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42章 前来送死的人

第一百四十二章 前来送死的人

事实上楚枫虽然在闭目巩固境界,但并未进入深层次的修炼状态中,时刻都在注意四周的动静。毕竟先前突破的时候动静太大,不用想也知道会引来许多的不速之客,他岂能没有防备与警惕。

熊孩子还没来得及出声,楚枫紧闭的眸子便睁开了,一抹凌厉的金芒闪过,如两道剑气般犀利,他站了起来,让熊孩子带着小漓儿退到峡谷的深处,而自己则站在原地看向峡谷外,静静等着那些古兽与古离国的年轻修者们前来。

这座峡谷并不大,也不深,从峡谷口到最深处也不过一两千米罢了,两边都是陡峭的山体,其上长满了蔓藤与低矮的植物,在这即将天亮的时候,峡谷中吹起一阵凉飕飕的风,仿佛能钻到人的骨子里,四周弥漫着一股子冰凉刺骨的寒意。

“轰隆隆!”

古兽奔跑的声音传到了峡谷中,声音在峡谷两边的山石间不断回荡,萦绕在楚枫的耳畔,从古兽奔跑的声音推断,他们距离峡谷尚有很远的距离,而空中飞来的飞禽距离此地亦还有很远的距离,最先到达的反而是古离国的那些年轻修者。

古离国的年轻修者们距离这片峡谷本来就不远,白日他们追杀楚枫未果,后又在附近的区域搜寻了数个时辰,最后选择休息的营地距离这片峡谷也不过百余里而已。

相比之下,古兽有自己的领地,每一片领地最小也有方圆百里,并且通常只有一头古兽。由于闪电兽闯入这片地域,也就使得百里之内都没有古兽的踪影。

今夜,若非楚枫突破时的动静太大,声音如雷鸣,紫金色的血气光芒更是冲霄而上,太过璀璨耀眼,那些相距数百里的古兽也不至于被惊动。

天色已经微微亮,月亮的光芒变得暗淡,楚枫立身在一块大青石上,他非常平静,双目精光内敛,像是在迎接一日间最美的晨光,也像是在静静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峡谷入口,一群身影出现在楚枫的视线中,足有数十人,个个锦衣华服,为首的正是古离国王侯之子——身穿青色锦衣的小侯爷。

由于距离尚远,青衣小侯爷一众人并没有看到立身在峡谷中央那块大青石上的楚枫。这个时间段光线比较暗淡,加上峡谷中有植被独挡视线,峡谷口距离峡谷中央也有千米以上的距离,他们的目力尚不能及。

然而楚枫的目力远胜常人,在青衣小侯爷等人进入峡谷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们。但是他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站立在青石上,平静地看着从峡谷入口走来的古离国年轻修者们,眼神非常深邃,似无垠的星空,能让人迷失。

晨风吹起楚枫的衣角在风中飘荡,拂乱了他那浓密的黑发,峡谷内的植被上有了露珠,在暗淡的光线下微微泛起毫光。

古离国的年轻修者们越来越近了,楚枫甚至能听到他们行走时脚踩地面的沙沙声,他的嘴角渐渐的有了一丝笑意。

“小侯爷,您看那人好像是楚枫那个山野贱民!”古离国的年轻修者们发现了楚枫,其中有人隐隐认出了他来,当即发出惊呼声,但很快有狞笑了起来,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昨日让他从眼皮子地下逃走,现在看他还往哪儿逃!”

“真是好胆,竟然敢在这里等我们,敢情是活腻歪了!”

“嘿,你以为他不想跑吗,只是没有机会逃跑罢了,这峡谷中有宝物出土,引来了各方古兽,现在无论从哪个方向离开都会碰上那些古兽。若是死在古兽的爪下,多半会尸骨无存,甚至成为血食,死在我们的手中至少还能保留全尸,横竖都是死路,他自然不愿意葬身古兽腹中!”

青衣小侯爷身边有个干瘦的年轻修者自作聪明地分析着,而后眯着眼睛冷幽幽地看向楚枫,道:“想留全尸也不是不可行,只要你交出闪电兽的宝血与真血,还有你之前在荒脉边沿那座山谷内得到的整株灵元果,当然了你身边那个小犊子的变化之术也一并交给我们,如此我们可以大发慈悲,否则定然让你们尸骨无存!”

“诸位古国的天才,你们一路走来多半也累了吧,不如先坐下来休息休息,至于打杀的事情,不必急于一时。”楚枫淡淡地说道,脸上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灿烂笑容,仿佛将古离国的年轻修者们当成了好友,根本没有表现出半点的忐忑与危机感。

“吓傻了?”古离国的年轻修者们听到楚枫的话全都愣了愣,他们面面相觑,而后齐齐大笑了起来,好不得意,道:“看来这山野贱民真的被吓傻了,都说他的血脉潜力如何如何,我看是曾经与他对战的那些人太普通。而且就这样胆小的家伙,血脉再强大又能如何,只能是个废物!”

“你们秀优越都秀够了吗?要是秀够了赶紧坐下来休息,这百多里的路程虽说不是太远,但多多少少也会消耗些体力,从而影响你们的战斗力。”楚枫的声音很平静,并没有因为古离国年轻修者们的讥讽与羞辱的话语而表现出怒意,淡笑着说道:“等你们的状态都恢复到巅峰了,那时候我再慢慢杀你们,现在我楚枫不屑出手。”

“妈的!你敢耍我们!”听到这样的话,古离国的年轻强者们方才明白楚枫是故意在奚落他们,而且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

青衣小侯爷微眯着眼睛,眸子中丝丝寒芒闪烁,阴冷地说道:“小小山野贱民,以为自己有些潜力就嚣狂自大,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天河之大!单打独斗你的确不可小觑,但是在我们数十人的面前,杀你就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我的确是井底之蛙,被困于这片狭隘的天地,只能看到无垠宇宙中如尘埃般的一角。可在这尘埃般的一角天地中,却有你们这种活得不痛快,送来门来找死的蠢货。可惜的是,你们不如古兽珍贵,体内没有宝血,杀了你们既浪费力气又没有收获,若不是你们主动找上门来,我还真是懒得动手。”

楚枫的声音并不大,也不冷,反而很柔和,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容,正是他这副云淡风轻谈笑的模样让古离国的年轻修者们的脸色瞬间黑得跟煤炭似的,青衣小侯爷更是气得满头黑发都炸开了。

这些人从小生活在优越的环境中,被人誉为天才,受人追捧,养成了自傲自大的性格,怎能受得了被楚枫如此看轻,当即怒火冲霄,杀意炽烈。

“小侯爷,不要与这个山野贱民废话,他不过就是在拖延时间,想等到古兽到来时趁乱逃走!”

小侯爷咬牙切齿,双手缓缓握拢,手背上青筋都冒了出来,道:“看来你真如人们说的那样狂妄到不可一世,今日不让你见识见识本侯爷的厉害,你还真不知道自己只是卑微的蝼蚁!”话落,他伸手向其他的年轻修者示意,数十人顿时冲了上来,快速将楚枫所站立的大青石给围得水泄不通。

“我们动作快点,先废了他带走再慢慢处理,免得待会儿与那些古兽发生冲突!”古离国年轻修者中有人说道,与此同时抬手打出一道黑色的掌印,在那掌印中一颗狰狞的蛇头冲出,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嘶吼声,大口如血盆,獠牙森森,直接咬向楚枫。

“锵!”

古离国的其余年轻修者也出手了,他们自身后拔出兵器,大部分都是如蛇般的奇形长剑,剑尖吞吐冰冷的芒,哧啦声中划破空气,从四面八方攻杀而至,全完将楚枫围困在其中。

“嘣!”

楚枫弹指击在一柄杀到近前的长剑上,立时响起刺耳的金属颤音,指尖透着万钧神力,那柄长剑顿时偏离了准头,剑身在恐怖的震击下嗡嗡颤鸣,刹那间将持剑者的虎口崩裂,鲜血飞溅而出,而那柄长剑也脱手横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