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43章 好过分的要求

第一百四十三章 好过分的要求

弹飞一柄长剑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与此同时楚枫一掌击碎黑色的大手印,内体精血运转,肌体金光闪烁,灵纹密布,十几道灵纹交织而成的金色剑气冲出体外,于身周轻轻一颤,紧接着便如流光般杀向四面八方。

这是黎山部族的高级灵术——化剑术,这种灵术只有少数的天才与地位崇高的长老才能修炼,至于开山术,更是只有族长与下任族长的继承者以及少数几人才能修炼,可以说是黎山部族最强的灵术。

如今楚枫精血比突破境界之前旺盛了许多,而且突破到先天秘境一重天——引气入体的境界,他可以快速吸收天地元气来驾驭灵术,这化剑术的威力在楚枫的手中施展出来不可同日而语。

以前楚枫只能化出几道剑气,现在他可以凝聚出十几道剑气,提升是巨大的,而且那些灵纹交织而成的剑气拥有的威能也强悍了许多。

“锵”、“锵”、“锵”……

四方不断响起金属颤音,楚枫立身在大青石上,双手快速划动,控制剑气攻杀古离国的年轻修者们,每一道剑气都犀利惊人,那股子凌厉的杀伐让人心颤,还未临身便有感到肌体生痛。

古离国的年轻修者们惊骇,他们万万想不到楚枫竟然会如此强大,而且看他这个样子分明是在以元气驾驭灵术,也就是说突破到了先天秘境一重天,与他们处于相同的境界!

对于古离国的年轻修者来说,这无疑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他们虽然知道楚枫的战斗力很强,却也知道他不过才炼体秘境巅峰而已,加上他们人多,所以才底气十足,有绝对的信心将其擒杀。

然而此刻他们的信心有些动摇了,尤其是那些金色的剑气快速穿梭,不断杀来,使得他们不得不全力施展灵术抵挡,每次以灵术手段与剑气交击,那猛烈的震荡力都会让他们感到血气翻腾,呼吸不畅。

“哧”、“哧”、“哧”……

十几道剑气如金色的长虹般在四周穿梭,凌厉的剑芒,炽烈的光华,猛烈的攻杀强度使得古离国的年轻修者们难以抵挡,手中的长剑相继被震飞,体内血气翻腾,夺喉而出。

“噗!”

一人被剑气洞穿肩胛,顿时飞起一抹鲜血,紧接着又有人被长剑洞穿了手臂,整只臂膀差点都废了,发出凄厉的痛叫,声音之尖锐与凄惨,让人头皮麻烦,浑身发冷。

楚枫平静地看着这一幕,面对血肉飞溅的画面,他没有任何波动,敌人的下场再怎么悲惨也无法使他触动分毫。他一边驾驭着剑气,一边向着已经吓得面色惨白的青衣小侯爷走去,脚步落下像是踏在了青衣小侯爷的心脏上,使得他的身体都跟着楚枫脚步而战栗,双腿不断抖着,几乎要站立不稳了。

“快使用神行古符跑啊!”

古离国的年轻修者们已经吓得完全没有了战意,先前的嚣张与自信早已消失不见,他们惊恐万分,整张脸都变了颜色,惨白一片,毫无血色,拿出一张泛黄的古符就要逃离这里。

“既然都已经出手了,你们还想逃走吗,都留下吧!”

楚枫的声音平静无波,传入古离国众人的耳中更是吓得他们胆敢欲裂,不要命地冲向远方,想要逃离这里,逃离金色剑气的攻杀。

“噗!”

最先转身逃离的人被金色剑气贯穿了头颅,带着一抹鲜血,他的身体依旧保持奔逃的趋势,直到冲出去七八米方才砰然声中栽倒在地上。

“不要,不要杀我们,不要……”

好多的年轻修者已经吓破了胆,他们悔得肠子都青了,之前一直认为联起手来可以轻易击杀楚枫,结果动手才知道楚枫的恐怖,单单就那金色的剑气就足以要了他们所有人的命,几次穿杀后便难以抵挡。

“噗!”、“噗!”、“噗!”……

楚枫根本不会理那些人的哀求声,体内精血奔涌,毛孔化为无穷的漩涡,一边吸收着天地元气,一边驾驭着灵术剑气,在一片飙血声中,一个又一个的人倒下,鲜血染红了地面,刺鼻的血腥味蔓延开来,让青衣小侯爷差点崩溃。

“楚枫,你不能杀我,我是古离国的王侯子孙,你要是杀了我,王侯府甚至整个王族都不会放过你的!”青衣小侯爷色内厉荏,他一边后退一边将手伸到背后,其手掌心内有道泛黄的古符,正是神行符,他想趁机将其激活,而后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

“嗡!”

十几道剑气铮鸣,刹那间合而为一,而后横斩八方,金色的剑芒如长虹断长空,一下子将最后的几人全都腰斩,内脏与肠子哗啦啦流了出来,触目心惊,血腥而残酷。

古离国数十个年轻修者在楚枫的面前简直不堪一击,这些所谓的天才对于他来说实在太弱了。此刻唯一还活着的便是青衣小侯爷,他看着楚枫不断靠近,双股直打颤,已经恐惧到了几近崩溃的地步,额头上的冷汗滚滚而落,将头发与衣衫全都湿透了。

“楚枫,你不要杀我,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我肯定能满足你……”青衣小侯爷颤抖着,声音抖得厉害,与此同时放在背后的手却在暗中运转灵术激活神行符。

其实神行古符想要激活很容易,不过瞬息间的事情,可是青衣小侯爷不敢让楚枫发现他的动作,只能缓缓注入丝丝灵纹,所以他才想要拖延时间。

“哦?你能满足我的条件?”楚枫依旧在往前迈步,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而青衣小侯爷则惊恐地往后退步,道:“只要你肯定提条件,我肯定能满足你的要求,你不要忘了,我父亲是古离国的王侯,这世间的宝贝,我们王侯府邸虽不能说应有尽有,但大部分的珍宝却是有的!”

“呵呵,即便是你们王侯府真有什么珍宝,我也没有兴趣。难道你认为我会相信出去后你真的会让你父亲将珍宝给我吗?”

“不要珍宝也行,你告诉我你要什么,只要你放过我,什么都行,什么都行……”看着楚枫越走越近,那股杀伐之气席卷而来,青衣小侯爷肝胆欲裂,同时心急如焚,因为神行古符还没有激活。

“你的那些东西,我楚枫不稀罕,而且对于来说也没有用!”楚枫眸光突然变冷,刹那间迸射出的寒光让青衣小侯爷身体巨颤,吓得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不……不要杀我,我知道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有眼无珠……”青衣小侯爷快要绝望了,因为神行古符迟迟未能激活,他又不敢运用太多的灵纹,否则必然会被楚枫识破。

为了拖延时间,为了活命,青衣小侯爷伸手抽出腰间的鞭子扔向楚枫,一把鼻涕一把泪,道:“我知道我不该对你心存歹念,你就饶过我这一次吧,以后再也不敢了,你要是想出气就用鞭子抽我,抽到你心情舒坦为止……”

楚枫愣了愣,以疑惑的目光看着青衣小侯爷,道:“你叫我拿鞭子抽你?”

“是,是的,只要你高兴,随便抽……”

“算了,我还是不抽你了,浪费力气。”

青衣小侯爷浑身一抖,几乎是以哭的声音哀求道:“楚枫,我知错了,我求你抽我吧,狠狠地抽我……”

“嘿!”楚枫怔了怔,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太过分了!我从来没有听到这么过分的要求,竟然有人求着让我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