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86章 禁忌天罚

第一百八十六章 禁忌天罚

楚枫盘坐在废墟中的白玉道台上,青灯在其肩上摇曳,水火不浸,万法不沾身,周围虽然有着手段通天的大妖,可是却也奈何他不得。

在这种情况下,楚枫暂时不为自己的处境担忧,他一边修炼一边思考着离开这里的办法。由于在这片区域内没有了压制,那得自饕餮体内的血液便彻底展现出了其旺盛的生命精气。

楚枫并不知道饕餮在第五区域的时候处于什么境界,但是其血液中蕴含的精气简直浓厚与精纯到了骇人的地步。就算是以他这样的体质每次也只能炼化一滴,就那一滴所蕴含的精气都能让身体膨胀到极致。

废墟中央紫气沉浮,金霞四溢,将这方地域都染透了,仿佛化为了梦幻神土。楚枫就这么在一群大妖的眼皮子弟子修炼,疯狂炼化饕餮的血液,磅礴的生命精气如潮水般涌向身体各处,不断冲刷着经脉,凝炼着肉身。

十日后,楚枫体内发出哗啦啦的流水声,浑身上下每一条经脉都通畅了,生命精气如溪水般流过那些经脉,而后汇集到主经脉中,发出如长河奔腾般的隆隆之音。

直到这一刻,楚枫真正达到了先天秘境第三重——百脉通达的巅峰大圆满境界,浑身无尽的经脉都在流转生命精气,这些精气转化了生命之火,通过经脉涌入血肉中,不断淬炼着肉身。

如此又过了十日,楚枫浑身光芒璀璨,就像是一轮放光的小太阳,就连头发都被映成了紫金色。他的肌体上有些细小的裂纹,表皮开始缓缓脱落,露出新生的更加有韧性的肌肤。

肌体蜕皮,肌肤新生,内脏与经脉等等在生命之火的淬炼下变得更加坚韧,这是进入先天秘境第四重——肉身大成的标志。

“此子天赋异禀,若是成长起来,各个方面恐怕都不逊色于荒兽血脉,真没有想到在这片封印了无尽岁月的荒域,竟然会出现这种强大的古血体质……”

虬髯汉子立身在古老的青石战车上,双眼闪烁神光,目不转睛地看着楚枫,不由自主发出赞赏的声音。

“人类看似弱小,但也是拥有最大可能性的种族,以庞大的人口基数来说,出现强者的比例虽远远不能与其他种族相比,可是人族也曾出现过好几位神灵,是我们任何妖族任何一脉都无法相比的。”

“哼!荒鹤公子既然觉得人族的血脉如此有可能性,那你何不斩去血脉传承,做个人族岂不是更好?”虎头狼身的大妖冷笑,曾经在青灯下吃了亏,心中一直憋着一股气,此刻听到荒鹤公子大赞人族,当即便出言嘲笑。

荒鹤公子闻言并不动怒,似笑非笑地看了虎头狼神的大妖一眼,道:“虎狼妖,你自己莽撞,被青灯所伤,但也不要将气撒在我荒鹤的身上。”

“那青灯的确了得,不过这个小小人族连真正的修者都算不上,如何能驾驭这等宝贝,想来其中定有蹊跷,而且此灯莫非能长明不灭不成,一旦灯灭,届时本座定将其撕成碎片!”

虎头狼身的大妖言语中充满了森然的杀意,非常愤怒。身为大妖,就算在第五区域中也能威震方圆数千里,却不想在这里当着众多妖族的面吃了亏,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虎狼兄莫要动怒,即便灯灭,也休要鲁莽行事。”古老青石战车上的虬髯汉子摇了摇头,道:“此子身上定然有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即便没有了青灯相护,也不可随便将其杀之,毕竟这可是关系到往生道台,或许是解开万古秘辛的钥匙!”

“铁甲兄,你不是在骗我吧?”虎头狼身的大妖并不相信,指着楚枫肩头摇曳的青灯道:“这个人类能盘坐在往生道台上,的确是非常诡异。之前我就说了,肯定是有强大的器物相助,如今我倒是觉得多半是因为那盏神秘的青灯之故,并不像你说的有什么关系到万古的秘辛。”

“荒鹤公子你怎么看?”古老青石战车上的虬髯汉子问道。

荒鹤公子微眯着眼睛看了楚枫很久,而后脸上浮现出回忆之色,道:“曾经那些登上往生道台,欲活出第二世的妖族强者中,好像有谁在坐化的最后时刻留下过什么,不知道二位对此是否知晓?”

虎头狼身的大妖深思,古老青石战车上的虬髯汉子也露出回忆与思索之色,半晌后皱了皱眉头,道:“历代于往生道台上坐化的强者在最后时刻都会露出失望与叹息,唯有两千年前的一位黑蛟王,其坐化的最后时刻神情激动,之后又转为失落,曾提到过‘血脉’二字。”

“黑蛟王的境界与血脉在历代坐化于往生道台上的强者中绝对是佼佼者,其在临死前说出‘血脉’二字,不得不让人深思,相信他定然发现了什么才至如此。”

“荒鹤公子是觉得能否往生与血脉有关,或者说能否在往生道台上得到往生的机会,与自身的血脉强弱有关系?”

“铁甲道友说对了一部分。”荒鹤公子摇头,道:“黑蛟王的血脉虽然强大,但绝不是历代中最强的,也就是说与血脉的强弱应该没有关系,而是与血脉传承有关系。若是如此,那么这往生道台很有可能与蛟族有渊源,甚至说与那一族族有渊源……”

听到这里,虎头狼身的大妖身躯一震,满脸震惊,但很快就出声否定,道:“不可能!按照荒鹤公子你所说,那个人类在这等低弱的境界便能坐上往生道台,难道会与蛟族有渊源?”

古老青石战车的虬髯汉子却不言语,微低着头,非常沉默,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旁边那八个少女抬着的轿子上,荒鹤公子叹了叹,道:“此子是人类之躯不假,定然不会与蛟族有任何关系。其实我也不愿意这就是事实的真相,可是你们难道忘记祖上口口相传一些秘辛了吗,在某个时期,所有的人族体内都流着……”

荒鹤公子最后一句话并未说完,脸上充满了忌惮,似乎提及到的乃是禁忌,不敢妄言。而古老青石战车上的虬髯汉子与旁边的虎头狼身大妖却身体巨颤。

“荒鹤公子说的可是……”古老青石战车上的虬髯汉子欲言又止,过了好一会儿才吐出两个字:“祖血……”

“铁甲道友,不可提这两个字!”荒鹤公子惊呼。

“为何?不能提那种血脉,难道祖血二字都不能提及了吗?”

“轰隆隆!”

虬髯汉子的话语刚落,万里无云的天穹上突然乌云密布,隆隆巨响,甚至有一条条如神链般的闪电在闪烁,无边的威压笼罩天地,吓得方圆数千里的生灵都瑟瑟发抖。

荒鹤公子与虬髯汉子以及虎头狼身的大妖惊骇地看着天穹上,在他们的丹田部位浮现出一片片波涛万重的海洋,其眉心更是光华璀璨,有阵图在闪烁,散发出道的气机。

“铁甲兄,你惹大祸了,如今天罚将要降下,我们全都得与你一起承受!”荒鹤公子脸色苍白,张口吐出一把燃烧着腾腾火焰的宝扇,由九十九根羽毛组成,每一根羽毛都燃烧着炽烈的火焰。

“锵!”

虎头狼神的大妖祭出一副青色的玄甲,瞬间覆盖体表,也做好了迎接天罚的准备。而虬髯汉子脚下所站立的青石战车上爆发出冲霄的光芒,其上显化出许多的刀斧剑痕,惊天杀气爆发,如浩海般冲上九天。

此刻,楚枫盘坐在白玉道台上,青灯在肩上轻轻摇曳,对于天宇上沉浮的万重劫云,他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大恐怖,但是白玉石台上有丝丝清凉的气机钻入体内,使得他整个人逐渐变得轻松了起来,一切的负面影响都消失了。

仅仅是刚才的一瞬间,楚枫感受到了天罚的恐怖,那是一种毁灭世间万灵的气机。看着那些大妖将兵器全都祭出,连修炼的神海秘境都显露了出来,可见他们也是准备要拼命了。

“这是什么秩序与规则,那种血脉不能提,连祖血二字都不能提了吗?”古老的青石战车光华闪耀,上面刻满了刀斧剑痕,冲天的杀气在激荡,虬髯汉子非常愤怒,仰望着天穹,怒吼声声。

“轰隆隆!”

天穹上的劫云更加恐怖了,其中闪现的如神链般的雷电更加密集,压得几千里范围内所有的生灵都难以呼吸,大部分都已经匍匐在地,体若筛糠。

“铁甲道友,你真的想害死我们吗?”荒鹤公子没有了以往的淡定与从容,急声道:“你应该知道,如我们这样自那段岁月保留下来的一批血脉,因为先祖当年了解某些事情,最后又被特赦而活了下来,那就必须得遵守承诺,后世子孙永不提及,否则除了那些依然鼎盛的神兽血脉种族,其余的种族若敢妄言,必遭天罚!”

古老青石战车上的虬髯汉子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再言语,只是催动着脚下的青石战车,其上无尽的符篆闪耀,它似乎要重现当初随着主人征战的铁血峥嵘,杀气贯霄汉。

楚枫在不远处的废墟内,盘坐在白玉道台上,虽然一直都在炼化饕餮的血液提升修为,可是也时刻关注着四周的动静,听到几个大妖的对话,心中非常吃惊,同时也笼罩上又一重迷雾。

从几个大妖的话中可以得知,但凡是对那段神秘与充满血乱的岁月有些许了解的种族,后世子孙都不能提及只字片语,哪怕是祖血二字都不能说。

由此可以想到,在这片荒域天地,或许还存在着当年那场血乱制造者的至高烙印,否则在无尽岁月后的今天,又怎能对虬髯大汉等大妖降下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