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64章 天地玄黄炼古钟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天地玄黄炼古钟

结界外,熊孩子与踏炎乌骓也震撼到呆滞,他们虽然不像楚枫那般可以通过真龙气息有所感应,但是那株小草上的血液与楚枫的血液实在是太像了。

熊孩子与踏炎乌骓皆见多识广,自然知道那紫金色的神血之精除了真龙体几乎不会有别的体质能拥有。毕竟神血之精代表了本源,它与血气不同,修者的血气或许会因为修炼特殊功法而改变颜色,可是神血之精绝对不可能改变。

“有没有搞错!这里曾经竟然有真龙神血之精!”熊孩子喃喃自语,表情看起来有些呆滞,道:“可惜了,留下的只是万古前的画面,否则楚小子便可恢复些本源精血了。”

“扁毛畜生,我有个惊人的推测,曾经或许有神灵来过这里!”

熊孩子本来听到扁毛畜生这个称呼就要发飙,但是听到后面半句话,顿时巨震,道:“怎么可能有神灵!上古时期与我们现在的近古时代都没有出现过神灵。自从太古时期那场动荡发生后,宇宙间的修炼环境急剧变化,大道高远而不可感,这个世间连圣人都少见!”

“上古与近古没有人证天位,成就无上神灵,难道太古时期与更久远的神话时期就没有了吗?先前你也说这里的古篆很有可能是神话时期的古字,所以我的推断应该不会有错,因为这些古篆似乎与无上神文极其相似,特别是其中蕴含的那种道韵,高深莫测,难以言喻,甚至比我父母的老主人书写的字所蕴含的道韵都要玄奥!”

“难道说,那女子的虚影便是曾经来过这里的神灵?”熊孩子不得不相信踏炎乌骓的话了,看着结界中仙姿玉骨的身影,心身都忍不住战栗。

“不知道,本座觉得应该不是吧。自古以来,神灵可都是无上存在,超越人道绝巅,屹立神坛之上,他们这样的人物向来都是神秘的,也是威严的,怎么会留下这样独孤寂寞而又让人觉得惆怅万分的虚影……”

“咦!尖耳朵牲口,你看那道女子身影好像在凝视楚枫,莫非这并不是虚影,而是她留下的一缕不灭神念?”说到这里,熊孩子面色大变,惊叫道:“她要是对楚枫小子出手怎么办,那可就死定了,恐怕伴生青铜钟都抵挡不了!”

“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虽然在那小草上出现了真龙神血之精,但并不能说明那真龙精血是她当初抢夺来的。而且她若是要对楚枫不利,早就出手了,何须等到现在!”

此时此刻,楚枫感觉自己正在被白玉道台上的女子虚影凝视,他有种灵魂都被望穿的感觉,似乎自己在她的面前没有丝毫的秘密,完全透明似的,这种感觉让他遍体生寒,如芒刺背。

“当——”

突然,丹田内的伴生青铜钟响了一下,楚枫看到白衣胜雪的女子轻轻抬起了纤细的玉手,伴生青铜钟“唰”的一声飞了出来,根本不受控制。

这种情况让楚枫大惊失色,这可是他的伴生器物,就这般被人自体内摄取出去,丝毫没有抵抗之力。更让他惊骇的是,伴生青铜钟飞离体内后,竟然与他失去了一切的联系,钟明明就在前方,眼睛可以看到,可是却无法感应到它的存在。

“漓儿!”

楚枫疾呼,想要唤醒伴生青铜钟内的神祇,担心她会因此而受到伤害。可是青铜钟没有半点反应,他与漓儿的感应也完全被切断了。

“你是谁?为何要夺走我的伴生青铜钟!”楚枫大声喝问,在这种情况下他觉得面前的女子很有可能不是虚幻的画面呈现而出的,而是某个时代的强者留下的残缺元神或者神念。

在楚枫的大声喝问中,白衣胜雪的女子怔了怔,她看着楚枫,脸上的大道迷雾散开了些许,露出一双美丽而清冷的眸子,只是那双眸子显得有些迷茫,仿佛是在努力回忆什么,可最终却转过了身去。

“唰!”

白衣女子纤手挥动,伴生青铜钟一下子就飞到了她的身前,停留在溢出玄黄精气根源的太初古鼎上空沉浮,这样的画面看得楚枫心惊胆跳,他真的担心伴生青铜钟会承受不住玄黄精气根源的力量而损坏,如此便会殃及器中神祇——小漓儿。

楚枫想要阻止,他往前迈动脚步,可是却发现双腿像是生了根,根本无法移动分毫,整个人都被彻底禁锢了。

“嗡!”

白衣女子纤手不断挥动,打出无尽的古篆,交织成仙光璀璨的阵图,“唰”的飞到空中,垂落万千莹白丝绦,将伴生青铜钟与太初古鼎全都笼罩在其中。

与此同时,太初古鼎上的缭绕的迷雾淡化了许多,在莹白的仙光丝绦中,它从地上飞了起来,并且快速变大,竟然一下子将整个伴生青铜钟都装了进去。

“你……”

楚枫怒火冲霄,这是他的伴生器物,就这般被装进了太初古鼎,其中有无尽的玄黄精气根源,恐怖滔天,伴生青铜钟多半要因此而毁坏,而小漓儿也会因此而消散。

“当”、“当”、“当”……

太初古鼎内传出锻打仙铁般的声音,震耳欲溃,金属颤音刺破天穹,在这片天地间不断回荡,久久不绝。

楚枫脸色非常难看,双眼逐渐变得通红如血,失去伴生青铜钟也就等于再也见不到可爱的小漓儿了,这让他无法接受。可是身体被禁锢,他想要冲上去却做不到,想要大声吼叫都不行,因为就连声音都被禁锢了,只能睁着通红的眸子,愤怒无比盯着那道白衣胜雪的身影。

“轰!”

太初古鼎再次变大,其中的玄黄精气根源如火山般喷薄而出,在喷薄而出的玄黄精气根源中,楚枫看到了伴生青铜钟,整个钟体几乎变了行,那些凹陷的地方竟然溢出缕缕鲜红的血渍,这让他大惊失色。

“漓儿!”

楚枫在心中悲喊,可是却发不出半点的声音,钟体上浸出的血渍让他想到了小漓儿,以为那是小漓儿的神祇精血。

“当!”

太古古鼎中冲出的玄黄精气根源凝聚成一柄巨大的锤子,疯狂锻打伴生青铜钟,很快就使其彻底不成形状,完全变成了一团青铜。

“当”、“当”、“当”……

金属颤音不断响起,那一团青铜在玄黄精气根源的锻打下不断变形,最后竟然又逐渐变回了钟体形状,这让楚枫心中一震。

白玉道台上的女子不断挥动着纤手,无尽的古篆飞出,源源不断没入玄黄精气根源中,那柄玄黄捶在她的控制下不断挥动,锻打在青铜钟上,这个过程一直持续着。

日复一日,楚枫彻底绝望了,他不能言不能动,眼睁睁看着伴生青铜钟一次一次被锻打成青铜锭,然后又被锻打成青铜钟,如此反复循环,在这种情况下,漓儿还能存活下来么?

结界外,熊孩子与踏炎乌骓也一脸的悲恸,他们都很喜欢可爱的小漓儿,却不想遇到这样的事情,伴生青铜钟都被毁了。让他们不明白的是,那个女子到底想要做什么?

就这样足足过了半月,锻打的金属声逐渐平息了下来,几乎十余息的时间才响一声。而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也看不到伴生青铜钟了,太初古鼎周围被迷雾笼罩,无法望穿。

这日下午,锻打的金属声终于彻底平息了下来,而那个女子挥动的纤手也缓缓收回,自然垂落在腰部。

“轰!”

太初古鼎震动,刹那间缩小,喷薄的玄黄精气根源瞬间没入鼎内,与此同时,炽盛的仙光绽放,照亮了天地乾坤,一口青色的大钟在空中沉浮,其上的古篆不断闪烁,符纹亿万缕。

熊孩子与踏炎乌骓都很震撼与惊愕,而楚枫亦是如此,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伴生青铜钟“刷”的飞了过来,没入了其丹田内。

刹那间,楚枫感觉自己与伴生青铜钟又有了血脉上的联系,而且与小漓儿之间的联系依旧存在,这让他顿时大喜,眼中闪烁泪光,几乎是喜极而泣。

“漓儿没事,漓儿没事!”楚枫激动得大吼,突然发现自己能出声了,而且身体也能动了。他赶紧内视丹田,在伴生青铜钟内感受到了浓烈的玄黄精气根源的气息,这个发现让他巨震。

“多谢前辈相助,但不知前辈为何要帮助晚辈重铸伴生青铜钟,还望前辈解惑!”

白玉道台上的女子闻言转身看了过来,整张脸只露出两只清冷而迷茫的眸子,她并没有回答,在安静中逐渐淡化,包括道台上的那株仙草一起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太初古鼎“唰”的一声,破空而去,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不禁让楚枫等人愕然,愣愣地看着这一切,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此时此刻,楚枫心中笼罩着无尽的迷雾,那道消淡的女子虚影到底是谁留下的元神或者神念,为何要帮助自己以玄黄精气根源重铸伴生青铜钟,还有那株仙草上怎么会有真龙精血,她又为何给人一种万古的孤独与寂寞感……

楚枫不由得往前走去,很快就来到白玉道台前,看到了道台上刻下的几行娟秀的古字,与伴生青铜钟上的字体相似,当是同一时期的字体。

“洪荒难天地殇,血乱悲歌万古长,神话一曲贯空来,君临绝巅难相望,勿心伤!”

短短几句话,楚枫看得入了神,这些古字他明明不认识,可是其中流转的道韵却让他明白其意思,甚至更感受到写下这些古字的人的心情。

“是她吗?是刚才那个女子吗?”楚枫喃喃自语,这短短几句话囊括了洪荒末年后,天地苍生的殇,也道尽了留字者的无奈与深深的不舍,只是楚枫不知道这句话里面的“君”指的是谁,神话指的又是什么?

楚枫完全被刻字中流转的道韵带入了留字者的那种心境中,心情十分沉重,久久难以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