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06章 天纵神武杀少主

第一百零六章 天纵神武杀少主

擂台上的局势似乎彻底扭转了,人们看到木虬的高级灵术大逞威风,粗大的蔓藤将楚枫的身体一圈圈缠绕并越勒越紧,而古树的枝条更是如钢鞭般抽向楚枫的身体。

“小可怜!”

“楚枫!”

黎歆与黎峰大急,额头都浸出了汗渍,特别是黎歆,娇艳如花的脸已经吓得花容失色,一片苍白,娇躯都在颤抖。在他们的身前,黎山则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擂台上的战斗,他相信楚枫可以化解危机,若是不能那么他也只能违反规定而出手了。

楚芸汐将楚枫交给黎山,对于他来说是一种信任,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楚枫有殒落的危险而袖手旁观。再者,黎山也很清楚,倘若楚枫真的血溅擂台,楚芸汐肯定会疯狂。到时候,她将使用最后的神力做出疯狂的事情来,整个木族多半都要被抹平。

擂台下,人们紧张地看着楚枫与木虬的战斗,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人认为楚枫能扭转败局了,许多人都忍不住摇头叹息。

“如此天纵神武之姿,却要血溅擂台,失去宝贵的生命,真是太可惜了……”

“此子若能活下来,数年之后多半能压制年轻一代的所有人,只是他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木虬先前败于低境界的楚枫之手,心中早已是怒火冲天,之后又被楚枫奚落与羞辱,其杀意森然,相距这么远我们都能感受到,而今楚枫被束缚,结局可想而知,断没有活路可言……”

不少的人都为楚枫而感到惋惜,毕竟大多数观战的都是王城的居民,自然不会偏向于木族。而对于木族与黎山部族,他们对黎山部族更有好感,因为木族的人一开始表现得太过嚣狂。

几大古国所在的区域,四位国主与众高手都皱起了眉头,并不是他们关心楚枫,而是明白楚枫的价值,断不能就这样死在擂台上。

楚枫是楚芸汐的儿子,在她的心中比自身的生命还要重要。如果楚枫身死,楚芸汐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先不说,单这个打击就会让她生无可恋,届时任何人都别想得到神诀经文。

当一个人处于生无可恋的状态时,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其妥协?

“嗡……”

擂台上不断传来空气的颤鸣声,木虬面目狰狞,满脸都是病态的笑容,眼中闪烁着疯狂。他控制的古树枝条虽然在空中不断挥动,但却并未真正抽到楚枫的身上,枝条的尖端几乎是贴着楚枫的身体划过,携带的劲风都能让人感觉肌体生痛。

木虬并不是不想以枝条抽楚枫,而是故意如此,他想要在楚枫的眼中看到惊恐之色,想要看到楚枫在恐惧与绝望中挣扎而又无能为力的画面。

“哈哈哈!小崽子,你不是以为肉身无敌吗?”木虬仰天狂笑,满头黑发蓬飞,满脸都是病态的狞笑,阴森森道:“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绝望,什么是恐惧,我要让你在无边的痛苦中死去!”

“师兄何必跟一个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废话,直接抽爆他的血肉,让他在痛苦与挣扎中流尽最后一滴血!”木族的几个年轻天才弟子杀意森然,连续败在黎山部族弟子的手中,早就让他们有着深深的怨毒,此刻见到这样的画面,相继出声让木虬尽快动手。

“不过就是输了比赛,你们竟然都想置我于死地!”听着木族年轻弟子们那充满了狠毒的话语,楚枫的眸子刹那间凌厉了起来,两只瞳孔都变成了紫金色,他扭头扫视木族的弟子的,冷幽幽的道:“你们最好祈祷不要在灵境试炼天地中遇到我,否则我定杀你们全部!”

“就凭你?!”木族年轻弟子狞笑,冷哂道:“你如今已是大师兄砧板上的鱼肉,难道还以为可以活下来?”

“小崽子,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敢口出狂言,真是不知死活!”木虬满脸冷酷,单臂一挥,几根枝条快速伸长,对着楚枫猛抽而来,在空中发出连串的空爆声,气流涌动,罡风呜呜声响。

这一次,木虬不是吓唬楚枫了,而是真的对他发动了攻击,伸长的枝条横空而来,如灵蛇的鞭尾,瞬息而至,气势威猛,力大势沉。

擂台下,几大古国的国主面色沉凝,紧紧注视着擂台上,他们不允许楚枫死在擂台上,但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也不会出声阻止。

“哈哈哈!小崽子,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你皮开肉绽的画面了,你的鲜血飞溅时的画面是么多的绚烂……”木族的天才少年狞笑连连,五官都有些扭曲了。

“你们嚣张够了吗?!”楚枫的声音突然变得霸道而冷冽,双目中的紫金光芒几乎要夺眶而出,体内的真龙精血彻底沸腾,隆隆声响,如长河怒啸,又如山洪暴发,震得四方空间都在嗡鸣。

紫金色的血气刹那间汹涌而出,而楚枫的体表更是蒙了一层纯金色的光芒。只是在翻腾的紫金血气中,金色的光芒被掩盖,别人无法分辨。

“锵”、“锵”、“锵”……

枝条横空抽来,爆发出一连串的金属颤音,无比刺耳,如同抽在了精铁之上,让众人震惊莫名,全都睁大了眼睛,虽然看到了紫金鲜血在飞溅,可是楚枫却没有受到重创,只是肌肤破裂了而已。

“嘣……”

一根根枝条被反震而回,其上竟然生出了裂痕,这样的结果让木虬惊骇异常,那双眸子越加森冷了。他疯狂咆哮,如癫狂的凶兽,双臂齐齐挥舞,满天的枝条再次抽了出去,直击楚枫的身体。

“这样的灵术也想困住我,简直是痴心妄想!”

楚枫霸道而强势,浑身肌肉鼓动,紫金血气轰然爆发,如一汪血气海洋汹涌开来,缠绕在他身上的蔓藤“嘣嘣嘣”寸寸断裂,化为满天的绿色光雨,纷纷洒洒,绚烂一片。

“轰!”

楚枫迈步,如蛮兽附体,力贯万钧!其脚步落下,真的有如山岳震击,整个擂台剧烈摇动,蜘蛛网般的裂痕自他的脚下蔓延,脚掌覆盖的青石地面更是直接成了齑粉,竟然陷了下去。

“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我给你机会,否则你没有还手之力!”楚枫霸气冲霄,满头黑发飞扬,眸如冷电般逼人。他迈着万钧步伐向着木虬逼近,双拳不断出击,将那些延伸而来的蔓藤与枝条打得寸寸断裂,偶尔有几条缠绕上他的身体也被旺盛的生命血气给震裂,简直就是勇不可挡!

除了没有动用体内的百零八个神穴,楚枫将肉身力量提升到了极致,即便是肉身极境的人不使用灵术也占不到任何上风。木虬虽然施展了高级灵术,可是其境界远不能与肉身极境的人相比,灵术能加持己身,能增强攻击力,但也有个限度。

况且楚枫也修炼了几种灵术,最低级别的都是高级灵术,而狻猊神术演变而来的灵术,其品级可称至高级,无可比拟。

只是狻猊神术演变而来的灵术只能用做攻击,不能加持己身。而黎山部族的灵术则不同,凝聚精血与元气的时候可以增幅自身的力量,如此便让楚枫的肉身力量越加恐怖,单臂至少拥有六万斤以上的神力,绝世强悍!

木虬见自己催动的灵术频频被破,神色狰狞的同时也露出了些许惧意,到了此刻他是真的有些惧怕面前这个十二三岁的低境界小少年了。

擂台下,木族人脸上的得意笑容早已经凝固了,个个满脸铁青,木族族长更是出声大吼:“凝聚青木印镇压他!”

“族长,少主对青木印还未修炼完成,根本难以驾驭,若是强行催动,恐怕会遭受强烈的反噬!”木族族长身边的一名老者出声提醒,他是木族的长老之一。

“没有办法了,只有施展青木印才能镇压那小崽子!”木族族长紧咬着老牙,而后向着擂台吼道:“不要犹豫,强行催动青木印,父亲这里有山宝可以帮助你恢复灵术反噬所留下的隐疾!”

木虬本来在楚枫的强大气势与旺盛的血气压迫下都快要失去战斗欲望了,听到身为族长的父亲这么一说,眼中当即爆射出两道绿光,疯狂催动身后的古树攻击楚枫,与此同时双手快速捏印,密密麻麻的灵纹闪现,顷刻间交织成一方绿色的方形大印,对着楚枫直接按了过去。

“嗡——”

方形的绿印刚凝聚而成的时候还只有磨盘那么大,可是在飞上天空与镇压向楚枫的过程中一下子变大上百倍,如一座山峦镇压而下。

身在下方,楚枫顿时感受到了那股惊人的力量,起码重达十万斤以上!这样沉重的青木印,就算是先天秘境二重天的人以灵术加持都不敢硬接。

“轰!!”

巨大的青木印镇压的速度非常快,压得下方的气流疯狂涌向四方,楚枫的脸部肌肉都被劲风挤压得变了行,衣衫猎猎作响,与此同时还有无数的蔓藤与枝条横空抽来!

“锵!”

楚枫单手前伸,龙纹黑矛祭出,矛身上的龙纹刻图流转血色的光芒,浓烈的杀伐之气激荡十方,让人的血液都为之凝固。

“嘣”、“嘣”、“嘣”……

楚枫手持龙纹黑矛横扫八方,锋利的矛锋将四面八方抽来的蔓藤与枝条全都斩断,紧接着他高举长矛,整个人腾空而起,双臂紫金血气爆发,猛然斩向镇压而来的青木印。

“轰!!”

矛印交击,如闷雷乍响,一道道紫金色与绿色的波纹如潮水般席卷十方。楚枫的力量绝世强悍,一斩之下力贯十万均,动达八荒,当场便让山峦大的青木印巨震,而后“嘣”的一声被震飞很高。

“给我崩!”

楚枫长啸,持矛再斩。

“轰!”

青木印承受龙纹黑矛第二击,当即四分五裂,而正在控制青木印的木虬则大口喷血,身躯猛烈摇晃,背后显化的参天古树也在一瞬间化为了光雨。

“你……不可能……”木虬摇摇晃晃,抬手指着楚枫,张口说话间,鲜血不断涌出,他的气息一瞬间萎靡了下去,连站都站不稳了。

就在这时候,主持赛事的南风古国强者站起身来于欲宣布胜负,因为他已经看出木虬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再等下去多半要被击杀在擂台上了。

然而就在他正准备宣布的时候,手持龙纹黑矛的楚枫如箭矢般疾冲而去,简直快如闪电,血光流转的长矛“噗”的一声洞穿木虬的胸膛,鲜血飞溅而出。

木虬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一双瞳孔在绝望与不甘中快速涣散,逐渐没有了生命气息。

楚枫单手持矛,挑着木虬的身体斜指南天,鲜血嗒嗒滴落,触目心惊。整个场面刹那间寂静无声,似乎可以听到每个人的心跳声与急促的呼吸声,而木族的人也全都呆滞了,包括木族族长在内,谁都没有想到楚枫竟然真的敢在擂台上击杀一级大部族的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