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59章 废墟中不灭的古灯

第一百五十九章 废墟中不灭的古灯

熊孩子从掩埋在沙土中的暗红色铁链上感受到的气息很特别,当他说出来的时候让楚枫心中咯噔跳了一下,顿时便想到了传说中的神秘世界——幽冥净土。

“你如何确定铁链上的符文内流动着幽冥力量?!”楚枫惊疑不定,此事非同小可,关乎到了传说中神秘莫测的——幽冥净土。

熊孩子回头看了楚枫一眼,眼中浮现出回忆之色,道:“曾经我的宗门从某处古旧战场中带回一物,经过宗门底蕴强者的研究,其上便烙印着幽冥符文,而这条暗红铁链上的符文内的气息与我曾经所感受到的极其相似……”

“扁毛畜生说的不错,本座也曾经感受到过这种气息,的确很像是幽冥的气息,这片废墟在坍塌之前到底是什么地方,又怎么会出现烙印着幽冥符文的铁链?”

踏炎乌骓看向废墟深处,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幽冥二字举足轻重,虽然名为净土,可事实恰好相反,幽冥世界中并不是真正的净土,反而如深渊地狱,所谓的净土只是幽冥世界中的特定区域而已。

“妈的,你才是扁毛畜生,你个尖耳朵牲口!”熊孩子破口大骂,虽然打不过,但哪能在口头上吃亏。

楚枫见状,赶紧劝架,不然非得鸡飞狗跳,一嘴毛不可,对于这两个家伙,他是真的感觉到无语。

“莫非这里曾经是幽冥净土中的某个城池?”楚枫皱着眉头,但很快又摇了摇头,道:“幽冥净土自古以来神秘异常,只存在于传说中,根本没有人去过,那里的城池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呜呜——”

这时有风吹过,卷起满天血沙,废墟的深处传来有节奏的嘎吱声,天上的血日被云层遮蔽,天地间变得更加昏暗,只有微弱的光线自云层后透射下来。

突然而来的阴暗让楚枫等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在这片诡异的废墟中,此情此景忍不住让人心中发悚,尤其是废墟深处传来的嘎吱声,宛如破旧的窗户在风中摇动时发出的声音。

天上的云层越来越厚重,不过片刻时间,竟像是要压落到地面了,给人以莫名的压迫感。

“小子,我们还要继续深入吗?”

“当然,既然这里已经是废墟,那么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再说了,我们已经被困在这里,还有什么比被困死更加可怕的事情吗?”

楚枫并没有因为这片废墟透着的诡异而退缩,他蹲下身来抓住血沙中露出的那段铁链,轻轻一拽,顿时哗啦啦声响,铁链更长的部分露了出来,一直连向废墟深处。

这时候,废墟深处出现一抹淡淡的光芒,如此的突然,仿佛是凭空出现的一般,青幽幽的,远远望去像是一盏摇曳的灯火。

“妈的,越来越妖邪了,我们还是不要深入了吧!”熊孩子打起了退堂鼓,在这种情况下他是真的有些惊悚了,担心废墟深处真的会闹妖邪。

“扁毛畜生,你怕了?就你哪点出息,嘿!”

“尖耳朵牲口,大爷还不不知道什么叫做怕!”

两个奇葩开始打嘴仗,听得楚枫烦躁不已,正要出声制止,突然“嘭”的一声,熊孩子一个趔趄,往前连续冲了好几步,而后摔趴在了地上。

“妈的,尖耳朵牲口,你敢暗算大爷!”

熊孩子破口大骂,快速翻爬起来,正要找踏炎乌骓算账,却发现它与楚枫同时看向自己的身侧,当即转身看去,竟然是残碎的尸块,惊得直接跳了起来。

“妈的,还有没有公德心,真他妈的晦气!”熊孩子破口大骂,但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因为他可以肯定这尸块绝对不是楚枫与踏炎乌骓扔的,然而此处就只有他们三人,那么这尸块是从何而来的?

“嘭!”

就在楚枫他们惊疑不定的时候,又是一块尸块飞了过来,重重砸在踏炎乌骓的身上,将其砸得差点飞了出去,一股恶臭味弥漫开来,还有空中拂过的幽幽冷风,不禁让人感到遍体生寒。

“真闹妖邪了!”

熊孩子嗖的冲到楚枫的身边,眼珠子溜溜直转,警惕地看着四周。这时候,又有尸块飞来,楚枫眼疾手快,隔空一掌将其震飞,也终于看清那些尸块是怎么出现的了。

尸块的出现非常诡异,竟然是从倒塌的那些墙壁内飞出来的,仿佛在那些墙壁内有储存空间似的。可以确定的是,在这里肯定有着妖邪之物,不然那些尸块不会自己飞出来。

“什么东西,出来!”

踏炎乌骓虽然也有些惊悚,但还不至于害怕到不敢出声的地步,它双眼冒火,前蹄蹬动,火焰缭绕下符文闪烁个不停。

“嘭!”

四周那些倒塌的墙体内不断飞出尸块,全都砸向熊孩子与踏炎乌骓,偏偏只有楚枫相安无事,这让熊孩子郁闷得想骂娘,道:“这他妈的还没有没有天理了,我们三个在这儿,偏偏你没事儿,这是为何?!”

“你们靠近我,这附近有妖邪之物,多半是曾经陨落在这里的人留下的不灭怨念所化!”楚枫观察了很久,发现在那些墙体时而有淡淡的黑雾流动。

“在当年的宇宙血乱中,据说连幽冥净土都受到了冲击,这座城池真有可能是在当初那场大劫中毁掉的幽冥城池。听说幽冥净土与当年的龙族也有关系,难道因为你流着真龙神血,所以这些怨念都敬畏你之故吗?”

踏炎乌骓说出了一则秘辛,让楚枫心中巨震,万万没有想到连传说中最为神秘的幽冥净土都没有能避过那场血乱,而且还与龙族有关系。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些怨念虽然久聚不散,但并没有太强的攻击性,奈何不得我们!”楚枫这般说道,而后顺着手中的暗红色铁链向着废墟深处走去。

这片废墟非常大,四周全都断壁残垣,时而能看到晶莹雪白的骸骨散落在瓦砾间,大部分的骸骨都没有在岁月中风化,依旧如玉般晶莹,充满了光泽,可是却没有一具骸骨是完好的,大都破损得厉害,一看就知道是临死前被强大的力量生生震碎的。

距离废墟深处越来越近,那如灯火般摇曳的青色光芒也越来越清晰了,但是依旧看不清其到底是什么,然而却让楚枫他们感受到了一股浩然正气,一时间让他们如沐春风,心旷神怡,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如此纯正柔和的气息,那发出青光之物绝对是宝贝!”熊孩子双眼泛动绿光,哈喇子都流了下来,什么恐惧都没有了,恨不得立刻冲上去一探究竟。

他们不断往废墟深处走去,大约半个时辰后,前方出现了一座破败的道观,这让他们都非常惊愕,若这里真的属于幽冥净土毁坏的城池,怎么可能会有道观,实在是有些诡异。

道观不大,四周的房屋全都倒塌了,只有中间的那座大殿依旧屹立在废墟之上,不过门窗与墙壁也破损得厉害,在风中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到了此时,楚枫等人也终于看清了那青光的来源,竟然是道观大殿内的雕像手中托着的一盏奇怪的古灯。

古灯造型非常奇特,通体由白玉石雕刻而成,呈独脚人身形状站立在雕像的手心内,灯头如人面,灯芯则像是人口中吐出的舌头,那一点青色的灯火在风中轻轻摇曳,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但却又让人感觉永远都不会熄灭。

“这里太妖邪了!从先前的分析来看,这座废墟曾多半是幽冥净土中的某座城池,说来应该供奉幽冥中的至强者才是。可是在这城池的中央竟然出现了道观,还有道家尊者的雕像!”

楚枫闻言轻轻摇了摇头,他仔细观察附近倒塌的建筑,道:“这座道观的建筑样式与废墟中别的建筑样式分明不同,或许根本不是这座城池中的人亲手筑建的,至于道观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便不得而知了。”

说到这里,楚枫放下了手中的铁链,道:“我们进去看看,那盏独脚人身人面灯燃烧了无尽岁月而不灭,多半是了不得的至宝。”

他们刚迈步踏入倒塌的道观内,身后突然传来哗啦啦的声音,紧接着便是铁链挣动的金属颤音,打破了这片静谧的废墟,让楚枫等人心中猛然一惊,骤然转身望去。

“铮铮铮——”

那条被楚枫扔在地上的铁链动了起来,它仿佛有无尽长,尚埋在血沙中的一端不断破土而出,激起满天的沙尘。

暗红色的铁链越来越长,从血沙中破土而出的部位也越来越多,一直向着废墟的最深处不断延伸。

在楚枫他们吃惊的眼神中,那些自血沙中露出来的铁链飞上了天空,哗啦啦抖动,铮铮鸣响,其上烙印的幽冥符文也开始闪烁光华,弥漫出一股恐怖的气息,似乎九天十地都要被压垮了。

“蹬蹬蹬!”

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齐齐退步,在这种气息下险些站立不稳,心脏如被重锤敲击,差点喷血。

“好强大的威能,所幸那些幽冥符文并没有溢出能量,否则我们必定要形神俱灭!”

踏炎乌骓心有余悸,也就在这时候,楚枫发现道观大殿内的那盏白玉人面灯的灯火旺盛了些许,但是却摇曳得更加厉害了。

青色的灯火摇曳间有无尽的光点飞向废墟的最深处,且在这个过程中,那些光点全都变成了古老的字篆,散发出磅礴的浩然正气。

“吼——”

废墟最深处突然传来惊天咆哮,滚滚声波瞬间席卷十方,天穹上的云层都炸开了。恐怖的声波冲击废墟最深处的瓦砾以及碎石如海潮般席卷而来,像是刮起了一场惊天大风暴。

一瞬间,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齐齐喷血,肌体噗噗声响,血液不断飞溅。他们惊骇莫名,在这种声波下,肌体开始快速崩裂,内脏都要碎了。

就在这时候,大殿内那尊雕像手中的白玉人面灯轻轻摇曳,青光洒落,没入楚枫他们的体内,顿时驱除了声波的破坏力,并且形成青色的光罩将他们护在其中,隔绝了声波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