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82章 破血阵收割人头

第一百八十二章 破血阵收割人头

楚枫没有理会饕餮放出的狠话,先前他没有选择闪躲,以霸体金身硬抗一击,目的是为了让窝火的饕餮出口气,同时也让它明白自己的肉身到底有多强大,只有这样才能让其更快做出选择,前去帮助暗金独脚夔。

饕餮选好了位置,与暗金独脚夔相距有百米左右,它盘坐在地上,施展神术,演化出神纹打向空中沉浮的血涂阵图。这时候,楚枫也选择了一个位置,与两只强悍的生物呈三角站立,施展化剑术与开山术,控制金色的剑气与斧头冲上天空,没入血涂阵图内,压制其中的阵纹与兽篆。

“哈哈哈!就凭你们也想破解血涂之阵,简直是异想天开!”

“今日既然身陷血涂之阵,唯一的结局只有死,省点力气,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

血涂之阵外,一名古离国的老者缓缓捋动胡须,带着得意与自信的笑容,道:“这血涂之阵乃是数年前从古墓中所得,虽然被几大古国平分,而今我们布下的阵并不完善,但要困杀你们却远远足够了。”

“刚才我听到楚枫那小子说什么饕餮,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传说中的神兽,不过怎么与古籍上记载的样子不太一样?”

“或许是应为血脉不够纯正吧,但即便如此其浑身上下也都是宝了。这次真是天眷我们两大古国,得到它们的真血与神血,未来必定能培养出大量的强者,在这荒域天地中,谁还能对我们造成威胁?”

两大古国与各大部族的人议论纷纷,言辞间充满了激动与期待。他们好整以暇地站在阵外,也有好些高手盘坐在阵基前,以灵术关注阵基中,不断激发其能量。

阵中,暗金独脚夔、饕餮、楚枫,不断以宝术、神术、灵术,压制阵图中的血煞之力,开始的时候效果甚微,渐渐的,翻腾的血海平息了下来,血煞气息淡薄了许多,垂落下的血光与火焰的炼化能力也变得弱了很多,对楚枫他们根本造不成什么伤害了。

“哼!以为这样就能破开血涂之阵了吗?”盘坐在阵基前的古国高手们冷笑,他们的手掌上浮现出诡异的符文,而后将其打出阵基中,瞬间就与阵基相融。

“嗡——”

突然,天空上的血色阵图开始嗡鸣了起来,整个阵图快速变大,如同一片天宇般遮掩了方圆十余里,并且快速往下压落,猛烈的劲风让楚枫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镇压力。

“一群不知死活的蝼蚁,爬虫而已,很快你们便会是知道什么是蚍蜉撼树般的可笑!”饕餮非常愤怒,身为神兽血脉后裔,同阶的战斗力比人类强悍了不知道多少倍,况且它来自第五区域,拥有神通手段,而今却在这里被人类的阵法给困住了。

“饕餮,到现在还是不要挫藏了吧,我们联手强行轰开血涂之阵,时间长了,对于你我的伤体会有很大的不利!”暗金独脚夔沉声说道,那双眸子中闪烁碧蓝色的光芒,像是两颗蓝宝石,立着独角站在那里,其头上的玉角符文闪耀,一柄暗金色的狼牙棒飞了出来,开始的时候只有小指母那么大,很快就变成了数米长。

“想不到今日在这里还得浪费本座的蜕下的真骨!”饕餮张口血盆大嘴,吐出一道强光,那是一根骨头,其上烙满了符文,闪烁晶莹的光泽,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

“轰隆隆!”

血色的阵图快速压落,百米的高度,片刻间已经不足五十米了,这片天宇都被遮掩,变成了一片血色。

“饕餮,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暗金独脚夔看向饕餮,得到其应答后,头顶上沉浮的暗金色狼牙棒“唰”的冲上高天,迎风见长,刹那间变成数百米那么长,透射出刺目的暗金光芒。

“哧!”

暗金狼牙棒猛然砸了出去,暗金色芒如长虹般贯穿天地,疯狂轰击在血色的阵图上,立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轰响声,血色阵图轰鸣不止,其镇压的趋势也短暂一滞,这片大地猛烈摇动,裂痕斑斑。

“唰!”

与此同时,饕餮吐出的那段真骨爆发出冲天的光芒,其上的符文瞬间闪耀了起来,交织成兽篆,炽烈得如一颗颗浓缩的星辰。

“嗡!”

真骨轻轻一震,一道如瀑布般的强光带着神纹冲上天空,直击血色阵图,“嘣”的一声,将阵图击出一道口子。

“快来帮忙,稳住阵基,绝对不能让他们破阵冲出来!”

两大古国与几大部族的高手们无法淡定了,这样的情况让他们心胆欲裂,要是血涂之阵被破,将会是怎样的后果,不用也想也知道,他们都将成为血食。

一时间,两大古国与几大部族的高手统统奔向阵基,联手为阵基灌输灵纹,血色阵图上的口子开始缓缓愈合,镇压的速度也加快了几分。

“轰!”

暗金色的狼牙棒疯狂轰击,紫金光芒比长虹还要璀璨,不断轰击在血色阵图上,使其嗡鸣声不止,满天溃散的符文在飞射。与此同时,饕餮控制的真骨上符文爆闪,交织出无尽的兽篆,透射出炽盛的光束,“唰”的一声,又将血色阵图破开一道大口子。

可是两大古国与几大部族的高手们在疯狂灌输灵纹,阵图开破开的口子被快速修复,镇压的趋势依旧没有止住。在这种情况下,楚枫再次施展霸体金身,肌体上古篆密布,同时取出古剑中的那柄主剑,冲天而起,剑身高举,催动精血猛斩阵图。

“唰!”

剑气如虹,浩然正气与杀伐之气共存,在天地间激荡。楚枫虽然并不能催动这柄古剑,也无法发挥其特性,但就这般将其当做普通的兵器来使用,也是无坚不摧,阵图上刚要愈合的口子被古剑一斩,一下子扩大了数倍。

阵图与阵基相通,突然遭受重创,透过阵基反震回去,顿时将阵基前的人崩飞一大片,鲜血狂喷。那些高手们惊骇莫名,看向楚枫的眼神充满了震撼与忌惮。

“一定要稳住阵图,两只生物冲出来,死的只有我们,可要是让楚枫逃走了,将来必定会给古国与部族留下后患!”

有古国与大部族的高手们在大吼,此刻对于他们来说,楚枫的威胁反而比饕餮和暗金独脚夔还要大了,他们强行稳住内伤,疯狂激发阵基。

“蝼蚁们,什么涂血之阵,给本座破!”饕餮厉吼,祭出的真骨上竟然浮现出了一片小型的阵图,其中冲出一头与其体型相同的饕餮虚影,轰隆隆奔向血色阵图。

“轰!!”

在饕餮虚影的撞击下,血色阵图猛烈摇颤,虚影溃散了,但是血色阵图也裂开了许多的缝隙,几乎要四分五裂。就在这时候,暗金独脚夔驾驭狼牙棒疯狂轰击,而楚枫也再次高举手中的古剑,斩出数十丈剑芒。

“嘣!”

绚烂的光照亮了天地,血色阵图接连承受猛烈攻伐,终于坚持不住了,轰然崩溃,十余里外的阵基边上,许多的高手都给震飞出去,鲜血喷洒。

“熊孩子,快走!”

血涂之阵崩溃,楚枫第一时间让熊孩子离开,而他自己则如一轮发光的太阳般冲向十余里外的古国与大部族的高手,手中的古剑光芒闪烁,杀气冲霄汉。

“事不可为,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古国与大部族的高手们惊骇莫名,惊叫着转身就逃,可是他们的速度怎能与楚枫和暗暗金独脚夔以及饕餮相比,还未逃出盆地便被堵住了。

接下来简直就是一场大屠杀,古国与大部族的高手虽然有三百余人,可是在荒兽王与神兽的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加上他们本就心生恐惧,几乎是一触即溃,各自冲向远方想要逃命。

“噗!”

楚枫快如闪电,一剑将古离国的一名老者斩杀,头颅斜飞,无头尸身上血柱冲天而起。他如一尊杀神,对于这些人不会有任何仁慈之心,手中的剑不断收割着人头。

在这个过程中,虽然也有许多的高手拼死反击,施展各种灵术攻杀而来。但是楚枫金身不朽,肌体上古篆密布,硬抗着所有的灵术,肌体上只有些浅浅伤口,血气运转下眨眼就愈合了。

“楚枫,你放过我们!你可知道,我们这里有两大古国与几个大部族的人,你这样做,将来肯定会被天下攻杀,届时不但是你,就连你所在的黎山部族都会因此而遭受牵连!”北霄古国的一名领头老者色内厉荏地说道。

“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还敢威胁我!”楚枫根本不为所动,手中古剑横斩,剑气如虹,崩开那个领头老者的灵术,“噗”的将其头颅给斩了下来,道:“你们两大古国和几大部族很强吗?待我离开灵境后会一一拜会,见识见识古国与大部族的手段,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不……楚枫你不能这样,难道你真要赶尽杀绝吗?”盆地的西边,数十人聚集在一起,他们想要逃离,却被楚枫堵住。而在其他的方向,暗金独脚夔与饕餮正在进行疯狂的屠杀,一个又一个的高手爆碎成血雾,而后被它们吸入腹中。

“之前我陷入血涂之阵的时候,你们不也是对我赶尽杀绝么?”楚枫冷漠凝视前方的数十人,古篆密布的肌体上浮现灵纹,数十道金色的剑气冲了出来,于身周不断沉浮。

“这……这是黎山部族的化剑术,你竟然能演化出数十道剑气……”

有人发出颤抖的声音,实在是被楚枫的手段给吓到了,因为在黎山部族内,也只有族长黎山才能做到这一步,其余人不可能演化出如此多的剑气。

“自作孽不可活,任何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现在我就送你们下黄泉!”楚枫的声音如地狱的催命魔音,钻入了众高手们的骨头缝里,吓得浑身一颤,一个个疯狂冲向四方。

“噗”、“噗”、“噗”……

然而,他们虽然向着不同的方向逃去,但却是逃不过金色剑气的穿杀,一个个接连被洞穿了胸膛。在内心已经崩溃的情况下,他们只顾着逃命,连施展灵术抵挡都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