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22章 一语惊公主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语惊公主

灵境试炼在即,楚枫从黎山口中了解到了很多关于灵境试炼的事情,大部分都是他以往所不知道的。

从古阵纹激活后的入口进入灵境天地后,每个修者都会被传送到与自身境界当匹配的一片地域。而且穿过入口进入其中后,并非就在入口的边上,而是会被传送到任意一个地方,或许距离出口有很远的距离。

楚枫从黎山那里得知,灵境试炼天地非常大,可谓广阔无垠。曾经在渊龙古村的时候,黎山说灵境天地中分为四大区域,分别对应炼体秘境、先天秘境一重天、先天秘境二重天、先天秘境三重天。

可是今日楚枫从黎山这里得知,灵境天地中还有第五大区域,而且那里才是最为主要的区域。整个灵境天地都是以第五区域为中心,其余的四大区域环绕于周边,将第五区域彻底围住。

进入灵境中试炼的修者们,各自会被传送到与自身修炼相符合的区域,但也能跨区域,不过除了那些特别的天才与进去猎杀古兽的强者们,其他人若这么做多半是自寻死路。

楚枫不由得在想,若他进入灵境后岂不是要将所有的区域都跨遍?当然,第五区域太过神秘与危险,楚枫还没有涉足的打算,不过到时候去外围看看倒是可以的。

第五区域,也就是灵境的中央地域,是整个灵境天地的中心,没有人知道那片地域到底有多大。因为黎山言称,第五区域的大小,根本不能以围绕在其周围的四大区域的面积来衡量,因为第五区域里面自成乾坤。

对于这些,人类本来是不了解的,据说是在某个久远的年代,自深山大泽中传出来的消息。传说曾经有强大的荒兽强行打开了入口,将其幼子送去历练,对于第五区域自成乾坤的说法也是出自哪个幼年荒兽之口。

楚枫非常震惊,当年那只荒兽为何要让幼子进入灵境去历练,那些深山大泽中不也能历练吗?亦或是它想借着灵境有特殊压制而让自己的幼子去与同阶的神兽争锋?

但是楚枫很快就否定了,荒兽想要与神兽争锋不是不可能,但是通常情况下只有死路一条,当年那只荒兽怎么会去冒这个险。

楚枫觉得或许是灵境天地中有什么东西是当年那只荒兽想要得到的,而他自己因为境界太高根本进不去,所以才能让幼子进去,这个可能性很大。

能让荒兽都看得上的东西,那会是什么?想到这里楚枫就忍不住心跳。荒兽是怎样的存在,尤其是成年荒兽,吹口气怕是都能将这王城给掀飞,那样的存在都不顾幼子的危险而想要得到的东西,肯定是瑰宝!

“孩子,你在想什么?”黎山见楚枫半天都不说话,眼神一直看着桌面,不由得出声相问。

“山叔,我在想灵境试炼的事情。”楚枫说道,而后起身站了起来:“山叔,我想劳你送我去皇宫内西陇古国的别院。我手上有熙雅公主的令牌,并且也与她说好了,灵境开启之前的这几日就暂住他们那里了。”

黎山一怔,表情非常吃惊,他盯着楚枫手中的银色令牌看了很久,本来还在为他接下来几日的安全而担忧呢,想不到他竟然都已经为自己安排妥当了。

能让西陇古国答应,并且愿意吃着亏来保护,这真是让黎山有些难以置信。经过楚枫详细的解说,黎山不得不惊叹,楚枫不但是天赋血脉过人,心志坚韧,目光独到,就连头脑也是如此的聪明,这么小就懂得充分利用身边可以利用的资源来保全自己。

送楚枫去西陇古国别院的路上,黎山心中感到欣慰,楚枫的各方面都远远超过同代,可以说集万千优点于一身。想到他以后要走的路,要面对的艰难困险,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在这条路走得更远吧。

楚枫有西熙雅的令牌,路上自然畅通无阻,径直来到了西熙雅的雅苑前,当西熙雅亲自出来迎接的他的时候,黎山轻声叮嘱了几句便走了。

楚枫没有挽留,毕竟这里是西陇古国,而且还是公主的雅苑,黎山不便久留。最重要的是,他还得赶回去调制药液,为黎峰与黎歆疗伤。

“熙雅公主,打搅了。”楚枫很有礼貌,进入院落后微略打量了这里的环境,十分的清幽与静雅。

“你能来,也算是姐姐的荣幸,何来打搅之说。”西熙雅浅笑嫣然,气质有些冷艳的她,声音却非常轻柔,笑起来更有别样的韵味。似乎是看出了楚枫很喜欢这里的环境,她伸手指向周围,道:“楚枫弟弟喜欢这里吗,以后你就住在姐姐的雅苑中,而且四周会加派强者把守,安全方面尽可放心。”

“这……”楚枫刚端起茶杯,闻言手微微一僵,有些尴尬道:“这里是熙雅公主的住所,我若也住在此处,恐怖不妥吧,而且对于你这个公主的声誉也会有影响。”

西熙雅淡淡一笑,道:“楚枫弟弟你想多了,姐姐都成年了,你不过才十二岁多的小屁孩,难道还会被人误会不成。谁若真的如此无聊,姐姐定让他后悔嘴里长了舌头!”

楚枫的脑门上浮现几条黑线,第一次被人说成小屁孩,虽然他的年龄确实不大,但心智却远比表面成熟。不过他也知道西熙雅是玩笑话,自然不会因此而计较。

“怎么了?姐姐说你是小屁孩,你不满意了是吧,既然如此姐姐以后不说就是了。”西熙雅的脸上始终带着一抹浅浅的笑容,像是冰雪中的牡丹在缓缓绽放,给人一种冷艳而高贵的感觉,而且此刻楚枫觉得到她不像平时那样骨子里透着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漠。

“对了,姐姐对你有些好奇呢,今日在擂台上你施展的可是来自狻猊传承神术中演化而来的灵术?”

听闻此话,楚枫眼眸中闪过一抹金光,眸光刹那间凌厉了起来,不过他的眸子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变得深邃无垠,坐在桌子边静静地看着对面的西熙雅:“熙雅公主果真是见识多广,我所施展的音杀灵术正是自狻猊神术中演化而来的。”

“竟然真的是演化自狻猊神术!”西熙雅即便是再镇定从容,也忍不住面露惊色,虽然在白日的时候擂台下就有人惊呼,但是楚枫并未承认。如今亲口听到楚枫承认,她的心脏承受了巨大的冲击,对于楚枫更加好奇了,不由得问道:“狻猊乃是神兽,他们的传承神术,弟弟你是如何得到的?”

楚枫平静地看着西熙雅,答非所问:“熙雅公主,我于擂台上施展这种灵术的时候,当时就有人看了出来。你说如今是不是有很多人不但想抓我要挟我娘拿出神诀经文,而且对我的自狻猊神术中演化而来的灵术也心存觊觎之心呢?”

不知道怎么回事,西熙雅在楚枫这种平静而深邃的目光注视下,竟然感觉浑身有些发毛。一向淡定从容而充满睿智的西熙雅,还从来没有在面对谁的时候有这样的感觉。

“楚枫弟弟,你千万别误会,我们西陇古国绝对没有觊觎你的狻猊神术之心,这点你必须得相信我们!”西熙雅忍不住出声解释。

“是熙雅公主误会了,楚枫没有这个意思。”楚枫摇了摇头,淡淡一笑:“我若不相信你们,今日便不会来此。”

“你没有误会便好,姐姐只是好奇,并无它意。”西熙雅浅浅一笑,伸手拢了拢垂落胸前的发丝,道:“不过如你所说,觊觎你的狻猊灵术的人绝对不少,但是在这里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加派强者守卫的。”

楚枫笑了,笑得很灿烂,露出一口洁白与整齐的牙齿,他摸了摸下巴,叹息道:“熙雅公主,你说各大部族与那几个古国是不是很天真,或者说很愚蠢。若以我们外界的目光来衡量,这片天地的所有人类皆蝼蚁,一个古国莫说数百万人,就算是数亿人也无用。”

“在这片天地中,能与我们外面的修炼界相比的便是那些深山大泽中的飞禽走兽。各大部族与三大古国的人觊觎我的狻猊神术,但却没有想过,狻猊乃神兽传承,其传承神术岂会流传在外,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谁能敢修炼?”

听到这话,西熙雅心中巨震,楚枫的言下之意很明显,就是说他修炼这种灵术是得到狻猊族认可的,可是当世真的还有神兽存在吗?那些深山荒泽根本没有人类敢涉足,所以到底当世还有没有神兽与蛮兽无人可知,甚至数千年以来都没有人见过神兽。

“这片天地存在压制,人类的实力极其弱小,眼界自然有限,但是不要怀疑神兽血脉的存在。”楚枫看出了西熙雅的心思,叹道:“说到底我还是于心不忍,否则便可借用各大部族与三大古国觊觎狻猊神术这个机会,让他们的总部与王城化为废墟,彻底覆灭……”

西熙雅听出了一声冷汗,从楚枫的眸光中,可以肯定他并未说谎,也不是在夸大其词,这更让她感到遍体生寒。同时也觉得楚枫越来越让她看不透了,就像是笼罩着厚厚的迷雾,以至于她觉得自己与楚枫像是两个层次两个世界的人。

“这么说来你与神兽狻猊一族有渊源?”

“是的,我曾经无疑中进入荒脉深处,误入一座亘古神岳,见到了神兽狻猊一族,我的狻猊神术便是神岳之主传授给我的。”

西熙雅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以至于她都忘记去思考楚枫为何会将这个秘密告诉她。其实楚枫会说出这些秘密,就是为了让西熙雅清楚自己的价值到底有多大,才能更加不予余力的在这几天的时间中保护他。

试炼名额赛已经落下帷幕,五日后便是灵境试炼了,在进入灵境之前,楚枫不想出任何差池,否则多半要万劫不复,毕竟底牌已经用光,而面对的却是各大部族与三大古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