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1章 疗伤

第一百七十一章 疗伤

回到山谷内,楚枫来到泉水边,将西熙雅轻放在青石上,帮她清洗伤口周边的血迹以及脸上的灰尘。长时间的奔命,西熙雅兄妹都没有时间清洗,早已是满身尘土,头发也有些脏乱。

对于楚枫来说,西熙雅是朋友,也像是个姐姐。在南风古国王城的时候,几大古国阴谋算计,多次出手,若不是西熙雅,他便只有逃离,根本没有机会来到这灵境天地中,无法得到如此多的机缘,获取到海量的宝血与真血。

楚枫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西熙雅的帮助,他都铭记在心,而今到了该回报的时候了。

“弟弟,你让姐姐有些意外呢。”西熙雅睁着美丽的眸子,看着给自己清洗血渍与头发,轻拭脸上污渍的楚枫,她的脸上有了发自内心的微笑,道:“姐姐虽知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少年,但也没有想到杀伐果断,性格霸道且刚毅的你竟然会有这般温柔的一面,将来等你长大了,可不能对女子这么好,否则会祸害人家的呢。”

楚枫的脸没由来一红,微微发愣地看了西熙雅一眼,道:“熙雅公主,承蒙你多次出手相助,我楚枫才有机会来到这灵境天地中试炼,得到许多的机缘,猎取海量的宝血与真血。可以说,倘若没有你曾经的鼎力相助,不可能有我楚枫的今日,为你做这些又算得了什么。而且在我心中,已经将你做姐姐,当做亲人般看待。”

“真的吗?”西熙雅的美眸中绽放出明亮的光芒,道:“能得到弟弟的认可,是姐姐的荣幸,以后不要叫公主了,叫熙雅姐姐便好,如此也不觉得生分。”

楚枫点了点头,准备查看她那手臂上的伤口,刚将其手臂上的衣衫给撕开,只见一缕阴森的死气自伤口内一闪而没,脸顿时变了颜色。

“弟弟,怎么了?”西熙雅注意到了楚枫的反应,心下也跟着一紧,立刻看向自己的伤口,只见伤口已经发黑,里面的开始浸出黑色的血渍,她颤抖着说道:“姐姐……姐姐的伤口好像已经麻木了,没有知觉……”

“别担心,伤口内应该蛰伏着一缕南风极体内的妖邪死气,这种力量能腐蚀生机,不过我应该可以将其驱除!”楚枫仔细观察后得出了结论,随即深深松了口气,道:“真不知道你先前为何要执意离开,倘若我不强行将你带来这里,以后我们怕是永远也见不到了。”

听到楚枫这样的话,西熙雅微微低下了头,默不作声。她并不是真的想要离开,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她也知道强行奔走的后果。但是她不想楚枫浪费历练的时间来照顾自己,不想跟着楚枫成为累赘。

初初相见的时候,西熙雅还没有这样的想法,那时候虽然知道楚枫强大,但并不觉得自己会成为累赘。然而,当楚枫那般强势击杀南风极,以及熊孩子和踏炎乌骓玩耍似的虐杀两个古国的皇子与年轻高手时,西熙雅便知道,自己当代年轻一辈中虽然也算是佼佼者,但与楚枫他们相比相去甚远。

睿智如西熙雅这样的女子,随便想想便可想到楚枫他们在以后的历练中所要面对的远非常人可以想象。别的修者猎杀古兽,楚枫他们肯定会猎杀荒兽,甚至前往第四区域,在那个时候,她不但帮不了什么,反而会成为拖累。

不管是出于关心楚枫的私心,还是出于对整个西陇古国未来的考虑,西熙雅都觉得与楚枫分开才是最好的,所以那时候不顾重伤之躯,坚持要离开。

然而现在想来,西熙雅不由得在心中苦笑,已经被楚枫强行留了下来,加上刚才他说的那些话便可想到,即便是伤势痊愈了,他也不会让自己就这么离开。

“楚兄弟,我皇妹的情况怎么样?”

西熙月的脸上充满担忧,眉宇紧皱,显得非常焦急。西熙雅是他的亲妹妹,也是整个西陇古国的智囊,要是有个好歹,不但他难以承受,整个西陇古国都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这是阴森死气,属于妖邪力量,也不知道那南风极是如何与妖邪有联系的!”熊孩子屁颠屁颠跑了过来,终于也正经了起来,没有如先前那般调侃了。他双眼金光湛湛地看着西熙雅手臂上的伤口,道:“这不是寻常的阴森死气,而是属于妖邪之力的一种,与幽冥净土中的阴气大不相同,具有极强的腐蚀力,想要驱散怕是不容易,就算是大爷与蠢驴的精血都难以奏效!”

“这种妖邪之力当真有如此恐怖?它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力量,来自何处,我皇妹的伤势怎样才能恢复?”西熙月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额头都浸出汗渍了。

踏炎乌骓看了看西熙月,道:“妖邪的来源非常古老,听说在人类刚开始步入鼎盛便出现了。传说在无尽岁月前,有无上存在印证神道,导致大宇宙壁垒出现次元裂缝,而后自成乾坤,后来被称为妖邪炼狱。那个世界跳出宇宙秩序,不在任何的规则限制中,后来经过漫长岁月,出现了诡异的生物,称之为——妖邪。”

“蠢驴,没想到你竟然知道这么多,大爷还很是小看你了。”熊孩子瞥了踏炎乌骓一眼,而后对楚枫等人道:“这妖邪力量是这宇宙间最邪恶的力量之一,非常难以压制。”

听到这样的话,西熙月脸色苍白,身躯一晃,急声道:“楚兄弟,你一定要救救我皇妹,她不能死!”说完,他双腿一曲,就要跪下。

“熙月兄,不要这样!”楚枫赶紧将他扶住,看了西熙雅一眼,道:“只要我楚枫力所能及,定会不惜一切为熙雅姐姐疗伤!”

“楚兄弟,谢谢你!”

“小子,你真要不惜一切为她驱除妖邪之力?”熊孩子凝视楚枫,眼神非常认真与严肃,踏炎乌骓也看着他,道:“你可要想清楚了,这种力量根本难以清除,除非……”

“除非什么?”沉默的西熙雅突然问道,美眸一瞬不瞬地看着踏炎乌骓与熊孩子。

“除非……”

“不要说了!”楚枫打断熊孩子与踏炎乌骓的话,道:“你们守在外面,我现在立刻开辟山洞,为熙雅姐姐疗伤,在此期间任何人都不许来打搅!”

熊孩子与踏炎乌骓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他们知道无法阻止楚枫,说什么也都没用的。

“轰!”

楚枫以拳头轰击,将山壁击出巨大的洞穴,而后施展灵术,演化出剑气来雕凿,不过片刻时间,一个方圆六七米的洞府便成型了。

进入山洞后,楚枫将兽皮取出平铺在地上,让西熙雅盘坐下来,而他则搬来石头堵住了洞口,山洞内瞬间变得黑暗了起来。

“弟弟,你要如何为我驱除妖邪之力?”西熙雅凝聚目力看向楚枫,可是山洞内太黑暗,加上她本就虚弱,只能模糊看到楚枫的脸。

楚枫淡淡一笑,于西熙雅面前盘坐下来,伸手拉过那只受伤的手臂,将整条臂膀上的衣衫全都撕扯了下来,道:“我自有办法,你会没事的。”

西熙雅张了张苍白的嘴唇,想要说什么,可最终全都化为了沉默。以她对楚枫的了解,既然决定了要做的事情,说什么也无法改变他的决定,即便是要付出很沉重的代价亦是如此。

“要是弟弟因为我而有什么事,姐姐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西熙雅幽幽叹息,而今的她与以往判若两人,让人觉得很亲近,没有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不要胡思乱想,只是疗伤而已,最多消耗些精气,能有什么事?”楚枫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缓缓闭上眼睛,不再言语。紧接着体内便传出长河奔涌般的隆隆之音,体表开始流转宝光,毛孔内更是透射出紫金光华,将整个山洞都照映得金碧辉煌。

山洞突然亮了起来,西熙雅在光亮中默默凝视着双目紧闭的楚枫,看着这张稚嫩未脱,却透着坚强与刚毅的清秀脸庞,一时间心情无比复杂。

“轰隆隆!”

楚枫体内的血液奔涌声越来越浩大,澎湃的精血不断冲刷着血管壁,旺盛的生命精气涌向周身各处,冲刷经脉,整个人如紫金琉璃浇铸,充满了难言的神性。

看着楚枫,西熙雅仿佛觉得眼前不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少年,而是一个英武非常的伟男子。从他的身上,西熙雅感受到了威严与霸气,还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凌厉感。在这种气息下,她的心逐渐平静了下来,甚至有种错觉,仿佛只有楚枫在,便能撑起整片天地。

西熙雅的这种感觉是来自于楚枫的血脉最深处,那是真龙神血承载的意志,每当真血被调动的时候,冥冥中便让他拥有了这种与众不同的气势。

楚枫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甚至能透过其肌肤与血肉看到血管中澎湃的精血与经脉中奔涌的生命精气。它们在不断向着心脏汇集,在那里凝聚成一汪紫金色的海洋。

渐渐的,西熙雅看到楚枫的心脏化为一片紫金色的海洋,海洋中逐渐有一滴紫金血液凝聚而成,如神日般缓缓升空,绽放神华亿万缕。

“唰!”

那滴如浓缩的神日般的紫金血液自心脏内飞了出来,顺着楚枫的手臂移动到了手掌上,顿时有一股旺盛到难以形容的生命精气溢出,瞬间充斥整个山洞。

西熙雅震撼莫名,感受着这种恐怖的生命精气,她几乎呆滞了,难以相信人类的生命气机竟然可以达到这个程度,实在是骇人听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