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0章 妹妹在怀口难开

第一百七十章 妹妹在怀口难开

南风极睁大着眼睛,瞳孔中充满了惊恐与不甘,十年前将灵魂出卖给妖邪,以极阴死气滋养肉身,好不容易活了过来,以为将来可以一统荒域,结果却死在了灵境天地中,短暂的一生终究是走到了尽头。

“我不甘!我南风极不甘啊!”临死之际,南风极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哮声。

“纵使苟活亦枉然,不如就此归黄泉。”楚枫扬起手中的龙纹黑矛,将其挑在矛尖上举到空中,手臂轻轻一振,南风极的身体“噗”的炸开了,血肉飞溅。

“唰!”

炸开的血肉中,一缕黑烟冲天而起,想要破空逃离。然而,一柄金色的大斧出现在楚枫的头顶上空,凌厉的斧芒斩破长空,在凄厉发麻的厉叫声中,黑烟被斩灭,消散在天地间。

强大如南风极都被绝杀于此,古离国与北霄国的皇子等人吓得肝胆欲裂,他们总算明白了,如今的楚枫已经需要去仰望,根本不是他们可以匹敌的。为了活命,几个皇子“噗通”跪了下来,声泪俱下,哀求着让楚枫饶过他们。

“放过我们吧,都是南风极逼我们的,你也知道他这么强大,我们要是不听他的就会没命的!还有,我们两大古国绝对没有和南风古国狼狈为奸,这些都是南风古国的阴谋,真的与我们无关啊……”

“推得倒是挺干净,想来个死无对证是吗?自作孽不可活!”楚枫一开口就吓得两大古国的皇子等人差点失禁,但他很快又补充道:“今日我可以不杀你们!”

“真的?你真的不杀我们?”两大古国的皇子等人的眼中顿时充满了光芒,他们看到了生的希望,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信誓旦旦道:“你放心,离开灵境后我们一定将南风古国的阴谋告诉父王,到时候共同讨伐他们,以免荒域生灵涂炭!”

“楚枫兄弟,难道真的就这样放过这群人了?”西熙月很不甘心地看着两大古国的皇子以及几个年轻强者,恨不得当场将其撕碎,这一路他们被其追杀,九死一生,心中早就憋着熊熊怒火。

楚枫淡淡一笑,给了西熙月一个放心的眼神,同时示意熊孩子与踏炎乌骓,两个家伙当即狞笑了起来,大步走向正准备离去的两大古国的皇子等人。

“你……你们要干什么?”

“你说我们要什么?”

“楚枫,你不能言而无信,不是说过不杀我们的吗?”

楚枫点头,道:“我楚枫说过的话绝不食言,的确答应不杀你们,但是他们要做什么,我就阻止不了。”

“来吧,小乖乖,让大爷好好疼你……”

“唔,一群小瘪三,本座的蹄子早就痒了,快来给本座止痒吧……”

两个家伙如饿狼般扑了上去,顿时响起杀猪般的惨叫。两大古国的皇子等人根本不是熊孩子与踏炎乌骓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揍得蜷缩在地上滚来滚去,鲜血淋淋,不成人样。

“叫吧,叫得越销魂,大爷就越刺激……”

“嘿嘿,叫吧,叫破喉咙也没有人听得见……”

楚枫站在西熙雅与西熙月的身边,听到两个家伙口中的奇葩话语,额头上黑线一条条。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四野,让人头皮发麻,足足持续了一刻钟。熊孩子与踏炎乌骓虐够了,两大古国的皇子与年轻强者也已经只剩最后一口气了,瘫软在地上,浑身都是血,不断地抽搐着,眼看是活不成了。

“妈的,本座看到你们就尿急!”踏炎乌骓扬起蹄子接连踩下,“噗噗”声中,两个皇子与几个年轻强者的头颅如西瓜般爆裂,红的白的溅了一地。

“他们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现在你们满意了吧?”楚枫看着西熙月与西熙雅,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道:“你们身上都有伤,熙雅公主的伤势较重,前面不远有座山谷,刚好可以去那里修养些时日。”

“不用了,我们的伤势并无大碍,随便找个地方调息几个时辰便可痊愈。今日多谢楚枫弟弟,救命之恩姐姐铭记在心,它日定当回报,现在就此别过,望弟弟保重!”西熙雅强忍伤势,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话落拉着西熙月就要离开。

“熙雅,你的伤势不宜劳顿,必须尽快找个地方修养,否则必会恶化!我们与楚兄弟相遇,正好可以一起历练,为何要这般离去?”西熙月满脸不解,眉头紧皱,很为妹妹的伤势而担忧。

熊孩子与踏炎乌骓都以惊愕的目光看着西熙雅,不知道她为何如此急着离开,而楚枫也有些不解,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她,只听她道:“我的伤势我自己最清楚,并无大碍。皇兄,我们走吧!”

“你的伤势并无大碍?”楚枫凝视着西熙雅,摇头道:“以你现在的情况,要是再不及时疗伤,后果恐怕会很严重。既然我们在此相遇,又何必急着分开,要走也得等伤势稳定了再说。”

“我真的没事!”西熙雅摇头,苍白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话落转头对哥哥西熙月道:“我们走吧!”

“熙雅……”

西熙月不愿离开,主要是太担心西熙雅了,他实在不明白,为何西熙雅非要离开。

“别说了,现在立刻去山谷疗伤!”

楚枫伸手去扶西熙雅,然而她却伸手将楚枫推开,固执地坚持要离去,这让楚枫很恼火,当即怒道:“闭嘴!别动!伤势未痊愈之前,哪儿都不许去!”

这声怒喝,顿时让西熙月与西熙雅都懵了,身为皇子皇女,谁敢如此对他们大声呵斥,而且对象还是个来自小部族的小小少年。

可是西熙雅与西熙月都没有表现出怒意,前者低着头沉默,后者则对楚枫点了点头。显然,对于西熙月来说,尽快让妹妹疗伤才是当务之急,其他的都不重要。而楚枫这般怒喝起到了效果,西熙雅不再坚持要离去了。

楚枫不理会西熙雅为何坚持要离开,他们是故人,也是朋友。在这灵境天地中,到处都充满了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失去生命。楚枫不愿意看到他们死在这片土地上,自然不允许西熙雅在重伤下离开。

“熙月兄,你有伤在身,让我带熙雅公主走吧。”楚枫两步走到他们的面前,背对着西熙雅弯下腰,道:“上来!”

西熙雅与西熙月都愣了愣,没有想到楚枫竟然会这样,也算看到了其不同的一面。然而西熙雅却站着不动,此刻的她虽然的确不宜走动,但要楚枫背着走,却是她没有想过的。

楚枫见西熙雅半天没动静,直起腰来,伸手将她拦腰抱起,也不管她同意与否,快速向着山谷内奔去。

西熙月、熊孩子、踏炎乌骓都愣了愣,而后也跟着楚枫奔向山谷。途中,熊孩子扯开嗓子高唱了起来:“妹妹在怀口难开,怀春的心思谁来猜……”

“我来猜呀,我来猜!”踏炎乌骓嗷唠一嗓子接了下来,让楚枫差点一个趔趄栽倒在地,真想冲过去将两个混账拍翻在地上。

“你们别胡说!”西熙月有些尴尬,道:“楚枫年纪这么小,我皇妹都十八岁了,怎么成妹妹了?”

“嘿嘿,爱情不分年龄,俩小情人儿之间,女的不都自称妹妹,称呼男的为哥哥么?”熊孩子一脸**…荡的笑容,那模样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此言甚是有理!”踏炎乌骓默契地点着马头,道:“俗话说,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况且你别看楚枫年纪不大,可是心智却很成熟,早已内心躁动了。就算是你皇妹大几岁又怎样,就当做个童养媳嘛。”

听到这混账的解释,西熙月的脸顿时黑了下来,楚枫虽然天赋惊人,未来绝非池中物,但他的皇妹好歹也是公主,却被踏炎乌骓说成了童养媳,没有什么比这更混账的话了。

“咦?”熊孩子歪着脑袋以诧异的眼神打量西熙月,道:“我说大舅子,你的脸怎么这么黑,喜事临门,你该高兴才对啊。”

“谁是你的大舅子!”西熙月的脸更黑了,就跟抹了锅贴似的,他真想将这俩家伙狠狠揍一顿。

熊孩子一脸欠揍的表情,嘿嘿笑道:“楚枫与我们生死与共,那是生死兄弟啊,他的大舅子不就是我们的大舅子吗?你说是不是?”

“是你个头!”西熙月郁闷得想吐血,说完干脆疾步追向楚枫,不再理会这两个家伙,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前方,楚枫额头上全是黑线,神色尴尬不已,虚弱的西熙雅被他抱在怀中也是脸色羞红,将脸埋在其胸膛,几乎不敢看他。本来没有事,被熊孩子与踏炎乌骓这么一说一唱,好像煞有其事似的,让她这个待字闺中的公主感到羞涩万分。

“熙雅公主,你千万不要听那个混账家伙胡说……”

“姐姐当然不会听他们胡说,你在姐姐心中只是个小屁孩呢。”

楚枫一窒,感到相当无言,干脆闭嘴不出声,奔跑的速度更快了,只想早些回到山谷中将西熙雅放下来,免得更加尴尬。

后方,熊孩子一脸**…荡的笑容,捏着嗓子,模仿西熙雅的声音道:“我的好弟弟,你的胸膛好温暖……”

踏炎乌骓立马接下话题,模仿楚枫的声音,道:“我的好姐姐,你的身子好柔软……”

“你妹!”

楚枫一个趔趄,顿时被气乐了,这俩奇葩混账到了极致,而且一唱一和,简直是绝配。

西熙月的脸沉得能滴出水来,他真是不明白楚枫在哪儿找到这俩奇葩组合,什么叫做真正的猥琐,今日算是见识到了。要是有那个实力,他真想将熊孩子与踏炎乌骓这俩家伙揍得连妈都不认识。可惜的是,这两个家伙隐隐溢出的血气太过旺盛了,肯定非常强大,他自知不是对手,只能忍了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