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69章 妖邪附体

第一百六十九章 妖邪附体

楚枫的突然出现让西熙雅与西熙月也呆住了,没有想到在最危险最绝望的关头竟然会遇到他,笼罩在心间的绝望一下子被驱散,黑暗的世界也随之迎来了光亮。

“楚枫弟弟……”

“别说话,立刻止血,剩下的交给我!”楚枫转头看了西熙雅一眼,而后迈步逼向南风极等人,滚滚血气如紫金色的瀑布般自天灵盖冲出,又如滔滔大河直冲九天,压得面对的数人胸闷气喘,有好几个皇子甚至近乎窒息,吓得面色惨变。

“你就是在试炼名额争夺赛上击败各大皇子的山野小子楚枫?”南风极终于平静了下来,他表现得镇定而自信,嘴角泛起一抹冷幽幽的笑容,道:“那时本皇子尚在闭关修炼,错过了精彩,真是遗憾。今日倒想看看你有些什么手段,是不是徒有虚名!”

“楚枫弟弟,此人非常强大,你不可太过轻敌!”西熙雅在楚枫身后出声提醒,道:“这南风极本该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可是不知为何竟然活了下来,而今的他实力远超我等,你切不可大意。”

“哈哈哈!”南风极闻言狂笑,微扬着头颅,居高临下俯视过来:“据说你楚枫来自封印外的大世界,且自身多半为古血体质,潜力惊人,战斗力超强,今日我南风极便要行灭绝之事,镇杀你这个所谓的天才!”

这时候,踏炎乌骓自远处而来,听到南风极的狂语,当即嗤笑道:“区区小瘪三,竟敢大言不惭,真是井底的蛤蟆,不知高天地后,你如此嚣狂自大,你母后知道吗?”

“嘿嘿……”熊孩子也跑了过来,接过踏炎乌骓的话:“他母后哪有心思去管这些,每天被南风吟**得双腿发软,叫都叫不过来,南风极小瘪三,大爷说得可对?”

旁边,西熙雅、西熙月、楚枫三人脸上的肌肉都忍不住**,而南风极的脸则阴沉无比,黑得跟锅贴似的,那双眸子中闪烁冰冷的幽光,体表浮现出无数的灵纹,散发出阴森的气息,带着死亡的味道。

“嘿!好重的阴气,你这家伙应该不算是活人吧!”熊孩子眼睛微眯,丝丝金芒闪烁,道:“以极阴死气滋养身体,强行将灵魂禁锢在体内,不过就是一具有神智的尸体罢了!”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吃惊,目光“唰”的望向南风极,而南风极体内散发出的阴森死气越来越浓烈,五官变得异常狰狞,发出尖锐得让人发麻的冷笑声:“竟然被你看了出来,可惜又能如何,反正你们都要死,知道与否都不重要了!”

其余两大古国的皇子听到南风极的话顿时吓得蹬蹬蹬倒退数步,他们以惊恐的眼神看着他,充满了畏惧与忌惮,本就惨白的脸都变得有些发青了。

“这种手段与秘术绝非荒域中的人类修者能懂得,看来定是有妖邪在暗中相助,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南风古国的背后竟然还有妖邪的影子。”

楚枫的话语很平静,但是内心却波澜起伏,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这种以极阴死气滋养身体的邪恶秘术曾经在外面的大世界有过耳闻,可使本垂死无救的人重新活下来,但是也等于将灵魂出卖给了妖邪,变成穷凶极恶的魔鬼。

“嘿嘿嘿……”南风极的笑声尖锐刺耳,如夜枭哭啼,此刻的他与先前大相径庭,浑身笼罩死气,阴森得让人发悚,道:“这个被封印的荒域是个奇妙的世界,它的神秘与未知,自古无人能尽知。我南风极有幸得到眷顾,注定要一统大业,将来携整个国度走向更广阔的天地,成就盖世霸业。这是一条遥远而漫长的路,今日就从你们开始,踏出第一步!”

“将灵魂出卖给妖邪,人不人鬼不鬼,其实就是一具会说话的尸体罢了,竟敢狂言一统大业,本座见过的蠢货不在少数,如你种蠢货还是第一次见到!”踏炎乌骓出言讥讽,以嘲笑的目光斜睨南风极。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南风极双眼怒视而来,阴冷的寒芒夺眶而出,他浑身涌出滔天的阴气,周围的空间瞬间冰冷了下来,冻得人忍不住打寒颤。

“带着他们两个后退!”

楚枫体内精血奔涌,紫金色的血气如滔滔江河澎湃,瞬间驱散了阴气,隔断了死亡的气息,肌体上宝光流转,骨骼啪啪声响,眸光如金色的神灯般闪耀。

熊孩子与踏炎乌骓听从楚枫的吩咐,带着西熙月与西熙雅快速后退上百米,远远观望。而北霄古国与古离古国的皇子等人也转身狂奔,直到远去了近两百米方才停下脚步,带着惊惧与忐忑的心情望向楚枫和南风极。

“轰——”

紫金色的血气与滔天的阴气同时涌动,发生激烈大碰撞,声声闷响震得四周的树木猛烈摇晃,落叶纷纷,地面的杂草都被卷了起来,在空中快速旋转。

楚枫与南风极在对峙,双方都没有动手,只是以血气与阴气试探。在这个过程中,楚枫明显感觉到了南风极的体内蛰伏着一股诡异的妖邪力量,这种力量本不属于他,想来应该是妖邪之物封印在其体内的。

“楚枫!就算你是荒域中亘古以来最强的古血体质,也绝对不是我南风极的对手!”

南风极相当自信,他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过来,其自信来源于体内蛰伏的那股妖邪之力。

楚枫自然明白这一点,若是在灵境外与其动手,多半压制不了那股妖邪力量,但是在这存在规则压制的灵境天地中,即便是妖邪之力也无法发挥出所有的威力。

“修者的强大还得靠自身的修行,借助外力便落入了下乘。在这压制的灵境天地,遇上我是你的不幸也是幸运,因为你自今日起便可解脱了,不用再行尸走肉活在人世间。”

“那就让我南风极看看你有多强!”

楚枫的话语彻底激怒了南风极,使得他不愿再保持这种对峙状态,探手就抓了过来。其手掌突然变得漆黑如墨且枯瘦如柴,并且在空中不断变大,无尽的阴气倾泻而下,如黑色的死亡之海倒翻了下来,要将楚枫彻底淹没。

“轰!”

楚枫简单而直接,抡起紫金色的拳头迎了上去,旺盛的生命血气自拳头内冲出,如紫金色的长河逆冲九天,发出隆隆之音,巨响声中,血气与阴气同时溃散。

紧接着,楚枫的拳头“嗡”的一声与抓落下来的黑色手掌交击在一起,四方空间大震动,恐怖的余波如海潮般席卷十方,方圆十米内的树木遭受冲击,树干折断,木屑四溅。

“好强的肉身!”

南风极非常震惊,硬撼之后才深刻体会到楚枫的变态肉身,他缩回了手,只见其上有黑色而诡异的符文在跳动,并且不断从指尖上飞旋出来,密密麻麻缭绕在身周,形成黑色的符文护盾,浓烈的阴气弥漫四野,死亡气息无比压人。

“唰——”

南风极双手快速捏动印诀,体内冲出无尽的符文与阴气,凝聚成数十颗狰狞的头颅,发出让人磨牙的尖利吼叫声,唰唰唰全都向着楚枫攻伐而去。

“我的紫金血气至刚至阳,就凭这些妖邪手段也想压制我,简直是不知死活!”

平静而自信的声音,翻腾澎湃的紫金血气,使得楚枫如战神附体,拥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信心与霸气。他双拳快轮动,脚步都未曾移动,就在原地不断举拳轰杀攻伐而来的狰狞头颅,每一拳击出都有紫金光芒爆射,如浓缩的太阳在瞬间炸开,绚烂而刺目,将南风极演化出的阴气头颅接连击溃。

楚枫修炼到这个境界,其肉身之强横,胜过肉身极境的任何人,单臂爆发足有十万斤神力,几乎相当于先天秘境四重天的人施展灵术的攻击力。

“锵!”

南风极不断演化出狰狞的头颅攻来,同时在其双手间符文交织,一柄雪白的古矛浮现出来,激荡出让人心悸的气息,如一道白光洞穿长空,直杀楚枫的咽喉。

骨矛的速度快如流光,光华一闪间便已经杀到了近前。楚枫双眸绽放璀璨的金芒,如两盏灯火般夺目,祭出龙纹黑矛横档于身前,“锵”的一声抵住了骨矛,龙纹黑矛上火星四溅,金属颤音刺耳。

“唰”、“唰”、“唰”……

南风极双手不断捏动法诀,无数的黑色剑气与骨矛自其体内飞射而出,铺天盖地杀向了过来,简直就是狂风骤雨般的攻伐手段。

“你不行!有外力加身亦是如此!”

楚枫自信而强势,振臂出矛,刺出满天的矛影,矛身上的龙纹在血气的加持下活了过来,如血色真龙般穿梭,发出声声震人心魄的龙吟。

“锵……”

楚枫同时施展化剑术,数十道金色的剑气在身体四周沉浮,铮铮鸣响,刹那间杀向四方,如一道道金色的闪电在穿梭。

“嘣……”

剑气交击,矛锋对碰,不断崩灭,不过数息时间,所有的黑色剑气与骨矛全都消失了,金色的剑气也消失了。就在这时候,楚枫持龙纹黑矛如光一般冲向南风极。

“嗡!”

空间仿佛都被刺出了长长的黑洞,这一矛似要刺穿永恒,定住世间万物,快且犀利,是为绝杀,直取南风极的咽喉。

“嘣”的一声,南风极的咽喉部位出现一块骨片,挡住了这一矛,但骨片发出“喀嚓”的裂声。就在这时候,楚枫抬脚猛踏大地,轰然巨响中,方圆百米的地面猛烈震动,如同山岳震击,一大片的地面都被掀了起来。

南风极在这种猛烈的震动下身躯一晃,差点栽倒。他快速稳住身形,正要反击,却看到龙纹黑矛的矛锋瞬间杀到了眼前,在瞳孔中快速放大。

“噗!”

龙纹黑矛洞穿了南风极的咽喉,自前面刺入,脖颈后面穿出,矛尖上滴落黑色的血液,四周瞬间变得寂静无声,落针可闻。而在南风极的眼中透着惊恐与不甘,到此刻他都不愿意相信,动用了体内的妖邪力量都不是楚枫的对手,反倒被其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