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34章 身陷绝境

第一百三十四章 身陷绝境

楚枫为难了,他没有想到古剑是神祇所化,引他前来是要让他破除封印,让其自由。顿时,楚枫与熊孩子的心都开始往下沉。

这柄巨大的古剑被锁在这里不知道多少的岁月了,里面的神祇不能真正的离开,先前能幻化出一柄古剑的形态出现在魔井外,想来应该是强行分化出的一缕力量,而且不能离开主剑体太久。

楚枫在想,它被困这么长的岁月,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若是不能还其自由,失望之下很可能会转变到曾经出现过的那种暴戾凶残的状态,到那时候将会让他与熊孩子陷入绝境。

“嘿嘿嘿!”

突然,冰冷刺骨的笑声自身后的通道传到了剑冢内,楚枫与熊孩子顿时大惊,猛然转身,只见通道中出现一道黑色的身影,披头散发,阴森残酷的双眸中闪烁血色的厉芒,让人遍体生寒。

“尼玛!那不是古剑神祇所化的吗,怎么会出现在通道中!”熊孩子惊叫,面对这样的突然状况,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推测出了差错。

“我们都错了,它不是古剑的神祇!”楚枫摇头,神色异常凝重,心中也忍不住有些着急,拉着熊孩子缓缓往后退,一直退到了剑冢的阵纹边沿,道:“如我最开始所推测的一样,它是怨魂,而且是极其强大的怨魂,并非古剑中的神祇所化!”

“不对啊,如果是怨魂,在魔井口的时候为何能催动古剑?”熊孩子非常不解,可是眼下也容不得多想了,最紧要的是该如何对付这个怨魂。

“无知的人类,这古剑被困锁镇封在此无尽岁月,早已不复当初的威势,本座自然有能力强行将其神力拘出一缕来!”魔影漂浮在通道与剑冢相接的地方,血红残酷的眸子看向楚枫与其身后的那柄巨大古剑,冷幽幽地说道:“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的镇封,在封印并未松动下,古剑中的神祇竟然在沉睡中还保留着一丝意识,竟然还想利用本座而引你们前来为它破解封印,从而来对付本座!”

“无知的人类?难道你以前不是人类吗?”楚枫冷笑,以讥讽的口气说道:“难道你忘记在魔井出口时的事情了吗,当时你是不是回忆起了什么,现在难道都不记得了?”

楚枫提及这些是想让魔影的另一半沉寂的意识苏醒过来,压制暴戾残酷的一面,从而化解危机,同时也在为自己争取时间来想办法脱困。

“嘿嘿嘿……无知的人类,当时只不过是故意的罢了,否则你怎么可能自愿跟着剑中神祇所化的古剑来到这里。剑中神祇想要让你解开它的封印,而本座这么做自然也是要让你来解开封印,但是结果却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楚枫的心中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魔影所图甚大,恐怕不单单是关乎到他与熊孩子的生命的事情了。

“剑中神祇将希望寄托在你这个流着龙血的人身上,期盼你能在本座出现以前解开封印,让它恢复些许威能,从而来对付本座。可惜的是本座在这之前已经来了,只要趁其尚在沉睡中,只有一缕意识的时候将其炼化,到时候再让你解开封印,本座不但能拥有这柄最主要的古剑,还能让其它古剑中的神祇臣服,将它们当做养料来滋养我的魂体,届时必将在短时间内恢复一定的神威,离开这个鬼地方!”

听到魔影的话,楚枫与熊孩子都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现在真的不是他们两人的生死之事了,而是关乎到了龙渊泽这片天地,甚至是外面的大世界。

从魔影当初在魔井口故意说出的那些话来看,其多半来自那遥远的不可追溯的时代,一缕怨魂能长存到当世,这是何等惊人的事情,难以想象其生前有多么强大!

这样的存在,如此的暴戾与残忍的性格,倘若让他恢复实力,并且得到这柄古剑而离开这里,后果无法想象,必将造成巨大的灾难。

“你以为你可以得逞吗?你的年代早已过去,又何必苟延残喘至今,留下一缕充满怨气的残缺元神到当世,这样残喘苟活真的有意义吗?”

楚枫虽然心中着急,但是并未表现出丝毫的畏惧,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害怕是没有用的。生死对于楚枫来说早已不能给他带来恐惧了,六岁时就曾几次徘徊在生死之间。

“残喘苟活?真是无知的蝼蚁!”魔影满脸狞笑,而后眸子中光芒璀璨,仿若自语般说道:“只要炼化万千古剑中的神祇为养料,本座便能恢复一些实力,届时离开这片该死的封印地回到我族的祖地,雄视一域,主宰亿万生灵的命运

楚枫心中惊骇,这魔影生前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敢说出如此狂妄的话语,对于他所提到的祖地也充满了疑惑。

“小子,你说这家伙生前会不会是参与过刻图上那场血腥动乱?”熊孩子以眼神交流,虽然并未出声,但楚枫却能明白他的意思,心中当即巨震,若真是这样,让他离开了这里不知道会给天地间带来怎样可怕的后果!

“多少年了,本座真想与你们这些人类多说几句话,这万古以来实在太寂寞……”魔影微微仰头,而后往前迈步道:“可是本座已经等不下去了,现在就来炼化主剑中的神祇,然后用你的龙血破解封印!”

魔影进入了山洞,顿时一股浓厚而惨烈的凶煞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压得楚枫与熊孩子的心脏如被重锤震击,体内血气不受控制地翻腾,“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差点栽倒在地上。

楚枫与熊孩子惊骇莫名,魔影实在是太恐怖了,自然而然散发出的气息就如此恐怖,而且还是在这种最虚弱的状态下,巅峰时得有多么强大。

不久前在魔井口的时候他们虽然觉得魔影很强,但却不能亲身体会到,因为那时候小院内全都是阵纹,抵消了其威能,否则以魔影当时的暴戾状态,所释放出的气势,恐怕能瞬间将那片地域所有的一切都崩成灰飞。

“噗!”

魔影再次迈步,他每往前迈出一步,楚枫与熊孩子便喷出一口鲜血,肌体都开始崩裂了,承受了难以形容的压迫力。

“嘿嘿嘿,号称最强血脉体质之一的真龙体在未成长起来的时候也不过如此!”魔影阴森森地笑着,缓步走向剑冢。

楚枫与熊孩子开始往旁边退,与魔影保持一定的距离,否则靠得太近,他们真的要承受不住而四分五裂,这种隐隐散发出的一缕气势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恐怖。

“噗”、“噗”、“噗”……

可是无论楚枫与熊孩子怎么退走,他们始终感觉压力越来越大,而且也无法离开这个山洞,因为出口魔气滚滚,在魔影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其封住了。

“先让你流点血,等本座炼化了剑冢中那柄主剑的神祇再来抽取你的真血。”魔影的声音变得很平静,那股子冷幽幽语气,尽显残忍与嗜血。

他在剑冢的阵纹前停止了脚步,血红的眸子闪烁炽热的光芒,双手开始快速划动起来,密密麻麻的符篆在其双手间浮现,而后不断飞向被黑铁链困锁的古剑。

与此同时,古剑也在绽放暗红色的光芒,于剑体上流转,抵挡着魔影的神通符篆的侵蚀。顿时,这座洞府内充斥着大道的气机,压得楚枫与熊孩子的灵魂都几欲崩裂。

“狗日的!你有种就杀我们,你个卖腚的阴损货,在那里装什么逼!”

熊孩子破口大骂,所有的节操彻底奉献了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他觉得自己的元神疼痛无比,就要裂开了。反正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在死之前好好出口恶气。

可是魔影根本没有反应,像是没有听到熊孩子的骂声。如他这种活过无尽岁月的残留元神,咒骂的话语早就不能让他心生波动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每一秒对于楚枫与熊孩子来说都是煎熬,实在是太痛苦了,他们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死去,而楚枫体内的真龙神血也在沸腾,为他抵消了很多的压力,否则灵魂早就崩碎了。

在这种情况下,熊孩子比楚枫要好,因为他的元神不算太弱,而楚枫尚是灵魂,根本没有修炼成元神,若非真龙神血澎湃,散发出本源的潜能,他早就成为了无魂尸体。

这个过程中,熊孩子的骂得嗓子都冒烟儿了,可是魔影根本无动于衷,全心炼化主剑中沉睡的神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魔影的黑发突然蓬飞了起来,发出愤怒的吼叫,那声波席卷而来,瞬间冲击到楚枫与熊孩子的身上。轰然声中将他们震得撞击在墙壁上,连连喷血,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该死!想不到沉睡的神祇还能拥有如此锵的防御力量,本座竟然无法炼化!”魔影怒吼,而后转头盯住了楚枫与熊孩子,狞笑道:“一个真龙体,一个天地孕育的血肉身躯,看来我得提前吸食些你们的精血来滋养自身才能炼化古剑中的神祇了!”

“去你妈的!你个狗日的烂元神……”熊孩子破口大骂。

“嘿嘿……”魔影狞笑着缓缓靠近。

“不许你欺负小哥哥!”

就在魔影即将动手吸食楚枫与熊孩子体内的精血时,一道白光自楚枫的丹田内冲了出来,那是小漓儿,她愤怒地看着魔影,张开双臂,以小小的柔弱身躯挡在楚枫的面前,虽然很害怕,但是却半点不都退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