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14章 幕后黑手的身份

第一百一十四章 幕后黑手的身份

这群黑衣人将楚枫与熊孩子围在中央,在他们看来楚枫与熊孩子插翅也难逃,就算是熊孩子变身载着楚枫离去,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他们也能轻易制止。

“跟你们走之前,有件事情我想弄清楚。”楚枫很平静,并没有表现出惧意与惊慌。而对于他的这种淡定与从容,这些黑衣人也没有多想,因为平时的楚枫就是这个样子,总是波澜不惊。

“什么事情,我们可以满足你!”

楚枫闻言,以目光扫过一群黑衣人,最后落在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黑衣人的脸上,道:“我想知道,黎山部族大长老身后的神秘势力是否就是你们?”

“不错,正是我们,否则他岂有能力蚕食黎山的势力!”黑衣人点头,眼中微微闪过一抹惊色,似乎对于楚枫能看穿这件事情感到有些意外。

“将我的消息透露出去,引诱各大部族齐齐出手,制造混乱的场面,看来也是你们策划的了。只是我很好奇,你们究竟是四大古国中哪个古国的人!”

黑衣人闻言微微沉吟,而后眼中浮现出一切尽在掌控的神色,道:“事到如今,你已经是我们的囊中之物,自今晚起你也将会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让你知道身份也无妨,我们正是你们此行的东道主!”

“我凭什么相信,怎知你们没有骗我!”楚枫心中很吃惊,在他想来,最有可能的应该是古离与北霄两个古国,可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是南风古国。

“事到如今,本候有必要骗你吗?”黑衣人目光冷漠,一下子变得充满威严,散发出一股上位者的气势,他伸手拿出一面金色的令牌,其上烙印着两个金色的字——战侯!

看到这面令牌,楚枫瞳孔顿时缩成了两点,这一切都不用怀疑了,因为这面令牌乃是南风古国几大王侯中最强的战侯赵远山的身份象征,除了他本人之外,绝对不可能会有别人持有。

楚枫来到南风古国王城后,曾在闲暇时间了解过古国的一些情况,所以知道这面令牌代表着什么,这些黑衣人果真是南风古国的人,而且还是战侯赵远山亲自带领,可见为了擒住自己,南风国主可谓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南风国主南风吟,平时总是温文尔雅,毫无国主的架子,让人如沐春风。可正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其虚伪的外表下,却有着一颗城府极深的心。

四大古国的国主中,楚枫认为南风吟的手段最为可怕,也最精于算计,如此更加坚定了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变强的心。南风吟此人的城府让楚枫不得不十分警惕,他担心娘亲神力干涸的时候自己还未能得到肉身极境,那时候面对如此深沉的南风吟,或许会有危险,倘若娘亲出了什么差池,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

为首的黑衣人,也就是战侯赵远山见楚枫微皱着眉头,眼中闪过一抹冷光道:“小子,不要妄想玩什么花样,在我们手中,你是没有办法逃走的,好好配合我们,也免得承受皮肉之苦。”

话落,战侯赵远山示意其身后的黑衣人,道:“你们将他绑起来,这里的动静惊动了王城,不久后就有有人寻来,我们不能暴露在人前,更不能让其他部族与古国知道楚枫在我们的手里!”

“是,侯爷!”

几个黑衣人走向楚枫,其中一人手中拿着粗大的精铁链,上来就要将楚枫给绑住。就在这时候,楚枫握着的手心突然摊开,炽盛的火色神芒绽放,一瞬间的强光刺得所有黑衣人的眼睛剧痛,双目滴血,同时也让他们惊骇欲绝,几乎在同时暴退,转身就逃。

“这种器物的神能不是用尽了吗,怎么还能使用!!”黑衣人门惊叫连连,充满了无尽的恐慌,他们觉得死亡已经笼罩了自己。

“你们以为能在神纹下逃出生天吗?”楚枫笑了,笑得很冷酷,“嗡”的一声将手心中那块裂痕斑斑的玉佩扔了出去。

“唰——”

裂痕遍布的玉佩上浮现出神通符篆,刹那间化为神纹,如火色的浪潮般席卷十方,顷刻覆盖方圆千米。

“噗”、“噗”、“噗”……

神纹涌过,如天刀割裂乾坤,包括战侯赵远山在内的数十名黑衣强者顿时被腰斩,身体被斩断的瞬间,他们犹未所觉,两条腿带着下半身继续往前冲出了好几步方才发现上下身已经分离了。

“啊——”

凄厉而充满惊恐的声音响彻四野,如夜枭哭啼,闻之让人头皮发麻。可是凄厉的惨叫声也只有短短一瞬便戛然而止了,因为他们的身躯刹那间化为了灰烬,形神俱灭!

“啪嚓!”

天穹上雷电闪烁,震动乾坤。

玉佩释放尽最后的神能,碎成了齑粉,神光敛去,倾盆大雨再次倾落了下来,哗啦啦冲散了血迹,将那些人形灰迹冲刷得干干净净。

“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熊孩子在那里哼哼唧唧,兴奋得不得了。

楚枫一把将他拉起,然后让其变身成飞鹰,翻身乘坐了上去,片刻便消失在山坳中。

“小子,今晚太刺激了,大爷我喜欢,嘿嘿!”熊孩子边飞边扭过鹰头,涎着脸道:“以后等我们去到外面的大世界,一定得让你娘多炼制些这样的玉佩,最好炼制一大堆,到时候谁他妈跟惹大爷,大爷就赏他一块,那种感觉不要太爽……”

楚枫伸手就是一巴掌,“啪”的拍在那颗看起来无比欠拍的鹰头上,道:“你的元神也是来自修炼宗门林立的大星域,难道不知道炼制这种东西需要非常苛刻的条件,并且会让炼制者的精气神大伤吗?否则,外界那些至强者,将这样的器物无尽炼制,他们的传承岂不是能万古昌隆不衰了!”

“你妹的,大爷不过给你开个玩笑,你激动个屁!”熊孩子很幽怨地瞥了楚枫一眼,他想伸手去摸被拍的头,但立刻就意识到现在只有翅膀没有手,于是愤懑地骂道:“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妹的就是个典型的小人!”

楚枫难得与他计较,只道:“飞高点,不要被别人给发现了。”

“你叫我飞高就飞高?男子汉大丈夫,说不飞高就不飞高!”熊孩子嘴很硬,一边信誓旦旦,一边默默地飞上了云端。

楚枫见他这个样子,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想要说什么,终于没有开口。

由于暴雨倾盆,雨幕连天,楚枫与熊孩子身在高空,也就无法看清楚大地上的场景,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有大批的人正在赶往那片山坳,也不知道黎山等人是不是也去那里了。

一刻钟后,楚枫他们飞进了王城,这时候熊孩子却停在了高空,扭过头来看着楚枫,道:“小子,你不会打算回那座府邸吧?”

“没错,我正是要回那座府邸,必须要第一时间让山叔与歆姐他们知道我是安全的,以免他们担心。”

“你回那座府邸不是去送死吗?现在底牌用尽,要是再大批高手来袭,你怎么对付他们?”熊孩子以鄙视的眼神看着楚枫,道:“小子啊,大爷真为你的智商感到捉急啊。名额争夺赛最少还需要一日,而距离灵境试炼开启最少还有六日,也就是说我们还要等六天才能进入灵境。这六天的时间里,你待在那座府邸,不是等于坐等别人来擒吗?”

“熊孩子啊,我也为你的智商感到捉急啊。”楚枫也学着熊孩子的语气,道:“你难道不知道那座府邸在今晚是最安全的吗?还有,我什么时候说过以后的几天都待在那座府邸?”

“那你告诉大爷,以后几天有什么打算?”

“找西熙雅,要是她肯帮我们,在进入灵境天地之前就先住在她那里,这样就能保证安全!”

熊孩子闻言,怔了怔,过了好一会儿才发出奸笑,以很欠揍的眼神看着楚枫,嘿嘿笑道:“小子,你好贱!竟然将西陇古国当做挡箭牌,你若与他们住在一起,要是你出了事,那么各大部族与古国都会以为是他们动了手脚,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也会保护你,这根本就是无耻的阳谋。可问题是西熙雅那么聪明的女人,她会上你的当吗?”

“放心吧,她会心甘情愿上当的。今晚她传声提醒我,不但是在帮我,同时也是在告诉我,他们与我是友非敌。”楚枫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中闪烁睿智的光芒,道:“他们肯放弃神诀经文,原因不难想象,多半是觉得拉拢我更有价值,而且也更稳妥。离开皇宫的时候,我总是看不透西熙雅的心思,如今终于明白了!”

“嘿,你小子真是好算计,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们便会很乐意抓住这个帮你的机会,让你欠下人情,这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不多时,楚枫与熊孩子靠近了府邸,此时这里已经围了很多的人,就连南风古国的军队都来了,将整个大院团团围住。幕后的策划者虽然是南风古国,但是所有的计划也只能在暗中进行,毕竟他们是这一届的名额争夺赛主办者,表面上还是得做做样子。

熊孩子找个了个没人的地方降落下来,变成一只拳头大的小鸟趴在楚枫的肩膀上。而楚枫则走上正街,在众目睽睽下直奔那座府邸。

楚枫的出现,顿时一起一片惊呼。在这个暴雨倾盆的夜晚,各大部族暂住的府邸内发生的事情早已经惊动了整个王城,此刻虽然是深夜,且暴雨连天,但是许多的人都从**爬了起来,打开窗户观看热闹。

楚枫被那么多黑衣人追杀,此刻却完好无损走了回来,街道两边但凡看到他的人全都惊呼了起来,而后便开始议论纷纷,而率领军队围在府邸周围的统领更是满脸惊色,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