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65章 虎视眈眈

第一百六十五章 虎视眈眈

楚枫在白玉道台前站了很久方才转身离开,太初古鼎破空而去,此地再无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继续待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此次历经凶险踏上山腰,虽然未能获取太初古鼎,但也有巨大的收获,而且窥视到了湮灭在历史长河中的一角,说来也算心满意足了。

楚枫走出道场,直到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汇合时,心中都依旧没有彻底平静,那道仙姿玉骨的身影依旧浮现在脑海,白玉道台上的几行古字还浮现在眼前。

“小子,你的伴生青铜钟可以给大爷看看吗?”熊孩子涎着脸满怀期待,此刻的他可是羡慕嫉妒恨,愤愤不平地说道:“所有好事都你给占尽了,那个前辈留下的元神烙印,竟然以玄黄精气根源帮你重铸伴生器物,还有没有天理了!”

楚枫表示无语,言道自己无法祭出伴生青铜钟,莫说器中神祇——小漓儿在沉睡,即便是小漓儿没有沉睡的时候,楚枫都无法将伴生青铜钟祭出体内,除非有小漓儿的帮助。

一直以来,楚枫只能主动控制伴生青铜内的空间用来储物,并不能催动其它的功效。不过楚枫对此并不觉得沮丧,毕竟这是他的伴生器物,将来总能催动的,现在不能操控,或许也说明了它的特别。

“大爷真是没有想到,在这被封印的天地中,竟然存在着整个大宇宙都难以寻求的瑰宝,你小子的气运可谓逆天,玄黄精气根源重铸后的伴生青铜钟,将来多半有机会蜕变成无上神道仙兵……”

熊孩子眼红得不行,说着说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无上神道仙兵,那可是传说中至强兵器,是神灵们耗费大量的心血铸造与祭炼出来的器物,也是他们生命的另一种延续,其上承载了他们的无上神道,恐怖绝伦,拥有毁天灭地的莫测伟力。

“嘿,你想得美!”踏炎乌骓哂笑,道:“神道仙兵何其稀少,就算是神灵们想要铸造这样的兵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楚枫的伴生青铜钟虽然有了成为神道仙兵的潜质,但是想要真正的蜕变到那一步,岂是那么容易?器中神祇小漓儿在未来若不能与楚枫一起渡过一次又一次的大劫,成功蜕变,永远也别想成为神道仙兵。”

“神道仙兵……”

楚枫呢喃,他有些迷茫,这种级别的兵器乃是神灵专属,他曾经也只是偶尔听说过几次,在以往生活的东方神州大陆,总共也只有几件而已,且都在那些神灵传承与万古神朝内,是他们的最强底蕴,也是震慑各大势力的最强手段。

神道仙兵到底有多么恐怖,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都不清楚,只知道那是非常厉害的兵器,但是却从未见过其威能,难以在脑海中想象出其发威时的画面。

“现在还未真正踏上修炼路,那些对于我们来说实在太遥远,还是一步步走好脚下的路才是。”楚枫摇了摇头,而后又道:“花些时间调息伤势,等我们都恢复到巅峰才离开这座山峰,想来这些算是最安全的,指不定山峰下是不是还有大批的古兽与荒兽汇集呢。”

熊孩子与踏炎乌骓皆点头,而后便跟着楚枫顺着峡谷离开了这里,他们来到一座小山之巅,盘坐下来开始疗伤。

在古阵纹演化的那片空间世界中,楚枫等人受伤不轻,离开之后根本没有来得及彻底恢复伤势便找到了道场。现在,这里的事情已了,接下来楚枫准备前往第三区域,但在这之前必定得让身体恢复到巅峰状态,只有这样才能在危险的情况下发挥出最强的实力来应对。

“轰隆隆!”

楚枫运转体内的精血,声势骇人,如雷鸣轰响,又如长河奔涌,震动四野,传出去很远。紫金色的血气自毛孔中溢出,化为紫金霞光弥漫开来,《无上霸体真经》运转下,紫金霞光中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竟然有金色的雷电在闪耀,这样的画面惊得熊孩子与踏炎乌骓目瞪口呆。

“唰——”

澎湃的精血冲刷着血管壁,旺盛的精气涌向周身各处,每一寸血肉都蕴含磅礴生机,那些内伤正以惊人的速度愈合。

在这个过程中,楚枫浑身紫金霞光沉浮,一缕缕金色的雷电在身周缭绕,使得他看起来神异万分,让熊孩子与踏炎乌骓不断咋舌,一时间都忘记疗伤了,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他。

在这个**十分,紫金霞光照亮了半边天,紫气腾腾,金霞灿烂,并伴随着隆隆之音与一道道交织的金色闪电,异象频现,吸引了山峰下面的一双双眼睛。

“妈的!看来那个人真的是楚枫,这种紫金色的血气除了他还会有别人吗?”山峰下面的平原上正聚集着一群人,正是几大古国与各大部族的年轻弟子,他们被紫金光芒所惊动,当即肯定了前段时间的推断。

“这个山野小子还真是有些手段,那些古兽与荒兽都迷失在阵纹中了,可是他竟然能顺利穿过,看来那件至宝多半也被其所得,我们在此等候是正确的,不但免去了亲身涉足的危险,还能做次黄雀,嘿嘿!”

“唔!不要开口山野小子,闭口山野小子,楚枫虽然来自渊龙古村,但其真正来历远远强于我等。你们将其视为山野小子,可论单打独斗,却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这不是在贬低自己连个山野小子都不如吗?”

“嘿,这话说得虽然不入耳,但却也是实话,这个楚枫还真是手段了得,其血脉潜力相当恐怖,若是让其成长,将来整个荒域怕是无人能敌。不过如他这样的人,锋芒毕露,注定是要夭折的!”

南风古国的三皇子阴沉着脸盘坐在地上,道:“原本我们打算趁那些古兽与荒兽血拼的机会猎杀它们,同时夺得至宝,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到头来竟然便宜那楚枫了。不过此人年纪虽小,境界不高,但战斗力却十分强悍,加上其坐下那速度奇快的古兽与身边会变化之术的小犊子,想要将其绝杀还得从长计议。”

“我们可以借刀杀人!”木族一名年轻弟子阴森森地笑道:“几十里外不是有大批的古兽与荒兽守在那里吗,它们多半也觉得楚枫等人未死,很有可能得到至宝,所以干脆守在山峰脚下等待,我们正可以利用这一点。”

“大家都打起精神,时刻注意半山腰的动静,等紫金色的光芒都消失了,我们便开始行动,到时候分散开来,绕到那些荒兽与古兽的身后隐藏起来。楚枫等人一旦出现,必定会被荒兽与古兽拦截,他们之间免不了血拼,而我们则趁此出手袭杀,要是情况允许,可以连荒兽古兽一起猎杀!”

“这倒是个好主意,届时就算是袭杀失败,我们也可以安全退走。只要楚枫等人还在,那些荒兽与古兽便不会来追杀我们,它们更愿意为了至宝去对付楚枫。”

“嗯,就此商定,我们各自调整好状态,做好准备,这次出手希望大家都不要再挫藏了,否则情况只会对我们不利!”南风古国三皇子冷幽幽的,说完便闭目调息,不再言语。

山峰半山腰的小山峦上,楚枫缓缓睁开眸子,所有的血气快速缩回体内,缭绕的金色闪电也消失不见,他看向熊孩子与踏炎乌骓,以眼神示意,两个家伙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快速奔上另一座更高的山峰,开始打量山下的情况。

“嘿,山下的路口有四十多只古兽与五只荒兽守着。”说到这里,熊孩子阴笑了起来:“距离那些古兽与荒兽数十里的地方还有几大古国与各大部族的人,此刻正分散开来向着古兽与荒兽的背后移动,看来是想隐藏起来搞突袭。”

楚枫闻言皱了皱眉头,微微沉吟后道:“古兽与荒兽的数量太多,我们不能硬拼,加上还有古国与大部族的人虎视眈眈,对于我们来说更加不利,最好的办法只有冲出去。”

“怎么冲?不会又要本座载着你冲吧,就算是趁古兽与荒兽不备成功冲出去了,多半也会成为那些人类共同集火的目标,你这是将本座往火坑里推,本座这次说什么也不会同意!”

楚枫斜睨踏炎乌骓,道:“这次要是指望你,我们都得完蛋,你只要顾好自己便可,到时候你不用管我们,自己往前冲就是。靠近山峰脚下的时候,我们一起冲出去,一旦离开山峰,没有了规则压制,熊孩子立刻变身,载着我冲出去,如此我便可以在空中施展灵术,生生杀出一条通道。”

“擦!就本座在地面奔跑,这是要本座去吸引火力吗?”踏炎乌骓脸黑得跟煤炭似的,愤懑地看着楚枫,鼻孔中直喷白烟儿。

熊孩子不屑地瞥了它一眼,嗤笑道:“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什么德行,就你那样子,母驴都对你没有兴趣,还想做香馍馍去吸引火力,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踏炎乌骓双眼怒瞪,希律律长嘶,撅起蹄子就要踏向熊孩子,楚枫赶紧阻止,道:“就这么决定了,你大可放心,不管是是人类修者还是古兽与荒兽,他们的主要目标是我!”

“好吧,本座姑且信你,要是敢坑我,本座跟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