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87章 神道仙兵?

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道仙兵?

(??)

想到这里,楚枫心中巨震,这让他难以想象。强者留下的烙印可以在死后很长的时间都长存于世间,但是并不代表能亘古不灭。

可是当年制造血乱的强者留下的烙印到今日都能有如此敏锐的感应,还能及时降下天罚,难以想象其到底有多么恐怖,亘古至今,除了神灵应该没有谁能拥有如此莫测的手段。

神灵,传说中威震寰宇,无敌九天十地,超脱人道巅峰,踏入神道的至高存在。当世没有任何人见过神灵,也无人能有幸见识神灵的手段。

据史书记载,自从太古时代过后,至今近百万年的时间,都没有人能迈过人道绝巅那道坎。在这段漫长的岁月中,曾涌现出许多的盖世奇才,有的甚至是惊艳一个时代,可惜都踏不出那一步,最终消失在世人的眼中,不知是心灰意冷隐居起来了,还是就此坐化了。

天穹上的劫云万重,越来越厚重,给人以难言的压迫感,就像是在心脏上压着块大石。而劫云中更是传出“铮铮”之声,那是神链般的雷电闪动时发出的声响,如天剑铮鸣,声声直刺人的心灵,像是能穿透灵魂。

“这次死定了!”

“我荒鹤公子空有大志向,却不想今日要死在天罚秩序下,真是可笑啊可笑!!”

“什么他妈的秩序规则,将我们世世代代困在这片天地也就罢了,现在还降下天罚,我铁甲大妖即便是粉身碎骨也不会臣服!”

大妖们有的绝望,有的落寞自嘲,有的仰天怒吼,面对这种天罚,他们知道没有任何活路可言,修为境界虽然笑傲大部分同类,但在秩序规则面前却渺小得如尘埃般。

“铮!”

几道神链般的雷电自劫云中垂露下来,如贯穿天地乾坤的绝世杀芒,其凌厉的气息无以伦比,始一出现便让几个大妖的神海掀起惊涛骇浪,像是要崩塌了似的,肌体崩裂,鲜血飞溅。

“当——”

就在这时候,一道蕴含无上道韵的声音自第五区域的中心传来,响彻这片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那些垂落下来的如神链般的雷电顿时一滞,而后相继崩碎,化为绚烂的光雨,很快便消散在虚空中。

听到这道声音的瞬间,楚枫心中猛然一惊,几乎下意识低头看向丹田部位,发现伴生青铜钟还在体内,于是转身看向这片地域的心中地带。

刚才的那蕴含无上道韵的声音与伴生青铜钟的声音很像,特别是乍一听到的时候,真让楚枫产生了错觉。当他转身看向中央地带的时候,眼中所见的画面让他震撼莫名。

第五区域的中央地带距离这里不知道有多少万里,根本就难以推测,可是楚枫却能清晰地看到中央地带有一座塔逐渐自虚空中显化了出来。

这座塔越来越清晰,总有七层,似神玉炼制而成,通体晶莹剔透,其上刻满了符文,交织成一个个晦涩难明的古篆。从那些古篆的字体来看,楚枫觉得与半生青铜钟上烙印的古篆十分相似,当是同一个时期的文字。

“锵锵锵!”

九天上的神链抖动,铿锵鸣响,遍布天宇,而后如绝世箭羽般洞穿无尽的长空,直击那座七层宝塔。

“当——”

七层宝塔轻轻一震,发出类似钟响般的声音,其上震出一缕缕道光,如轻柔的水浪般迎向秩序神链,两者始一交碰,秩序神链一下子就被道光给淹没了,并且寸寸崩碎,很快就彻底被瓦解。

“轰隆隆!”

劫云疯狂翻涌,其中出现一座巨大的道碑,通体笼罩大道迷雾,看不真切。此碑一处,天地万物都像是要被压得崩碎了,绝世恐怖。

“唰!”

一把乌黑的尺子也出现在劫云中,压得其四周的真空都粉碎了,大道规则都成片湮灭,恐怖到令人灵魂都战栗!

“当——”

七层宝塔再响,塔内绽放出永恒仙光,一下子将形成了结界,将这个世界彻底笼罩。与此同时,塔身中竟然伸出了一只晶莹如玉的手,这只手虽然大如遮天之幕,但是形状却很纤细柔美,当是女子的手掌。

它从七层宝塔中伸出来,瞬间贯穿无尽的长空,整只手掌都没入了劫云之中,对着道碑与尺子就是一震疯狂拍击,铿锵声震得天宇都塌陷,无尽的大道余波席卷乾坤六合,空间湮灭了无数次,恐怖滔天。

若非有仙光笼罩,第五区域这片世界顷刻间就要灰飞烟灭,不可能承受得住这种余波的冲击。天宇上的神光与仙光太过炽烈了,没有谁能透过结界看清楚那只手掌与规则秩序对抗的过程,只听到如锻打仙铁的声音不绝于耳,足足响了十息时间,随即天上的劫云突然散去,一瞬间变得万里无云。

这片地域所有的生灵都呆呆地看着深处显化的那座七层宝塔,那只如玉的纤手已经回到了塔身内,它在空中静静沉浮,弥漫出无上道韵。

“它又出现了,这次更是恐怖,竟然击退了天罚,难道是那些无上烙印妥协了吗?”古老青石战车上的虬髯汉子张了张嘴,几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荒鹤公子心有余悸,深深吸了口气,道:“无上烙印代表了这片地域规则与秩序,有什么能让其妥协,那宝塔即便是神道仙兵也不至于有如此威能吧?”

“神道仙兵的威能到底有多强,你我都只是听祖辈们口口相传罢了,时间长了,很多都模糊不清了,怎能知晓神道仙兵做不到。这片天地间留下的烙印时间太长,恐怕也早已不复当初的威势了。”虬髯汉子这般说道。

“铁甲道友言之有理,倒是我忽略了。”荒鹤公子看向深处沉浮的宝塔,道:“此塔太过神秘,且每次显化都是虚影,并非本体,也不知道是哪个时代的神灵所留之兵器。宝塔此次显化,怕是又有一批强者得血染大地了。”

“贪婪总是会让人失去理智,有些家伙要去送死就让他们去吧。也不想想,当初连一代妖圣想要打宝塔的主意,还未真正靠近整个人就直接化为大道光雨了。”

“哼!这世上总是有那么些修者,时刻都抱着侥幸心理,到临死的时候又后悔不已,可笑不可笑?”虎头狼身的大妖满脸讥讽,而后看了盘坐在白玉石台上的楚枫,道:“让他们去寻宝塔,我们守在这里等青灯灭掉就可以了,这个人类身上定还有别的宝贝。而且其血脉强大,将精血提炼出来入药,对于我们来说也有大用!”

荒鹤公子与虬髯汉子对望了一眼,彼此默不作声,半晌后才相继点了点头。由于怀疑楚枫的血脉与祖血有关,所以他们不由得有些犹豫了起来,可是想到即便是不动手,别的凶兽或者妖族也会动手,最后终于做出了决定。

正如虎头狼身的大妖所说,目前能确定的神秘宝物已经有威能莫测的青灯了,指不定楚枫的身上还有别的宝物。再者,楚枫若真是那种血脉的话,其精血可以用来入药,有着许多的神奇功效。

楚枫坐在废墟中的白玉道台上,将虎头狼身的大妖所说的话尽数听在耳中,同时也注意到了荒鹤公子与虬髯汉子的表情变化。

然而,即便是三个大妖虎视眈眈,都觊觎楚枫的宝贝与精血,可他也没有表现出半点惊慌,始终平静地盘坐在白玉道台上修炼,仿佛身外的一切事物都与他无关。

“此子可真沉得住气,早就知道自己的处境了,可是却盘坐在往生道台上表现得如此淡定与从容,将我们当做不存在而独自修炼。”古老青石战车上的虬髯汉子对此表示有些惊愕。

往生道台上,楚枫静静盘坐,饕餮的血液不断被炼化成磅礴而精纯的精气,而后在《无上霸体真经》的运转下变成生命之火,疯狂淬炼着肉身。

时间一天天过去,楚枫盘坐在道台上修炼,每一天都在变强,肩上的青灯始终长明不灭,而在这里已经汇集了越来越的凶兽与妖族,几乎将废墟围了个水泄不通。

第五区域中央地带显化的宝塔依旧在那里沉浮,虽然只是虚影,并不是宝塔的本体,但是它没有如以往那般很快就消失,这也让这片区域的所有生物感到吃惊与不解。在这个过程中,自然少不了自诩强大的生物想要靠近,结果全都化为了光雨,无一例外。

废墟中,以楚枫的身体为中心,出现了一个紫金色的光罩,那是他的肉身溢出的血气,这次聚而不散,如同光茧似的将他笼罩在其中。

大妖们已经看不到楚枫的身体了,但是却能看到紫金光茧内那盏长明不灭的青灯,灯火依旧在轻轻摇曳,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但却长明至今。

楚枫很明白自己的处境,在没有意外发生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安全离开这片废墟,一旦青灯熄灭,别说那些大妖出手,就算是四周那些凶兽都足以将他撕裂了。

在这种情况下,楚枫想不到好的办法,所幸专心修炼了起来,不去想其它的事情。如此他似乎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一月又一月就这样过去了。

春夏交替,秋去冬来,这里下起了鹅毛大雪,大片大片的雪花飞落,满目白雪皑皑。废墟中也早已覆盖上了厚厚白雪,而楚枫的血气光茧不知道在何时已经消失,头上肩上也都堆满了积雪。

算算时间,自楚枫来到这片废墟开始已经足足快一年了,明年的春季便是灵境天地入口关闭的最后时限。只是楚枫已经忘记了时间,他彻底进入了修炼的状态中,整个人似乎没有半点的气息,所有血气都内敛了。

楚枫的肩头上,那盏青灯依旧在摇曳着灯火,长明不灭,无论是白昼还是黑夜都守护着他。