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3章 坦诚相待

第一百七十三章 坦诚相待

楚枫足足睡到了第二日清晨,这一觉睡得很香很安稳,醒来的时候才想起自己一直都枕在西熙雅的腿上,心中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而在山洞外的溪边,西熙月急得走来走去,自从听到西熙雅的尖叫声后便一刻也不能淡定,多次欲冲进山洞一看究竟,但每次都被熊孩子与踏炎乌骓阻挡,气得直跳脚。

“唔,想不到楚枫那小子人小鬼大,都说这男女之事皆可无师自通,古人诚不欺我也,小子的战斗力也太强了吧,都整整一夜了……”

熊孩子边笑边说,那种神情说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踏炎乌骓听到这话,马脸上尽是**…荡的表情,嘿嘿笑道:“你说一年后会不会多出个小楚枫,到时候熙月大舅子可就做舅舅了,啧啧……”

“尼玛!”

西熙月的脸由青变紫,然后再变黑,七窍生烟,差点没吐血,遇到这样两个没有底限的无耻货,真是让他感到深深无力。

“你们两个贱人!嘴上留点德,不然以后生儿子没屁…眼儿!”

此话一出,熊孩子与踏炎乌骓同时一趔趄,惊得睁大了眼睛看着西熙月,他们真的是被雷倒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堂堂西陇古国皇子竟然会爆这样的粗口。

西熙月是气得没有办法了,或许只有爆粗口才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在踏炎乌骓与熊孩子两个家伙的面前,他说也说不过,打也打不过,也只有如此才能出口恶气。

……

山洞内,楚枫已经醒来,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精神好了许多,但是脸色依旧很苍白,体内的生命精气亏损得非常厉害,十分虚弱。

“弟弟,以后不可以再这样不顾自己的身体了,你这样对姐姐,姐姐真不知道该如何回报你……”

“说什么回报不回报,我把熙雅姐姐你当朋友当亲人,何曾要你回报什么了,只要你平安无事便好,这才是最重要的。”楚枫摇头,清秀却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道:“况且损伤些生命精气对于我来说并无大碍,我的体质异于常人,短时间内应该可以恢复。”

西熙雅摇了摇头,嘴角泛起柔美的笑容,道:“看着此刻的你,姐姐真的很难将战斗时的你联系在一起,要不是在这灵境中相遇,姐姐或许永远都看不到你的这一面,也永远不能真正的了解你。”

“对敌人要狠辣,这是我离开渊龙古村的时候,娘再三叮嘱过的。经过这段时间遇到的事情,我也深刻明白了娘说的话,对敌时存在仁念,便是将自己推入万劫不复之地。为了更好地活下去,为了不让身边的人伤心,在这条修炼路上,我们不得不将自己的心磨砺得冰冷如铁。”

“楚姨她情况如何,还好吗?”

“大半年了,娘的身体恐怕越来越糟糕了,她曾说过最多能支撑两年的时间,两年后体内的神力便会消失殆尽,届时将会有无数的人找上门来。”楚枫的眉宇间充满了担忧,冷幽幽说道:“所以我必须这之前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届时将所有欲对我娘不利的人全部镇杀!”

楚枫瞬间表现出的杀伐与冷酷如冰针,仿佛能刺入人的肌肤中,让西熙雅感到背脊一寒,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最让她感到害怕的是楚枫的那双眼睛,此刻看来凶狠异常,比狼的眸光还凶狠,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让西熙雅不敢相信,也不敢想象,楚枫竟然会拥有这样的眼神。

“你怕我?”楚枫似乎也知道自己先前那一瞬间显露出的眸光有些吓人,不由得自嘲道:“熙雅姐姐是不是觉得我有时候很凶残,很冷酷?”

“不!”西熙雅摇头,以柔软的纤手抚摸着楚枫的头发与脸庞,道:“姐姐只是觉得以你这个年纪,不应该有这样的神眼,可是你……姐姐难以想象你曾经到底经历过怎样的事情,才能让你在恨的时候拥有一双如困兽般的眼神。”

“过往……”楚枫的眼中逐渐浮现出痛与恨,一种难以言喻的戾气自心底最深处腾升而起,使得西熙雅心中猛地一跳,不由得轻轻抚摸着他的脸与头发,柔声道:“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去想它了好吗?”

“不去想……”楚枫呢喃,仰躺在兽皮上,头枕着西熙雅丰润的大腿,眸光看着山洞顶部,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只是那笑容中却带着深深的痛苦与愤恨,道:“曾经我也想将过往那些痛苦的经历从记忆中抹去,可是我办不到!有些往事如野兽般啃噬着我的心,是那么的鲜血淋淋。我相信,任何人有过那样的经历也会刻骨铭心,永世都难以抹去!更何况,我的身体里流着太初真龙神血,当有真龙的尊严与骄傲,曾经别人赋予我的刻骨之痛,终有一日我必将让其百倍奉还!”

西熙雅低头看着楚枫,以颤抖的声音问道:“弟弟的童年到底经历过什么,可以告诉姐姐吗?”

楚枫看着西熙雅的美眸,与她对视,而后伸手褪去上衣,小腹上那狰狞可怖的十字伤疤顿时暴露在空气中,如此的触目心惊,看得西熙雅娇躯一颤。

西熙雅正要说什么,楚枫却翻过身子,背后的十字伤疤也暴露在她的眼中。这些伤疤烙印在楚枫的小腹与后背,成为了永久的烙印,不可抹灭,让人心惊的同时也极度不忍。

“弟弟你……”西熙雅哽咽着,以纤手轻轻抚摸着那些伤疤,道:“为什么会这样……”

楚枫笑了,裂开嘴露出雪白而整齐的牙齿,以轻松的语气将童年的悲惨经历缓缓述说,由始至终脸上都带着笑容。可是在那笑容中,西熙雅看到的是极尽的冰冷与愤恨。

听着楚枫述说往事,西熙雅的心像是被人一直给揪着,阵阵的疼痛。若不是楚枫亲口说出来,她怎么也想不到整件事情竟然会是这样。

六岁,那是多么美好的时光,是童年中最无忧的一段岁月,大部分的孩子都在父母和亲人的呵护与关爱中成长,受尽宠溺,百般迁就。

可是楚枫的童年却是如此的鲜血淋淋,他没有别的孩子的快乐与无忧,反而要承受如此悲惨的遭遇,小小的身躯躺在冰冷的石**,被自己信任的视为至亲的义父以刀子剖腹割背。

虽然楚枫述说时的语气很平静,甚至还故作轻松,但西熙雅却可以在脑海中想象出秦志夺取楚枫的真龙神血的画面。可以想象出楚枫哀求时的无助与绝望以及心伤,如此的鲜血淋淋,惨绝人寰。

“秦家……简直丧心病狂……”西熙雅的眼眶早已湿润,晶莹的泪水不知不觉滑落下来,滴在楚枫的眼睑上,湿了他的睫毛。

“熙雅姐姐不用难过,一切都过去了,留下的只有彻骨的伤疤与深深的仇恨而已!”楚枫伸手抹去西熙雅脸上的泪痕,道:“在我们外面的大世界,秦家虽然威震一域,可在整个东方神州来说也算不得什么。秦家虽强,但还不是不可撼动的存在,将来等我离开这片封印的荒域,或许用不了多长的时间便能拥有与秦家高手争锋的实力。届时我会让整个东方神州的人都知道秦家的恶行,当着天下人的面让他们跪在我的脚下忏悔,以鲜血来洗刷童年的伤疤!”

“弟弟,有件事情你可以答应姐姐吗?将来我们西陇古国稳固了,而你又找到离开荒域的通道,届时带上姐姐一起走好吗?”

“熙雅姐姐想离开荒域去外面的大世界?”楚枫愣了愣,他没有想到西熙雅竟然会有此想法,道:“熙雅姐姐舍得离开西陇古国,舍得你的父皇与皇兄么。而且外面的世界将会比荒域更加凶险,一旦离开荒域,我们都得从最低的基础境界开始修炼,你可得考虑清楚了。倘若还是坚持要去外界,到时候我找到离开的路了自然会通知你。”

“不用考虑了,姐姐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便已经过了深思熟虑。况且荒域的封印也将在这些年中自动消失,整片荒域都将出现在外界众人的眼中,我只不过是提前离开而已。”

“既然如此,将来待我解决好所有的事情,开始寻找离开的通道时便叫上你一起。”楚枫点了点头,他没有多余劝说西熙雅,毕竟荒域天地内存在压制,肉身极境便是终点,对于人类来说这片荒域更像是巨大的坟墓。而外面的大世界不同,在那里可以拥有无尽可能,随着境界的提高还能拥有漫长的生命,远不是荒域能比拟的。

西熙雅见楚枫答应自己,嫣然一笑,如花绽放。

楚枫的眼中闪过一缕惊艳,但很快就恢复了清澈明亮,起身推开洞口的大石,与西熙雅一起离开山洞,刚走出去便看到西熙月黑着脸从远处快速走来。

“皇妹,你的伤都好了吗?”西熙月的脸很黑,当他看到西熙雅身上所穿的衣衫并不是进入山洞时所穿的衣衫时,那张脸由黑转青,阴沉得能滴出水来,脸上的肌肉狠狠抖了几下,以吃人的眼神看向楚枫。

“嗯,好了!要不是楚枫弟弟,我这次怕是难逃一死,是他救了我的命。”

“哼!他救你恐怕是别有目的吧!”西熙月黑着脸说道,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挽起袖子大步走来,看那架势竟然是要与楚枫动手,惊得西熙雅赶紧拦在楚枫的前面,道:“皇兄,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楚枫做了什么,他自己心中最清楚,今日我非得好好教训他,就算不是他的对手也要跟他拼到底!”西熙月怒火腾腾,满头黑发蓬飞,眼中的火焰都快喷薄而出了。

“熙月兄,你这是什么情况?”楚枫愕然,被突然而来的状况搞得有些发懵,不由得看向熊孩子与踏炎乌骓,见两个家伙站在旁边阴笑,顿时便知道此事多半与他们有关,额头上浮现道道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