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58章 不靠谱的坑爹货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靠谱的坑爹货

来到湖泊对岸的古树林,熊孩子的眼眸中闪烁金色的光芒,竟然有一缕缕符纹闪现,凝视片刻后叮嘱道:“小心点,前方不远就有阵纹了,而且越靠近半山腰,那些防御古阵纹越密集,千万不要踩到,每一步都必须要当心!”

“这些阵纹与山石树木以及泥土的纹络相差无几,并无光华闪烁,根本无法分辨是阵纹还是大地上的自然纹理,我和踏炎都没有见过这种类型的古阵纹,接下来得需要你提醒,千万不要出岔子,希望你这次也能靠谱,不要将我们带入古阵纹演化的世界里,迷失其中。”

“不会的,大爷办事绝对靠谱!”熊孩子信誓旦旦,以翅膀拍着胸脯保证。

他们很快就穿过了古树林,来到了布有古阵纹的地域前,在熊孩子的指点下,踏炎乌骓开始往前行走,每一步都十分小心,完全按照熊孩子的指引而行。

前行了一段距离,在熊孩子的指引下,踏炎乌骓没有踩到阵纹,而熊孩子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鸟翅拍着胸膛,不断夸赞自己,可是楚枫的心中却并不踏实,隐隐中觉得会被这家伙所坑。

“吼——”

紧追不舍的荒兽与古兽也追了上来,它们来到古阵纹密布的这片地域前停了下来,冷幽幽的眸子望向楚枫等人,而后发出低沉的咆哮。

显然,荒兽与古兽都发现了前方的这片地域隐藏着古阵纹,它们驻足不前,在原地走来走去,显得有些焦躁,当楚枫等人的身影快要淡出它们的视线时,终于有荒兽迈出了脚步。

六只荒兽进入了隐藏古阵纹的地带,它们小心翼翼前行,走了一段距离并未发生任何异常,其余的荒兽与古兽见状,顿时发出兴奋的咆哮,轰隆隆跟了上来。

前方,踏炎乌骓警慎前行,而熊孩子趴在楚枫的肩膀上,转头看向那些荒兽与蛮兽,鸟眼中浮现出幸灾乐祸的光芒。

“吼——”

后方那些荒兽突然发出惊慌的吼叫,楚枫与踏炎乌骓同时一惊,骤然转身望去,只见那片地域的地表如波浪般起伏,四周的空间飞快扭曲着,仿佛构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世界,其中有无尽的山峰在崩塌,大地在深陷,一片恐怖景象。

刹那间,不知道多少的古兽与荒兽都被吸扯到其中,瞬间消失不见,只有它们的吼叫声依旧在这片山林间回荡,久久不绝。

后方那些没有触碰到阵纹的荒兽与古兽齐齐止步,眼中浮现出惊恐之色,它们再也不敢往前迈步了,尽皆发出不安的低吼声,对这片地域充满了畏惧,并且缓缓倒退,要离开这个地方。

“嘿嘿,就凭你们也敢踏入这片地域,简直不知死活。你们以为能像大爷我这般随进随出,畅通无阻吗?”熊孩子得意大笑,仰着高傲的鸟头,拽得不行。

“蠢驴,往这边走,看到前面那大青石了吗,越过了那块大青石,很长一段距离都没有古阵纹了!”熊孩子趴在楚枫的肩头,扑动翅膀,颇有我自飞扬,指点江山的姿态。

踏炎乌骓鼻孔喷着白烟,心中将熊孩子的祖宗十八代上上下下男男女女问候了个遍,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它也只能在心中咒骂而已,并不敢有过激的表现。

毕竟在这片阵纹密布的地域,一步走错或许就会给陷入绝境,还得靠熊孩子来指引,即便是被其称作蠢驴,踏炎乌骓也只能摇着牙齿忍了。

“嘿嘿!”熊孩子笑得很贱,他看到踏炎乌骓鼻孔中喷出的白烟儿了,觉得十分解气,瞬间感觉自己屹立绝巅,俯视天下,道:“蠢驴,你很不服气是吗?”

“我……”

“你什么你?蠢驴,你信不信大爷抽死你!”

踏炎乌骓一个趔趄,双眼喷火,要不是还需要熊孩子指引,它真想一蹄子将其踩出翔来,这家伙蹬鼻子上脸,气得它肝疼胃疼肺也疼。

楚枫脸上的肌肉微微**,转头看了熊孩子一眼,间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真想一巴掌拍死这货,怎么看都觉得他实在是欠揍。

踏炎乌骓按照熊孩子的提示,一个纵跃跨过了那块大青石,落到了熊孩子所说的没有阵纹的地放。谁知道四蹄刚刚落下,突然传来轰响声,地面快速起伏,差点将它给掀翻在地上。

“轰——”

四面八方传来惊天动地的响声,仿佛有无尽的山川在崩塌,天旋地转,日月无光,空间快速扭曲起来,刹那间什么都看不到了。

不过瞬息时间,还未等楚枫与踏炎乌骓反应过来,他们便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昏暗的未知地域,天上一轮血日高挂,阳光炎热,如火在炙烤着肌肤,而脚下则是一片暗红色的沙漠,像是被无尽的鲜血浸染过,四野空旷无垠,无边无际。

“我们迷失在古阵纹中了……”踏炎乌骓的声音有些发颤,它知道这种阵纹有多么恐怖,一旦迷失休想找到出路。想到这里,它出离愤怒,猛然转头看向楚枫肩上的熊孩子,血红色的眸子中浮现出两团火焰,如灯火在燃烧,怒道:“妈的,你这只该死的扁毛畜生,竟然将我们带到了古阵纹演化的空间内,本座活剐了你!”

此时此刻,楚枫的脸也黑了下来,阴沉无比,他缓缓转头看向肩上的熊孩子,在其感觉气氛不对劲,想要溜走的时候,一把将其攥在手中,那种力度让熊孩子觉得自己有种要被捏碎的感觉。

“尼玛,不是说你办事我们放心,从来都很靠谱的吗?”楚枫的眼中也快要喷火了,要是别的事情倒还好,如今困在古阵纹演化的空间世界内,不知道将会是怎样的下场。

“嘿……这个……大爷一时失误,一时失误……”熊孩子一脸讪笑,看着楚枫与踏炎乌骓那种要杀人的眼神,赶紧信誓旦旦保证道:“下次绝对不会……”

“妈的,你还想有下次!”

踏炎乌骓鼻中喷火,不再是冒白烟儿了,被熊孩子气得快要吐血。

“怎么说话的呢?大爷说的是下次绝对不会,不要扭曲大爷的意思!”

“啪!”楚枫伸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他的鸟头上,道:“记得在行动之前我曾郑重地问过你,是不是有绝对的把握,你是怎么说的,妈的简直不靠谱!”

楚枫都被气得爆粗口了,这实在让他感觉很无语也很无力,而今在这种情况下,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将要面对什么,一切都是未知的,这种任何事情都不被掌控的感觉让他很不习惯。

“我XX!你们拽个毛线,现在倒来怪大爷了?你们要是有本事,自己辨认阵纹,就算大爷想坑你们都没有机会。你们这算什么,又要大爷帮忙,搞砸了又要怪在大爷的头上,一群狼心狗肺的家伙!”

踏炎乌骓希律律长嘶,双眼喷火,撅起蹄子就要往熊孩子的身上的招呼,怒道:“妈的,你坑了我们还理直气壮了,比我们还要拽,本座剥了你的皮!”

“行了!”楚枫出手制止,一脸凝重道:“现在我们得想办法找到出路,否则就算是将这家伙的撕了也没用。”

踏炎乌骓恶狠狠地瞪了熊孩子一眼,对楚枫说道:“我们根本不懂阵纹,更别说这种级别的古阵纹,想要找到出路,几乎是没有可能!”

“熊孩子,你曾经不是见过与这里的古阵纹相似的阵纹吗,你试试能否看出端倪,找到出路!”楚枫将目光投向一脸愤懑的熊孩子,看着他那有些委屈的样子,心中不由得哭笑不得,这家伙还委屈上了?

可让楚枫与踏炎乌骓失望的是,熊孩子只是曾见过类似的阵纹,根本不可能懂得这种阵纹,如今陷入阵纹演化的内部空间,完全看不出任何端倪。

顿时,所有人都沉默了,看着茫茫无际的血色沙漠,以及头顶上炽热如火烤的血色太阳,楚枫一阵无力,他觉得以后在任何时候都不能相信熊孩子这坑爹货了。

“走吧,我们慢慢寻找。”

楚枫迈动脚步,踩在血色的沙漠上,整只脚掌都深深陷了下去,四周所有的景象都一模一样,根本看不出任何不同之处,他们随便选了个方向前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出现了一片坍塌的古建筑群。

坍塌的古建筑占地面积极广,只是那些建筑物早已成为残垣断壁,大部分都被血色的沙土淹没,相距尚有数百米,便有一股诡异的气息弥漫而来,天地间也刮起了一阵炽热的风,然而却让人觉得遍体生寒,像是有寒风钻入了骨子里。

“好阴森的气息……”

踏炎乌骓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光亮柔顺的毛发都竖了起来,楚枫也感觉到一阵心悸,觉得那片古建筑废墟非同寻常,里面难道蛰伏着什么阴森的鬼物不成?

他们在废墟前站了一会儿,最后决定上前一探究竟,毕竟现在已经被困在这里了,要找到出路希望渺茫,没有比困死在这里更为可怕的事情了。

废墟中到处都是倒塌散乱的石头,有些石头呈墨黑色,如冰冷的黑色金属浇铸,加上这里冥冥中充斥着森冷的气息,看上去有些瘆人。

“锵——”

金属颤音突然传来,楚枫与熊孩子顿时向着踏炎乌骓的蹄子下面望去,当踏炎乌骓挪开前蹄,一根掩埋在泥沙中的暗红色铁链映入眼帘。

暗红色的铁链只露出了一小段,看上去像是被鲜血浸染过,让人心中忍不住有些发悚。踏炎乌骓撅起蹄子刨了刨,铁链顿时露出很长一截,隐约可见其上烙印的古老符文。

“这是……”

楚枫与熊孩子并未看出什么端倪,可是踏炎乌骓却惊呼了起来,它紧紧盯着暗红色铁链上烙印的古老符文,道:“曾经还在神山内的时候,本座好像在某物之上见到过这种符文!”

“我好像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息在流转……”熊孩子从楚枫的肩头上跳了下来,变回本来的样子,撅着屁股观察暗红色的铁链,并且伸手去触摸,顿时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浸入体内,但却没有带来任何负面的影响,惊道:“这铁链上的符文内尚有力量未曾消散,似乎有些像是传说中的幽冥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