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81章 血涂之阵

第一百八十一章 血涂之阵

“嗡——”

就在这时候,这片盆地四周突然冲起炽烈的血光,无尽的符文沉浮,形成一片血色的结界,瞬间笼罩了方圆十余里,血煞气息激荡九天,将楚枫与熊孩子以及暗金独脚夔和饕餮都困在了其中。

“哈哈哈!”十余里外的丘陵传来了得意的笑声,道:“我们不惜代价布下血涂之阵,本是要猎杀这两只生物,却不想你竟然也隐藏在附近,今日一并解决了,也算是永绝后患!”

楚枫心中一沉,心里深处的担忧终于成真了,那隔绝这里的血光与符文散发出的血煞气息太浓烈,让他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嗡——”

十余里外的四周,有物体在闪烁光芒,透射出一束束血光冲上天穹,于天穹上形成一道阵图,无尽的兽篆交织闪耀,垂落血色瀑布般的光芒,将这里彻底笼罩与封困。

“小子,实在是出乎我们的意料,短短一年不到,你竟然能突破到这个境界,来到第四区域,确实是天赋异禀,拥有惊才绝艳之姿。可惜啊,今日既然陷入我们的血涂之阵,再惊艳的奇才也都只能化为枯骨!”

十余里外的丘陵树林内相继走出许多的身影,全都是中年人与老者,一个个目光凌厉,浑身闪烁灵纹光芒。他们自四方的丘陵上的树林中走出,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

这批人非常多,远远超过楚枫的意料,除了古离国竟然还是北霄国的人以及木族等大部族的人,粗略估计得有三百人。

看着这些从丘陵走出的人,即便是在规则的压制下也有着先天秘境三重天巅峰的境界,楚枫这才这到他们为何敢如此淡定地出手猎杀暗金独脚夔与饕餮。

三百人高手加上血涂之阵,这便是他们的底气,觉得无论如何也足以猎杀暗金独脚夔与饕餮了。如今楚枫又突然出现,陷入了阵中,这是众人没有意料到的,也算得上是意外的惊喜与收获。

天上沉浮的阵图垂落下血光,化为了血色的火焰,炙烤与炼化着阵内的一切有生命之物。血色火焰的温度在缓缓升高,开始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很快便让楚枫有了肌体生痛的感觉,随着时间逐渐流逝,他的肌体都已经开始发红了。

“吼——”

暗金独脚夔发出愤怒的咆哮声,虽然浑身早已伤痕累累,可是其威势依旧慑人,一声咆哮震得四方的血色火焰都不断跳动。

“可恶的人类!这是兽族的血涂之阵,你们怎么会拥有!以为就凭这血涂之阵就能奈何得了我们吗,真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此阵一破,你们都要成为本王的血食!”

暗金独脚夔口吐人言,声中充满了轻蔑与不屑,根本没有将两大古国与几大部族的高手们放在眼中,似乎也不惧怕血涂之阵。

“轰隆隆!”

暗金独脚夔仰天喷出蓝色的长河,隆隆声中冲击天穹上沉浮的阵图,蓝色的汪…洋顿时便淹没了高天,浪涛千重不断冲击阵图。

“唰!”

阵图转动,其中浮现密集的兽篆,震出缕缕宝纹,抵挡浪涛的冲击,一时间根本难以撼动阵图分毫。

“变种夔,本座先杀了那个该死的人类,而后再与你联手破解血涂之阵,你先坚持片刻!”饕餮口吐人言,其双目刹那间变得暴戾而凶残,森冷冷地盯着楚枫与熊孩子,迈着大步逼来。

“饕餮,你要是选择与我动手,怕是会耽误破解血涂之阵的时间,到时候全都得困死在这里,谁都出不去,平白让那些家伙得了好处!”

楚枫从熊孩子的背上跳下来,随手将其推向远方,他立身在原地,凝目看着不断逼来的饕餮,体内的精血不断奔涌,紫金色的血气自毛孔中透射出来,抵挡住了四方的血色火焰。

“击杀你不需要多少时间,难道你以为先前趁我不备能伤到本座就真的能与本座争锋了?你们人类还真是可笑,同阶中莫说与本座这种神兽相比,就连凶兽怕是都比不上,要捏死你们就跟捏死蚂蚁那么简单!”

“可惜,你的血脉并不纯正!”楚枫淡淡地说道,看着不断逼近的饕餮,神色始终镇定而从容,道:“在血脉不纯正的情况下,就算你来自第五区域,施展出的神术威力巨大,但想要奈何我却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信你可以试试!”

“同阶的人类竟然如此自大,真是狂妄无知!”饕餮怒极而笑,那双暴戾的眸子中泛动森冷而凶残的光芒,距离楚枫还有二三十米的时候,直接一爪子拍了过来。

“哧——”

饕餮体型巨大,这一爪子贯穿了二三十米的长空,如一座小山压落下来,将楚枫身周方圆数米都笼罩其中。它没有施展神术,单纯以肉身力量攻杀过来,认为仅此便足矣将楚枫击杀成肉泥。

“轰!”

楚枫举拳迎了上去,紫金色的拳头与饕餮的大爪子重重迎击在一起,顿时爆发出震耳欲溃的巨响,血气余波如海潮般席卷十方,一浪高过一浪,将那些血色的火焰都冲击得溃散。

“蹬蹬蹬!”

饕餮的爪子被震了回去,庞大的身躯都忍不住连退了几步,双目中爆发出惊骇的光芒,似乎不敢相信人类的肉身力量竟然可以达到这个程度。

而楚枫的双腿也深深陷入了地面,膝盖以下全都被埋在了泥土中,刚才的那一击,力量太强了。

“唰!”

饕餮再次攻来,爪子上闪烁淡淡的神纹,锋锐无比,透射的光芒将空气都给割裂了,呲呲声响。

“锵!”

楚枫祭出龙纹黑矛,冲天而起,迎向饕餮,手中的黑矛瞬间刺出数十次,与饕餮那锋利的爪子不断硬撼,金属颤音刺耳,火星飞溅。

“嗷!!”

饕餮怒了,加持了神术的爪子,坚硬而锋利,可是每一击都被楚枫手中的兵器给挡住,这让它不能接受,咆哮声中,浑身神纹密布,张口猛然一吸,其嘴如无边的空间黑洞,恐怖的吸力刹那间笼罩了前方百米内的一切事物,满地的沙石快速飞向其口中。

“锵”的一声,楚枫将龙纹黑矛深**入地面,并且鼓动精血施展千斤坠,强行稳住身体,以至于不会被饕餮的吸收吸走。与此同时,他施展灵术,手臂于身前轻轻划动,数十道金色的剑气“唰唰唰”自体内冲了出来,如金色的闪电般划破长空,对饕餮展开疯狂骤雨般的攻杀。

饕餮不敢硬抗,毕竟身体在先前与暗金独脚夔的厮杀中早已是伤痕累累,要是硬抗剑气,多半会伤上加伤,于是它选择了闪避,吞噬万物的神术也骤然停止了,庞大的身躯一下子冲天了高天,而后对着楚枫猛攻下来。

楚枫仰头看向天穹,注视饕餮的同时,眼角的余光看到血涂之阵的阵图,心中顿时一跳。此刻那阵图的颜色越发的深了,阵图中央像是凝聚着一汪血海,无尽的血水在翻腾,血煞气息更加浓烈了。

绚烂夺目的金光自楚枫体内透射出来,金霞将血涂之阵内的天地照得金碧辉煌。楚枫的肌体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古篆,散发出古老而玄奥的气息,霸体金身下,给人一种强势霸道而不朽不灭的感觉。

在目前的情况下,楚枫知道不能再耽搁了,血涂之阵的威力越来越强,不能再拖下去,必须要尽早将其破开,否则后果将会很难预测。

“锵!”

楚枫浑身古篆闪耀,绚烂的金光绽放,使得他看起来像是一轮浓缩的神日。他抡起金色的拳头冲天而起,对着饕餮就是一顿疯狂轰击,拳头如雨点般落在那庞大的身躯上。

“嗷!”

饕餮怒吼,双目几乎都要喷火了,本以为要击杀一个处于同阶的人类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结果数次出手都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还吃了闷亏,此刻更是被压着打。

“人类,我要强行恢复到巅峰,以神术的绝对力量镇杀你!”

“我劝你还是考虑清楚,强行恢复巅峰也不见得能胜过我,到时候反而遂了那些人的意,他们对你的血肉骨骼以及神血等等可是期待的很呢!”

“饕餮!本王快要坚持不住了,你若还不来相助,本王便压制不住血煞之气了,这血涂之阵的威力将会彻底爆发出来,到时候你我就算是能强行破阵,多半也要死在这里!”

暗金独脚夔在远处大喊,而天上的阵图更加不稳定了,其中浮现的那汪血海疯狂咆哮翻腾,煞气弥漫,垂落下的血光也浓烈了不少。

“饕餮,是要与我死磕,最后全都死在血涂之阵内,还是现在联手破阵,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楚枫大声说道,而今想要活着离开这里,只有依靠饕餮与暗金独脚夔的力量来破阵。

“吼!”

饕餮怒吼,一爪子拍来,楚枫见状并未闪躲,以霸体金身硬生生抗住了这一击,铿锵声中,肌体上的古篆都差点灭了,肌肤也被割开了几道浅浅的口子。

楚枫运转生命精气,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那暗淡的古篆又一次变得金光璀璨。这样的画面让饕餮极为震惊,如此强大的肉身,即便是某些神兽都难以拥有,可是面前这个人类竟将肉身修炼到这个程度,实在是让它不敢相信。

“你也看到了,以我的本事,你想要击杀我,机会并不大,而现在血涂之阵即将到不可控制的状态了,你自己选择吧!”

“人类!”饕餮鼻孔喷着白烟,森冷冷地盯了楚枫一眼,道:“本座暂且放过你,等血涂之阵破开,血食了那些蝼蚁后再来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