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62章 先辈英杰的悲凉

第一百六十二章 先辈英杰的悲凉

青灯道人与血幽冥王的元神所化的虚影消散了,化为满天的光雨,飘散在天地间,纷纷扬扬,绚烂夺目,可是楚枫的的心情却很沉重。

握着白玉人面青灯,楚枫感觉它仿佛重若万钧,它是青灯道人生命的延续,其上承载了他的意志与信念,握着它,楚枫突然间觉得自己肩上有了一种责任。

今日在这里见到的一幕幕,是楚枫连想都没有想到过的场景。青灯道人与血幽冥王以残缺的一缕元神镇压诸怀妖圣,战到天宇摇颤,八荒震动。

他们为的是什么,为的不是自己,而是后世人,是苍生!

忍受万古的孤独与寂寞,留下不灭的残缺元神,甚至可以说是苟延残喘到如今,只为了将穷凶极恶的诸怀妖圣再镇压百年,使其短时间内不能为祸生灵。

然而如青灯道人与血幽冥王这样的人物却不被后世人所知,他们的名字早已埋葬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后世人没有记住他们,这是多么的悲哀。

楚枫以往不懂得这些,甚至想都没有想过关于类似的事情,毕竟他虽然经历了很多,心智成熟,但年纪始终还小,不足十三岁。可今日看到这样的画面,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他突然为人族与万灵而感到悲哀,这种心情不知道该如何如形容。

楚枫知道,如青灯道人与血幽冥王这样为人族与万灵做出贡献,留下功德的强者不在少数。自古以来,人族与万灵传承无尽岁月,若以年计,当有数百万年的时间。

在这样一段漫漫的岁月长河中,历经多少的时代,不知道涌现过多少人族与异族的英雄,他们或许在当世是英雄,被人所尊敬与传唱,可是再大的丰功伟绩,终究抵不过漫长的岁月,最后他们的名字消失在史书中,不为后世人所知。

“踏炎、熊孩子,你们说是什么湮灭了他们的功德,是什么抹去了他们的名字……”

“是什么?是时间吧,如此漫长的岁月过去了,谁又还能记得他们呢?”熊孩子难得的正经了起来,脸上也浮现出淡淡的悲凉。

“不对,不是时间!”楚枫摇头,淡淡地说道:“是人心!湮灭这一切的是人族与万灵的心,这才是世间最可怕的东西,胜过岁月的浸蚀。”

“人心?这话怎么说?”踏炎乌骓不明白,以疑惑的眼神看向楚枫。

楚枫淡淡一笑,颇有些嘲讽的意味:“你想,倘若曾经那些蒙受他们的恩德的人真的能深深的记住他们,对他们感恩戴德,必定会世世代代相传。可是后代的人,并未经历过上代的灾难,所以在他们的心中,拯救过其父辈或祖辈的英雄就不是那么重要了,缺少感恩与尊敬之心。或许已经忘记了若没有那些人拯救其父辈或者祖辈,这世间又怎会有他们。”

“小子,我突然发现你好像老了数百岁,竟然感概人世悲凉了。”熊孩子看了看楚枫,叹息道:“大多数人不都如此吗?活在当世,也便只顾着追求快活、为私欲,哪能想到先辈英杰血染大地时的付出,哪能想到他们的美好生活都是先辈英杰以血肉与脊梁撑起的天地。更有甚者,为了自己的利益,甚至还诋毁与诬蔑曾经那些为人族与苍生而战的英杰,这样的事情在我们那颗生命古星可没有少发生!”

“妈的!这世间还有这种忘恩负义的畜生,这是人性的缺失,道德的沦丧!”踏炎乌骓听了这些话非常愤怒,鼻孔中喷着白烟儿,道:“你们人类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择手段的吗?真让本座所不齿!”

“你妹的尖耳朵牲口,怎么说话的呢?!”熊孩子发毛了,提着红花大裤衩跳了起来,怒道:“天下苍生皆如此,何止我们人类,只要拥有高智商的种族,大部分都如是这般!你们妖族不也是这样吗?当年你经历过那场血乱,难道不知道金翅大鹏族、蛮犼族、穷奇族等等都是帮凶吗?!”

“你们别争了,万族皆如此,任何种族都少不了忘恩负义的人,当然也有懂得感恩的人,他们会记得先辈英杰的付出,会永远铭记与敬重他们!”

楚枫制止了踏炎乌骓与熊孩子,不然非得掐架不可。他将手中的青灯举高了些,看着摇曳的一点灯火,仿佛觉得那是青灯道人的意志与信念在燃烧,亘古不灭。

青灯道人的元神在消散之际传给楚枫一段法诀,是用来催动青灯的。当楚枫使用这段法诀的时候,其手指尖上便浮现出许多细小的符篆,青灯的灯火顿时摇曳了起来,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唰!”

青灯扫出一束光芒,如青色的天刀般割开了空间,在这个坍塌的道观内便出现了一条丈宽的通道,通道的另一端长满了植被,有草木的气息迎面扑来。

“速速离开这里!”

楚枫不断施展法诀,维持这条通道,叮嘱熊孩子与踏炎乌骓的同时转头看向道观外的废墟,在废墟中央有一柄鲜血淋淋的战枪在沉浮,那是血幽冥王的兵器,在镇压着这片废墟内的怨气。

踏炎乌骓希律律长嘶,熊孩子也乐得哇哇大叫,终于可以出去了,也就意味着不用困死在这里了,前方就是生路,而这里便是死地,让他们有种即将通往天堂的感觉。

等他们都离开了这里,楚枫这才手持青灯踏入通道,很快便回到了外界,只是此刻身处的位置已经不是他们误踩阵纹的地方了。

终于回到了外界,楚枫等人大口呼吸着空气,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也就在这时候,熊孩子突然扑了上来,伸手就抓向青灯,想要据为己有。

楚枫与踏炎乌骓都意料不及,被熊孩子得手,正当他想要仰天大笑的时候,一阵风吹过,青灯的灯火一下子就熄灭了,其脸上的贱笑顿时凝固。

“灯灭了!怎么回事?!”

踏炎乌骓与楚枫尽皆惊愕,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熊孩子见状,脖子一缩,一抖手将青灯扔到了楚枫的手中,色内厉荏道:“不关大爷的事,它自己熄灭的,与大爷无关,你们休想往大爷头上扣屎盆子!”

“妈的!你这黑手,到底摸过什么东西,万古不灭的青灯到了你的手中突然就灭了,你个败家子,混账东西,本座将你踩出翔来!”

踏炎乌骓几乎要暴走了,这青灯可是圣兵,灯火万古不灭,有这样的圣兵在手,随着修为的提升,逐渐便能发挥其一些威力,将来可以成为杀手锏,却不想被熊孩子给弄熄灭了。

熊孩子知道自己闯祸了,撒丫子狂奔。

“扁毛畜生,你有种别跑!”

“妈的,尖耳朵牲口,你有种别追!”

……

楚枫站在原地,嘴角浮现出一缕笑容,懂得催动青灯法诀的他,早就知道青灯万古不灭是因为有青灯道人那缕元神在催动,目的是为了散发出纯正柔和的气息,化解废墟中的怨气。

先前熊孩子抢走了青灯,使其脱离楚枫的手中,法诀也就断了,青灯自然就熄灭了。为了惩戒熊孩子,楚枫装着脸黑,果不其然,踏炎乌骓直接就动蹄子了,追得那家伙如兔子般满山跑。

楚枫将白玉人面青灯收入伴生青铜钟内,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自从进入灵境天地以来,收获实在是太大了,他觉得这或许与自身的气运有关。

这盏青灯乃是圣器,而且是没有被封印的圣器,其中必定孕育出了神祇。不过楚枫还无法与神祇沟通,毕竟这不是伴生器物,以他现在的境界想要沟通圣器的神祇根本不可能。

即便是如,楚枫也非常满足了,有了这盏青灯,随着将来的修为越来越高,便可以催动青灯的威能,即便是只能发挥万分之一的威力也足够了。

当然,这种圣器也不是随意就能催动的,每次使用必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催动一次这样的圣器,体内的神力恐怕瞬间就会被消耗得丁点不剩。而先前能催动青灯是因为青灯道人在消散之前注入了一缕大道圣力于其中,楚枫施展的法诀只是一个引子,否则以他的境界,根本不可能催动得了。

“妈的,尖耳朵畜生,大爷虽然很帅,号称俊美小皇子,但大爷不喜欢大公驴,你贴着大爷的屁股瞎转悠什么?”

“扁毛畜生,要不是本座担心会踩到隐藏的阵纹,就你那两条小短腿,早就追上你了!”

“嘿嘿,来呀,来追大爷呀,哈哈哈,大爷屁股后面的味道是不是很性感?”

……

半个时辰后,踏炎乌骓与熊孩子都累了,不断喘着粗气,楚枫趁此劝住了他们,总算避免了一次鸡飞狗跳的大战。当他们知道青灯并没有出现问题时,两个家伙几乎同时跳了起来,愤懑指责楚枫,说他不厚道。

“别闹了,你们看看这里位于山峰什么地带?”楚枫望向四周,根据刚才的观察,他觉得此处很有可能已经是山峰的半山腰了。

“这是半山腰,我们竟然直接到了半山腰!”

“快让小漓儿来看看,她见到的道场与道台究竟在哪个方向!”

楚枫闻言摇了摇头,眼中浮现出心疼之色:“漓儿睡着了,她有些虚弱,或许是因为在废墟道观中对抗了诸怀妖圣的原因。既然已经到了半山腰,我们自己去寻找吧,这里应该没有阵纹了,而且我也感觉到了一股很特别的气息从左边传来。”

踏炎乌骓与熊孩子没有再要求让小漓儿出来指路,他们将信将疑地跟着楚枫向着左边走去,很快翻过一座小山峰,而后又进入一条峡谷,这时候他们都感觉到了一股重力加身,脚步逐渐变得沉重。

“玄黄精气根源!肯定是它,不知道还有多远的距离,竟然就让我们受到了影响,脚步似有千斤重!”

踏炎乌骓发出惊呼声,它显得非常激动,曾经在神山内见过这种玄黄精气根源,自然能辨认出这种奇特的状态是因为玄黄精气根源的缘故。

“不知道我们能否靠近它,希望这种加身的重力不要超过了我们的肉身极限才是!”

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警慎前行,他们不敢走得太快,担心有变,若是被压得骨断筋折,那可就悲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