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4章 大舅子揍妹夫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大舅子揍妹夫

面对将自己当做仇人似的西熙月,楚枫不禁有些发懵,虽然怀疑是熊孩子与踏炎乌骓在捣鬼,但到底是什么情况却无从知晓,这让他非常郁闷。

西熙月怒视楚枫,那双眸子如喷火的泉眼似的,冷声道:“什么情况?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吗,别在这里装了!枉我西熙月如此相信你,将你当做朋友与兄弟,可是你却……”

后面的话西熙月没有说出来,或许是觉得说不出口,他伸手指着楚枫,整只手臂乃至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显然是气得不轻。

“哟哟,大舅子揍妹夫,这是唱的那一出……”熊孩子幸灾乐祸,在旁边煽风点火。踏炎乌骓立刻接过话题:“哪一出啊,哪一出……”

楚枫的脸立时就黑了下来,本来就觉得西熙月莫名其妙的激烈反应有可能与熊孩子和踏炎乌骓有关,却不想这两个家伙还敢火上添油,等会儿若不狠揍他们一顿,楚枫都觉得对不起这天,对不起这地!

“熙月兄,我实在不明白你的意思,若你心中有什么话尽可说个明白,我想这其中定有误会。”楚枫一边说着一边斜睨了熊孩子与踏炎乌骓一眼,道:“特别是从那两个家伙口中说出来的话,更是不可信,熙月兄还是先冷静冷静。”

“冷静?换位思考,你能否冷静?!”西熙月怒火冲霄,直接奔来,抡起拳头就往楚枫脸上招呼,拳头轰击而来,发出嗡嗡破空声,空气顿时就给打爆了。

“皇兄你太过分了!”

西熙雅怒视西熙月,但却不能对自己的皇兄出手,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急得直跺脚。

“熙月兄,不知道你为何如此动怒,不过这其中必有误会,你还是先停手,我们将话说开可好!”楚枫闪身躲避,没有还击,以他的速度,西熙月根本碰不到其衣角。

“大舅子与妹夫之间的战斗,真他妈精彩啊。”熊孩子嘿嘿贱笑,转头看向踏炎乌骓,道:“尖耳朵牲口,你说他们谁是挨揍的哪个?”

“唔……扁毛畜生,你这个问题有些深奥,虽说楚枫远比西熙月强大,可是身为妹夫岂能真的出手揍大舅子,我看楚枫估计是要悲剧。”

两个家伙在旁边看好戏,还不断评论,听得楚枫满头黑线,而西熙月的脸更是阴沉无比,西熙雅则在旁边急得跺脚,恨不得将熊孩子与踏炎乌骓的嘴给赌上!

楚枫一直都在闪躲,可是西熙月的攻势越来越疯狂,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看上去像是在追着楚枫打,这让楚枫心中不免也有了些怒气。

刚给其皇妹疗伤完毕走出山洞,没有一句感谢的话语也就罢了,还跟个仇人似的黑着个脸,话都不愿说清楚,更是直接动起了手来。

“熙月兄,你若再不停手,我可要还击了!”

“少废话,今日我非得揍你一顿不可,否则难出心中恶气!”

“既然如此,我便不客气了!”楚枫笑了,抡起拳头反击,如一轮轮紫金色的神日般贯空而来,速度与力量都远胜西熙月。

“砰!”

紫金色的拳头重重击在西熙月的脸上,差点将其鼻子都给击塌了,鲜血飞溅。

“砰!”

又是一拳,西熙月立时变成了熊猫眼。楚枫一旦还击,西熙月根本不可能是对手,不过几拳而已,那张俊俏的脸就已经肿得跟猪头似的,看得旁边的西熙雅一阵不忍。

“轰”的一声,西熙月被楚枫轰飞十几米,身体刚落地,他便再次冲了过来。旁边的西熙雅见状,赶紧冲上去挡在他们中间,实在是不忍心再看到自己的皇兄受虐了。

“皇妹,你让开,我要揍楚枫!”西熙月黑发蓬飞,怒气汹汹。他鼻青脸肿,一双熊猫眼特别显眼,此刻说出这样的话,让熊孩子与踏炎乌骓忍不住嘿嘿直笑。

“皇兄,你到底怎么回事,楚枫弟弟有什么地方惹到你了!”

“哼!你就知道帮他说话,都说女大不中留,看来说得一点都没错。身为古国公主,你的行为代表着整个西陇古国,你知道吗?”

西熙雅秀眉微蹙,娇艳的脸上浮现出疑惑的神色,道:“皇妹自然知道,可是皇兄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要怎样?”

“皇妹!以前你做什么皇兄都支持你,都认为你是对的。可是这一次你太不应该了,身为古国公主,你当有皇家的尊严与骄傲,但你居然……”

“居然怎样?”西熙雅越来越疑惑,睁大着眸子凝视着皇兄西熙月,道:“皇兄到底想说什么,不用吞吞吐吐,皇妹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也不知道楚枫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愤怒的事情!”

“你们做了什么难道非得让皇兄说明吗?楚枫比你小几岁?足足五岁,他才十三,而你已经十八岁了,换句话说他还现在还是个小少年,可是你居然在山洞中以身相许,与他做出那种……那种事情!”

西熙月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愤,而西熙雅也是越听越愤怒,整张脸通红如血,也不知道是羞涩还是气愤,她怒视皇兄西熙月,道:“你不要胡说!这种事情有关我们皇家声誉!”

“皇妹你还知道皇家声誉吗?!”

“我西熙雅与楚枫清清白白,皇兄你不要玷污了皇妹的名声!”

“还说你们是清白的!”西熙月怒吼,伸手指着西熙雅的衣衫道:“你们进去疗伤,出来时连衣服都换了,昨日你进去时所穿的衣物呢?难道这还不能说明你们在山洞内做了什么吗!”

“我……”西熙雅想要解释,却发现这件事情怕是解释不清楚了,若说是衣衫被无意中震成了粉碎,说出来怕是也不会让西熙月相信,最后只得坚定地说道:“衣衫的事情只是个意外,反正我和楚枫清清白白,绝对没有做那种事情!”

“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西熙月很生气,胸膛剧烈起伏着,深深吸了口气,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已经是他的人了,这件事情我不会告诉父皇,皇妹尽可放心,但是楚枫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竟然趁着给你疗伤的机会占有了你的身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听到前面半句话,西熙雅羞多过于怒,可是听到后面一句话,她的眼神顿时就冷冽了下来,冰冷冷地说道:“皇兄!楚枫弟弟不是你说的那种人,皇妹不想再听到你说出任何诬蔑他的话,否则别怪皇妹当场镇压你!”

“你说什么?!”西熙月愣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以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皇妹,道:“你说要镇压我?为了楚枫你竟然目无尊长要镇压你的皇兄,你……气死我了!”

楚枫站在一旁,听着西熙月与西熙雅的对话,他想说点什么,可是一直都没机会插上话。此刻见时机到了,顿时上前两步将西熙雅拉到自己身后,担心她真的为了维护自己将其皇兄镇压,到时候乐子可就大了。

“熙月兄,你是真的误会了,熙雅姐姐的衣衫是因为体内溢出的精气而崩碎了,这才换了件新的,我与她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楚枫,你住口!”西熙月根本听不进去,先入为主的思想已经让他坚信楚枫与西熙雅发生了男女间的关系,他怒视楚枫道:“男人敢做就敢当,你难道连这点担当与责任都没有了吗?现在你的年纪尚小也就罢了,但是两年后你必须带着厚礼来我们西陇古国皇宫!”

“两年后带着厚礼来你们西陇古国皇宫做什么?”楚枫没有反应过来。

“自然是向我父皇提亲!现在我皇妹已经是你的人了,必须得有个名分!她贵为公主,自当风风光光举办婚礼。两年后你若不来,天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你!”

楚枫一阵无言,他郁闷地摸了摸下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时此刻,楚枫知道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因为西熙月已经认定了。

西熙雅站在楚枫的身后,如花的娇颜上红霞遍布,羞涩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些明明都是没有的事情,可是到了她皇兄这里,却硬被说成了事实,真是让她感到深深的无力与无奈。

“弟弟,我们走,不要理会他!”西熙雅对自己的皇兄已经没有语言了,不想再理会他,拉着楚枫就往小溪的下游奔去。

而熊孩子与踏炎乌骓则在旁边奸笑,他们贼兮兮地对望,事情的发展让他们都意料不及。本来只是想恶搞一番,不曾想现在假的都变成真的了。

“啊哈,我说大舅子,你别绷着一张脸了,本来就是鼻青脸肿的,还老是绷着,小心绷破了皮,难道非要帅得惨不忍睹吗。”

“就是就是,本座觉得你应该多笑笑,说不定还没有离开灵境,你就做舅舅了,喜事临门啊,哈哈哈!”

熊孩子与踏炎乌骓两个家伙一脸欠揍的表情,在西熙月的面前晃来晃去,还不断调侃,气得西熙月高肿的脸不断抽搐,痛得直抽冷气。

“滚!”西熙月陡然怒吼,道:“总有一天,我会收拾你们两个欠揍的混账家伙!”

“哎哟哟,我说大舅子,口气可不能太大,你觉得自己能收拾我与尖耳朵牲口吗?大爷放个响屁都能将你崩飞,尖耳朵牲口一蹄子下去,估计连你母后都认不出你了。”

“XX,我剥了你们的皮!”西熙月被熊孩子的混账话气得彻底暴走,疯了似的冲了上来。

“大舅子癫狂了,救命啊,哇哈哈!”

熊孩子嗷唠一嗓子,而后与踏炎乌骓撒丫子就跑,而西熙月在后面狂追不舍。

两个家伙在山谷内绕着圈跑,激起满地尘土飞扬,西熙月在后面跑到几乎口吐白沫,可就是追不上,气得仰天怒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