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2章 画面太香艳

第一百七十二章画面太香艳

西熙雅被南风极所伤,伤口内留下了妖邪之力,这种力量可以腐蚀生机,非常恐怖且难以驱除。而且这种妖邪之力已经开始向着她的其它部位渗透,倘若不清除,最多数日必将化为一滩血水。

想要清除这种腐蚀生机的妖邪之力,最好的办法便是使用与其截然相反的生机力量才能做到。除了楚枫之外,即便是熊孩子的天地精血与踏炎乌骓的神兽精血都无法办到。

楚枫不能眼睁睁看着西熙雅死去,她是曾经多次帮助过他的人。若是没有西熙雅,他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最重要的是,在西熙雅的几次全心帮助中,她已经走进了楚枫的内心世界,将她当做朋友甚至是亲人来看待。

要清除这种妖邪之力,即便是楚枫体内的寻常生命精气都是没有用的,所以他只有运转体内所有的精血汇集于心脏,强行提炼出蕴含磅礴生机的血液精华。

由于楚枫的肌体呈半透明,西熙雅亲眼目睹了他提炼血液精华的过程,开始时被这种旺盛的生机所震惊,但随即便明白了楚枫的所作所为,美丽的眸子逐渐变得湿润。

那滴如浓缩的神日般的血液精华移动到了楚枫的手掌心,使得他的手中仿佛握着一轮璀璨的小太阳,绽放出耀眼夺目的光华。

“熙雅姐姐,闭上眼睛,凝神静心,排除杂念,抱元归一,全身放松!”楚枫凝声叮嘱,虽然闭着眼睛,但却知道西熙雅正睁着眼睛看着自己,也能感受到她的内心十分不平静。

“嗯……”

西熙雅轻嗯,点点头,随即便闭上了美眸,两滴清泪从眼角滑落。她的心中充满了愧疚,刚认识楚枫的时候,她的主要目的是想将其拉拢,日后在必要的时候帮助西陇古国。

虽然这不能说是利用,但西熙雅还是觉得心中愧疚,甚至有种扑到楚枫怀里痛哭的冲动。她没有想到,楚枫为了给自己疗伤,竟然不惜提炼血液精华,这样做的后果是自身元气大伤,若是换做常人,数年内都不一定能恢复过来。

“唰!”

楚枫的手掌心贴在了西熙雅手臂上,将整个伤口都覆盖在掌心内,那滴入神日般的血液精华绽放璀璨的光芒,磅礴生机如潮水般涌入,瞬间充斥其全身。

西熙雅的身体都变成了紫金色,这股生机在太过精纯与磅礴,涌入周身各处,使得她的每一颗细胞都膨胀了起来,万千毛孔舒张。

“嘭——”

尴尬的事情发生了,由于这股生命精气太磅礴,西熙雅的身体无法完全承载,多余的精气自毛孔内冲出,一下子将其衣衫全都震碎,露出白腻如初雪,晶莹如温玉的胴体。

凉悠悠的感觉的让西熙雅意识到了什么,心中一惊,苍白的脸“唰”的红了,娇艳如花,心更是如鹿撞般“怦怦”跳动。

楚枫的脸也微微一红,他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敏锐的六识却让他清楚的知道放生了什么事情。所幸的是,闭着双眼并未看到西熙雅的胴体,否则不知道有多尴尬。

“熙雅姐姐,凝神静心,抱元守一!”

西熙雅体内的气息很紊乱,导致其自身的生命精气波动得厉害,竟然开始与楚枫灌入其体内的精气抗衡了起来。

“弟弟,对不起……”

西熙雅知道自己一时的心乱险些带来大麻烦,赶紧平复心绪,让自己的生命精气平静下来,任由楚枫的生命精气在体内流转。

“轰隆隆!”

旺盛的生命精气在西熙雅的体内奔涌,充斥身体每个角落,特别是在其手臂上的伤口处,那里的生命精气最为旺盛,而且已经将妖邪力量包裹,那些渗透到体内的妖邪之力也被楚枫的生命精气逼到了角落,已经无所遁形。

这种妖邪之力非常顽强,在楚枫的生命精气包裹下依旧左冲右突,并且疯狂反噬,溢出一缕缕恐怖的黑气。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楚枫提炼出的血液精华蕴含的精气太磅礴与精纯,妖邪之力突不破也反噬不了,最终逐渐被炼化。

数个时辰后,西熙雅体内的妖邪之力被尽数炼化了个干净,而手臂上的伤口也在磅礴的生命精气的滋养下快速愈合,最后连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西熙雅这样的伤势,先不说妖邪之力的腐蚀,单单是外伤与内伤,正常情况下都需要起码数日才能痊愈。然而在楚枫旺盛的生命精气下,不过数个时辰便完好如初,甚至感觉精气神比以往还要充沛。

“弟弟,姐姐好了,内伤与外伤都痊愈了!”西熙雅仿若做梦似的,感觉很不真实,她在震撼中睁开了眼睛,美眸中泛动奇异的神采,道:“弟弟的生命精气好精纯,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只是今日为姐姐疗伤,你精气亏损,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

“无妨,以我的身体来说,不要多长时间便可恢复如初。”楚枫说着睁开了眼睛,刹那间他的脸“唰”的通红,一具羊脂白玉般的绝色胴体映入眼帘,凹凸有致,曲线玲珑,山峦起伏,沟壑神秘,香艳到了极致。

楚枫猛然转过身去,这才意识到刚才并未听到西熙雅穿衣的声音,想来她自己也因为伤势痊愈而高兴得忘记了这事。

“熙雅姐姐……你……快穿上衣衫!”

西熙雅猛然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如花的娇颜顿时通红如血,“啊”的一声尖叫,一下子就冲到了山洞角落,从储物器具内拿出一件浅粉色的宫装穿上。

山洞内静悄悄的,气氛有些尴尬,也很沉寂。楚枫刚转过身不久便听到了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可是足足十几息的时间过去了,身后还是没有动静。

此时此刻,山谷内的溪水边,熊孩子、踏炎乌骓、西熙月三人本在生着篝火翻烤荒兽血肉,突然传来的尖叫声惊得他们差点跳了起来,彼此面面相觑,而后同时看向山洞。

“发生什么事情了?刚才是皇妹的叫声,不行我得去看看!”

“嘿!你回来!”踏炎乌骓一蹄子将西熙月扒拉回来,道:“忘记楚枫说过的话了吗,在疗伤的过程中不许任何人打搅!”

“可是……”西熙月欲言又止,显得很焦急。

“可是什么?”熊孩子嘿嘿贱笑,一脸**…荡的表情,道:“恭喜熙月兄,贺喜熙月兄!”

“恭喜什么?”

西熙月脸黑,看到熊孩子猥琐的表情便知道这家伙肯定没有憋什么好屁。

熊孩子以鄙视的眼神斜睨西熙月,道:“夜黑风高,孤男孤女共处山洞内,而且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环境,你想想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大爷觉得刚才多半是洞房夜的销魂声,不知道熙月兄认同否?”

“认同你妹!”西熙月当场发飙,满头黑发倒竖,双眼圆瞪,怒火熊熊,真想将熊孩子这货给生吞了,道:“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

“唔……熙月兄息怒,本座倒是觉得扁毛畜生言之有理,所谓干柴烈火焚苍穹,强撸飞灰湮灭,由此可见不管是男还是女,内心深处都有一团炽烈的火焰,在某种情况下不可避免会熊熊燃烧。而且楚枫做你妹夫难道还会亏了你?我看倒是你们西陇古国赚大发了,是吧熙月兄?哦不,现在应该正式称呼你为大舅子了。”

西熙月的脸那个黑,像是刚从煤窑里爬出来的,气得胸膛起伏,鼻孔都要冒烟儿了,尤其是最后那一句大舅子,让他有抡起巴掌抽在那张贱笑的马脸上的冲动。

……

山洞内,楚枫的肌体闪烁淡淡宝光,使得山洞内一片光亮,背后迟迟没有半点动静,只有西熙雅的紊乱的呼吸声,气氛很尴尬。

“熙雅姐姐……你……你……好了吗?”

楚枫说话都有些结巴了,生平第一此遇到这样的事情,除了小时候在湖中嬉水的时候见过晴雪的身子以外,他还没有见过别的女子的身子,尤其是成熟的胴体,想想都让他脸上发烧。

楚枫没有得到回应,可是身后却响起了轻柔的脚步声,直到脚步声距离不足两尺了方才停止。他知道西熙雅已经来到了身后,深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缓缓转过身来,看到西熙雅正半跪在地上看着自己,娇颜染红霞,美眸含羞涩。

“弟弟,谢谢你不惜消耗生命精华为姐姐疗伤。”西熙雅看着楚枫苍白的脸与眼底深处的疲惫,心中一阵感动,道:“先前的事情姐姐不怪你,你救了姐姐的命,看到姐姐的身体又怎么了,况且你还是小孩子呢,所以不要觉得尴尬。”

楚枫脸色微红,他感到很无语,这种事情到头来还要西熙雅反过来安慰,他觉得很羞愧,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得点了点头。

“弟弟你肯定很累了吧,先躺下休息休息吧。”西熙雅浅笑嫣然,以往的那种冷艳不复存在,只有与生俱来透着的那股子柔美,让人心旷神怡,浑身舒坦。她伸手揽住楚枫的肩膀,让他躺了下来,枕在自己丰润的大腿上,道:“好好睡一觉,不许说话,不许想别的。”

楚枫的确很累了,提炼了血液精华,对于他来说是巨大的消耗,要是换做别人怕是早已虚弱得晕厥了过去。此刻被西熙雅拉着躺在其大腿上,软软的感觉以及其身上传来的淡淡馨香,让他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逐渐进入了梦乡。

“弟弟,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长,可是你却愿意为姐姐疗伤而损失血液精华,真是让姐姐又感动又心疼,还充满了愧疚……”

西熙雅默默地看着已经睡着的楚枫,那张清秀的脸庞在她的眼中实在是有些可爱,忍不住伸手轻轻捏了捏,而后不由得扑哧笑出了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