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07章 强势护短

第一百零七章 强势护短

擂台四周鸦雀无声,观战的人们心跳加速,不由自主变得紧张了起来。

楚枫单手持矛,斜指南天,矛尖上挑着木族少主木虬的尸体,鲜血顺着矛身流淌,嗒嗒滴落,触目心惊。

人们呆滞了,无比震惊地看着擂台上的画面,那小小少年,却显得极度强势,霸道无边,众目睽睽下,当着木族众人的面击杀了其少主,这需要多大的胆量才能做到?

毕竟木族乃是一级大部族,总体实力强过黎山部族。通常来说,二级部族是不愿意得罪一级部族的,可是楚枫却毫无顾忌,杀伐果断,根本没有半点犹豫,抢在主持赛事的强者宣布胜负前击杀了木虬。

“大师兄……”

“大师兄!!”

“他杀了大师兄,他杀了大师兄!”

“小崽子,你纳命来!”随着木族那些年轻弟子的惊叫声响起,木族族长终于回过了神来,方才知道眼前的画面不是幻觉,都是真的。自己的儿子竟然被击杀在了擂台上,一股无边的暴戾与杀意直冲头顶,他睚眦欲裂,双眼一下子不满了血丝,满头黑发飞扬,如疯狂的野兽般冲向了擂台。

“本族长要将你抽筋剥皮,为我儿报仇雪恨!”木族族长已经悲怒攻心,完全忘记了规则,暴怒下直接冲向擂台要出手击杀楚枫。

楚枫见状,冷电般的眸子微微眯起,体内精血流转,于胸口部位汇集,凝聚成一颗金色的狻猊头颅,随时准备应对木族族长的攻击,同时冷声喝问:“木族族长,敢问你今年十几?是在场哪位的孙子或者弟子,有什么资格登上擂台与我一战!”

此话一出,本就暴怒的木族族长身躯一颤,差点从空中跌落下来,气得肺都炸开了。但是此刻的他悲怒攻心,岂会因为楚枫的一句话而就此罢手,身形根本没有半分停止,相距擂台还有十余米的距离时,其双手灵纹密布,交织成片,同时绿光大绽,绚烂而刺目。

“小崽子,你给我去死!”

木族族长那双老眼都凸了出来,恨欲狂,心在滴血,恨不得立刻将楚枫撕成碎片,以解心头之恨!

“轰——”

木族族长人在空中,还未落到擂台之上,双手便快速划动了起来,绿光与灵纹一起绽放,一瞬间在空中交织出六根巨大的木柱,轰隆隆声中镇压下来,气势狂霸惊人,如六道天柱,欲将大地都震穿!

“放肆!你还有没有将我们四大古国放在眼中!”南风国主怒喝,双目精光湛湛,十分慑人,与此同时其身边的强者就要冲上擂台去制止木族族长,救下楚枫的性命。

“锵——”

就在这时候,黎山部族所在的区域突然传来刺耳的铿锵颤音,那里金光璀璨夺目,六柄金色的长剑冲天而起,紧接着便有一道身影如金色的闪电般破开长空,瞬间落在擂台的边沿,六柄金色长剑拉起璀璨的光尾,在楚枫身周飞快穿梭,剑气如金色长虹,凌厉的气息让人心悸。

“既然你要登台,我黎山便来与你一战分生死!”

黎山立身在擂台边沿,双手快速划动,六柄金剑在空中不断穿梭,如虹的剑气将六道巨大的木柱斩成数段,而后崩开,化为满天的绿色光雨。

与此同时,黎山往前迈步,一拳轰杀向腾空而来的木族族长,拳头上金光爆射,灵纹璀璨,“嗡”的一声,将空气都在打爆了,一圈圈水纹般气劲席卷四方,带起强烈的罡风。

“黎山!!”

木族族长厉吼,握拳迎向黎山的金色拳头,两人的拳头瞬间对碰在一起,发出闷雷般的响声。

“轰!”

金光与绿光以两人的拳头为中心,刹那间爆炸开来,如潮浪般席卷十方。木族族长的身体巨震,手臂内发出近乎骨裂般的声响,整个人如被大岳撞击,直接倒飞了回去,落地后还止不住蹬蹬蹬连退数步。而黎山的身体则站在原地,连脚步都未曾移动,孰强孰弱,立见高下!

“黎山!你护着杀害我儿的凶手,可知道会给你的部族带来怎样的后果吗?!”木族族长胸膛剧烈起伏,双眼都快要都滴出血来了,他紧紧握着拳头,肌肤上青筋暴跳。

“他是我黎山部族的人,我黎山身为族长,自然要护他!”黎山面无表情,双眼冷冷凝视木族族长道:“擂台之战,虽然很少有人身死,但并未规定点到即止。身为同代修者,你儿在高境界的压制下依旧被楚枫击杀,只能怪他没用!况且,木虬一心要置楚枫于死地,谁知却被楚枫反杀,众目睽睽,大家都看在眼里!”

“你……”木族族长的脸铁青一片,他咬着牙森冷冷地说道:“你能护住他一时,却护不住他一世,此子早晚都得死!而你黎山部族,必定也要为此付出代价!”

“木族族长,你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也就不要在这里说这些没有用的狠话。”黎山表情冷漠,拂了拂衣袖道:“我黎山部族从不怕事,你若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便是。倘若等不及了,现在就可登上擂台,你我同为族长,公平一战,分个生死如何?”

“你……”木族族长抬手指着擂台边沿的黎山,气得整个人都在颤抖,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最后老脸红潮涌现,“噗”的一声喷出一口浓血,染红了胡须与衣襟。

在场的数十万人都静悄悄的,谁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事情演变到这个地步,谁都没有想到,完全出乎意料,即便是古国的人也都感觉有些头大。

黎山对木族族长所说的话让众人不禁有些腹诽,虽然同为族长,而且木族族长还是一级大部族的族长,可是若真的与黎山生死战,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黎山的强大,整个荒域尽知,其天才横溢,少年时便力压三大古国的同代强者,四十岁的时候修炼到了肉身极境,如今怕是已经快要达到极境巅峰了。

在场众人中,唯有几大古国的国主才有实力和黎山争锋,而且能否胜出尚未可知,这样的人物,岂是一级大部族的族长可以比拟的。

“黎山,你不要欺人太甚!”木族的一名长老大声说道,虽然是在怒吼,可这话说出来却让人感觉木族在黎山部族的面前处于弱势的地位,让在场的众人有种怪异的感觉。

“过分的是你们,你们部族的少主自恃实力,想要击杀楚枫,后来本事不足反被杀死,而你们的族长却不顾身份与规矩,对一个十二岁多的孩子出手,孰是孰非,相信在场诸位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山叔,不要理会他们了。”楚枫走到黎山的身边,眼中带着深深的感动,心中也暖暖的。他将矛锋上挑着的木虬扔向木族众人,道:“对与错,我楚枫不想再多说,不要以为你们是一级部族就可以为所欲为!想杀我楚枫者,我必杀之!”

“说得好!恩怨分明,对待敌人就是不能手软,该杀则必须要杀!”黎山满脸笑容,哈哈大笑,气得木族族长差点昏死过去,以无比阴冷的眸光盯着楚枫,就如一条毒蛇似的。

“好了,你们之间的恩怨以后再清算,不要扰乱了名额争夺赛。”主持赛事的南风古国强者终于出声了,道:“擂台上本就没有规定点到即止,所以楚枫的行为并没有违反规定。而木族族长,你不顾规矩强行登台欲对参赛者出手,这是藐视我们四大古国。不过看在你的儿子身死,悲怒攻心之下,我们可以不追究。但接下来的赛事,你不可再无理取闹,否则别怪我们取消你们木族的比赛资格!”

主持赛事的强者的脸上虽然没有怒意,但是自有一股威严,而且其地位在南风古国也是很高的,他这样说也就代表了南风国主的态度,木族的人心中虽然怒火冲霄,杀意腾腾,但却不敢在这里放肆了。

“时间不早了,各大部族之间的比赛到此结束,稍作休息后便该轮到四大古国的参赛弟子之间的比赛了。”主持赛事的强者看向各大部族的人,道:“等第一轮赛事彻底落幕,我们南风古国会设宴款待大家!”

各大部族的人彻底安静了下来,静静待在自己所在的区域,就算是木族也没有人说话,只是铁青着脸,森冷地看着楚枫,而木族族长则抱着木虬的尸体,一瞬间像是苍老了十岁。

楚枫与黎山走下擂台,回到了座位上,黎峰站在旁边没有出声,可心中却是大块,只有黎歆挨着楚枫而坐,抱着他的手臂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如花的娇颜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广场周围的王城居民们议论个不停,无数的目光都聚集在楚枫的身上。在他们的眼中,楚枫已经不再是最开始见到的那个小小少年了,众人的眼神全都充满了震惊,议论之间不时发出惊叹声。

不说数十万观战的王城居民,就算是各大部族乃至古国的强者与国主们都震惊异常。楚枫的强大远远颠覆了他们对炼体秘境巅峰境界的认知,他们甚至在想,到底是楚枫的血脉强大,还是修炼了神诀经文中的恐怖秘术?

当然,神诀经文在这片天地的压制下是不可以直接修炼的。但是各大部族与古国的强者们认为,楚枫的母亲或许将神诀经文演化成了一种可以在天地规则压制下修炼的功法,否则单单凭借血脉体质,怎能拥有这等堪称逆天的战斗力!

“唔……看来很有可能是因为神诀经文的缘故……”

各大部族与古国的强者心中几乎都生出了同样的想法,这便使得他们对神觉经文的觊觎之心更加强烈了起来,看向楚枫的眼神也炽热无比,恨不得立刻将他擒住,去要挟其母亲拿神诀经文来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