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61章 青灯相赠

第一百六十一章 青灯相赠

楚枫没有心思去回答熊孩子的问题,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废墟最深处的战场中。

“轰!”

惊天巨响中,这片天宇都跟着猛烈震动,诸怀妖圣的大道圣图在血色长枪与青色葫芦飞出的剑气攻杀下逐渐往后退去,其上的符篆都崩碎了许多,化为满天的光雨与溃散的大道气机不断冲向远方。

正当楚枫被这种战斗场面所震撼的时候,诸怀妖圣的眸子突然爆发出璀璨的神芒,他的目光一下子盯了过来,刹那间楚枫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被禁锢了,无法动弹,这种感觉让他惊骇莫名。

“龙血的气息,竟然是龙血的气息,真是天助我也,今日我诸怀妖圣注定要脱困,谁也拦不住本尊!”诸怀妖圣仰天狂笑,那声音简直比神雷轰鸣还要可怕,震得乾坤都在摇颤,月日星辰都仿佛都要坠落下来似的。

“唰——”

诸怀妖圣的身体中冲出一道虚影,与之真身一模一样,瞬间穿过无尽的长空逼近了楚枫,停留在道观边缘的青光结界外,两只如血日般的眸子仿佛能吞噬人的灵魂,单凭这种目光与气息就足以让人战栗!

“不好,快护祖血传承者,万不可让他得到真龙神血,否则封印将会立解!”血幽冥王与青灯道人见状齐齐惊呼,几乎在同时转身杀来,鲜红滴血的战枪与青色的大葫芦同时跳转方向,如一道道贯穿永恒的神芒洞穿虚空,直取诸怀妖圣的虚影化身。

“晚了!天眷本尊,今日你们必将神形俱灭!”诸怀妖圣疯狂狞笑,探出一直黑色的爪子,铺盖天地笼罩下来,“嘣”的一声撕裂了青光结界。与此同时,楚枫感觉到一股不可抗拒的恐怖力量渗透到了体内,真龙神血不受控制地奔涌起来,并且快速冲向头顶,即将要被摄取出去。

“唰!”

白玉人面青灯在空中摇动,扫出一道炽盛的青芒,如惊天神剑般斩杀下来,欲阻挡诸怀妖圣。然而诸怀妖圣张口喷出先天妖圣精气,刹那间化为大道圣图,无尽的妖族圣纹沉浮,一下子就将青灯给定住了,斩杀下来的青光也定格在了空中,一时间奈何他不得。

血幽冥王与青灯道人相距太远,而且后出手,根本来不及阻止了,他们焦急万分,以最快的速度冲来,想要阻止诸怀妖圣。

而此刻的楚枫痛苦万分,只觉得浑身剧痛钻心,所有的真龙神血都向着头顶冲去,即将被抽离身体,他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掏空了,包括灵魂都像是要从肉身分离出去了似的。

“坏人!不许你欺负小哥哥!”

危机关头,楚枫的头顶冲出一缕莹白的光芒,两三岁大的小漓儿自他的体内显化了出来,伸出小手臂挡在楚枫的身前,精致如瓷娃娃般的脸上充满了愤怒。

“你……”

诸怀妖圣顿时一颤,见到小漓儿的瞬间,那双如血日般的眸子中浮现惊骇之色,探出的爪子中的吸力也因此一滞。

“当——”

小漓儿非常愤怒,纯净的大眼中含着泪水,眉心的图纹交织流转,伴生青铜钟“当”的一声飞了出来,瞬间变大千万倍,震出幽幽钟声。

刹那间整片时间都在摇动,似乎有万古前的气息弥漫开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一股诡异的感觉,似乎时光在不断更迭,要将带着他们回到万古前的岁月。

“啊——”诸怀妖圣发出惊恐大叫,妖圣的威势荡然无存,竟然转身就逃,狼狈不堪,口中发出惊骇莫名的咆哮声:“是你,怎么可能是你!是那口钟,不……怎么可能……”

“轰——”

诸怀妖圣的化身在钟声下崩裂了,未能逃回废墟最深处,当即让其本体发出一声惨叫与愤怒的咆哮。化身乃是他的大道圣血之精所化,就这样被崩裂了,使得他伤了元气,再面对血幽冥王与青灯道人,其结果可想而知。

远空中,血幽冥王与青灯道人都很惊讶,他们看了楚枫与小漓儿以及伴生青铜钟一眼,而后转身杀向诸怀妖圣,血枪与青色葫芦以及白玉人面青灯不断攻伐,扫出万千大道圣光,封印的力量充斥整个天地。

“不……本尊不甘心……”诸怀妖圣怒吼连连,但是其气息越来越弱,最后所有的妖气与血气都消散了,没入了其体内。

诸怀妖圣在最后关头将元神封存于体内保护了起来,如此凭借血幽冥王与青灯道人的一缕元神根本不可能杀死他,只能将其镇封而已。

“道长,你我的使命总算是完成了,当年因突发状况,未能将其镇杀,而今也只能多镇压它百年而已,将来还得需要后世强者出手……”

“无量天尊!血幽道友,你说即将到来的黄金盛世真的有机会吗?”青灯道人的虚影在短短一瞬间像是苍老了数百岁,身体变得虚淡了不少,气息越来越弱了,道:“万族何以走到今天啊,欲望、力量、永生,真的连神灵都参不透吗?”

“参不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为此而不择手段,没有底限,以无尽的鲜血与尸骨为代价……”血幽冥王叹息,少了些英武,多了些悲凉。

楚枫等人看着血幽冥王与青灯道人即将消散的一缕元神,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悲凉感。他们强留一缕元神不灭,渡过万古的岁月,忍受无尽的孤独与寂寞,为的就是等待将诸怀妖圣重新封印的这一天,这种执着与付出让人感动与崇敬。

“孩子,你的身体是不是曾出现过问题?”青灯道人与血幽冥王来到坍塌的道观内,目光齐齐落在楚枫的身上,摇头叹息道:“可惜了,神血之精失去了三分之一,想要重生希望渺茫……”

“前辈,只要活着便有希望,我相信将来有机会让失去的精血重生。”楚枫凝望着青灯道人与血幽冥王的眼睛,坚定而自信,不由得让他们连连点头,露出赞赏之色。

“小小年纪,便拥有如此坚韧不拔的心性,拥有如此的自信,实属难得,或许也只有这样的你才能配得上体内流着的真龙神血,只是未来的路将会艰辛无比,孩子你得有心理准备。在任何一个时期,若无强大的势力庇护,血脉越强的人,成长便越加艰难,更可况是你这种血脉……”

“嘿嘿……”听了这些话,熊孩子得意地笑了起来,对青灯道人与血幽冥王说道:“前辈,你们大可不必担心,以我们三个的潜力,必能横推同阶无敌手,将来马踏宇宙星空,拳打八荒六合,当世无敌,震慑寰宇!”

话落,熊孩子脸上的霸气与飞扬逐渐变成了猥琐的笑容,涎着脸将手伸向青灯道人与血幽冥王,干笑道:“两位前辈,您们看能不能给点宝贝与圣兵之类的,也好让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能更好的抵御强敌,将来问鼎绝巅,为苍生谋福,您们说是不是?”

楚枫脸上的肌肉不由得抽了抽,从熊孩子出声说话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没有憋好屁,果真如他所想那般,竟然是想从两位前辈身上骗取宝贝。

“呵呵……”青灯道人捋了捋花白的胡须,笑眯眯地看着熊孩子,满脸的慈祥,道:“不错不错,竟然是天地精华凝聚而成的血肉之身,婴孩身与成人的元神,应该还没有彻底融合吧,不知道老道我的这缕残缺元神进入这样的身体中会不会有效果……”

听到这话,熊孩子顿时吓得跳了起来,一下子就躲到了楚枫的背后,脸色相当的难看,整个身体都在颤抖,道:“我说前辈,你们不是说要解脱了吗,如您这样的盖世强者,要是成为婴孩身,岂不是让人笑话么?那个宝贝啊,圣兵啊,咱就不要了,您们还是赶紧上路吧……”

楚枫伸手就是一巴掌拍在熊孩子的头上,当场差点将其拍得趴在地上,这家伙简直太欠揍,竟然对青灯道人与血幽冥王如此不敬。

“两位前辈,这熊孩子说话口无遮拦,还望您们不要与他计较。”楚枫诚心表示歉意,而后问道:“敢问两位前辈,我们要如何才能离开这片空间,之前我们误踩到阵纹来到了这里,如今却找不到出去的方法,望前辈能指点生路。”

“还是你这孩子懂得尊敬老人家,不像那个穿着红花大裤衩的家伙,要不是老道担心出手太重,真想给他一巴掌!”青灯道人似笑非笑,而后深深凝视了楚枫与踏炎乌骓一会儿道:“如何离开此地,你们无需担忧,老道与血幽道友的元神即将消散,届时血幽战枪将会留在此处镇压怨念,而我的青灯则赠予你,它自会破开空间带着你们离开这里。”

“啥?!”熊孩子听到这话立时惊叫:“你要将青灯赠送给我们?!”

“妈的!扁毛畜生,听到青灯你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前辈说的是赠与楚枫而不是你,滚一边玩泥巴去!”踏炎乌骓早就看不下去了,要不是有两位前辈在场,它或许早已撅起蹄子收拾熊孩子了。

此刻,楚枫的心中非常不平静,甚至可以说万分激动,青灯道人的白玉人面青灯绝对是至宝,而且其中灯油还是由他的血肉炼化而成,这等宝物相当于是他生命的延续,如今却要赠送给自己。

激动过后,楚枫的心变得沉重了起来,若收下这盏青灯,那么意义非凡,也就相当于要承载青灯道人的意志与信念。

“孩子,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现在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一直沉默的血幽冥王凝重地看着楚枫,道:“先前你体内飞出的那口青铜钟是如何得到的?”

楚枫微微一愣,如实回答道:“那是晚辈的伴生器物,晚辈乃抱着它出生的。”

“伴生器物?”

血幽冥王与青灯道人都很吃惊,面面相觑。

“前辈,晚辈的伴生青铜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这倒是没有,只是此物过于特殊,其威能不可想象。而且这口钟曾经绝对在这里出现过,否则诸怀妖圣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不过你也不要担心,既然是伴生器物,那么便不会对你有危害,此钟我们也看不透,将来随着你的境界越来越高,或许便能发现它更多秘密与神奇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