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33章 秘辛刻图与剑冢

第一百三十三章 秘辛刻图与剑冢

暗红色的古剑在不断向着正前方飞走,而楚枫他们则跟着古剑奔行,紧紧跟随,渐渐的视野不再那么开阔。

楚枫发现这是一片漏斗形状的地域,先前他们所处的血染的伏尸战场就相当于漏斗的开阔处,随着不断前行中,前方越来越狭窄了,到最后道路只剩下不到十丈宽。

楚枫与熊孩子跟着古剑进入了一条如山洞般的通道内,宽约六七丈,高五丈,通道两边的石壁都有人工雕凿的痕迹,不过非常粗糙。

开始的时候,通道两边的石壁还没有什么异常,可是随着楚枫与熊孩子不断深入,通道两边的石壁上竟然出现了一幅幅图刻。

看到那些图刻的瞬间,楚枫就被吸引了。

通道两边的墙壁上雕刻的画面非常古老,其上的人都是穿着无法辨认出时代的服饰,他们伏在地上跪拜,态度十分虔诚。在他们的前方有个祭台,祭台上共有九条石柱,中央有一尊龙形石雕。

图刻向着通道深处的石壁延伸,记录了远古年间先民的往事,大多都是祭司跪拜的画面,偶尔也有战斗的画面。随着不断深入,楚枫看到了一幅幅栩栩如生,相当传神的刻图。

这些刻图上,一头金色的鹏鸟羽翼展开遮掩天地,与一条真龙激烈搏杀,彼此的身上都染满了对方的神血,战得异常激烈,那片天地都在不断崩塌,星辰坠落。

可是楚枫并没有从刻图上看到这场激战的结果,因为刻图断裂了,失去了很长的一段。

再往前行,楚枫又看到了先民祭司的场面,只是这个画面与先前看到的不同。虽然还是竖立着九根柱子的祭台,可是祭台中央的真龙雕像却裂痕遍布,而那些先民的脸上全都挂着泪痕,有的更是匍匐在地嚎啕大哭。

刻图非常传神,仿佛那些无尽岁月前的场景在眼前真实显化了出来,楚枫甚至能感受到那些先民们的悲伤与绝望以及难以言说的恐慌。

这幅刻图的画面完毕,紧接着是一幅记载着灾难的刻图,大地沉陷,天宇崩塌,满天都是垂落的大道光雨,拥有恐怖的杀力,将无数的先民洞穿,绝望与悲伤凝固在他们的眸子中,是那么的触动人心。

图刻一直延伸,虽然中间有很多断裂处,失去了很多的画面,但楚枫确从其上得知了那段不为人知的岁月中发生的浩大灾难。

楚枫放慢了脚步,他的心神完全被这些刻图吸引了,因为其上记录的事情太过惊人,是他从未听谁提及过,也从未在任何古籍上见到过的。

一幅幅刻图记载着先民的血与泪,悲与伤。到了后面,刻图上竟然出现了惊世大战的画面,在天地间的不同地方,在深山荒林中,在星空中,在高耸的不朽神山上,到处都是惊天动地的战斗,无尽的先民强者与敌人在战斗,其中竟然包括了霸下、螭吻、蒲牢、睚眦、嘲风、狴犴、狻猊、囚牛,负屃(fu xì)。

龙之九子,全都在出现在这些刻图中,他们与先民们并肩战斗,成为了战斗的最强主力。刻图中的战斗异常惨烈,龙之九子中的九大神兽与敌人战到了星空中,战到了宇宙边荒,他们洒神血,燃烧神骨,最后为庇护人族而牺牲,永远埋骨宇宙边荒。

九大神兽中的最强者最终未能阻止血腥动乱,在他们倒下的最后一刻,楚枫看到他们眼中饱含的泪水,也看到了先民眼中的悲怒与绝望,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看向了星空最深处。

刻图上记载的简直可以说是覆盖了各大星域的旷世血乱,在这个宇宙中最强的物种全都参加了战斗,为苍生也为自己而战,可是最后全都倒下了,即便是有活着的也奄奄一息,神姿不复。

在刻图上记载的血乱中,楚枫看到了一些神秘的身影,虽然是雕刻在石壁上,但是他们的脸却像是有大道在流动,朦胧一片,根本看不清楚,但有很大部分都是人形,所以难以辨认其种族。

除此之外,楚枫还看到了金翅大鹏一族,蛮兽饕餮等等最强的种族,不过他们扮演的角色是屠杀人族先民,激战九大神兽族的强者,留下了馨竹难书的滔天罪恶。

看完最后一幅刻图,楚枫停留在石壁前,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这些刻图太传神了,栩栩如生,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亲身经历了那场黑暗的血腥动乱似的。

各族天骄强者的血与骨,他们守护的信念,他们的不灭意志,他们的悲壮以及先民们的泪水与绝望,这些画面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眼前,不由得让楚枫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悲凉与沉痛。

在那遥远到不可追溯的年代,这宇宙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黑暗动乱,席卷了各大星域,牵扯到了所有的生灵,无尽种族的鲜血染红了星空,大地上伏尸亿万,白骨累累。

这些年中,楚枫从来未曾听到别人提起过这样一段历史,难道真的因为太过久远而湮没在时间长河中了吗,就连他的母亲楚芸汐都没有提及半个字。

他觉得刻图上记载的惊天事件,多半已经成为不为人知的秘辛。无尽岁月后的今天,莫说普通苍生,即便是外界那些最强的万古传承也对这段历史知之甚少,否则这样的事情肯定不可能没有人提及。

“刻图上记载的不会都是真的吧?”熊孩子回过神来,心情也显得异常沉重,道:“你觉得洪荒神岳的人知道这段血乱吗?”

“应该不知道,否则他们根本不可能让金翅大鹏族踏入洪荒神岳半步……”楚枫摇了摇头,话落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冷冽,道:“熊孩子,想吃金翅大鹏的烤鸡翅吗?以后有机会我们一定要尝尝味道!”

“那可是极品鸡翅,大爷做梦都想吃!”熊孩子的口水都留下来了,双眼发光,恨不得立刻捕杀一只金翅大鹏架在火上烧烤。

“将来某一天你会如愿以偿的,金翅大鹏、饕餮、穷奇、混沌、蛮犼等,它们的血肉我们都得尝尽。”楚枫说道,满脸灿烂的笑容,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只是那笑容看上去让熊孩子浑身发瘆,背脊都冒冷汗。

“锵!”

远处,暗红色的古剑颤鸣,它停止在原地很长时间了,似乎是在等待楚枫与熊孩子,此刻剑身轻颤,像是在提醒他们该继续前进了。

楚枫与熊孩子平复了心绪,跟着古剑继续前行。到了现在,他们已经认定了暗中的在正常状态下魔影不会伤害他们了,但是有很重要的一点,魔影有两种状态。就如在魔井中初次显化的时候,有时会变得很平静甚至充满了悲凉,而有时候则会变得非常暴戾。

所幸自来到魔井下面,魔影的状态就一直很稳定,并没有散发出负面的气息,否则楚枫他们早就遇险了。

前行大约不远,通道内开始出现尸骨,很多尸骨的骨头虽然晶莹如玉,但却都不是完好的,身上的骨头有多处碎裂或者折断的地方。

他们背靠在通道两边的墙壁上,只剩白骨的手指还牢牢抓住腐朽的兵器,可以看得出来,这些死去的人在临死的时候还保持着巅峰的战斗意志。

半个时辰后,前方出现了许多的岔洞,密密麻麻,简直如蜂巢似的。在古剑的指引下,楚枫与熊孩子跟着它选择了其中一条洞道往前行走。

最后他们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山洞内,与其说是山洞不如说是剑冢,因为这个山洞的中央有着一柄巨大的古剑,倒插在地上,通体暗红色。

古剑的剑柄上拴着无数的黑铁链,向着四面八方延伸,而周围则是万千两尺余的小剑。

楚枫与熊孩子刚到这里便被眼前的场景震住了,这些古剑散发出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正气与杀气并存,在山洞内不断激荡。

“嗖!”

就在楚枫与熊孩子震惊的时候,那柄指引他们到此的古剑化为一抹暗红色的光芒瞬间没入了那柄栓满了黑铁链的大剑中,紧接着整个剑冢内的古剑都颤动了起来,发出铮铮鸣响。

刹那间,浩然正气激荡,与此同时杀伐之气冲霄汉,简直有种撕裂九天的气势,楚枫与熊孩子完全被笼罩在这两种本应该相生相克,而今却相合相融的两种气息中。

“小子,你说古剑是什么意思,为何要引我们来这里?”熊孩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惊疑不定地看着面前的剑冢,道:“这些古剑上篆刻有强大神通道纹,不过都被施加了封印,否则没有人能够靠近。而且剑冢周围也有都刻上了阵纹,根本不可能靠近,古剑引我们来此,难道是想我们斩断这些铁链破开封印释放他么?”

楚枫也很吃惊,他没有想到暗红色的古剑竟然是面前这柄大剑内的神祇所化。他之所以会认为那是神祇,是因为能出现在这里的古剑不知道存在多少的岁月了,就连一般的圣器也要腐朽,所以这些古剑绝对是恐怖的兵器。

“或许被你说中了,这里就是剑冢,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古剑内的神祇将我们引来,多半是想要让我们将它的封印破开。”

楚枫有种很无力的感觉,这里的封印就算是外面大世界的高手来了恐怕也无法破解,更别说他这种还没有正式踏上修炼路的人,要怎么破开封印,根本没有半点头绪。

“这……”熊孩子张了张嘴,道:“先不说那些黑铁链有多么坚固,封印多有强,只说这剑冢周围的阵纹我们都没有办法破除,但凡靠近怕是得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