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05章 强悍的灵术

第一百零五章 强悍的灵术

楚枫始一出手便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力与强悍到极致的肉身,一个照面而已就将号称木族当代第一天才的木虬打得骨断筋折,鲜血染红了青石擂台,一时间震惊全场。

木族的族长与长老等众人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脸色已经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个个咬牙切齿,拳头紧捏,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楚枫击杀于掌下。

可是在这样的场合下根本由不得他们放肆,当着各大部族与各大古国以及数十万人的面,他们岂敢公然违反比赛规则,只能眼睁睁看着木虬被楚枫爆打。

“木族当代第一天才?”楚枫单手将满身都是血的木虬提了起来,随手一巴掌抽在其脸上,“啪”的一声将其抽得横飞出去:“你不是弹指间就能镇压我吗?”

“你……”

木虬感觉无比屈辱,身体上的伤痛远远不如内心中带来的痛苦。他双眼血红,想要怒吼,然而刚说出一个“你”字,横飞的身体便砰然声中砸在擂台上,鲜血再次从口中喷射出来。

“先天秘境二重天初期很优越吗,也不过如此罢了!”楚枫疾步而行,来到木虬的身前,砰然一脚将其踢飞,道:“我只是炼体秘境巅峰的蝼蚁,正等你单手镇压呢,你的霸道与强势在何处?”

楚枫每次出手便会问一句,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打脸,不单单是在打木虬的脸,更是在打整个木族的脸,让木族所有人都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尤其是感受到众人投来的目光,他们有种想吐血的感觉。

此时此刻,在人们的眼中,擂台上那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的身影瞬间高大了起来,以低境界跨越两阶暴打高境界的天才,这样的事情从古自今都未有过,简直就是神话般的存在,让人觉得极度不真实。

“少主,站起来!”

“大师兄,不能输给这个炼体秘境巅峰的小子,赶紧施展木系灵术击杀他!”

“虬儿,以木系力量短暂接续断骨,施展最强的灵术镇压此子!”

……

擂台下方,木族的人尽皆大吼,看着擂台上的一幕幕,他们几近疯狂。

听到木族人的怒吼声,人们似乎回过了神来,立刻议论开来。

“黎山部族的楚枫真是强悍到不可思议,自古以来能在炼体秘境巅峰便拥有这等恐怖战斗力的人还从未听说过,但他也只是肉身强悍而已。”

“是啊,木虬为木族当代第一天才,其实力自然不用多说。他被楚枫暴打,只是因为开始的时候太过轻视对手,而选择了近身战斗,所以才会被处处压制罢了。”

“唔…若是使用灵术,我想楚枫肉身再强大也没有用,根本不能靠近木虬的身边。可惜的是木虬没有机会了,重伤之下根本没有机会施展灵术来反击。”

“那可不一定,你们没听到木族族长说的话吗,可用木系力量强行短暂接续断骨与经脉,那样的话便可以施展灵术反击了,到时候楚枫必败。”

“木虬被炼体秘境巅峰的小少年暴打,心中肯定有着浓烈的杀意,若真能短暂接续断骨与经脉,他必然会下狠手在擂台上击杀楚枫。”

“哎,此子可谓天纵神武,只可惜年纪太小,境界不达。若真被木虬以灵术击杀在擂台上,真是可惜了……”

……

广场上无数的人在议论,虽然都为楚枫的强悍而惊叹,但同时也为他感到惋惜。以为众人觉得木虬多半真的能以木系力量短崭接续断骨与经脉,从而施展出强大的灵术,到时候只凭肉身强悍的楚枫怎会是其对手?

擂台上,楚枫一次又一次将木虬击飞,而后不急不缓走向其身边,继续**。这已经不是擂台对战了,而是在暴虐,让几大古国与各大部族的人都忍不住眼角抽搐。

负责主持赛事的南风古国强者静静地看着擂台上的画面,并未宣布这一场比斗的胜负。其实按照规矩来说,他早就应该宣布胜负了才对,因为木虬看起来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

可是,古国的国主们却暗中交流,想要看看楚枫到底有多强,能否与木虬的最强灵术争锋,所以阻止了主持赛事的强者,示意他暂时不要宣布胜负。

“嘭!”

楚枫又一次将木虬踢飞,这次特别用力,木虬的身体直接飞出了十几米那么远,在空中不断喷洒鲜血,染红了大片的擂台,触目而心惊。

木虬落地后,虽然浑身全都是血,满头黑发散乱,狼狈不堪,可是他的眼神却更加冷酷与残忍了,一双瞳孔血红一片,像是食人的野兽般,望之让人心悸。

楚枫缓步走向横躺在十几米外的木虬,仿佛是在给木虬足够的时间。而木虬的体表也终于泛起了绿光,初始很暗淡,不过瞬息时间,一下子变得绿光大盛。

其实木虬早就想要以木系灵术在短时间内强行接续断骨与经脉,只不过一直被楚枫暴打,心神难以集中,好多次都失败了,此刻终于成功,他的眸子更加森冷了,泛着碧幽幽的绿光,像是凶残的饿狼。

楚枫已经靠近了木虬,距离他不过五六米的距离,看着木虬浑身绿光绽放,感受着那股精纯的生机,就像是万物复苏了似的。他知道木虬的断骨与经脉全都被强行接续了,短时间内可以发挥出巅峰的战斗力,施展出最强的灵术,而这正是楚枫想要的结果。

“木族第一天才,你都准备好了吗?”楚枫在木虬身前五米停止了脚步,就这么冷漠的看着他道:“其实我很想见识见识木族最高级的灵术到底有怎样的威力,只是在这之前我却忍不住想暴揍你一顿,因为你这个人实在是太欠揍了。”

这样的话语让众人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了抽,特别是从楚枫这个十二三岁的小少年口中说出来。看着他那小小的身躯,清秀的脸庞,明亮清澈的眸子,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可是其手段却果断狠辣,根本不留情。

“小子你……”木虬被楚枫的话气得想吐血,肌肤上青筋暴跳,一双血红眸子都快凸出来了,他感觉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

楚枫摸了摸下巴,清秀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道:“忘了告诉你,我最喜欢暴揍你这种天才了,感觉很舒服呢,骨头也不算太硬,不会磕着我的拳头。”

“他妈的!我活撕了你!”木虬彻底暴走,即便是想要强行让自己保持冷静,想要强行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在楚枫这种云淡风轻的言语与灿烂的笑容下,所有的克制都没有用了,他只想立刻将眼前这个可恶的小子撕成碎片!

“轰隆隆!”

木虬暴走,浑身绿光璀璨夺目,在其身后突然爆发出隆隆巨响,一株高大的参天古树显化出来,枝叶铺展开来将整个擂台都覆盖其下,古树的枝桠上更有粗大的蔓藤缠绕,根根如虬龙。

“哗!”

这种木系高级灵术一出,整个广场都沸腾了,就连那些古国天才的眸子中都浮现出惊色,这种灵术的气势十足,实在有些慑人。

“孩子小心!寻找机会穿过缝隙攻他本体!”黎山在擂台下也不淡定了,这种灵术真的非常强悍,却在一个先天秘境二重天初期的人手中施展出来,让他感到吃惊。

“嗡——”

一条粗大的蔓藤如灵蛇摆尾,横抽而来,将空气都给抽爆了。楚枫闪身腾挪,避过攻击,可是其他的蔓藤也接连抽了过来。

“小崽子,你给我去死吧!”木虬仰天狂吼,满头黑发根根飞扬,看起来无比疯狂,其脸上尽是冷酷与残忍的笑容,狰狞异常。

“哗啦啦!”

古树摇动,所有的枝条都变得柔软了起来,在空中不断伸长,有的抽向楚枫,有的绷得笔直,如长矛般穿杀而来;有的则如绿色的鞭子般缠绕而来,密密麻麻,满天都是,几乎挤满了擂台上的每一寸空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吃惊。

“小可怜,你要小心呀!”

“楚枫,小心!”

黎歆与黎峰齐齐惊呼,脸上写满了担忧,尤其是黎歆,小手紧紧捏着,手心手背都是汗水,恨不得能立刻冲上擂台帮楚枫化解这种铺天盖地的攻势。

“灵术又如何,看我以纯肉身力量来破你!”楚枫眸绽冷光,声音虽然不大,但却传出很远,在天地间不断回荡,且他全身上下流转紫金光芒,体内的精血滚滚沸腾,血气澎湃,肌肤都变成了紫金色,整个人宛如紫金琉璃的化身!

“嘣!”

楚枫挥动双拳,攻击速度迅疾无比,一连几拳将那些靠近的蔓藤与枝条直接打爆。于此同时他迈步而行,脚步落下让整个擂台猛烈摇颤,如山岳震击。

此刻的楚枫仿佛是人形蛮兽的化身,冷电般的眸子,紫金琉璃般的肉身,飞扬的黑发,澎湃的血气,无坚不摧的拳头。他迈步向着木虬逼近,双拳挥动间打爆无数的蔓藤与枝条,满天都是绿色的光雨纷飞。

擂台下,所有人都震撼,竟然还有人这样对抗灵术的,以纯肉身力量硬撼,直接将灵术演化的攻击手段打爆,简直不能再凶残,不能再彪悍了。

“唰唰唰!”

满天的蔓藤与枝条如灵蛇舞动,虽然很多都被楚枫的双拳打爆,但蔓藤与枝条实在是太多了,铺天盖地而来,楚枫根本不可能全都击碎,终于是被蔓藤给束缚住了。

“哈哈哈!肉身再强,即便能与蛮兽相比又如何,最终难逃败亡的结局!在我的高级灵术面前,你只有死路一条,我要以蔓藤缠碎你的骨骼,以枝条抽碎你的血肉,让你饱受最痛苦的折磨,让你在深深的绝望中死去!!”

木虬显得无比狰狞,他催动体内的精血,挥动双手以此来控制身后显化的那棵参天古树。在他的控制下,缠绕在楚枫身上的蔓藤不断勒紧,而古树的枝条也快速舞动起来,如挥舞的钢鞭般抽向楚枫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