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66章 血洗二

第四百六十六章 血洗二

不过,此时此刻的叶阳,眉头跳动,心思跳跃。

他深深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在上界不过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所以,他必须不停的提高自己的实力,才能在异界邪魔的入侵当中得以自保。

而广寒门的两个太上长老,正好是他的磨刀石。

“我叶阳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心动期以下的,全都给滚!否则,全都得死!”

叶阳也不是滥杀无辜的人,想了一下,看向广寒门那些簌簌发抖的修为低微的弟子,于是语气凌厉的说道。

眨眨眼间,那些修为低微的弟子们,纷纷抱头四蹿,廖钱李和孙步芳也没有阻止,让他们离开。

不过,那些浑水摸鱼,趁乱逃跑的,叶阳可没那么客气,根本就没有动手,神识释数放出,眨眼间一个个头部就像西瓜一样爆炸,只剩下无头的躯体栽倒在地上。

这一下,吓得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不敢再造次了,双眼惊惶的注视着叶阳,畏若魔鬼。

“烈兄,这是我和广寒门之间的恩怨,这两个老东西就交给我了,剩下的你看着办吧。”

自己吃肉,当然也得留点汤给别人喝,叶阳知道,还有那个闭关的广寒门门主,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自己几乎给他骗过了。

“叶兄弟不错,还没有忘记兄弟我。”

烈虎嘻嘻一笑,以神识传音说道。

下一刻。烈虎兔起鹘落,如同猛虎般扑向了人群,真元如丝似刃。他的身影过处,一团团血雾爆炸飘散开来,广寒门的那些弟子,还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莫名其妙的丧命。

剩下的其他人,更是眼神充满恐惧和绝望不甘,尖叫不已。四下躲避。

见门人遭戮,廖钱李和孙步芳的心一分一秒都在滴血,脸色难看至极!

可惜叶阳拦在他们的面前。让他们根本就不敢轻举妄动。

“老东西,现在知道疼了吧?你们在想着对付我的时候,就应该想过这种可能!”

叶阳抱手在胸,双目如电。瞳孔微缩。冷落刀芒,嘿嘿冷笑的说道。

既然选择与他叶阳为敌,就应该有被杀的觉悟。修真界以实力为尊,换做是他叶阳无能,那么就只有被杀的下场,怨不得谁。

“我跟你拼了!”

廖钱李眦眼欲裂,但还是掩饰不了簌簌发抖,牙根一咬。大声说道。

半截非金非铁的东西从空间戒指里面祭出,悬浮在半空中。逐渐的吐出一道道的光芒,光芒中,继而多了一些古老的符文,那些古老的符文,叶阳从来都没有见过。

很快,那块东西的光芒突然暴涨,变成一个残缺的“伐”字,整个虚空瞬间凝固,恍若有着无尽的束缚在禁锢这片天地的一切。叶阳的脸色,在这一刻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不过,他的心里更多的是欣喜。在动手之前,叶阳就曾经想过,这是一次千载难逢历练自己的机会,因此他下定决心,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到大乘期初期的境界,好好的和廖钱李以及孙步芳斗上一场。

紧接着,廖钱李的嘴角露出狰狞的冷笑,双手不停的打出各种复杂的结印,幻若蝴蝶在翩翩起舞。

“去死吧!”

廖钱李将残缺的伐字符文打向叶阳,疯狂的说道。

轰隆隆

残缺的伐字符文疾驰而来,勾动了天地的一丝法则,隐隐带着雷鸣,那速度让叶阳的眼神骤缩,似乎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难道是无敌神皇的伐字诀?怎么会在他的手上呢?”

这一刻,叶阳的心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忖道。而且,他的动作却不曾停止,依瓢画葫芦的划出一个伐字诀,那伐字之上,比之廖钱李打出那非金非铁幻化出的伐字,多了一层薄薄的玄黄之气。

“老不死的!我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伐字诀的威力!”

轰!

两个伐字符文甫一接触,便发出惊天动地的爆炸,罡风荡起一阵阵的涟漪,那一片方寸虚空,隐隐出现一道坍塌的裂缝,一道空间风暴利刃爆射而出,瞬间将来不及躲避的广寒门弟子撕裂成一团血雾,片缕不存。

就在伐字符文即将撞击的一刹那间,叶阳和廖钱李都意识到它的可怕之处,双双全速弹开,但还是被伐字诀符文爆射而出的气浪撕碎了身上的衣袍,就连束发的紫金冠都被荡飞,狼狈极了。

然而,廖钱李却是惊恐不已。那块非金非铁的东西,可是他压箱底的绝技,却被叶阳举手投足之间就毁掉。

而且,让廖钱李更加惶恐的是,叶阳居然拥有和他那块东西一样的绝技,甚至威力比他的更加厉害。

一旁的孙步芳瞅准了叶阳的退路,一柄利剑悄无声息的御空飞来,那速度须臾之间就距离叶阳不到三寸之遥。

就在孙步芳心里窃喜,即将得手的时候,叶阳蓦然间就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个中的叶阳,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好在他学了无敌神皇的玄始九诀,才得以化险为夷。

会咬人的狗不叫,这个孙步芳太过狡猾了,对方虽然修为没有他高,但城府可一点都下于叶阳自己,此时,叶阳意识到,孙步芳比那个廖钱李更加可怕,绝对是大敌。

而叶阳不是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神皇七星刀徒然出现在他的手里,凌空一划,就划出一道可怕的空间裂缝。

吓得廖钱李和孙步芳眼中带着怯意,面无血色,旋即暴退千丈之外。

“裂空刀法?”

廖钱李更加失声的惊叫道。

他完全想不到,叶阳区区一个人界修士,居然修炼出撕裂空间的刀法来。按照他的理解,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修炼了数千年,都还没有触摸到这一层次,现在居然让他看到了。那种感觉,是来自无知的恐惧。

“裂空刀法?”

叶阳暗道了一声,笑笑不语。只有他才明白,这是神皇七星刀发挥出来的威力,而不是廖钱李和孙步芳所理解的那样。

不过,叶阳可没有解释的必要,他还想依靠这一手来怵住对方呢。

而烈虎那边,完全逞一面倒,整个禁制大阵面前,已经是血流成河,郭威和徐铭以及高仁的联手之下,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郭门主,你们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我最多会痛快一点。”

烈虎嬉皮笑脸的说道。对付这三人,他根本就没有一点吃力,反而处处占尽先机。

“烈虎,我们广寒门跟你无仇无怨,以前你来我广寒门拿走多少的灵草,我们从来都没有和你计较过,你若是高抬贵手,我们广寒门感激不尽,唯你马首是瞻!”

郭威越战越是胆战心惊,知道烈虎是在故意留着他们不杀,这种频临死亡的恐惧,让人更加不胜惶恐,战战兢兢。于是尝试着乞求说道。

“嘿嘿,现在你们广寒门根本就没有资格讲条件,杀了你们,广寒门的东西我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这个郭威居然想挑拨他和叶阳之间的关系,真是不自量力,他烈虎岂是这么容易入毂,真是太可笑了,不由得嘿嘿一笑的说道。

“是你逼我的!”

此刻,郭威的神色充满了决然,眼中满是死志,手里莫名的多了一张纸符,他一边喷出大量的精血洒在纸符之上,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

“你以为区区一道破纸符就能吓住老子?老子就不吃你这一套!”

眉头一挑,烈虎不以为意的冷冷说道。

以他现在的修为,郭威的举动是何其的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