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67章 血洗二

第四百六十七章 血洗二

“元灭符?你还真舍得!”

看着郭威不断以自己的本命精血灌注纸符,不计寿元的疯狂举动,烈虎的眉宇之间充满了不屑,说道。

这是天阶初级的纸符,就算是灌注真元之后,灭元符说爆发出来的威力,也不过提升到中期而已,对于烈虎来说,最多只能给他带来一些内伤而已。

纸符的光芒越来越盛,刺得众人的眼睛都快睁不开。

烈虎的嘴角一扬,露出一个残忍的冷笑,手上蓦地多了一把古剑。

那是烈虎偶然得到的仙界的残剑,烈虎凭着此剑一路披荆斩棘,不知有多少修真高手斩与此剑之下。

剑芒如电,真元缭绕,只见烈虎暴喝一声,一剑劈向还没有完全催动的灭元符。

轰隆隆。。。

凌厉的剑芒犹如匹练撞击向那散发着炽盛光芒的灭元符,顿时迸发出一阵巨响,火星四溅,虚空在一刹那间坍塌,就连广寒门的禁制大阵,都被轰碎,化为虚无,还多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早已虚弱不堪的郭威,被巨大的涟漪荡飞而出,身上的肋骨经脉,都被碾碎。就连一条手臂,都被齐肩削断,浑身都变成一个血人。

烈虎挥着残剑,**,一剑洞穿了还没有来得及回过神来的郭威。

一旁的徐铭和高仁,都被烈虎的凶猛吓得魂飞魄散,肉跳心惊,面色发白,转身就逃。

然而,此时此刻,烈虎的脸上残酷的狞笑更为恐怖了,御剑飞出,嗖的一声,残剑的寒芒一闪。从徐铭和高仁两人的眼前一晃而过,紧接着,就滚落两颗血淋淋的人头。

接下来,烈虎大开杀戒,飞跃进入广寒门,残剑脱手一挥,那些广寒门修为低微的弟子。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栽倒在地上,血流成河。恍若人间地狱。

一盏茶的工夫,整个广寒门尸积如山,哀鸿遍野,一片死寂。

“段门主,你广寒门已经完了,难道你还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躲着吗?”

烈虎手持着饱饮鲜血的残剑,身上竟然一点血迹都没有,目光如电,神识尽数释放。咧嘴嘿嘿的冷笑,如同狮吼般说道。

就在广寒门后山的一座洞穴深处,这是一个与世隔绝带有特殊禁制的地方,即使烈虎身为大乘期后期巅峰的高手,他的神识也无从进入这个地方。

一个披头散发胡须坠地的中年男子,双眼蓦地睁开,寒芒冷冽如电。

广寒门遭此剧变。和他有关的亲属也失去联系,让他从闭关的深度沉状态中惊醒。

转而,他的双眼露出残忍的杀意,猩红一片,仰天一声狂吼,顿时这个山洞都簌簌发抖。接着碎石纷纷滚落。

蓦地,他腾身而起,兔起鹘落,身影若幽,骤然消失在原处。

轰隆

尘封的洞口,就像腐朽的木板一样,被中年人一掌轰开。

身影风驰电掣。眨眼间就来到烈虎的跟前。

“段门主,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看到段门主的修为已经达到大乘期中期巅峰,烈虎的眼前就是一亮,脸上多了一丝微不可察的喜意,转而战意暴涨。

“烈虎,为什么杀我广寒门的弟子?”

段门主的声音冷冷的说道,他那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令人窒息。

“段门主,我只是负责跑腿的,谁叫你广寒门招惹了不该招惹,也不能招惹的人呢?”

对于眼前的这个门主,烈虎一点好感都欠奉。

想当年,他潜入广寒门偷取灵草的时候,被段门主纠缠得特别窘迫狼狈,身上的伤,也是拜眼前的人所赐。听说叶阳要来寻找广寒门的晦气,烈虎那是举双手赞成,知道该是广寒门了结彼此恩怨的时候。

所以,他厚着脸皮跟着叶阳,目的就是报这一箭之仇。

“是谁?”

段门主目光闪烁,眉宇深蹙,实在是想不出广寒门何时结下这个厉害的仇家。

“你们广寒门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难道连自己的仇家是谁都不知道?”

看到段门主吃瘪,没有想象中那样暴跳如雷,烈虎的心里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十分爽快,故弄玄虚的说道。

“你可以不说,我杀你了之后,再杀过去不就知道了?”

段门主冰冷的声音响起的同时,手里多了一块匾额,上面居然雕刻着“凌霄殿”三个字,并且,匾额无时不刻散发出骇人的威压,就连烈虎都感到对自己有些危险,心中有些打鼓。

这是云翔下到广寒门之后,为了拉拢广寒门,将云庭宫赏赐的匾额转给广寒门的法宝。

“拿一块仿制品来糊弄我烈虎?”

下一刻,烈虎已经瞧出这个匾额,并不是凌霄殿的匾额,否则,以段门主的修为,根本就无力驾驭,早就被直接碾碎了,不由得嗤鼻以笑的说道。

“烈虎,就算是仿制品,也足以将你抹杀在此!”

段门主横眉冷笑,沉声说道。

灭门之仇,不共戴天!

“段门主,我烈虎不是来听你逞口舌之勇的,而是和你决一高下的!”

下一刻,烈虎暴跳而起,残剑上的真元如同银河从九天挂落一样,匹练从段门主的头顶上削落,虚空都在霎时间坍塌,发出轰隆隆的嘶鸣。

段门主的双手把着凌霄殿的匾额一边,迎着烈虎的剑气直推而上,仿佛烈虎的剑气就像土鸡瓦狗似的,不堪一击。

轰隆隆

匾额和剑气甫一接触,就迸发出耀眼的火星,就像烟花一样灿烂。

双双都被震退,倒飞而回。

“不错!果然有点意思!”

烈虎也没有想到那件仿制的法器,居然抵挡得住他的凌厉一击。

实际上,烈虎也不想想,他的残剑和仿制的匾额,双方的优势同时抵消了,唯一决定胜负的,就是彼此的修为。

很快烈虎自己的意识到这一点,所以,烈虎不再留手了,丹田之中的真元,全力的运转,灌注在手中的残剑之上,残剑的剑气徒然暴涨,如同被雷电缠绕一样。

“段门主,让你见识一下大乘期后期巅峰和中期的差距吧!”

烈虎一个箭步,瞬移到了段门主的跟前,一剑劈落,那漫天的剑气,所向披靡,势如破竹,就连段门主见了,脸色在刹那间也是一阵剧变。

只是,电光石火之间,他根本就无从躲避,唯有将匾额高高举起,顶在自己的头顶上,企图依仗匾额,避过烈虎的这致命一击。

轰隆隆。。。

一声剧烈的爆炸响起之后,是一声牙酸般清晰可闻的“咔嚓”一声,段门主头顶上的匾额,慢慢的龟裂开来,紧接着,节节破碎。而段门主更是狼狈,头顶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从头顶上洒落他的脸上,让段门主变得血腥至极。

但是,烈虎虽然依仗自己的修为比段门主高出一个小境界,力压对方,然而,他也不是没有一点的损失,残剑的剑身,多了数道裂纹,见此,烈虎心疼得直哆嗦,脸庞上的肌肉抽搐不已。

“段门主,明年今日,就是你们广寒门的忌日!”

顾不上肉疼,烈虎再次将残剑举起,一个瞬移,就接近对方,手起剑落,须臾之间,残剑飞剑气距离段门主的头顶不到十米了。

就在电光石火间,段门主的头顶上突然升起了一股金色的光幕,就连他的整个人,都在熠熠生辉,恍若塑了金身的大佛一样。

残剑只到了十米的距离,就不能再进丝毫了。

眨眼间,一阵阵梵音响起,就像漫天诸佛化身而出一样。下一秒,段门主的金身之外,多了十七个法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