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57章 神秘的古山

第一百五十七章 神秘的古山

踏炎乌骓的速度太快了,这种神兽血脉修炼到巅峰时被誉为拥有极速,其速度快得惊人,当然自身也极其强大,否则在无尽岁月前也不会被神灵当做专属坐骑。

它载着楚枫风驰电擎般冲向山峰,等那些古兽与荒兽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拦了,因为踏炎乌骓已经来到了山峰脚底下,瞬间就踏上了通往山峰之上的古老山道。

“吼——”

“可恶,竟敢躲在暗处趁我们不备冲上山去!”荒兽当中有只浑身长满青色鳞甲的巨猿发出怒吼与咆哮,它双手猛烈垂打胸膛,而后如一颗炮弹般弹射而起,瞬间落到了山峰脚下,迈着大步向着楚枫与踏炎乌骓疯狂追去。

“吼——”

其余的古兽的荒兽见状也咆哮着冲向山峰,它们在此厮杀苦战,就是为了得到了山峰上的至宝,而今竟然有人想要捷足先登,这让它们难以忍受,皆变得暴戾异常,其吼声如九天惊雷鸣响,震动空旷的平原,四方空间嗡嗡颤鸣,浓烈的蛮荒气息激荡九天。

古兽与荒兽全都冲向山峰,追杀楚枫与踏炎乌骓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抢夺至宝。如此便使得几大古国与各大部族年轻修者们的压力顿减,他们没有了对手,通往山峰的道路变得通畅了起来。

在那些年轻修者中,有名身穿南风古国皇室华服的年轻男子眉头微皱,眼中闪过丝丝冷芒,并浮现出疑惑之色,道:“先前那道血色的身影冲过去时,我恍然一瞥间似乎觉得有些熟悉,虽然没有看清楚,但是那背影总觉得在什么见到过!”

“三皇子,那道影子看起来不像是人类,而我们进入灵境天地后也没有遇到类似的古兽啊。”身穿皇室华服的年轻人身边,一名青衣男子这般说道,露出疑惑的神色。

南风古国三皇子摇了摇头,道:“那血色的影子的确不是人类,但是我却看到其背上坐着一个人族修者,背影十分熟悉,说不定真的是我们认识的人!”

听到南风古国三皇子这么说,其余的人也都惊疑不定,当中有大部族的天才弟子微微沉吟,道:“先前我也晃眼看到那个背影了,的确有些熟悉,莫非真是我们认识的人不成?”

“若是我们熟识的人,谁能骑坐那么快的古兽冲上山峰?”

“或许那根本不是古兽,难道你们忘记了有个小犊子懂得变化之术了吗?”

“莫非是那黎山部族的楚枫?”有人惊呼,而后一脸惊疑道:“那楚枫不是才炼体秘境巅峰境界吗,以他的境界怎么会来到这片区域,我觉得或许是我们看错了也不一定!”

“管他是不是楚枫,想要得到那件至宝,根本是痴心妄想,那群追上去的古兽与荒兽能答应吗?”南风古国的三皇子冷笑,目光有些森戾,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团结起来,不要再相互争斗了,否则不但得不到那件至宝,到时候反而会葬身在古兽与荒兽的腹中。”

“以你之见,我们应该如何?”说话的是北霄古国的一名天才弟子,他微眯着眼睛看着南风古国的三皇子,眼底深处闪过丝丝冷光。

南风古国三皇子看了北霄古国那个天才弟子一眼,道:“自然是悄悄跟在那些古兽与荒兽的身后,无论先前冲上去的那个血色身影与其背上骑坐的人是否能得到那件至宝,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绝对没有机会活着离开。而至宝一旦被寻到,古兽与荒兽之间也会发生最为惨烈的厮杀。届时我们便可做黄雀,让它们自相残杀,直到双方奄奄一息。”

说到这里,南风古国的三皇子脸上浮现出了得意的笑容,继续说道:“我们这么多人,倘若以最强的灵术同时出手袭杀的话,那些古兽与荒兽在重伤下绝对会伤上加伤,到时候不但可以得到海量的宝血与真血,就是那至宝也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

“唔,此计策甚好!”各大部族与古国中有许多人都点头,其中一名身穿淡黄色锦衣的天才弟子说道:“此次行动若成功,先不说那件至宝,单是宝血与真血也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宝藏。而我们的最大的收获,也就是这些宝血与真血了,毕竟至宝只有一件,不可能让我们都平分。不过即便是得不到至宝,至少也可以得到海量宝血与真血!”

“言之有理,无论如何,只要成功便有难以估量的巨大收获!不过最珍贵的应该还是那件至宝,虽然它当时飞得很快,且笼罩着迷雾,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可是在那迷雾中闪烁光芒的古篆与符文却与我们在图腾兽的守护禁地见到的那些古篆与符文有些相似,而且似乎更加古老,由此可以想到其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宝贝!”

“那些古兽已经上山了,我们抓紧时间跟上去,但是必须保持距离,不要被其发现,待会儿见机行事,且不可冲动,否则必将功亏一篑!”

几大古国与各大部族的天才弟子达成一致,他们快速向着前方那条通往山峰的古旧山道走去,一路上收敛气息,隐藏身形,悄悄跟在那些古兽的身后。

此刻,在山峰深处的古道上,踏炎乌骓载着楚枫正在快速奔行,崎岖的山路在它的脚下简直是如履平地。他们距离半山腰还有很长的距离,此处也没有古阵纹,所以奔跑起来很畅通无阻,不用担心会触动阵纹而迷失其中。

“吼——”

后方大群的荒兽与古兽狂追不止,速度最快的就是那只浑身覆盖着青色鳞甲的巨猿,其身体如炮弹似的弹跳而起,每一次跳跃都会越过上百米的距离,竟然没有被踏炎乌骓拉开多远的距离。不过从青鳞巨猿口鼻中喘着的粗气来看,它分明是以强行催动精血的方式,暴发最强的力量与速度在追赶,这种状态难以长时间持续下去。

“妈的,本座不赏你两锅贴,你还真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踏炎乌骓骤然止步,迅速跳转方向,刹那间冲向追来的青鳞巨猿,两只火焰腾腾的前蹄腾空而起,猛烈踏了下去。

“敢对我出手,找死!”

青鳞巨猿口吐人言,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见两只火焰腾腾的蹄子踏想自己的面部,当即振臂挥拳,两只手臂上的青鳞青光爆闪,宝纹密布,绽放刺目的光华。

“本座踩你个肺!”

踏炎乌骓同样口吐人言,两只碗口大的蹄子上符纹闪烁,蹄子如浓缩的山岳般踏了下来,发出隆隆之音,这片空间的气流霎时疯狂涌动,密集的符篆自其双蹄中迸发出来,瞬间与青鳞巨猿的两只拳头对碰在一起。

“锵!”

刺耳的金属颤音自青鳞巨猿的双拳与踏炎乌骓交击的双蹄间响起,迸发出绚烂的火星,接近着便是一片爆开的血雾与青鳞巨猿的痛吼声。

“噗!”

青鳞巨猿那双拳头上的宝纹全都被磨灭,两只拳头崩开,骨头全都碎了,血肉飞溅。而踏炎乌骓的蹄子势同破竹,一路踩下,直接崩裂到了其肘部,将其半只手臂都崩成了肉泥。

“嘭!”

火焰腾腾的蹄子再无阻挡,重重踩踏在青鳞巨猿硕大的脸上,鲜血狂飙中,将其鼻子踩了个稀巴烂,脸骨都深深凹陷了下去,整个身体猛然后仰,轰然声中倒在地上。

直到此刻,青鳞巨猿方才看清楚踏炎乌骓的样子,它的眸子中浮现惊恐的神色,发出恐惧的咆哮声,翻爬起来就要逃走。

“锵!”

骑坐在踏炎乌骓背上的楚枫闪电出手,龙纹黑矛如黑色的闪电刺出,“噗”的一声,瞬间洞穿青鳞巨猿的眉心,使得其刚刚翻爬起来的身体轰然声中倒了下去,整颗头颅都被钉在古老的山道上,殷红的血液汩汩而涌,顺着倾斜的山道不断往下流淌。

“吼——”

青鳞巨猿睁大了眸子,惊恐与后悔凝聚在那双铜铃般的大眼中,很快便没有生气。临死的那一刻,它充满了后悔,要是早知道追杀的是神兽血脉后裔,它就不会这以催动精血为代价而强行追来送死了。

“这个境界的荒兽真血正是我目前需要的,就算是再突破两个境界,其精气的精纯度对于我来说也有不错的效果!”

楚枫沟通伴生青铜钟,将青鳞巨猿的尸体收了进去,准备以后再处理,现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时间去抽取其体内的真血。

“吼——”

那些荒兽与古兽越追越近了,已经不足两百米,要不是山道蜿蜒,两边古木参天,此刻肯定已经能看到楚枫他们的身影了。

由于楚枫他们立身在高处,透过古树的缝隙隐约可见看到正疯狂追来的荒兽与古兽,它们都是成群结队的,并没有如青鳞巨猿那般落单的,于是他翻身骑坐到踏炎乌骓的背上,快速向着山峰半山腰冲去。

很快,蜿蜒的山道便到了尽头,地形也变得平坦了不少,倾斜度也没有那么大了,前方出现一汪湖泊,山风吹过,湖面波光粼粼,里面突然探出一颗巨大的头颅,掀起滔天的波澜,湖水冲天而起。

“嘶吭——”

震耳欲溃的嘶吟声震得楚枫与踏炎乌骓齐齐一震,差点栽倒在地。他们一阵惊悚,湖泊中探出的那颗头颅狰狞可怖,实在太骇人了!

“黑水蛟蛇!”踏炎乌骓惊呼,道:“这是水虺修炼千年化身而成的蛟蛇,竟然会出现在这座山峰上的湖泊内,要是它对我们出手的话,我们就死定了!”

“快走,速速离开这里,那些荒兽与古兽快要追上来了!”熊孩子化身的小鸟站在楚枫的肩头催促,并说道:“你们看湖岸边是不是有状如纹络般的沟壑,看起来像是古阵纹,那黑水蛟蛇多半被困于其中,根本无法离开,否则凭其千年的道行,瞬间就能让我们形神俱灭!”

楚枫与踏炎乌骓深深松了口气,他们也发现黑水蛟蛇只是以凶残的眸子盯来而并未出手,多半如熊孩子所说,当下不再犹豫,快速绕过湖泊,冲向对面的古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