柄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老虎不发威当病猫!

“禀报大长老,后辈不知,但根据唐门的老门主唐天饶前辈的消息来看,那个叶阳已经是大乘期后期巅峰境界,也不知道是不是唐天饶前辈故意夸大其词,总之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修真之途有多艰苦,郭威身在其中,深有体会,是以否定的说道。

“无风不起浪,你身为副门主,居然对自己的敌人一无所知,你不觉得自己失职了么?”

廖钱李的语气立刻变得不善起来,冷冷的说道。

太上长老发怒。就连一边的徐铭和高仁都是战战兢兢的,通身都在冒着冷汗,生怕太上长老将怒火撒到他们的身上。

“廖师兄。何必和一个小辈斤斤计较呢?咱们出去瞧瞧不就一切都清楚了吗?”

坐在一旁的孙步芳太上长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

再看烈虎这边,和欧阳风斗得如火如荼。

这个欧阳风为了苟活,施展出浑身解数来,苦苦支撑,心里却是不停的盼望副门主派来援兵。

看着欧阳风的举动。烈虎嘿嘿一笑,将元力提高了一分。

这一下,欧阳风的心里都凉透了。咬着牙根,就连吃*奶的劲都使出,绝望回头望了禁制大阵一眼,有种英雄末路的感概。

蓬!

烈焰穿透光幕。一下子将欧阳风身上的道袍点燃。就连那皮肤也开始噼噼啪啪的作响,烧出一阵阵的焦臭味来。

啊。。。

惨绝人寰的嚎叫声回荡在深山之中,欧阳风使劲的倒地打滚着,双眼那是魂飞魄散的无边恐惧在蔓延,就连瞳孔都在迅速扩张,不甘和绝望兼而有之。

烈焰很快就将欧阳风整个人淹没,烧成一堆灰炭。

一旁眼睁睁看着欧阳风陨落的云翔,惊惧交蒸。可谓是度日如年。

“烈兄好身手!”

刚杀掉唐峥等人回来的叶阳,看到烈虎施展出来的神乎其技。立即拍着手掌,笑着大声说道。

“叶兄弟你就别挖苦我了。”

对于叶阳的称赞,烈虎真的承受不起,心里腹诽着,苦笑着说道。

“就是你们两个活腻了的家伙上门来找死?”

霎时间,从禁制大阵疾驰出两个老者,其中一人面色不善的打量着叶阳和烈虎,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颐指气使的指着叶阳和烈虎冷声说道。

没错,说话的人正是廖钱李,自持大乘期初期的境界,没有将叶阳和烈虎两个人看着眼里,因为叶阳和烈虎两人实在太过年轻了。

实际上,烈虎稍微改变了自己五官,没想到,广寒门的太上长老廖钱李和孙步芳居然认不出他这个老朋友来。

紧接着,郭威也带着徐铭和高仁等一众弟子款款而来,霎时间将整个禁制大阵外面都挤满了人。

他们打量着叶阳和烈虎,震惊的同时,心内十分复杂,霎时失神,却又充满了矛盾,希望太上长老能带着他们战胜上门挑衅的敌人。

不过,有些人还是不太相信叶阳和烈虎的实力,毕竟他们的模样太过年轻了,反而让他们跃跃欲试,想在太上长老面前表现一番,希望得到他们的青睐。

此时此刻,云翔望着从禁制大阵出来的郭威等人,满脸惊喜,眼中竟然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他终于盼到援兵的到来,只要有一线的生机,他都不放弃,回到云庭宫,又可以重新做他的少主了。

“两个老不死的,谁活腻了都不一定呢!”

嘴角微翘,叶阳的心里有种阴谋得逞的喜悦,星眸闪动,反唇相讥的说道。

区区一个大乘期初期境界,加上渡劫期后期巅峰的老不死,也敢在自己的面前叫嚣,真是老虎不发威蛤蟆吱吱跳,蠢死了。

“找死!”

廖钱李自从突破大乘期境界之后,还从来没有受过此等侮辱,身影如电疾射而来,一掌冒着寒气,对着叶阳的胸膛推出。

他的眼神,仿佛已经将叶阳当成一个必死之人,嘴角微翘,带着些许冷意和不屑。

眼神一沉,叶阳的眸光遽然变得凌厉起来,他不动如山的站在那里,只是拇指和中指已经泛起了一股淡淡的光芒。下一刻,叶阳一步跨出,竟然带着空间法则,骤然出现在廖钱钱李的面前。

电光石火之间,叶阳两指缓缓抬起,穿破廖钱李那即将凝固般的寒气,戳在廖钱李拍来的手掌正中。

啊!

一声惨叫,但见廖钱李的掌心当中,已经被一股烈焰洞穿,出现一个鸡蛋般大小的伤口,周围发焦发黑。而廖钱李的脸色也是一阵苍白,额上的汗如雨注,就连整个人都在颤抖不停。

霎时间,整个禁制大阵跟前,鸦雀无声,都被叶阳的这惊天一击震撼住了。

“空间法则?你究竟是谁?”

孙步芳还比较清醒一些,看出叶阳施展出来的武技,已经隐隐包含一些空间法则的迹象,要不然他不会呼吸之间就出现在廖钱李的面前。

所以,孙步芳根本就不相信叶阳只是一个年青人,而是一个千年老妖夺舍重生也说不准。

他吞了吞吐沫,喉咙干涩,声音沙哑的问道。

“在下叶阳,如假包换!”

闻言,叶阳还不明白孙步芳的话意,那真是白活了,漠然的说道。

“嘿嘿,莫非你们老东西眼老昏花了,老子都站在你们的面前这么久,你们都认不出来!”

对于廖钱李和孙步芳的无视,烈虎十分不满,嘟囔着大声说道。

“你是修真第一人烈虎?”

孙步芳擦了擦双眼,有些不太相信似的,犹豫的问道。

对于烈虎,孙步芳的印象实在太深了,当年烈虎单枪匹马潜入广寒门里面,将里面栽种的灵草拔得一干二净,就连十多年生长期的灵草都不放过,如此,双方斗得天昏地暗,两败俱伤,最后还是烈虎棋高一着,扬长而去。

如此深仇大恨,孙步芳能忘记么?

只是被叶阳气昏了头,竟然忽视了烈虎的存在,顿时,孙步芳气得七窍生烟,咬牙切齿,眦眼欲裂,同时又深深自责不已。

“呵呵。。。你们不要那样瞪着我,我可受不起,我是叶兄弟邀请过来跑腿,血洗你广寒门的。”

见得孙步芳咬牙切齿的样子,烈虎的心里就是一阵的快意,调侃的笑着说道。

然而,听在孙步芳和廖钱李的耳里,如同雷击,一阵眩晕。

叶阳的实力深不可测,让他们感到,烈虎不像是在说笑。只是,他们能坐以待毙么?

“大言不惭!”

已经没有退路,焉能临阵退缩,整个广寒门所有的弟子都在指望着他们的庇护呢!

所以,他必须营造出一种假象,提振士气,争取让门内的弟子能趁机逃出去,能逃一个算一个。

否则,整个广寒门必将是满门皆灭,片瓦不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