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60章 绝世妖圣

第一百六十章 绝世妖圣

废墟深处有未知的大恐怖,不过一声咆哮罢了,相距起码有上百里,却让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差点崩裂成血泥,简直恐怖滔天!

道教雕像手中的白玉人面灯将楚枫等人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青色的灯火摇曳,隔绝了声波的冲击力,并且形成光罩将他们护在其中。

“快!速度靠近大殿,靠近那盏白玉人面灯!”楚枫沉声说道,开口间鲜血汩汩淌出,在那声波的冲击下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

所幸他们三个的体质都非常强悍,肉身强大异常,生命精气旺盛,否则的话怕是早就殒命了,此刻虽然逃过了一劫,但仍旧心有余悸。

“废墟深处到底有什么恐怖的东西!”

“没想到那条烙印幽冥符文的暗红色铁链竟然是困锁那个恐怖存在的枷锁,或许是因为我们触动了铁链,所以才导致其在沉睡中苏醒过来。”在青色的灯火笼罩下,楚枫遥望废墟最深处,眼中不免浮现出了担忧,道:“经过漫长的岁月,也不知道铁链上烙印的幽冥符文是否还具有强劲的镇封效果,倘若让那个恐怖的存在挣脱出来,到时候这盏神奇的灯也决计护不住我们!”

“本座以前曾听父母提及过,幽冥净土中镇压着一些绝世大妖魔,难道这座城池以前就镇压着这样一个存在不成?”踏炎乌骓也看向废墟最深处,那里血沙与碎石冲天而起,在天空中形成巨大的蘑菇云,满天风云搅动,简直恐怖到了至极。

“唰!”

在那血沙与碎石形成的蘑菇云中出现了两只巨大的血色眼眸,如两轮血色的太阳,森寒而凶厉,一望之下让楚枫等人心中巨颤,心脏像是被人揪了一把。

“吼——”

废墟深处的存在又一次发出咆哮,恐怖声波化为黑色的符文滚滚而涌,刹那间席卷十方天地,整片废墟都跟着猛烈摇动起来。

就在这时候,废墟中有许多的阵纹浮现,绽放出青色的玄光,化解了声波符文的毁灭力量,否则这片废墟瞬间就要成为灰烬,大地都得沉陷,此等凶威堪称绝世恐怖!

“青灯道人!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如此漫长的岁月过去,你那青灯之火依然没有熄灭,更让本座想不到的是,你竟然会将自己的血肉炼化成灯油。可是又能如何,当年你未曾奈何本尊,无尽岁月后的今天,你早已形神俱灭,更不可能奈何得了本尊。这幽冥血链上的封印,迟早会消磨殆尽,而曾经的那些对手也早已逝去,本尊一旦脱困,这世间谁能相阻?!”

“轰!”

废墟最深处那些飞旋的血沙与碎石炸开,露出一尊魔气滚滚,血气滔天的巨大身躯,可是只能看到被魔气与血气笼罩的身影,却无法看清楚其躯体,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生物,唯有两只血色太阳般的眸子无比显眼,森寒嗜血的目光仿佛能将天地万物都冻住。

“妈的,那家伙绝对是妖圣级别的存在,这要是挣脱枷锁,在如今这个圣人难寻的时代来难有人与之抗衡,它走到哪里就会为哪里带去血腥灾难!”

“妖圣?”

楚枫心中猛烈一跳,带了一个圣字,那就是强悍到难以想象的存在,虽然楚枫从来没有见过圣级人物,也不知道他们的手段,但却是听说过圣人的名头,那是许多的大势力都要敬畏的人物。

“嘣——”

废墟最深处,那个绝世大妖魔疯狂挣动,大道圣纹刹那间绽放,万道血光冲霄,照亮了整片废墟,他疯狂轮动手臂,其上锁着的暗红色铁链哗啦啦声响,幽冥符文爆闪,天地间突然响起了诵经声,并且有无尽的幽冥古篆以及道家的符篆浮现了出来,充斥这片天地的每一寸空间。

废墟中央有一缕缕血色雾气在流动,而后汇集在一起,化为一道虚淡的身影,那是一个浑身流转着幽冥之气的中年男子,虽然身影很模糊,但依旧给人英武不凡与霸气的感觉。

“诸怀妖圣,当年你犯下滔天罪恶,我与道友将你镇压于此,希望你能意识到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将来为苍生一战,戴罪立功,不曾想漫长岁月后的今天,你心中的恶念依旧不灭,当初真该将你绝杀,炼化你的元神!”

流转幽冥之气的中年男子声如洪钟,响遍整个废墟,而他对妖圣的称呼也让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齐齐一震。

诸怀,乃是传说中的荒兽,其状如牛,生有四角、人目、彘耳,在那久远的年代,喜以人为血食。

楚枫万万没有想到,废墟最深处的镇封的大妖圣竟然是荒兽诸怀。一头妖圣级别的荒兽,它有多么强大简直不可想象。

“哈哈哈!”诸怀妖圣狂笑,拉扯得幽冥血链哗啦啦声响,两只血色的眸子中爆射数百丈长的戾芒,怒道:“狗屁罪行!我诸怀妖圣不过就是碾死些人类的蝼蚁罢了,这个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本圣强大而他们弱小,被我当做血肉何错之有。血幽冥王,难道你的手上就没有沾染过血腥吗,休要在这里道貌岸然,不过都是一群伪君子罢了!”

“无量天尊!”

楚枫等人的背后突然响起一声嘹亮的道号,一缕缕清气自大殿中的雕像内冲出,凝聚成一个老道人的虚影。他看向废墟最深处,双手竖于胸前,宝相庄严,身影一闪间便消失在原地,一下子出现在了血幽冥王的身边,与其共同面对诸怀妖圣。

“好!好个青灯道人,你个该死的牛鼻子,将血肉炼化成了灯油,竟然还能保留一缕残缺的元神,今日本座就让他们彻底消失在天地间,灰飞烟灭!”

诸怀妖圣显得非常暴戾,血色的瞳孔中闪烁慑人的芒,瞬间贯穿数十里长空,如两道绝世剑芒穿透了两极,仿佛要崩开乾坤。

青灯道人盘坐在虚空中,双手合十竖于胸前,宣了声道号:“无量天尊!诸怀妖圣,这么长的岁月过去了,想不到你还是如此暴戾,然而在幽冥血链的困锁下,你没有逞凶的机会。”

“少废话!就算本尊被幽冥血链困锁,要灭你们的一缕元神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诸怀妖圣疯狂咆哮,滚滚妖气与血气遮天蔽日,笼罩大片的天宇,凶威滔天。

血幽冥王淡淡一笑,道:“当年我们便已知晓,随着时间的流逝,幽冥血链的镇封力量会不断被消磨。而在这片怨气浓厚的地方,你的力量却不会被消磨,加上此地处于特殊的空间内,你也不会受到岁月的浸蚀,终有一日会在沉睡中醒来。所以我与青灯道友特意留下一缕元神,就是为了将你重新镇封,免得你为祸苍生!”

说到这里,血幽冥王顿了顿,继续道:“那年你第一次醒来,我们本来准备出手将你镇封,没想到却另有盖代强者路过此地,将你击成重伤,也算你运气好,那个强者并未取你性命。算算时间,如今已到近古时期末年了,与冥神大人曾经推算的黄金盛世相接,我与道友只需将你再镇封百年,届时自有后世强者来收你!”

“哈哈哈!”诸怀妖圣怒极狂笑,道:“当年那个人没有击杀本尊,那是本尊命不该绝,如今无尽岁月过去,那人怕是早已坐化。你说你们没有那个本事,就算能镇封本圣百年又如何?百年后本圣脱困,这天下将难逢抗手,至于你们所说的黄金盛世,不过就是血腥来临的前奏而已!”

“祸乱不会永远延续,总会有人将其终结!”血幽冥王眼中绽放冰冷的神芒,他抬手打出满天的幽冥古篆,演化出一柄鲜血淋淋长枪,散发出震动乾坤的杀伐之气。

“吼——”

诸怀妖圣仰天长啸,大道圣力如海潮般扩散,炽烈的神光自其口中喷出,演化出一张妖篆密布的大道圣图。圣图轻轻颤动,立时演化出一片巨大的杀阵,铺天盖地,亿万缕杀光绽放,洞穿天上地下,绝世恐怖!

“你的道宫内修炼出的大道圣图的确威力强悍,可惜在幽冥血链的镇封下根本发挥不出几分威力!”血幽冥王凝声说道,而后转头看向青灯道人:“道长,我们存世的时间不多了,速速将其镇封,也算是完成了使命!”

“幽冥道友所言甚是,总算该解脱了,只是无法看到未来的黄金盛世,看不到无尽天骄聚首,争锋神道之路的惊艳画面,实在有些遗憾……”

青灯道人张口喷出先天清气,化为青色的大葫芦,绽放玄光千万道,葫芦快速变大,挤满了大片的天宇,其中飞出无数的剑气,杀入诸怀妖圣的杀阵中展开猛烈对抗。

“锵!”

血幽冥王演化出的战枪沉浮,如一道永恒之光洞穿虚空,直击诸怀妖圣的大道圣图,瞬息间交击千万次,大道余波滚滚,圣能滔天,如神海翻腾,向着整片废墟席卷而去。

这种战斗的景象恐怖至极,是楚枫从未见到过的,完全超乎了想象。看着那些大道圣能疯狂席卷而来,他不由得心惊胆跳,在这种情况下难以保持镇定。

“唰!”

大殿中那尊雕像手中的白玉人面灯动了起来,它从大殿中飞出,在空中沉浮,灯火摇曳,扫出一束炽盛的青光,大道气息弥漫天地,立时隔断了那些余波的冲击,并且将整个道观都护在了青光中。

大道圣能眼看就要冲击到楚枫他们面前了,他们甚至有种灵魂都在寸寸瓦解的感觉。然而青灯摇曳,圣威笼罩,化解了必死杀局,护住了他们的性命,让他们皆惊出一身冷汗。

面对这样的情况,也就是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要是换做别人,恐怖早就吓得双腿发软,体若筛糠,连站都站不稳了。

“小子,你说这座山峰到底怎样的地方,而那些古阵纹又是什么级别的?其中演化的空间竟然藏着幽冥净土内的城池废墟,还封困着绝世妖圣!”熊孩子说话都有些哆嗦,再也没有平时的大大咧咧与嚣张自大,红花大裤衩都被冷汗给湿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