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15章 各大部族都脸黑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各大部族都脸黑

深夜,暴雨倾盆,连天雨幕笼罩天地,整个世界漆黑一片,只有时而划破天穹的雷电让天地间出现短暂的光亮。

暴雨哗哗倾泻,然而却压不住人们惊讶的议论声,街道两边以及府邸周围的人全都为楚枫的突然归来而感到震惊。他们实在想不到,那么多的黑衣人追杀楚枫,结果楚枫却安然无恙归来,而那些黑衣人却不见了踪影。

“这个叫楚枫的少年竟然能从那么多黑衣高手的追杀下安全归来,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真的有什么惊人的逃命手段……”

“不对吧,那楚枫出现的时候表情从容镇定,丝毫没有慌乱之色,看起来并不像是死里逃生,难道他早已将那些黑衣人摆脱了?”

“唔…不管怎么说,就他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少年,在那么多黑衣高手的追杀下还能毫发无损回到这里,足以证明其过人之处!”

“我听说这个叫楚枫的少年来自黎山部族管辖下的小村落——渊龙古村。那可是一个笼罩着神秘色彩的村子,自古以来多少强者想要探寻究竟,可最终却无功而返,有的强者甚至因此而埋骨他乡……”

“我也听说过关于渊龙古村事情,据前人推测,这个村子或许与无尽岁月前的某些超级存在有渊源……”

街道各处以及大院边上,所有能遮雨的地方都站满了人,议论声不断传入楚枫的耳中,即便是在哗哗倾泻的暴雨中都能听得很清晰。

楚枫迈步走向府邸大门,从围守的军队中间穿过,领兵的统领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他,眼中寒光闪烁,他实在想不明白,楚枫是如何逃脱的?

府邸中到处都是身影,各大部族的人走出了房间,他们在焦急等待自己部族的人传来好的消息,可谓是心急如焚。当楚枫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时,各大部族所有人都变了颜色,一个个的眼中充满了惊愕,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

不管是对于古国还是各大部族来说,在他们看来楚枫今晚是绝对无法逃脱被镇压的命运,只是不知道会落到那个部族或者古国手中而已。

可是眼前的画面完全超乎了他们意料,楚枫竟然毫发无损出现在了眼前,看着他满脸的平静,从容的步伐,不知为何,各大部族的人心中隐隐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种不祥的预感刚刚升起,各大部族的强者们自己得觉得有些好笑,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楚枫能让那些追杀的人吃亏。别说各大部族与古国那么多的黑衣强者,就算是有一人,也足以轻易镇压楚枫了,毕竟境界高出太多,有着绝对的压制,天赋血脉再逆天也无法逾越。

“诸位,在这雷电交加,暴雨倾盆的深夜,想不到你们还有如此兴致,出来赏花观月,看不来诸位不愧是大部族的高人,果真有风雅的情趣。”楚枫以血气蒸干了身上的衣衫与浓密的黑发,满脸灿烂的笑容,让他看起来充满了阳光,那双明亮清澈的眸子将他衬托得清秀而灵动,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各大部族的强者听到这话,身子一抖,脸上的肌肉都忍不住**了几下。这时候楚枫又笑了,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他摸了摸下巴,仰头看向雨幕中漆黑的夜空,颇为诧异道:“我怎么就看不到乌云背后的月亮?看来这风雅情趣,果真不是我辈凡人所能拥有的,非大部族高人不能附庸……”

本就脸绿的各大部族强者再听到这样的话,尤其是看着楚枫那一脸灿烂的笑容,他们的脸顿时就由绿转黑,变得跟锅贴的似的,气得胸膛剧烈起伏,差点没吐血。

他们怎么会听不出来楚枫是在讽刺他们,而且故意在他们在面前晃悠,诚心气他们呢。若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场的各大部族强者都上冲上去抽他了。

“诸位,夜深了,小心着凉。练了一夜的奔跑,真累呢,先回去睡觉,不陪了。”楚枫笑得更加灿烂了,尤其是看着那一张张锅贴似的脸,他就觉得心中很解气。话落,他迈着潇洒的步伐离去,留给各大部族强者一个背影,气得他们咬牙切齿,指骨捏得啪啪声响。

“妈的!可恶,这小子太可恶了!”木族族长睚眦欲裂,白日在擂台上楚枫杀了他的儿子,晚上派人前去擒拿楚枫,结果却让他给逃脱了,此刻又在他的面前故意转悠。还说出那些话来讥讽,真的让他想吐血!

“族长,此子的身上多半有异宝,否则岂能在那么多强者的追杀下全身而退。那么多的黑衣人,各大部族加上几大古国,至少也有数百人,莫说是这样的后辈小子,就算是一个肉身极境的人正面对碰也只有死路一条!”

“莫非他身边那个会变化之术的小子也来到了这里,是他变身飞禽帮助楚枫摆脱了追杀?”

“这倒是有可能!虽然我们的人身上带有神行古符,其他部族与古国的人肯定也有这种东西,但是若有那个小犊子变身飞禽相助,他们便可飞上云端,在这种雨幕连天的夜里,视力严重受阻,我们的人与其他势力的人根本就难以发现他们!”

“哼!今晚算他命大,但是来日方长,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那小畜生迟早要死,而且本族长会让他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木族族长那双老眼布满了血丝,眼角都快裂开了,一字一句从牙缝里迸出来,充满了残酷与森冷的杀意。

楚枫穿过一条又一条走廊,一路上所有人见到他的大部族强者全都惊愕,而后满脸铁青,可是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却不敢明着对楚枫下手。

“诸位好,看来诸位精力都很充沛,半夜不睡觉都跑出来观赏雨夜的风景呢,不愧是高雅人士。”楚枫边走边打招呼,逢人便是露出充满灿烂与阳光的笑脸,让一路上遇到的各大部族的人全都恨得牙痒痒。

不多时,楚枫终于来到了黎山部族居住的大院外,还未走到院门口,他便听到里面传来充满忧虑与焦急的声音。

“哥哥,你放开我,让我去找小可怜和父亲!”

“歆儿,你冷静些,就算你去了又如何,不但对他们没有任何帮助,反而会连累他们!”这是黎峰的声音,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放心吧,楚枫吉人天相,机警聪明,而且父亲与二长老他们也都跟上去了,不会有事的!”

“哥哥,你不要安慰我了,单单是出现在我们大院中的黑衣人就有那么多,后来在城内各处相继又出现了大批的黑衣人,他们一个个都是高手,比小可怜高出许多个境界,我怎么能放心!”

“好了!你不放心又有什么用?事实是你我都帮不上任何忙,我们能做的就是为楚枫祈祷,并且在这里静静等待父亲与楚枫回来!”

这时候,另一个轻柔动人的声音响起:“你们不要吵了,能不能安静一会儿,楚枫自身聪颖,应变能力也极强,再说她母亲是谁,岂会没有应变的手段,我相信他不会有事的!”

大院外,楚枫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有些惊讶,这个声音虽然听得不多,但却很容易让人记住,因为这个声音给人一种轻柔动人的感觉,似乎整个心都软软的,实在是有些特别,正是西陇古国的公主——西熙雅。

“她怎么会来这里?”楚枫微微皱眉,不过也没有多想,现在他已经相信西熙雅是友非敌,只要不是敌人,有些事情就不用去思量太多。

“小可怜,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呀!”黎歆秀眉紧蹙,一双纤手紧紧捏着,手心全都是汗,自语的声音显示出了她内心的焦急与忧虑。

楚枫很感动,心中淌过丝丝暖流。自从六岁那年经历残酷的遭遇,他便深深体会到了世间冷暖,在以后的数年中他昏迷不醒,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知道。

醒来后的两年多时间中,他开始感受到周围人的善意与带着他的温暖,也正是因为这些温暖与感动,烙印在他那幼小心灵上的伤疤才得以复原,没有让仇恨蒙蔽心志而彻底改变心性。

“我回来了!”

楚枫迈步进入大院,声音传入黎歆等人的耳中,然而在雨幕中他们却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

“小可怜,是你吗?”黎歆娇躯一颤,紧皱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冒雨冲向雨幕那道模糊的小身影。

暴雨倾泻,豆大的雨点击打在竹叶与树叶上,哗啦啦声响。楚枫立身在大院门口的鹅卵石小道上,倾盆大雨湿透了他的衣衫与黑发,雨水顺着额头倾流而下,模糊了视线。

雨幕中,黎歆疾奔而来,整个人都被大雨湿透了,青丝贴着在她的脸颊上,可是她却满脸的笑容,当确定真的是楚枫后,她伸手就将楚枫给抱在了怀中。

“小可怜,姐姐担心死你了,下次不许在这样冒险了,你知不知道姐姐心里有多着急……”黎歆说了很多,带着责怪之意。而楚枫则静静地听着,直到黎歆暂时说完了,他从她的怀中离开,拉着她向着站在屋檐下的黎峰与西熙雅走去,道:“我没事的,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歆姐不要这么担心,你要相信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更不会傻到去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