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23章 脸红尴尬

第一百二十三章 脸红尴尬

楚枫住进了西陇古国公主西熙雅的雅苑,日夜不曾外出一步,而雅苑的周围有着大批的强者守护,暗中同样有许多的强者守护,倘若有人靠近,必然会被发现。

时间一连过了两日,西熙雅的雅苑风平浪静,这两个夜晚并没有出现黑衣人来袭击的事情。但是楚枫与西熙雅以及西陇古国的强者们都不敢放松警惕,距离灵境试炼开启的时间越近,潜在的危险就会越大,没有到最后一刻,谁都不敢说各大部族与三大古国不会动手。

楚枫待在雅苑中的两日,几乎每日都与西熙雅在一起,倒不是他喜欢与西熙雅相处,而是两人都没有出过雅苑,而西熙雅又时常来找他,只有晚上的时候才会离开。

楚枫明显感觉到西熙雅对自己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有意无意问起很多,似乎想要了解更多。

在这两日中,不管是各大部族暂住的府邸还是皇宫内各大古国所住的别院都显得风平浪静,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的事情。而整个王城却是热闹非凡,各条街道,个个小巷,不管是大酒楼还是小酒肆,亦或是客栈与街道上驻足的行人,无不在谈论两日前擂台上的事情。

俨然,楚枫已经成为了人们炙口的话题,他的表现震撼了太多的人,横推同辈,在这片天地可以说是惊艳古今。

自有历史记载以来不知道多少的岁月了,不管是古国还是各大部族,从未出现过如此逆天的人物。即便是试炼名额赛早已过去,但人们谈及楚枫时依旧忍不住惊叹连连。

两日的时间里,消息从南风古国王城传了出去,周边的城镇全都知道了,并且不断向着更远的地方传去,相信不用多久,楚枫的名字与战绩将会传遍荒域天地人类所在的每一个角落。

白日间楚枫与西熙雅待在一起,了解了很多关于古国的情况,在这个过程中还提到了龙脉。让楚枫想不到的是,西熙雅言称四大古国的王城下面都应该有龙脉。

龙脉是王城的根基,也是古国的根基,龙脉若出差池,古国运势必衰!最终要的是,倘若龙脉因为特殊的原因而枯竭或者是移动到了别处,那么整座城池都将毁灭,大地将崩裂,偌大的区域内,无尽的人都将因此惨遭灾难。

原本听到西熙雅说到古国王城之下有龙脉的时候,楚枫就在想若是在灵境内寻不到龙脉,那么日后可想办法得到古国王城下的龙脉精气。

然而,西熙雅后面所说的话却让他心中震惊,同时也放弃了先前的打算。古国王城下的龙脉精气被吸收或者捕捉,那么整条龙脉都会被惊动而离开,到时候大地崩裂,城池毁灭,将有上百万人因此而惨死,这是难以想象的代价。

楚枫对敌时虽然果断与无情,可是他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能置无辜的人于死地的侩子手,不可能去做这等丧心病狂的事情。

又是一个夜晚降临,楚枫待在雅苑中房间内,闭目调息,养精蓄锐,同时吸收赤练王蛇的宝血炼化成自身的生命精气。

虽说他现在已经不能再提升自己的实力了,肉身的淬炼早已到了炼体秘境巅峰所能达到的极致,但是他却可以将从宝血中炼化而来的生命精气储存到一百零八个大穴中。

几日前,楚枫在暴怒中动用百零八个大穴中的精气,所以百零八个大穴的生命精气耗损巨大,几乎差点要干涸了。

对于这种情况,楚枫自然不会没有作为,体内的百八零八个大穴可以说是他最强的底牌之一。百零八个阴阳太极图轮转,精血汹涌而出,足以让他的生命血气刹那间暴增一倍,力量也能增强一倍。

也就说,楚枫在擂台上爆发大穴中的精气时,单臂足有十万斤力!那种力量,就算肉身极境的强者不施展灵术防御,也要被一拳打到爆!

可惜的是,那种状态不能维持太久,百零八个大穴内的生命精气消耗得很快。前几日楚枫在擂台上激发大穴的时间并不长,前后也就一刻钟多一点罢了,即便是这样也几乎消耗了大穴内一半多的精气。

在补充百零八个大穴中耗损的精气时,楚枫惊讶地发现,大穴中的阴阳八卦图仿佛比以往更加明亮了些许,闪耀的光华强了点,阴阳八卦轮转间,每一个大穴的空间都在缓缓扩张。

这种情况让楚枫心中大喜,大穴内的空间扩张,也就意味着能储存更多的生命精气,到时候也就能让他维持更长的时间,在危机的时刻,或许能成为生死的关键。

自从来到西熙雅的雅苑的第一个晚上,楚枫便开始吸收宝血精气填补大穴内干涸的精气了,但是前两个夜晚他都没有发现这样的变化。

数十斤赤练王蛇的宝血,在三个夜晚中几乎被楚枫炼化了大半,百零八大穴中的生命精气也逐渐饱满,但是还没有达到最饱和的程度,所以楚枫并没有停止修炼,他依旧运转着《无上霸体真经》炼化着剩下的赤练王蛇的宝血。

当百零八个大穴中的生命精气彻底饱和的时候,阴阳八卦图在《无上霸体真经》功法下浮现出一个个细小的符篆,古老神秘,难以辨认。

突然出现这种变化,楚枫有些吃惊,他整个心神都关注那些阴阳八卦图,看到那些古老晦涩的符篆自八卦图案中浮现出来,而后没入生命精气中,与其相融合。

渐渐的,楚枫发现大穴内的精气竟然变少了,但是精气的纯度更高了。

“这……”楚枫震惊,忍不住想:“难道这就是修炼《无上霸体真经》能让肉身无敌的资本么?”

“谁!”

就在这时候,雅苑外突然传来冷喝声,随即便是一连串的破空声,在这寂静的夜晚传入耳中,格外清晰。

雅苑外,大批西陇古国的强者出手,他们十分警觉,犀利的眸光扫视四方。而楚枫自屋中走出的时候,刚好看到几个西陇古国的强者消失在夜色中,显然他们是在追什么人。

“有些人终于按捺不住了,不过今晚他们顶多不过是来查探的,并不会动手!”西熙雅披着一件轻纱外衣走了出来,站在楚枫的身边,一阵阵女儿幽香传来,让楚枫不免有些尴尬。虽说他现在只有十二岁多,但却也懂得男女有别,而且这种女儿幽香的确让他感觉脸色有些发烫,于是赶紧挪动脚步,与西熙雅保持了距离。

“楚枫弟弟,你这是做什么?好像不愿意与姐姐站在一起似的。”西熙雅有些不满地看了楚枫一眼,她披着轻纱外衣,将丰润妙曼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着实有些惹火,这画面太美,楚枫简直不敢看。

“这个……”楚枫那张清秀的脸庞上微微泛起一抹红,有些尴尬地指了指旁边的花树与天上的银月,道:“夜深人静,又值花前月下,熙雅公主乃是女儿身,所谓男女有别,不宜靠得太近,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胡说,什么夜深人静,花前月下,什么男女有别,别忘了你还是个孩子……”西熙雅轻啐,微带薄怒的脸上也浮上了一抹红晕,瞪了楚枫一眼道:“快回去休息吧,那些人不会选择在今晚动手,而且有我们的大批强者守护,无须担忧!”

听到这话,楚枫转身就走,眨眼就消失在西熙雅的面前,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其实楚枫此刻是真有些狼狈,在这个深夜十分,面对衣着单薄,散发着女儿幽香的西熙雅,楚枫就莫名觉得脸燥。

虽说他现在只有十二岁多,但心性已经很成熟了,加上从未在这种情况下面对一个女子,自然会感觉不好意思。

回房后,楚枫盘坐下来,凝神静心,很快就平复了下来,脑海中逐渐浮现出沐晴雪的身影,每当想到她,楚枫感觉自己整颗心都融化了。

雅苑中,西熙雅见楚枫微红着脸快速离开,也有些发愣,而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才意识到穿得有些少了,也是刚才听到外面的动静,一时情急随便披了件薄纱外衣就走了出来,虽然没有春光外露,但凹凸有致的身体也是若隐若现,想到这里她自己都觉得脸蛋火辣辣的。

平时,西熙雅都是非常冷艳的,即便是对其皇兄亦是如此,还未曾在人前展现出这样的一面。当然,这也是西熙雅觉得楚枫年纪小,潜意识中不曾在意这些细节,否则身为公主的她也不至于如此不注意自己的仪态。

这个夜晚也算是风平浪静,只出现了小小的情况,而距离灵境试炼天地开启的时间只有两日了。

清晨,楚枫与西熙雅在雅苑中相谈,对于昨晚的事情谁都没有提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们还是如往常一样聊着各大部族与古国的事情。

上午时分,南风古国的皇子前来拜见西熙雅,却被西熙雅以身子不舒服为由拒挡在外,未能进入雅苑中。下午时分,古离国的皇子与北霄国的皇子相继来到,都说要见西熙雅,但同样被她以相同的理由婉拒。

“三大古国先后让皇子来查探这里的情况,虽然被我拒之门外,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他们今晚多半会动手,只是不知道会有多大的阵势。”

“他们只有一次机会,失手的话,将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所以他们肯定是做充分的准备,你这里的强者能否挡住他们?”

“你放心,我早已想好了对策,待会儿姐姐便让人暗中通知黎山,让他在天黑时分前来这里,并且我去请示父王,希望他也可以亲自来镇守这里,那样的话便可绝对保证安全!”

“公主想让西陇国主来此镇守?”楚枫一脸愕然,非常吃惊地看着西熙雅道:“你父王乃是古国之主,即便是他心中愿意,但颜面上也不过去吧。”

“我父王不是那种只顾颜面的人,一个英明的国主,当有长远的目光,懂得为古国的将来谋福,而不是看中个人的名利与声誉,而我父王就是这样的国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