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63章 道台上的女子

第一百六十三章 道台上的女子

峡谷的对面是一片开阔地,而开阔地的三方都是云雾沉浮的悬崖,当楚枫等人穿过峡谷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全都震撼住了。

这片开阔地非常平坦,地面到处都是古篆,它们虽然没有发出任何的光芒,但是却散发出一股让人浑身舒泰而又有丝丝寒意的气息。

楚枫觉得自己仿佛立身在冰天雪地,同时又像是要举霞飞升了似的,这种矛盾的感觉源自地面上那些古篆散发出的气息。

“好古老的古篆……”熊孩子震惊过后不断咋舌,道:“小子,你有没有发现,这些古篆字体好像与你那伴生青铜钟的古篆字体相似,多半是属于相同时期的文字!”

“我早已看出来了!”

楚枫点头,在看到这些古篆的那一刻,他便想到了伴生青铜钟上的古篆,字体的确非常相似,当属于同一时代的文字。

“这种古篆本座看着有些熟悉……”踏炎乌骓惊疑不定,道:“可是玄黄精气根源呢,漓儿所说的道场与道台又在何处,莫非我们走错了方向不成?”

踏炎乌骓这么一说,熊孩子也点头表示赞同其看法,认为多半是寻错了方向。然而楚枫却静静地站立在原地,目光落在前方那片刻满古篆的地域中心,眼中有着惊讶与疑惑。

楚枫的心中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似乎就在前方有他所熟悉的气息,可是这种气息却是他从未感受过的,但内心深处实实在在有这种诡异的感觉。

“小子,你发什么呆?”

熊孩子以手指捅了捅楚枫的大腿,可是楚枫并无反应,双眸依旧看着前方,在其胸口有淡淡的白光泛动,那块佩戴在胸前的白玉坠子有了异常反应,变得有些微热。

这时候,楚枫心中那种奇异的感觉越加强烈了几分,使得他不由自主往前迈步,惊得熊孩子与踏炎乌骓尽皆惊叫起来。

“别动!踩到那些古篆将会发生怎样的情况,我们谁也不知道,倘若有杀力,你必会形神俱灭!”

楚枫闻言,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眼中没有任何的担忧与忐忑,道:“不会有事的,我感觉好像有未知的力量在牵引着我往前靠近。”

话落,楚枫继续迈动脚步,当他的脚踩在刻满古篆的地面上,那些古篆自他脚底开始泛起了莹白色的光芒,刹那间所有的古篆全都亮了起来,并且演化出万千的符文,形成符文密布的莹白色结界,将他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隔绝开来。

“楚枫小心!”

“楚小子没事,这些古篆似乎没有杀伐之力!”

踏炎乌骓与熊孩子站在结界外忐忑地看着结界内的楚枫,也就在这个时候,结界内的景物快速变化,刹那间变成了一个道场。

“这是……道场……”熊孩子与踏炎乌骓面面相觑,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中浓浓的惊愕,道:“这不会是漓儿看到的道场吧?”

“不对……”踏炎乌骓微微沉吟,道:“这个道场需要触碰到古篆才会显化出来,先前我们根本就看不到,那么在山峰之下的时候,漓儿又是如何能看到这片道场的?”

“先别说话,我们再看看,倘若道场内有道台与玄黄精气根源,那么肯定是漓儿看到的那个道场!”熊孩子凝目看向结界内的场景,道场虽然是显化了出来,可是里面有飘渺的雾气在沉浮,仿佛是来自九天的仙气在流动,使得道场内的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楚枫结界中前行,已经来到了道场的边沿,仙雾沉浮,将他笼罩,使得他看起来飘渺而不真实。他有节奏地迈动着脚步,在那道场深处,感觉到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他不顾一切想要一探究竟。

仙雾逐渐淡去,道场中的场景也越来越清晰,而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的目光也都落在了道场的中央。在那里有一缕缕上蓝下黄的气体在沉浮,散发出一股来自太初的久远气息,相距如此之近,那种加身的重力却反而消失了。

道场呈圆形,中央位置的四周地面上篆刻着代表八卦方位的符篆,整个道场看起来就如一个阴阳八卦图,而在八卦图的中心点,那里有一座白玉道台,直径约一米左右,流转着淡淡的白光,弥漫出仙性气息。

白玉道台的前方,紧挨着的地方有一物,通体缭绕着迷雾,但由于距离非常近,楚枫能看清那到底是什么,当场差点惊呼了起来。

同时,熊孩子在结界外也看到了那个通体缭绕迷雾,溢出玄黄精气根源的器物,他的双眼光芒大绽,激动得身子都在颤抖,道:“是鼎!一尊古鼎!难道是神岳之主所说的由玄黄精气凝聚而成的太初玄黄古鼎?!”

无论是楚枫还是熊孩子都没有想到溢出玄黄精气根源的器物竟然会是古鼎,由此便可联想到当初在洪荒神岳的时候,神岳之主口中所说的那尊太初古鼎,若真是那尊古鼎,绝对是旷世仙宝!

楚枫尚在渊龙古村的时候,荒脉深处发出惊变,导致无尽的凶禽猛兽逃离,后来从神岳之主口中得知,一切皆因太初古鼎的出现而导致。

荒兽、神兽、蛮兽,都为了太初古鼎而拼杀,甚至因此付出惨重的代价,可想而知,这尊鼎对于它们来说有多大的诱惑力。

最重要的是,这尊鼎并非神岳之主所说的由玄黄精气凝聚而成,因为它是由最本源的玄黄精气根源凝聚而成,如此便更加宝贵,这世间绝难再寻出第二尊!

“妈的,肯定就是太初古鼎,这可是让那些荒兽与神兽以及蛮兽都为之疯狂的仙宝。现在楚小子已经进入了道场,看他的样子好像并没有感受到任何不适,难道真得有机会将其收走吗,不行了,大爷要激动得要疯了……”

结界外,熊孩子与踏炎乌骓已经兴奋与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心脏怦怦跳动。而此刻楚枫正缓缓走向道场中央的道台,胸前佩戴的白玉坠子始终都散发着温热的气息,一缕缕暖流通过肌肤流向周身各处。

就在楚枫距离白玉道台不足十米的时候,道台上的空间突然一阵晃动,在莹白色的光芒中,一道妙曼的身影显化出来,她像是透明的影子,静静地站立在白玉道台上,即便只是背影,也足以用仙姿玉骨来形容。

突然出现的女子身影让楚枫以及结界外的熊孩子与踏炎乌骓都是一惊,整个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但很快他们就不再忐忑了,因为那道仙姿玉骨的身影只是静静地站立在道台上,没有散发出任何一丝危险的气息。

与此同时,楚枫胸前佩戴的玉坠突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玉坠上刻着的那株小草竟然轻轻摇曳了起来,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瞬间笼罩整个道场。

在这种气息中,楚枫觉得自己仿佛在穿越时空,感受到了上古的气息与太古的气息以及神话时代的气息,他觉得自己在逆着时空长河而行,跨越了上古与太古上百万年的时间,置身于无尽久远的神话时代……

同时,楚枫的心中莫名升起了孤独与寂寞感,让他觉得这世间仿佛只有自己一人,将要面对举世皆寂的万古岁月,他的心突然间冰凉冰凉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楚枫终于缓了过来,才发现这些都是错觉,但当他的目光落到白玉道台上那道背对着自己的妙曼身影上时,这种孤独与寂寞的感觉又一次升起。

楚枫终于明白,心中的感觉便是白玉道台上的妙曼身影所致,是她给了自己这样的感觉。除了独孤与寂寞,楚枫甚至还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亘古不变的执着与浓到化不开的不舍与眷恋。

楚枫的心中充满了无数的疑问,前方的那个女子到底是谁,能留下一道虚影到万古后,定然是极其强大的存在,而且连太初古鼎都在此处,更加证明其强大。

她静静立身在白玉道台上,青丝如瀑悬,发间不着饰物,一身白衣胜雪,衣袂飘飞,如欲乘风而去的仙子,可惜的是楚枫看不到她的脸。

“哎……”

一声幽幽叹息,仿佛划破了万古的时空,在这片天地间不断回荡,久久不绝。声音萦绕在楚枫的耳畔,使得他的心都跟着充满了惆怅,充满了不舍,充满了决绝,还有无悔的执念……

楚枫的心情莫名沉重,一声幽幽叹息,竟然饱含如此复杂的情绪,他不由得对这个女子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突然,女子的身影动了动,她竟然缓缓转过了身来,这让楚枫的心猛地一震。然而当女子彻底转过来的时候,楚枫却发现她的脸笼罩着迷雾,大道气机流转,根本无法看透。

在女子转过身来的时候,白与道台上出现了一个古旧的花盆,其上栽种着一株通体如白玉般的小草,晶莹剔透,共有九片叶子,轻轻摇曳。

最让楚枫吃惊的是,那株小草顶端的叶片上有着一滴紫金色的血液,在叶片上缓缓滚动,散发出难以言喻的强盛生机,溢出淡淡紫金霞光,源源不断没入小草的根茎与叶片内。

“那是……真龙神血!”

楚枫的心如被重锤震击,这样的画面实在让他太过震惊。虽然他知道眼前的都不是真实的画面,多半是无尽岁月前发生的,由于白玉道台上的大道符篆而保存了下来,在当世显化。

可是,此刻看到的不是实体,但却足以证明这样的画面在曾经的某个年代是真实存在的。那株小草上怎么会有真龙神血,而那个女子又是谁,真龙神血的出现与她有什么关系?

楚枫呆呆地看着那滴真龙神血,虽然只是虚影,但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它比自己体内的真龙神血之精要精纯许多倍,似乎更加纯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