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68章 血洗三

第四百六十八章 血洗三

再说叶阳,身上的衣袂无风而动,整个人就像一尊杀神,手中的神皇七星刀再次疾驰而出,就像星光在虚空中逞点状疾射。

须臾之间,已经将廖钱李和孙步芳两人围了起来。

那星光的数目,恰好是七点,逞北斗七星阵的状态,下一息,七点星光相互之间射出一道射线,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困阵。

“七星门的七星绞杀阵?”

廖钱李惊叫一声,失声的大叫道。

“你是七星门什么人?”

孙步芳脸色难看的问道。

当年围杀七星门弟子时,孙步芳就是其中的一员,那个时候,孙步芳刚刚加入广寒门不久,外出历练时遇到了七星门的弟子,心生觊觎的他追杀了一个受了重伤的七星门弟子。

对于七星门的七星绞杀刀法阵记忆尤深,就是区区身受重伤的七星门弟子,利用七星绞杀阵刀法将他重创,如果不是他的身上有着不菲的法器,他早就死在七星门的弟子的怪异刀法之上了。

一千多年来,孙步芳总是想起这件事情,担心七星门的弟子过来报复。

现在,看到叶阳祭出了七星阵刀法时,顿时回过味来,心中震惊得无以复加,以为这是七星门来找他讨会血债,因而反应才这么大。

“七星门?不认识!废话少说!”

叶阳肯定不会留下把柄,万一有漏网之鱼。那么会连累到七星门的弟子的,连忙否认说道。

就在此时,七点星光幻化出一把七星刀的样子。自动的旋转起来,拦腰划向廖钱李和孙步芳两人。

脸色剧变的孙步芳和廖钱李登时闻到死亡的气息越来越近,想施展身法躲闪的时候,却骇然的发现,身体受到禁锢,一动都不能动了。

但是,两个都是绝顶高手岂会坐以待毙。刹那间一道遁符升起在头顶上,看样子他们是想遁走。

光幕在两人的身上越来越盛,虚空轰隆隆雷鸣一片。遁符激发得差不多了。就在这个时候,叶阳的嘴角露出残忍的笑意,双手紧握着神皇七星刀,凌空斩向孙步芳和廖钱李上方的虚空。

瞬间。那片虚空就是一阵的扭曲。紧接着撕开一道裂缝,顿时凌厉的刀风连同光线暴射而出,瞬间就将孙步芳和廖钱李两人卷入空间乱流之中,就连参加都来不及发出,被撕成了碎片。

呼吸之间,空间渐渐合拢。然而,刚从死里逃生的叶阳,兀自心有余悸。望着那片刚刚吞噬两条生命的地方,良久不语。

而一旁的云翔见了。吓得浑身簌簌发抖,面无血色。

他想不到叶阳手上的神兵居然如此的厉害,一刀就撕裂虚空,造成空间乱流出现,就连在神界,这种现象也不多见。

这种惧意,就像跗骨之蛆一样铭刻在云翔的心里,那道阴影挥之不去。

再看烈虎那边,看到段门主施展出了法相的功法,顿时整个人的修为蹭蹭的往上蹿,一直到了大乘期后期巅峰才停止下来,金芒直冲云霄,令人的视线短暂的失盲,无尽的威压碾压而出,罡风四溅,直将周围的草木卷起,尘土飞扬。

而且,庄严的法相之上,有拿着佛杖、金钵、木鱼、降魔杵、铜铃。。。凶狠的瞪着烈虎。

此时,段门主的境界,几乎和烈虎持平。虽然是采取秘法提升起来的,但是,烈虎也不敢小瞧对方。单从气势上来看,能够将自己一击致命。

明显的,烈虎已经失去了优势。不过,偏偏烈虎就喜欢这种公平的决斗。

“段门主,这种秘法不错,我喜欢!”

瞬间,烈虎就想到杀掉段门主,将秘法据为己有的想法,目露贪婪的说道。

私底下,烈虎也不敢大意。他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这是一种十分厉害的提升修为的功法,可以在短时间之内爆发出数倍的威力。

不过,后遗症也非常明显,一旦启用了这种功法之后,一身修为就会倒退一个境界,而且半年之内都不能再次施展。

一只古鼎须臾之间出现在烈虎的胸前,凌空转动,一阵阵的威压释放出来,看上去,也是一件不错的法器。

“烈虎,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命了!”

段门主的双手不停的打出各种复杂无比的结印,阴恻恻的位置烈虎说道。

继而,十八法相同时挥动,目标直指烈虎。

就在段门主出击之前,烈虎已经抢在前头先下手为强,一掌拍出古鼎,直冲段门主的法相之上。

十八个法相一齐轰出一道粗大的金光,击在古鼎之上,霎时迸发出一声鼎鸣,罡气激荡,古鼎刹那间就被击飞而出。

这不过是烈虎的第一道防线,就在古鼎失去防御的功能时,烈虎手中的残剑凌空劈出,顿时,那十八道法相被绞碎了五个,就连所有法相的光芒,都黯淡无光了许多。

占了先机的烈虎,更是得势不饶人,再次劈出数十道的剑气,直让段门主疲于应付,手忙脚乱。

其实,这也是段门主不太熟释的缘故。而且,这种功法,段门主也是强行施展出来。

此次他闭关,就是为了参研法相功法的。还剩下最后一道没有悟透,就被叶阳带着烈虎杀上门来,这个段门主不可谓不悲催。

实际上,当被烈虎灭掉了五个法相的时候,段门主的身上,就受了严重的内伤,但被他强行压制下来而已。

此刻,段门主身上的法相,逐渐变得明明灭灭起来,就像亮起了警报灯似的,忽明忽暗。

话说烈虎,看见段门主施展出这么厉害的法相秘术,心里不紧张那是假的,所以,他拼命的轰击着段门主的法相,就是想让段门主喘不过气来,没有还击的机会。

结果,这一步棋还真给他走对了,段门主身上的一个个法相渐渐的崩碎,而段门主则是更惨,一口口鲜血不停的吐了出来,脸色绷得红彤彤的,已经到了元气枯歇的紧要关头,若说持续下去,他必定是十死无生。

在这个时候,叶阳刚好收拾了孙步芳和廖钱李两个太上长老。

见到了烈虎已经占尽上风,心里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就在刚才段门主施展出十八法相的秘技的时候,叶阳也被那种气势震撼住了。担心烈虎不是段门主的对手,换做是自己,或许还能躲进空间里面,但对烈虎来说,如果打不过,唯一能做的,就是躲开。

岂料,柳暗花明又一村,烈虎居然破掉了段门主的法相秘术。就连叶阳都看出,那段门主施展出来的法相,是强行施展出来的,只是徒有其形,根本就不堪一击。

蓬!

就在最后一个法相被斩灭破碎之后,段门主整个人都被烈虎凌厉的剑气击飞而出,胸前血淋淋的伤口触目惊心,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似乎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烈虎为人虽然粗狂,但也不是一个鲁莽之辈,手起剑落,登时段门主被对中劈开两半。

顿时,绷紧神经的烈虎虚弱的瘫坐在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就连一根手指头都懒得动了。

刚才,段门主十八个法相秘术给他的压力大极了,稍一不慎,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所以,他只能一往无前,不敢松一口气。

果然,段门主的法相秘术还是被他破了。

此时此刻,烈虎的心里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心里一边暗骂着那个段门主,弄出一个十八法相秘术来提升境界,把他逼得几乎疯掉。

好在段门主的秘术修炼得不够圆满,否则他烈虎和段门主必定两败俱伤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