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44章 古兽王族—恐龙?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古兽王族—恐龙?

青衣小侯爷想死的心情都有了,身为古离国王侯子孙,身份地位何等高贵,多少人见了都要敬畏。可是今天在这灵境试炼天地中为了活命,他不得不抛弃所有的骄傲的尊严,主动送上鞭子,哀求着楚枫狠狠抽他。

聪明如楚枫又怎会不知道青衣小侯爷的心思,他主动找抽,无非就是想让自己出气,如此便有可能保住性命。可是青衣小侯爷太不了解楚枫了,他想杀的人,岂会因此而改变主意,就算是再怎么认错认罚都是没有用的。

“我说,你这细皮嫩肉的,可不比我这样的山野之民,这鞭子抽在你的身上,怕是得皮开肉绽,筋骨断裂。以我的力量,几鞭子下去,你就得废了,所以还是考虑清楚吧,真的要我抽?”楚枫右手握着鞭子轻轻敲打着左手心,满脸灿烂的笑容,洁白整齐的牙齿泛动着光芒。

“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您,此时此刻追悔莫及,后悔自己的行为而甘愿被您惩罚,我恳求您用手中的鞭子狠狠抽我吧,怎么过瘾就怎么抽……”

青衣小侯爷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哭腔,在这样的情况下,死亡的阴影将他彻底笼罩,他战栗着,害怕极了,皮开肉绽甚至是骨断筋折都不算什么,只要能够活命就好。

“啪!”

青衣小侯爷话语刚落,楚枫便轮动手臂,手中的鞭子“嗡”的一声抽了出去,鲜血顿时飞溅了出来,青衣小侯爷的血肉一下子就裂开了,而且鞭子抽来的那股力量让他的身体横飞数米远,钻心的痛让他五官扭曲,发出凄厉的惨叫。

“呵,被抽得很爽是不是,竟然还唱起小曲儿了,可惜你的声音实在太难听,就跟杀猪似的,鬼哭狼嚎的。”

楚枫面带笑容,手持古兽筋制成的鞭子大步走向青衣小侯爷,说出的话简直让青衣小侯爷想吐血。他很想骂娘,明明是惨叫,竟然被说成了唱小曲儿,他恨不得冲上去将楚枫撕成碎片,心中的怨毒浓烈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但是却不敢表现出来,还得装出一副心甘情愿被抽得倍儿爽的模样,近二十年来就没有这么屈辱过。

“舒服吗?”楚枫看着浑身是血的青衣小侯爷笑着问道,同时扬了扬手中的鞭子,吓得青衣小侯爷身躯一抖,强行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舒服,您抽得越狠,我这心中就越舒畅,也算是为我对你的不是而赔罪……”

“说得好!君子有成人之美,看你如此舒爽,我若是就此停手实在是对不起你。今日不抽到你****,定会被天理所不容啊。”楚枫说着往前迈了一步,手中的鞭子高高扬起,软鞭在他的力量加持下“唰”的直立了起来,如一根金属棍子似的,吓得青衣小侯爷差点尖叫,他难以想象这一鞭子抽下来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

“啪!”

直立的鞭子瞬间变得如灵蛇的身躯般柔软,一下子抽爆了空气,那强劲而尖锐的破空声吓得青衣小侯爷肝胆俱裂,当鞭子落在他的身上时,顿时响起血肉破裂的声音与筋骨断裂声,并便随着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划破清晨的静谧,惊得即将靠近峡谷的古兽与飞禽都感到浑身冰寒,齐齐停了下来。

“哇哈哈,这声音实在太销魂,大爷简直不敢听……”熊孩子与小漓儿从峡谷深处奔跑了过来,乐得脸上的肉都快笑烂了,他催促着楚枫,道:“小子赶紧的使劲抽,大爷还想再听听这蠢货的销魂叫声,嘿嘿嘿……”

“熊孩子,你好坏呀。”小漓儿睁着纯净的大眼睛看着熊孩子,那纯真无邪的目光让熊孩子的心中莫名升起一种罪恶感,当即有些尴尬,道:“这蠢货的要求虽然很过分,但是我们都是心地善良的人,当有成人之美,你的小哥哥也愿意助人为乐不是吗?”

这时候,楚枫手中的鞭子又一次抽了下去,前方的气流顿时爆开了,这种霸道的力量看得熊孩子都心惊胆颤,就算是一块顽石也要被抽得粉碎,可想而知抽在青衣小侯爷的身上那是多么的销魂。

“啊——”

凄厉的尖叫声如夜枭哭啼,尖锐而凄惨至极,瞬间让熊孩子与小漓儿的身上都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再看青衣小侯爷,整个人又一次横飞数米,鲜血与被抽裂的血肉一起飞溅,已经是骨断筋折,蜷缩在地上不断抽搐,身体周围的泥土都被血液染红了。

“啪!”、“啪!”、“啪!”……

楚枫轮动手臂,软鞭嗡嗡鸣响,不断抽在青衣小侯爷的身上,血肉飞溅中,青衣小侯爷的叫声已经不能再凄惨了。这还是在楚枫并未想要用鞭子将其抽死的情况下,否则以他的力量,一鞭子就足以将青衣小侯爷的身体抽得四分五裂。

青衣小侯爷已经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蜷缩在地上抽搐翻滚,钻心的痛让他忘记了所有,五官彻底扭曲,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中凸了出来,惨叫声不绝于耳,让峡谷外的那些古兽惊疑不定,在原地停留了好一会儿方才再次向着峡谷内奔来。

“轰隆隆!”

古兽的动静是非常大的,因为其中有几只的体型非常巨大,跟一座座小山峦似的,奔跑间如一座座山岳在移动,震得方圆数里的大地都隆隆声响,四方树木摇晃,山石滚落,烟尘冲天。

“轰!”、“轰”、“轰!”……

峡谷口传来惊天动地的声音,那里的树木大片大片折断,断裂的树干都被震飞到了空中,满天的落叶纷飞,一头庞然出现在楚枫他们的视线中,其形体巨大,浑身鳞甲森森,生有双足,头颅硕大,嘴如巨鳄,獠牙森然,眼赛铜铃,露出凶残暴戾的目光,望之让人心悸。

“双足龙蜥,竟然是这种东西!”熊孩子惊呼,对出现在视线中的庞然大物感到非常吃惊:“据说我们那片星域各大古星上的大陆曾在数百万年发生过一次大分裂,那时候在我们那颗古星的西方大陆就曾出现过这样的物种,在后来彻底灭绝了,数百万年不曾见到,这头大家伙与传说中灭绝的龙蜥惊人的相似……”

“不可能!这家伙没有神兽的神性气息,若真是数百万年前的生物,岂不是蛮兽?可是从其体内的散发出的生命气息来推断,它根本不能与蛮兽相比!”

楚枫对于熊孩子的话持怀疑态度,出现在视线中的大家伙虽然看起来非常威猛,体型如山峦,可是其生命血气与蛮兽相比相差太多了,就连荒兽都比不上,顶多算是古兽血脉中的佼佼者。

“谁告诉你时间越久远的物种其血脉就越强大?照你这样说,洪荒时代的生物那都是神兽与蛮兽了,血脉划分得看种族,在那个久远的年代,双足龙蜥是古兽中的王族!”

“原来是这样!”楚枫的眼神变得有些炽热,正向着山谷中央走来的双足龙蜥竟然是古兽中的王族,其体内的宝血定然远比一般的古兽要精纯。

最重要的是,这头双足龙蜥实在是太大了,目测肩高足有五十米,体长更是在百米以上,实在是太过惊人。这样的庞然大物,楚枫还是第一次见到,估计其体重至少也有数百万斤!

如此庞大的古兽王族血脉后裔,若是将其猎杀,那将会得到多少的宝血,其巨大的心脏中又得有多少的真血,想到这里楚枫就难以保持平静,心情异常激动。

“小哥哥,漓儿知道这个大家伙,好像在我们这片星域叫做恐兽,最早的时候叫做恐龙呢,后来万族觉得它们的能力与外形都远远不及龙,带着龙字侮辱了龙族,所以被万族改称为恐兽。这个大家伙呢,在恐兽中不算是强大的,还有拥有荒兽血脉的呢,那才是恐兽中最强的血脉……”

小漓儿的话让楚枫与熊孩子都很惊讶,因为他们知道小漓儿被封印了,包括很多的记忆都被封存了起来,可是在这件事情上却如此清楚。

“小子,无论如何你也要想办法将这头双足龙蜥猎杀了,起码有上万斤的宝血,这是一笔巨大的宝藏,到时候我们便可以用一罐扔一罐,洗脸用宝血,洗手洗脚用宝血,洗澡还是用宝血……”

熊孩子满脸憧憬,哈喇子流了一地,一副暴发户的模样,让楚枫感到十分无语,对于这个家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了。

“吼——”

双足龙蜥距离楚枫等人已经不足五百米,它瞪着铜铃大眼,如两轮血月,凶残而暴戾,蛮荒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在其体表开始泛起淡淡的血光,惨烈的气息如狂风般卷来,让人心口压抑得厉害!

“不……不要,楚枫救我,救我啊!!”蜷缩在地上的青衣小侯爷吓得失声尖叫,他运转精血施展灵术,想要激活神行古符,但是被楚枫**的他变得很虚弱,现在想要全力激活神行古符都不能了,吓得肝胆欲裂,惊恐万分。

可是楚枫根本不可能出手救他,这样的人倘若后下来,将来必定会疯狂报复,虽然楚枫没有将他放在眼中,但也不想为来自己找麻烦。

“尼玛,这气息好惨烈,这家伙不知道杀死过多少的生灵才能凝聚出如此惨烈的凶煞气息!小子,我看你根骨超凡,拯救这片区域亿万生灵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杀了这个卖相丑陋的家伙……”

楚枫听到这话,有种一脚将他踹飞到双足龙蜥脚下的冲动,他面色沉凝,转身看向熊孩子与小漓儿,道:“你立刻带着漓儿去峡谷深处,等会儿将有一场恶战,你自己隐藏好,不要被那些空中的飞禽发现了!”

“好,小子你自己小心点,千万不要让我在古兽的嘴边冒着生命危险为你收尸。嘿嘿…大爷先走了!”熊孩子一脸欠抽的表情,话落拉着小漓儿快速奔向峡谷深处。

楚枫满头黑线,这家伙简直就是乌鸦嘴,吐出什么好话来。但是他却没有心思去计较这些,因为双足龙蜥已经距离这里已经不足两百米了,那庞大的身躯如山岳般压得人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